第119章:汉官威仪
作者: 简惜章节字数:19493万

谢墨含点点头。

一个时辰后,李沐清接到了飞鸽传书。他解掉绑在鸽子腿上的信纸,看了一眼,笑了笑。

他发现,这短短半年,世人对忠勇侯府小姐揣测的多,但也最是茫然得多。她的名声因为她的身份也因为与秦铮赐婚,传遍天下,但世人却是对她不了解,哪怕了解,也不过是病了多年突然好了,好了的同时,竟然自学医书使得医术惊人。

若说猜皇上的密旨,也就是猜皇上的心思,其实不难猜。皇上要除去忠勇侯府,给他一道空白密旨,有无数可能,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一个可能,无非是想要他自己站队,也是代表清河崔氏站队。可能,就是在皇上有必要的时候,将这道空白的密旨填上,然后,用来钳制忠勇侯府。

燕亭扭过头,继续看着站在窗前给仙客来浇水的谢芳华唏嘘一声,“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啧啧,变了一个人一般。”

卢雪莹更是笑了,“爷说笑呢,既然是我的陪嫁丫头,哪里会让她们干粗使的活是让他们在屋里侍候的。”

“芳华久病之身,样貌丑陋,故而戴着面纱来见皇上,扯掉面纱与芳华是无碍,但是怕因此惊扰皇上和几位大人,就是芳华的过错了。”谢芳华垂着头,声音低低的道。

“嗯?”皇帝含笑看着他。

“燕亭,你说,你当年和谁打架了?”皇帝看着燕亭,又问了一遍。

她闭上眼睛,尽管被心血外溢使得心脉疼得力气微薄,但依旧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支撑着,抱住他,依在他怀里,任他吻着。

谢芳华抬头看向头顶,伸手向上一指,“你们、我,都是从那处死门掉下来的,我们就打开死门再出去。”

谢芳华以光剑一般的速度,冲破之时,带着秦铮和郑孝扬冲了出去。

画上的人,头戴金冠,锦衣华服,身处北齐王宫的花园内,正在逗笼子内的一只鹦鹉,画师功底极好,将他画得甚是传神,唯妙唯俏。

谢芳华笑了一声,“迎接出七十里,这兄长做得可真是够格。”

她看着他,心底有些沉。

走出城外五里,前方停着一辆马车。

孙卓恼怒,“等着京兆尹来破案?这里没有人,只有你在,是不是你杀的我祖父?”

“这大雨冲刷得干净,他身上的血迹都没了,小王妃又是如何看出来的?”一名仵作道。

夜深了,外面忽然起了风,风声呼啸,吹得门窗刷刷作响。

“你今日的药喝了没?”秦铮忽然问。

秦铮瞅着她,攸地笑了,肯定道,“定不会太难的!”

秦铮懒洋洋地站起身,当先出了小厨房的门。

谢芳华等了片刻,听见里屋他躺上床的动静,才松开帘幕,缓缓躺下身。

秦铮又“嗯”了一声。

那三人不说话,但心里却也是认同燕亭的话了。

“不错,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进屋吧!”李沐清道。

燕亭一拍脑门,哀呼道,“秦钰这回倒了霉,又有你这么盼着他不得好活。他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来喽!”

“我来吧”谢芳华走进小厨房,看了一眼切好的菜和准备好的材料,挽起袖子洗手,同时对秦铮说,“你给我烧火。”

“在下还请媚楼主施以援手。”飞雁立即对王倾媚一礼。

秦铮进了药铺,径自向内堂走去,那掌柜的立即出来拦阻,当看到秦铮手里的令牌,立即恭谨地请人进去。

有人立即抬了这一老一少两个姑子的尸体,进了一间庵堂。

“怎么样?”谢云澜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我一看就像是你洗的,听言那孩子我让人教了多次,他总学不会将衣服展平整。”英亲王妃松了春兰的手,对她道,“你回去吧,一个时辰后来接我。”

“王妃说得对,芳华身体不好,怕皇上和您知道了担心她。”李沐清道。

小泉子额头冒汗,这两位大人,当真知道小王妃怀孕的事儿,连皇上也敢瞒,好自为之吧!

“我的人送他回去。”秦铮看着秦钰,“敢不敢?”

------题外话------

谢芳华闻言知道这回他是态度坚决了。没想到半日以来他一直由着她,可是到了这里却死活不同意了。她垮下脸,“那我要住在这里几日,没事儿的时候,我能不能进你的院子找你?”

