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官网

凛冬已至1-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230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章:恼羞成怒

凛冬已至1 22306

那叫赫枫的男人闻言,无奈地耸耸肩,终究是什么也没再说,坐在沙发的角落,静静看着这一切。是啊,他明白,没人能阻止即将发生的事,因为,这是容析元的决定。

从香港回来一个多星期了,但媒体对于宝瑞的报道却在持续热度,丝毫没有降温,今天又是一大篇幅在介绍宝瑞。

就在容析元即将得逞前的一秒,院墙外传来了佣人急切的呼唤声:“先生……先生……不好了,翎小姐她晕倒了!”

越说越离谱了,越说越有火药味了,这是存心挑事的节奏啊!

还有,为何翎姐发觉她看到时,突然就转身进了屋子,难道是不想让人知道她醒了?亦或者翎姐根本就没睡着?

竞争嘛,不怕,他游艇王子岂是吃素的?不管尤歌身边有谁,许炎都是一个无可忽视的存在,他与尤歌之间情谊深厚,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这就是他最大的优势。

容析元兴许是考虑到尤歌的情绪不稳,回头又补充了一句:“奉劝你这几天安心待着别乱跑,别墅周围多了些陌生面孔,很可能是记者。你在酒会出现的事,已经上了报纸,你看看今天的新闻就知道了。”

容析元的办公室门开着,他走到门口就听见里边传来女人的温柔软语,竟然是郑皓月?

尤歌的真实情况已经被容析元洞悉,这足以让郑皓月如临大敌,她怎么可能将尤歌交给容析元照顾?她对容析元是有好感,但这仅限于男女之间,涉及到尤歌以及宝瑞集团,郑皓月的警惕性绝对不会减少。

郑皓月呆若木鸡,她又看到尤歌像个孩子似的钻进了容析元怀里,小脸蛋红彤彤的仰头望着他,眼里尽是好奇和希冀。

许炎的手同样刚劲有力,另一只紧紧抓住容析元的手臂,企图将尤歌的手腕解放出来。

这如果是定力差点的人,面对霍骏琰,一定会忍不住发颤,可是唐虞梅却依旧是不屑的表情,冷哼一声,根本不答话。

两个小宝贝睁大了眼睛望着爸爸,一会儿又看看麻麻……懵懂呆萌的表情正说明,俩宝很迷茫,爸爸麻麻这是在干神马?爸爸手里的花好好看,好想……啃一口。

老爷子坐在第一排,笑得合不拢嘴,心情就跟花儿似的。

龙晓晓只能苦笑了,总裁不分青红皂白要这么处理,任何人都没办法扭转局面的。她和尤歌根本就没错,为什么会这样?

还好容析元不这么想,他已经在开始琢磨,要从哪一步开始学习呢?

苏郴满脸笑容地凝视着许炎,赞叹的目光更盛:“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脑科专家了,还在国外的医院待过,经验丰富,医术精湛,这样,我更有信心将自己健康交给你了,哈哈哈……小伙子,你可比你老爸厉害多了。”

即使容析元成了植物人,他依然是一个赢家!

“……”

她生气的样子真好看。容析元不由得一呆,搂得更紧了。

如今的尤歌,经过半年时间,心理更加成熟了,这是成为妈妈之后最明显的变化,好像整个人都会升华,看待自己以往的经历,也都能正确地认识和对待了,自然有了不同的感触,才能做出今天的决定。

做到这一步,正是尤歌的心胸更加豁达的一种表现,能主动面对容析元,面对过去的伤痛,她很坦然,也很理智和冷静。

尤歌太熟悉他这样的眼神了,加上这么紧紧身贴身,他某处的反应,她能感受到,不由得脸一热,越发愤怒:“你少在这发sao,我的卧室不准你进去,更不准你碰我!你搞清楚,我现在跟你已经划清界限,墙外的事我不管,可你也别想跨越雷池一步!”

明显是在说反话,知道那扣子意味着什么,郑皓月却故意要再刺激刺激尤歌。

“啊——!”尤歌终于受不了的,本来就很怕痒,哪里还能装下去。

“汪汪汪……汪汪!”香香怒了,看着小主人被踢,它叫得更凶。

只听他平静地对尤歌说:“你看清楚,记牢了,这两个人不是你的朋友,她们不但是骗子,她们也是白痴加低级动物,她们这辈子都不配跟你这样的好女孩为伍,现在,立刻将你手机里她们的电话删除,从此与这两只动物划清界限!”

