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梧鼠技穷
作者: 简惜章节字数:19493万

“寰宇寂灭?这大招的名头倒是唬人,可攻击力却怎么如此脆弱呢?”易峰很轻松便将老家伙的所谓大招给挡住了,心中不禁有点奇怪。

而辰震仙帝却是好笑地道:“如此美景,比这白雪枫叶更好看!”

易峰微微一笑,左右无甚坏处,那就继续吧,闭上眼睛,忘情享受才是正事儿。

*****

“若真是那样,你岂会落得夺舍重生的下场?”虚影革坦反唇相讥道。

易峰没有丝毫停顿,迎着那几位修士就冲了过去,同时噬魂魔杖却是已经被祭了出来。

易峰也是久经世事之辈,心中暗道对方如此问只怕是没安好心,对方是在打听自己的底细,若是自己没有什么强大的背景,搞不好这沙鼠妖会对自己下手,毕竟自己现在的修为还低,正常情况而言,沙鼠妖可以轻松随意地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地弄死自己。而两位麒麟兄弟显然也不会帮助易峰,他们应该很乐意见到沙鼠妖对易峰动手。

麒炎此时忽然想起,方才易峰不让自己帮助消化疗伤神丹的药力,估计是有所顾忌,便也就没有多言。可麒炎同样疑惑的是:疗伤神丹你易峰不能控制,也不敢让我帮助你,这灵魂神丹难道你就能控制?

斩天在让易峰做好准备后,缓缓抽调出了易峰丹田之中的混沌之力,而易峰则是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九系神灵之力、剑元力、星辰之力的波动,额头已有汗水渗出。

目前,破天刀与裂天镰也没有完成终极蜕变,二者正与其他三兄弟交流经验。

斩天剑被压抑了太久,刚刚解禁便呼啸而出,似乎想要大吼一声来发泄郁闷。

四道璀璨无比的神光,从天而降,对着两位不死主宰轰击过去,声势浩荡无匹。

韩烟儿听此,脸色如醉酒了般一片酡红一直从额头蔓延到耳根,再到脖子。她粉拳紧握,轻轻地在易峰胸前捶了一下,道:“坏人,谁要嫁给你了?”

易峰试着拦下了一个人形骷髅架,研究了下才发现,它们眼窟窿中跳动的绿色幽火,应该就是没有彻底消亡的精神力,是它们在死后留下的。

一个一丈直径的空间黑洞出现在九幽深渊之中,将易峰的整个身形吞没,未多时,他便彻底消失在九幽深渊了。

一般修士的灵根,只存在于身体之中,而易峰却是在筑基之初就被斩天废去了全身的灵根属性,为的是更好的修炼九灵玄天神章。此时,应成子也在纳闷,他竟然不能从自己的这个怪异徒孙身体中找到灵根,却是发现易峰丹田中有截千年庚金竹正发挥着灵根的作用。

当神婴完全稳定下来,盘膝坐在丹田虚空之中,易峰倒是对那神婴有了几分亲切感。元婴对于修士而言,不仅是能量中枢,更是第二生命,对修士而言万分重要。易峰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留下来与血焰魔帝一道办事。

也就片刻时间,易峰忽然觉得眼前一亮,自己竟又回到了那片花海之中。

不用斩天提醒,易峰便已是躲得远远的。前世今生,他都没有见过所谓的妖魔鬼怪,甫一遭遇,而且还是有着元婴期实力的厉害角色,易峰只能避开点。人们对那些未知深浅的事物,总是怀着畏惧的心理,一般都是避得越远越觉得安心。

“呵呵……小冤家,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

斩天之所以想试,之所以有几分把握,也是因为那个破损不堪的阴阳鱼。

“确实很糟糕,若是这极品仙剑遁走,我也没有实力将之留下,只怕是会惹来霍鸣仙帝的责罚。”原阳仙君虽然嘴上如此说,但面色却渐渐恢复平淡,全似不在意。

而一直在远处观战的修士,则是纷纷取出传讯灵珠,不知道都是向哪里发出讯息。

还好的是,这里距离魔道势力范围颇近,以南宫雪琪的本事,应该能够逃出去。四更送到,求收藏、推荐……

与陈昊一番客套言语之后,陈昊便在那石洞之中闭关养伤,而易峰也就离开了那个岛屿,但也没行太远,一直在一旁窥视。

面对神君的这种威压,一般人是万难抵挡的,就连那越钧帝君也是连连爆退,甚至是直接遁入星空之中。可这份威压虽然强大,但却是在神人后期的境地止住,若是超越了,这神君就只能提前被仙界空间排挤,从而无奈返回神界。