谢伊待二人身影离开后,小声对明夫人说,“娘,我觉得芳华姐姐和皇上好般配啊。”

谢芳华偏头,见谢伊少女的容色纯净,一双眸子明亮坚定,她点了点头。

谢芳华拿出火石,点燃了火盆里的卷宗,泛黄被保存得完好的多年的卷宗顿时都烧着了。

谢芳华逐一地翻着卷宗,翻完一本,递给一旁的谢伊。

谢芳华更是头疼,就知道被秦钰识破了,谢伊毕竟还是年幼,虽然当时临危不乱,说出那番话,把很多人都蒙蔽了,但是蒙蔽不了秦钰。凭谢伊,若是没有她出主意,谢伊自然不敢,也想不到去做。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觉得左相也不易,既然他没给秦钰,给了她,她也不该点破,“别问我从哪里知道的,有用处就行了。”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小泉子脸一白,连忙道,“皇上,正因为您是皇上,才要坐在这皇城,坐在这宫里,只有您在这里,才能稳住这朝野上下文武百官,朝局不倒,南秦江山就稳稳健在。铮小王爷与您的身份不同,所以,有些事儿,他能去做,您才不能去做。这都是命。”

秦钰转回身,向太后宫走去,“去太后宫里坐坐,先皇去了,太后也寂寞。”

“相爷,他是为了看车吗他是不安好心,来看咱们碧儿的笑话。”右相夫人又红了眼圈。

右相夫人本来就有气,怎么也忍不住,看到秦铮,更想起她痴心的女儿,她恼怒道,“铮小王爷,看了半天,你看出了什么没有”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英亲王妃看着她,“谁”

“正是这个道理。”那人道。

“无碍的。”谢芳华道。

众人看着谢芳华,这时候,即便翠荷的死触目惊心,但他们依然发现小王妃的脸色极其的苍白,身体虚弱,像是得了大病一样。早先见谢芳华来正院的人不解,半个时辰前,小王妃气色还是极好的。

所谓,有君才有国,有国才有家,他们深刻地明白,若是真被北齐侵吞,那他们都会成为亡国奴,下场可以预见。

秦钰面色稍霁,复又问,“十日当真够了你如何让谢氏暗探成为我背后的后盾和助力打仗可是军队的事情。”

秦钰脸色顿时绷紧,“又出了什么事情”

“朕不盯着你,你死了的话,我有多少百姓又什么用我这个九五之尊坐着有什么意思”秦钰也怒了。

“去平阳城,朕会连夜折返,尽量赶上明日早朝前,你就不必多问了。”秦钰摆手,双腿一夹马腹,冲出了城门。

二人一起向忠勇侯府走去。

 

    “芳华小姐!”风梨身子被谢芳华推了一个趔趄,一惊。

    谢云澜眸光一暗,没言声。

    风梨看了谢芳华一眼,后退了一步,无声地摇摇头。

    赵柯放下碗,松了一口气,跌坐在了地上。

“今日燕亭说煮了梅花来喝酒,想必不错。要不你去采梅花,我们现在试试。”秦铮点燃了屋中的罩灯,对她如闲话家常一般随意地询问。

听言立即应声,跑颠颠地去了。

虽然二人相差不过一岁,但他的身影站在她身后,却足足高了一头半还多。近距离下,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淡淡清冽的气息,融合了梅花香气,分外令人恍惚。

“好,皇上如今在哪里。”谢芳华问。

见谢芳华来到,秦钰看了她一眼,说道,“去右相府吧,先救好李小姐再说。”

郑轶、郑诚、郑孝纯三人骑在马上,人人面色又是紧张又是凝重,似乎也没料到郑孝扬会悄悄跟在他们三人后面进京,更没料到他进京后就闯了祸,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秦钰忍着气,和气地道,“夫人先起来,荥阳郑氏的郑公、大老爷,郑大公子都在这里,自然会给右相府一个交代。”

秦钰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他,“右相?”

英亲王妃沉默了一下,便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

犹记得,那一年,她韶华年纪,父母择选亲事儿,在亲事儿的名单上,没见到他的名字,她便开玩笑地对爹娘问,“你们确定这一份名单里,都是京中大好的未婚男儿?”谢芳华和金燕从太后宫里出来,直奔御花园。,

谢芳华看着她,反手握住她的手,“金燕,一个人不应该为另一个人而活。你这么年轻,要才华有才华,要美貌有美貌,要身份不输于任何一个人。你应该寻找一个真心喜欢爱你的人,过好一辈子。秦钰不喜你,非你的良人,便不是你的姻缘。你又何必你虽然是大长公主所生,但又不姓秦,南秦江山基业与你何干你真不必如此为他牺牲。”

“什么是值得”秦钰更是大怒,“你知道不知道,荥阳郑氏,我不会准许它留着。也就是说,荥阳郑氏定然会片瓦无存。”

谢云澜、谢林溪、言宸三人得到消息全部进了海棠苑的画堂,都看着她,一时间三人也都被今天早朝这一系列如天雷般的圣旨震得措手不及。

“要不然,换人易容替你进宫吧”言宸思索片刻,试探地建议。

李沐清、谢墨含进来,齐齐对英亲王妃等人见礼。

燕亭等人在一旁听着不禁暗暗唏嘘,秦铮颠倒黑白的本事恐怕无人能及了!

