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正网:第48章:匿迹隐形

申博正网 作者: 涵夙夙

皇家贵族的人,不是她想嫁的,更何况,这两个男人将来都可能当上皇上。

而从其它的人的角度望过来,看到的却时,凤阑绝正望向大殿中间那弹琵琶的女子。

她的舞技不错,听说,她跳的舞,会让人疯狂,特别是男人,当然看她那妩媚的样子就知道了。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说的多么的轻巧,是,对别人而言,就是一句话的问题,但是对她而言,却只怕是一生难以忘记的伤痛,皇上竟然说就这么过去,而且还只当是他们的婚事推迟了两年?

“那是当然。”凤忆希倒是没有感觉到他的异样,还连连点头说道。

“凤阑绝,你的意思,还是要将我关起来吗?”蓝岚的身子微微的摇了一下,似乎有些站立不住,极力的控制着自己,才让自己有了些许的平静,只是那声音中,却是有着太多的难以置信的伤痛与绝望。

“皇兄,你会好好考虑这件事的。”只是,没有想到,蓝岚微微思索了一下,却做出了如此的回道,虽然,她此刻的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缥缈,但是,却也算是答应了他的提议。

那些商户大户,就算是他亲自出面,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碍着他的面子,还是都捐了一些,但是这些百姓本来就没有多少钱,为何会这般的积极?

凤阑绝的话音未落,便已经抱起了上官云端,快速的闪了出去,只留下隐呆愣在原地。

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他们的。

蓝岚的优秀是有目共睹的,而她上官云端却是人人皆的傻子,两个人是没法比的。

南宫雪并不在那儿,只有一个年轻男子等在那儿,这也是上官云端事先与南宫雪说好的。

或者,她现在倒是希望她去报信。

“王妃,先进宫吧。”隐快速的闪到上官云端的身边,低声提醒道。

双眸微微的抬了一下,她的唇微动,一字一字沉声道,“对不起,本王妃那没个兴趣,所以只能扫了公主的兴致了。”

到时候,她肯定答不出。

来到这儿后才现在,这个朝代虽然是历史上没有的,但是字方面倒是没有太多的不同,只不过,跟历史上的一些史书一样,都是繁体。

凤阑绝拿过那张纸,慢慢的看着,前面的几个数,他还能算过来,但是后面的数字,他以口算,便算不过来了。

图案虽多,也有很多特别之处,但是却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他也知道,昨天晚上,她已经答应了他,而且跟他出了城,今天早上才回来。

但是,谁都知道夜无痕对她的特别?

“没事。”上官云端轻笑,这个男人有必要这么紧张吗,秦思柔柔弱的风一吹就可能会倒,能把她怎么样?

“谁说没用,你也太不把我天下第一神医放在眼里了吧,这天下,就没有本神医医不好的病。”只是,叶寒却突然一脸不满的打断了她的话,而说话间,也快速的走了过去,手也随即搭上她的手腕。

难道她是南宫世家的人?

南宫世家,南宫逸他是认识的,南宫逸并没有娶妻,所以,她显然不可能是南宫逸的女人,而且若是南宫逸的女人,南宫逸也断然不会让她半夜三更的出来抢劫。

依琴与流萧此刻已经惊的无话可说的,隐隐的还有些心虚,他们虽然刚刚打劫了张府,但是,这南宫世家可不是一个张府可比的,更何况这性质也不一样的呀。

“回皇上,暂时还没有。”那个侍卫微愣了一下,显然随即明白过了他的意思,连连回答道。

丞相夫人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牵强的笑意,低声回道,“我也不清楚。”只是,一双眸子中,却似乎微微的闪过一丝什么,而隐在衣衫下的手,也不由的收紧了几分。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上官云端白痴又花痴,夜阑国的脸都让她丢尽了。”四夫人更是恶毒。

“丞相是那么说的,丞相说,它应该能够医好皇后因中毒留下的病根。”李大人连连回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皇上,丞相的为人,臣是清楚的,他不可能会害皇后的。”

“出什么事了?”上官云端有些担心地问道。

其它的人,离那丫头都有些距离,想要在夜无痕的眼皮底下动手,只怕很难。

原本听到她的惊呼声,有些疑惑的几个女人,纷纷露出一脸的鄙视,还真是够傻的,到现在才发现那丫头死了。

“恩,好喝,真的很好喝。”上官云端却仍就笑的一脸的天真,还微微的砸了一下嘴巴,略带享受般的说道。

双眸微闪,突然想到,会不会在她与王爷晕倒时,那个傻子将那茶水换了?