易峰知道,若是裂天镰再承受几次本源之光的攻击,恐怕会当场形神俱灭。

易峰冷哼一声,哪里听不出这韩云话里有话,可韩烟儿已是在自己怀中哭得稀里哗啦,他心中生疼,便对那韩云道:“你虽是烟儿的父亲,但我要告诉你,以后烟儿不归你管教了,她的一切由我易峰负责。”

在如此情况下,三位超级神兽再无犹豫,同时发动了天赋神通,可让他们惊愕的是,在这阵法之中,虽然他们可以发动天赋神通,但也是威力被削弱很多,依然是不能够逃脱被那黑洞吞噬的命运。

正魔双方谈判破裂,那么正道修士肯定不会继续以南宫雪琪去要挟魔尊,那么南宫雪琪恐怕只有一死。

对!没错!在易峰心中,南宫雪琪就是自己的女人,从南宫雪琪当时告诉自己姓名时就是了。

如此看来,易峰还真得了一部不错的功法。提升肉身品质,易峰也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但是那个方法有着很大的局限性,而且修炼的过程太过变态。

对手一连祭出两件下品灵器,让季常平也是一阵惊讶,但争斗经验还算丰富的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一边驱使飞剑攻击易峰,一边也为自己套上了一件下品灵器级别的战甲。

当……

其实革膺帝君心中十分清楚,三位超级神兽没有受到丝毫伤害,妖族未必真会派来高手报复,虽然妖族一向护短和睚眦必报,但目前已经快要到神园开启之日,谁都不会在此时大动干戈,更不会给自己制造太多强敌。

易峰虽然还没有天级高手的实力,但魂力已经在本源之光的加持下到达天级,神念覆盖范围极大。这片神界大陆虽然广袤,但在易峰那变态的神念与瞬移下,其实用不了多少时间便能寻找一遍。

“你居然没有在九幽深渊陨落?”班德惊恐失措的问道。

当易峰回神时,却是只能看到任谷的遁光一闪而逝。不过,易峰脸上却是依然笑着,将那上品灵剑收起,易峰驾着斩天剑就追了过去。

人家掌握了大部分空间法术与少部分时间法术,还用了百亿年时间才领悟了部分时空法则,自己需要多久才能达到人家的水平呢?

那三重封杀式也不弱,直接穿透了凤凰虚影,迎着凤凰羽翎狠狠斩去,可却是又分出了两把长剑,霎时便摆脱了凤凰羽翎,向小黑所在位置而去。

转而,小黑就压制住了气息的翻涌,凤凰羽翎也飞回了他的手中。

凌灵所言的化灵丹其实乃是魔道之物,也是正道修士最为忌讳的凶药,只要服用一粒,修为不到元婴期的修士,一身功力必然会荡然无存。

待到化灵丹将那些灵力祛除,易峰身上的疼痛也倏然消失,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自易峰心中油然而生!虽然小命保住了,但聪明如易峰自然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也知道那玉镯绝既然值得凌灵行如此下作之事,想必功用不凡。

“呵呵,用你的龙珠。你引一点龙魂融入他的灵魂,他灵魂境界肯定会被提升,而且他也会当即醒来。你也不用担心他醒来后会对你怎么样,毕竟你的精血已经融入他的灵魂,他有任何不轨之意都会被你察觉。”斩天笑着解释道。

“不想死的话,就安心炼化龙魂,哪来那么多废话呢?”易峰没好气地问道。这可不是好奇的时候,那仙帝若是再迟疑下去,恐怕是没有活路可言了。

而在黑袍老者脚下,祭台顶部的平面上,乃是一个六角星芒阵。

而正在气头上的刘一川则是直接破口大骂:“你算老几?”说着,浑身泛起黑白光芒,居然是将包裹着全身的霞光震散,刘一川也恢复了自由身。

其他人身上的霞光也瞬即消失,也不再提分割魔道星域了,纷纷飞走,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斩天剑去势再次被挡,而易峰却也不缺火灵符,可那上品灵剑所发出的阵阵蓝色寒光,却让易峰心头一凛。这芸霜身上的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强大的时间静止法术可以定住易峰,而那时间加速则可以让她的攻击以易峰根本无法躲闪的速度击中易峰,根本没得打。