&n

燕亭干干咳了一声,扫见秦铮看过来的眼风,立即嘻嘻一笑,“正是,我们几个人也是为了这个事儿前来作证,卢小姐的确喜欢大公子秦浩,王妃赶快请媒婆去左相府提亲吧!”

谢芳华随他身后,慢慢地踱步进了屋。

秦铮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暗暗地惋惜了一声。

谢芳华抿了抿嘴角,又低声道,“大婚都是有休沐的假期的,你也有吧”

刚收回视线,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又立即抬头去看,只见秦铮露在桶外的肌肤呈粉红色,尤其是耳根脖颈的部分。

秦铮忽然抬头,看向二人。

谢芳华伸手拽住他衣袖,“你给我画。”

---

“您就算要坐在这里,也该让奴婢去拿个垫子来。”侍画又道,“您身体本来就虚弱,若是小王爷醒来,看到您这般坐在这里,该怪奴婢没侍候好您了?”

谢芳华眨了眨眼睛,伸手指着这一面围墙道,“就是有些事情不大理解。”

秦铮嗤笑,“原来是在想这个。”

情话绵绵,羞了娇颜。

谢芳华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阳光洒进来,照在仙客来上,她目光忽然凌厉冷寂,“别人若是得到消息,还好说,我就怕他们得不到消息。”

“嗯?”谢芳华执着地想要他回答。

谢芳华轻声道,“脉象一般分为平脉、浮脉、沉脉、迟脉、数脉、虚脉、实脉、滑脉、洪脉、细脉、弦脉、促脉、结脉、代脉。”

秦铮一时间感觉周身的血液都停住不流动了,他大脑感觉嗡嗡的响,又仿佛没什么声响,极静极静。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大脑似清醒,又似混沌,他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做,该怎样做。

他何德何能?

喜顺在秦铮抬起脸的那一瞬间,忽然惊异地呆立在原地,直到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惊慌地匆匆跟了去。

“既然吉时到了,王爷王妃老侯爷谢侯爷……”赞礼官转过身,笑呵呵的声音顿了一下,又看向秦钰,“太子殿下,是不是该行礼了?”

秦铮和谢芳华转过身,面对彼此,缓缓拜下。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君心似我心,百年共白首。

满堂宾客作证,三拜天地父母宗亲,是堂堂正正明媒正娶的妻子

幸好,她喜欢上爱上的人是秦铮

她的脸忍不住在他的胸前蹭了蹭。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屋门口,秦怜已经带着一堆宗亲姐妹们等候。见二人来了,欢欢喜喜地让开门口,请二人入内。同时,又是一箩筐地恭贺道喜祝福的话奉上。

秦铮眸光霎时涌上一股情绪,伸手一把将她拽进怀里,抬起她的脸,低头覆上了她的唇。

谢芳华淡漠地道,“相信又如何?不相信又如何?就算京城皇宫和各府邸炸开了锅又如何?也不干我的事儿。见不到七星,我自然不会放了他。对于不相识的人,对于我派出去的使者,被人随意扣留了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四皇子一声。我的人不是那么好扣留的。早晚要还回来!”

四皇子比她想象的更为深不可测。

秦钰见谢芳华不语,他也不理会外面下着的雨,漫步走出庙宇,来到月落站着的地方,弯身捡起了没入泥土中的簪子,簪子沾了泥水,他从怀中掏出帕子,擦了擦,簪子上的泥水被擦干净,他之后拿在手里,对谢芳华笑道,“我竟不知女儿家日日挽发的簪子也能用来当暗器伤人。今日倒是领教了。”

谢芳华乍见秦钰,微微怔了一下,没想到他也在这里。而且看来到这里有些时候了。

站在门口,看着院中的药圃,她对二人问,“那个怪人是在何处死的?那个谢氏是在何处写的?”

秦铮静静地抱住她,“前一世,英亲王府的秦铮,只不过是被宠坏的小王爷,被皇祖父和皇祖母悉心教导,守护南秦江山为己任,父王当初因为体残无力继承南秦江山,皇祖母一直引以为憾。她怎么会甘心将江山给皇叔甚至给皇叔的儿子她真正要培养的是我,拨庶正嫡,她要我有朝一日,承袭江山帝业。”

谢芳华不语。

秦铮看着她,见她似乎想压制,可是总也压制不住,半响后,她终于推开他,背过身去,拿出娟帕,捂住嘴。

“不想继续去找你离家出走的儿子,却耗在我们忠勇侯府,那永康侯爷到底想怎样?”谢芳华淡淡地平静地看着不甘心这么离开的永康侯。

谢芳华对谢墨含笑了笑,扯掉面巾,无事人一样温软道,“哥哥也渴了吧?过来喝茶!”