“皇上,臣妾是无辜的,若臣妾真的要给李贵妃与王爷下毒,也不可能会有雪凝呀,臣妾再怎么着也不会那么笨,只是是有人存心想要陷害臣妾。”皇后也一脸委屈的望向皇上,低声的哭诉着。

一个丫头接口说道。

“云儿,以后爹爹不在你的身边,你要自己照顾自己。”上官傲天的脸上带着几分担心,略略压低声音嘱咐道,云儿这一离开,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了。

不过,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绝王也有的是机会给云儿戴上,只要能够戴在云儿的手腕上,便证明绝王是真心爱着云儿的。

“是。”月儿恭敬的应着,然后转向上官凌雨,一脸担心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虽然他知道内情,但是现在,却也不得不装出一副极为愤恨的语气来,只希望,还能够撇清关系。

“是,是,没有指使。”其它的几个人也纷纷的附和着说道。

众人听到他的话,都纷纷的望向他。

只是,望向上官云端时,脸上的笑却是快速的僵住,一脸厌恶地说道,“好好看着她,便让她的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让绝王耻笑,把你的事也给搅了。”

毕竟换了是谁,遇上这种情况都会生气的,更何况是那么优秀的绝王呀。

想到这种可能,秦思柔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多管闲事了,不过,她突然觉的,他生气的样子,比起先前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要顺眼的多了。

不过,他这次的抢亲,应该也算是帮了她与凤阑绝吧。

他清楚的记得,那一次大皇子与二皇子两个联合起来陷害他,后来,明明查清了,皇上却仍就包庇他们两人,而惩罚了他。

而恰恰在此时,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些凌乱的声音,似乎有很多的人,而随即便听到上官凌雨的嘶喊声,“夜无痕,你别想从我的口中问出上官云端那个贱人的下落,想都别想,我死了,也要她陪葬,我给她下了好几种毒,她现在身上的毒只怕已经发作了,你们就算现在再找到她,都没用了,只怕她现在已经断气,那个贱人还死在我的前面呢,哈哈哈……”

凤阑锐的身子微微的僵滞,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危险的冷意,脸色也更加的阴沉了几分。

凤阑绝,果真够狡猾的。

凤阑锐没有从正门进皇宫,而是悄悄的从一边的高墙翻进去的。

凤阑锐微愣了一下,双眸微沉,然后再次的坐回了那个轮椅上。

“就因为那张脸,本王不得不怀疑你。”凤阑绝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低沉,若是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想怀疑他。

事情还没有结束呢,老夫人这样出去只会打草惊蛇,而且现在云儿还被那人揽在怀里,老夫人这么一闹,云儿就危险了。

而此刻的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似乎感觉不到痛了。

李玉的案子,他倒是不想过多的过问,毕竟今天他既然出现在了这公堂之下,尚书也不敢肆意包庇。

就连夜无痕听到她的话都微愣了一下,神色间也有着几分错愕,显然,他也有些不相信上官云端能够这般轻易的得到证据。

绝世的美貌,显赫的身份,出众的才华,每一样,都是别人望尘莫及的。

凤阑绝自然明白她的心思,看到她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无奈,突然紧紧的揽住她,微微靠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云端,还在想她的话吗?”

“我相信你。”她慢慢的颠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柔柔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幸福的笑。

他的动作极为的轻缓,又带着几分郑重,他的手,已经移向他的手腕,手中的链子,正要穿向她的手腕。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离开。

当然,上官云端希望他是说给别人听的,要是连叶寒都检查不出来,这件事,就真的严重了。

上官傲天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双眸中,隐过几分失望,也多了几分沉重,唇角微微一扯,似乎有着几分自嘲般的轻笑,随即一脸郑重地说道,“云儿是老臣的女儿,有什么错,也是老臣教导无方,所以,云儿犯的错,老臣为她承担,还望皇上成全。”

她在现代时,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只有一个哥哥与她相依为命,所以对于这份感情,上官云端愈加的珍惜。

“你若敢发出半点的声音,就不要怪我无情了。”上官云端冰冷的声音中,不带半点的感情。

但是,此刻南宫雪倒情愿此刻是个男人,那样她至少知道他的目的,不至于死的糊里糊涂的。

所以只能想办法先引开他。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而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慢慢的扯出几分略带嘲讽的冷笑,可悲的女人呀!