那是一件薄如蝉翼一般的短刀,在血焰魔帝的脚下并未涨大多少,而在血焰魔帝的功力灌输下,那短刀法宝居然是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比方才血焰魔帝本体还要快的速度,向着那星球飞速地接近着。

它想要在根本上解决问题,可易峰却不会让它如愿,在流光遁的加持下,易峰的速度实在太快,它根本无法追上易峰。

一拳刚刚砸过,又是一记神龙摆尾,依然毫无难度地击中易峰,让易峰体内一片大乱,骨骼断裂不少,丹田之中也受到极大冲击。

易峰挥动青铜古剑,对着黑袍修士的颈部削了过去,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居然进展得如此顺利,那黑袍修士的头颅竟是让自己一剑给削了下来。

而后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易峰随意找了个酒馆,便安坐下去,静静等待那支军团传送而去。

他所站的位置一直奇异的波动后,他登时觉得天地一阵倒悬,身子也被束缚住了,可在几秒之后就恢复了自由,而他也出现在了一个山洞之中。

山洞面积不算很大,也就相当于一个篮球场,可却有着不少骷髅架。

易峰见到巫妖稍动,便当即爆退,可那巫妖却根本不离开地下溶洞太远,不给易峰将之引到狭小空间的机会。斩天给易峰详细讲述了一番黑曜石的特点,还说了不少关于炼制极品魔器的注意事项,这些都由易峰再转述给血焰魔帝。

伴随着印诀与功力不断沉入到器鼎之中,越是到了这种最后关头,血焰魔帝越是显得很紧张,而且他心中也一直在挣扎着。

“小子,你过来。”

也就易峰能够在这里飞那么高,换做别的修士,即便是神君级高手,只怕也飞不了那么高,而易峰在九系神灵之力的防护下,也才能飞百米而已。

易峰曾在神园之中历险,但却没有走到最后关头,在最后有着怎样的玄机,他一直都不清楚,也从没有人提起过。

夜统领一边行进,一边给四处发出问询,所有的回复都是一片安详,而大家似乎也只关心东方战线的战事如何。

话说到此处,易峰也算是明白了。那魔尊对此事已经是成竹在胸,布置无数,来人只怕是实力再强,这次也是必须要见魔尊一次了。

很显然,斩天那无往而不利而且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的神识,居然是让这位神秘高手给发现了。如血焰魔帝所言,来人的功力修为确实只比一般帝君强了一点,但来人的灵魂修为却十分高深,绝对是已经超过了帝级后期,有了神人的水平,也难怪他能够发现斩天的神识,因为他的灵魂之力外放其实也已经是神识了。

九魅狐妖见到易峰等人似带杀机,柔美的脸颊上竟然显出几分慌乱,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就像是小红帽见了大灰狼一样。

那九魅狐妖攻击力应该不算很强,决计不能破开易峰的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故而易峰才大胆地准备星云剑诀。而易可儿等人则是早早飞退了去,虽然没有上去帮助易峰,但也不想被易峰的剑诀攻击。

最终,顾虑重重的骨龙与麒麟兄弟也没有商量个结果出来,只是由麒麟兄弟转达了一下骨龙也要跟着的意愿。易峰对此十分谨慎,但也知道此时必定不能拒绝,不然会很危险,便就答应了麒麟兄弟与骨龙的要求——尽量带它们出去!

这三位应该是知道神园的一些秘密,估计那三块玉简的内容,它们三位都能看明白,但易峰肯定不会将三块玉简给它们去观看。

“你别害怕,只要你配合一些,我没有害你的道理。我来问你,你可得了黑暗圣莲?”女魔捋了捋腮边的一缕青丝,对易峰淡淡地问道。

说着,为了表示诚意,易峰当即就将盛装两朵黑暗圣莲的玉瓶取了出来。

本来易峰还有噬魂魔杖可以用,可是,噬魂魔杖中的鬼头对于天尊级高手而言根本没有丝毫威胁,而噬魂魔杖所放出的魔气,又未必会对天尊级高手有作用,易峰并没有敢于祭出噬魂魔杖来冒险。

不过,三位超级神兽多少还是有点不解的,那就是易峰的实力明显深不可测,绝对可以对那神牌进行认主,却是对这神牌一点贪念都没有。

这句话虽然是说到应成子心坎儿里了,但应成子却是对陆长风冷哼了一声,显然是已然知道他故意败阵之事。一番激战之后,只有刘一川一人因为力竭败退,几位七劫散仙居然是全部被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94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