“永康侯府的人自诩猜透了皇上的心思,料想皇上有朝一日会除去忠勇侯府,是以踩着龙王的肩膀耀武扬威,殊不知,猛虎就是猛虎,就算是一直温顺地被养在笼子里,但也不代表它不会咬人,更不代表它会一直温顺下去不挣脱笼子与主人抗争!”

谢芳华挥开谢墨含的手,瞪着他,“哥哥,我何时嘴皮子不厉害了?我何时看起来温柔无害了?”话落,她道,“就算我们是诗礼传家,讲究敬长尊辈。但是碰上永康侯和他老娘以及他夫人这一类人,动手不能,嘴皮子总要毒些,你只有让他不好过了,他无语反驳,你才好过!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战术!你懂不懂?”

谢芳华从书卷中抬起头,问道,“哥哥早就知道他们今晚要来,是否都安排好了?”

“臭小子!就算你爹想别的女人,你也不能说出来!你让娘的脸面往哪里搁?”英亲王妃虽然骂了秦铮一句,听起来像是恼人的话,脸上却无半丝恼意,也没真的想教训儿子。见英亲王脸色青了青,她也不理会,转过身,拉着谢芳华往里面走,边走边道,“这个时节,尤其是一早一晚,风最是生冷,快进去,铮儿说得对,你身子骨差,禁不得这样的冷风……”

谢墨含看着英亲王,以他通透的心思,自然是将事情在短短交谈中了解了个大概。但是他聪明,所以,仿佛没看到英亲王的脸色,温和地笑着请他进府。

抢红包好好玩有木有,我昨天手气爆棚,希望今天继续冲仓。亲爱的们,预祝红包满满地来怀里哦!么哒!

“王财,朕问你,你除了跟踪那人到了谢氏长房后,还做了什么?可还知道谢氏长房与人结盟?”皇帝沉声开口。

外面顿时走进来两个侍卫。

这是很多人都在猜测的想法。

不多时,吴权带着那死士回来,对皇帝禀告,“除了早先铮二公子的人早先拿到的那个墨珠和第二个脚趾皮层里印着一束柳条的花纹外,老奴再没什么发现。与一般死士别无二样。”

“这应该是某种组织的标志。若非铮二公子的人早先查出来,老奴这一双老眼怕是也发现不了这么隐秘的东西。”吴权赞叹地道。

“如今还没有人来禀告,看来是还没找到无忘的尸首。”英亲王妃道,“折腾了这么半响,到也不是全无所获,至少知道身上配有墨珠的人搀和了进来,另外还有一个谢氏长房。”

左右相点点头。

作者有话:拿什么拯救你大开的脑洞,我的亲爱哒~;各地仓储不一样,所以,到货和发货以及快递有快有慢,亲爱哒们都别急,正在路上了;比较一下,蚂蚁和乌龟哪个更慢,必须能愉快地玩耍~;攒到月票并且投篮的亲爱的们,你们真乖,一起玩亲亲吧~

永康侯夫人受宠若惊,赐药材虽然是小事儿,但是代表了新皇的态度,新皇刚从皇陵回来,忙于朝政的空档,还吩咐人送来药材,背后的寓意是,新皇登基后,会接纳重用永康侯府。

谢芳华笑笑,给燕岚把脉,片刻后,放下,蹙眉道,“你现在用的药方,里面的大补之药太多,有些补过了头,阴虚火旺,不是好事儿。我给你开一个药方子,你按照我给你的药方子,调理将养吧。”

永康侯夫人见她起身上前,也连忙站起身。

谢芳华进了内室,见言宸坐在桌前喝茶,她讶异,“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怎么一直不见你。”

谢芳华想着柳太妃和沈太妃风光鼎盛时,皇后都要退避三舍,让其锋芒,如今她们子嗣不成器,皇后将她们剩了不止一筹。

幕。

言宸厉喝一声,“都住手。”

月落看了她一眼,向英亲王府而去。

“那就再回忠勇侯府去问问外公!”谢芳华道。

谢芳华拿掉他的手,上前一步,将身子靠近他怀里,轻笑道,“我说的是事实。”

这就是言宸的未婚妻!

“我倒不是为了言宸,我只是想来南秦看看你罢了。”齐云雪话落,对谢芳华道,“既然你选择不会传信给他,那么我口中之话也言出必行。李沐清我自然不会去救。”话落,她转身向坡下走去,“芳华小姐,再会!”

“我听说右相府的李沐清如今安置在英亲王府?”齐云雪笑看着秦铮,“铮二公子想要我去救李沐清的话,不可能。”

钱班主看向英亲王妃。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94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