“你先进去,本王再想其它的办法进去。”只是夜无痕却在此时微微靠近她的身边,低声说道,他怎么都不可能让她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进宫。

“恩,奴婢相信王妃。”那宫女微微的点头,脸上的害怕也少了几分。

上官云端想起自己身上此刻还穿着宫女的衣衫,遂连连的解释道,“是本王妃。”

“母后今天见过太上皇了吗?”上官云端不想再讨论那个三王爷的事情,而是再次沉声问道。

“可是,你现在去那儿,若是被发现,你。”皇后突然的伸手,紧紧的拉住了上官云端的手,似乎生怕,她真的去了,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云儿,母后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跟绝儿能够平平安安的,皇位没了不要紧,但是母后不能让你有任何的意外。”

很明显,太上皇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不错,你竟然敢打断皇上的命令,很明显是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父皇,绝对不能轻饶了她。”二皇上更是火上加油。

但是,那些大臣们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话,却都是纷纷的惊住,这个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若是皇上同意了他的提议,那便表示,他以后在朝中,便没有了地位,便如同永远的放了他的假,他以后就可以天天在家陪着他的王妃了。

“王爷,他果然派人跟过来了。”一出了京城,隐便低声说道,在京城里的时候,人太乱,所以,不太好分辨,但是一出了城,那些人就不可能会避的过他们了。

这么多年,他走过的地方不少,有很多地方的风景比这儿更上美上几分,他一定要带她一起去看看。

“王爷,丞相大人说,在福龙客栈等王爷,直到等到王爷去为止。”站在王府外的一个男子,见凤阑绝要进去,不由的有些着急的说道,很显然,他就是丞相大人派来的。

所以,这儿的人,都相当的安全。

前两天,他一直在查这件事情,也已经有了眉目,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发现了凤阑锐的阴谋。

再不找到解药,只怕就。

看到她的眸子中除了意外,便再没有了其它的情绪,凤阑绝微微挑眉,这个女人果真特别,他原本以为,用这张平凡的脸,会从她的眸子中看到一点的失望,或者是别的,但是却只有一闪而过的意外。

李玉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嘲讽,随口回道,“昨天,本公子在看书。”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快速的抱起了她,带着她一起跃上了那个窗口处,让她自己看个清楚。

更何况,那人若是想要杀这丫头,为何不早点动手,那人竟然能够在这密室的窗口处设置这一切,要杀那丫头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上官云端在凤阑绝说出那话时,一双眸子便细细的观察着那几个侍卫的反应,所以,当她看到那其中一个侍卫的反应时,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不过,也不能因为他这细微的异样的反应,就断定了他是奸细。

众女子也都想到这一点,纷纷露出或多或少的得意,然后幸灾乐祸的从上官云端的面前走过。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沉,她绝对不是一般的宫女?!心下不由的多了几分防备。

那人到底是何目的呢?

“我只奉命带上官小姐去大殿。”那宫女直接的回绝了她的问题。

只是,眸子深处似乎微微闪过一丝异样,今天参加选亲的人的确很多,但是主子要的却只有她。

“爹爹。”上官凌雨的眸子微微的转向上官傲天,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欣喜,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喃喃的喊道,特别是在望向上官傲天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时,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笑意。

“有没有关系,到时候就知道了。”上官傲天的唇角更多了几分冷意,说完这话后,便没有再理会她,而是转向上官凌雨,抱起了地上的上官凌雨。

“再等几天吧,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走。”最后,他似乎终于做出了决定般,慢慢的说道,他知道,这儿发生了这么多事,她不可能放心的跟他回去,现在的上官傲天正是最痛苦的时候,需要她的安慰,还有她娘亲的事情,也要查个清楚。

只是,皇兄虽然有着绝色的外貌,但是皇兄就算是在微笑时,都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与狂妄。

南宫雪的这双眼睛,与他印象中的那双眼睛,真的很像。

只是,看到凤阑绝紧紧地抱着她,一脸的轻柔,一脸的宠爱,她那疯狂变态的心理更加的不平衡了,她的脸上此刻已经是满满的让人惊颤的仇恨,甚至整张脸都因着那仇恨变了形,先前因为夜无痕的命令,那个侍卫的刀在她的脸上狠狠的划了一道,那伤口很深,也很长,如今还在滴着血。

“来人,将她的舌头给本王割了。”只是,恰恰在此时,夜无痕却突然冷声命令道。他不会再让这个女人这么骂云儿。不过,他也不会让这个狠毒的女人这么轻易的死了。

那么刚刚的那一幕很显然爹爹已经诀诀看到了,看爹爹那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了。

二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再次的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害怕,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绝望,谁都知道夜无痕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

上官云端透过轿帘看到外面的情形,唇角不断的上扬,意料之中,却仍就有些意外,夜无痕竟然直接的来了个闭门不见,不待见她,那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是,今天这迎亲的可都是皇上按排的,直接的将皇上的人都关在门外,摆明了是不给皇上留半点余地。

仔细的记住了那丫头手上的异样,等有机会见到流萧询问一下,这丫头中的到底是什么毒?

“好,好,月儿马上去准备吃的。”月儿终究还是抵不过自家小姐,连连的答应着,便出了门,去准备去了。

“哼,你违抗王爷的命令,还敢打我,看我不去告诉王爷,你等着。”那丫头一脸的凶狠,气冲冲的吼完,便快速的离开。

肯定是去添油加醋的告状去了。

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蓝岚的惊呼声,众人纷纷的转眸望向她这边,看到那猛然的跪在地下,吓的全身发抖的丫头,再看到蓝岚面前桌子上的茶水,以及她那烫红的手,都纷纷的愣住。

“奴婢也是一条命,岚儿总不能因为自己的过错,而让那宫女丢了性命,就请皇上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蓝岚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轻柔,脸上也漫过几分轻笑,一脸和善地说道。

她原本还觉的这蓝岚不错,以前还经常的跟着她,现在却是越来越觉的她讨厌。

众人见她背了那么多,仍就没有卡住,此刻一个个的脸上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丞相事先也注意了这一面,所以翻动了这一面时,也是微愣了一下,眸子深处却更多了几分惊讶。

上官云端终于停了下来,双眸再次环视过众人,再次轻声道,“我刚刚只看到这儿,所以只能背到这儿了。”

众人正听的专注,听到她的话,更是纷纷的惊滞,她的意思,她看过的,就全部都记住了,都背出来了。

她的眸子再次一一扫过众人,唇微动,一字一这了坚定地说道,“我是一个女人,在场的很多都是女人,女人同样有对自己不满意的婚姻说不的权利。”

她身为将军府的大小姐,以前若是不傻,断然没有人敢传她是傻子,所以现在便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叶寒医好了她。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绝王,皇上只让绝王一人进宫?”那个太监微愣了一下,再次小声的说道,只是,那声音中,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

凤阑绝此刻正紧紧的将她抱进怀里,自然感觉到了她的异样,虽然他以前没有碰过女人,但是并不代表着他不懂男女之间的事情。

“凤阑绝?”上官云端怒喊,他这意思说的她好像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似的。

这样的话,整个天下,只怕也只有她说的出口。

“小姐,绝王应该快要来了,小姐渴不渴,要不要月儿去给小姐拿点水来,要是上了花轿,喝水就不方便了。”月儿突然再次开口说道,说话间,也走向了桌子前,为上官云端倒起水来。

“是吗?”上官云端心中暗惊,但是却仍就一脸冷静的望向她,唇角也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

今天为何不见母后的影子?

难怪这次朝中发生了**,原来是太上皇病重了。

太上皇的眸子终于转到了上官云端的脸上,只是,太上皇脸上的轻笑,却是猛然的僵住,一双眸子,更是极力的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的错愕,似乎还带着几分特别的似痛,似喜,又似乎是极为激动的情绪。

众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是纷纷的愣住,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平时,太上皇除了对凤阑绝,对其它的人,可都是看都懒的看一眼的,更不要说是去拉他们的手了,所以,平时大家都很怕他。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皇上怔了怔,神情间似乎有着几分犹豫,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上官云端,似乎在思索着要怎么做。

“恩,这还差不多。”凤阑绝这次满意的点了点头,双眸微转时,恰恰看到了放在桌上的极为精致的茶壶。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