“谁说我要有大量了那晚的事,就是你伤害到了我,把我的萝卜弄伤了,然后第二天还给我钱,就是再一次地伤害,你说,现在要怎么办我可是洁身自好的男人,可那晚你却……”

“……”

“这就对了,是枪声!是枪声引发了尤歌的回忆。假设一下,十多年前尤歌一家遭遇的车祸是一场谋杀,尤歌当时也伤得很重,她很可能会当场昏迷,而如果在昏迷的瞬间她听到枪声,迫使她的大脑自动开启保护模式,她醒来之后就可能忘记关于枪声的存在……事实是尤歌后来对于那段记忆是暂时忘记,在她19岁那一年才在外界刺激下想起的。可她只想起了父母死于车祸,没想起当时的枪声。今天出的事,就仿佛十多年前的车祸现场重演,身临其境感受到枪声,尤歌才会想起多年前她经历的车祸现场也有枪声。这不是她的脑伤犯了,反而恰恰是说明她的大脑完全恢复!”许炎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即是心疼尤歌,同时也很震惊,看来尤歌父母的死,只怕是另有蹊跷。

“你……跟尤歌说了?”

沈兆的脾气也是受了容析元的影响,口气硬邦邦的,他对许炎有所防备,毕竟这是少爷的情敌,他总是会不自觉地要防着许炎把属于少爷的女人给拐走……

何炬这一生只爱过一个女人,就是那个西班牙女郎,这是何家公开的秘密,大家心照不宣。他等了这么多年才能将她接回来,为了给她一个名分,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确实是何炬派来监视她的,但她更没想到的是尤歌他们也来了……

高贵优宛如童话里才会有的公主,棕色长发很合适她混血儿的气质,橘粉色透亮的双唇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凝脂般的肌肤堪比美玉无瑕,哪里像是年过三十的女人,顶多这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岁,娇媚xing感美得不可方物,有种致命的吸引力在召唤着,别说是男人,就连女人都很难抵挡全盛时期的何碧翎,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具有秒杀的功力。

尤歌愣了愣:“大叔,你周末是不是又没空啊?如果是的话,那也没关系,我带佟槿去就行,那不是还有保镖吗,安全没问题的,我连游艇都租好了。”

“尤歌,给大家鞠个躬请个安,然后我们回房睡觉。”容析元随意的口吻,特意将最后两个字加重。

容析元冲上去抱着尤歌,却发现她没受伤,唐虞梅分明开枪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有着褐色的头发比海藻还迷人,她微笑时浅浅的酒窝有着魅惑人心的魔力,她哪怕是病弱时期都能美成这样,可以想象,假如她现在是健康的,她会令多少男人为之疯狂!

尤歌无话可说了,这俩保镖一看就是不好惹的,就她这小身板儿怎么斗得过,只能任由他们送回家吧。

璇宝贝摇摇头,呆萌的小眼神太招人疼了。

两人的话题涉及面很广,天南地北古今中外,都是他们爱聊的,但聊得最多的还是以前在孤儿院的事,那是的时光是他们难忘的记忆。

“你……你……”尤歌气得语塞,他就是故意要刺激她的!

郑皓月苍白的脸颊变得潮红,酒精的作用让她内心的堡垒又松动了一点,一些清醒时不会说的话,此刻冒了出来。

这一次,容老爷子没有发火,竟是合上了资料,锁入保险柜里,然后上chuang。

bsp;?? 管家总算是松了口气,正想说关灯离去了,但容老爷子却又发话:“去将我那本红色的影集拿来。”

只一瞬间,这屋子里的气氛就降到了冰点,何碧翎脸色大变,惊得说不出话来,而何宏森和何矩也都被容析元这看似奇怪的话语给刺激到,场面变得僵硬而尴尬。

“你太放肆了,这是何家!”何宏森气得有点发抖了,毕竟是90高龄的人,这心气神都不比从前。

天知道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内心激荡的汹涌,呼吸都不自然了。只是这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抽屉里到底装了什么不见了?能让容析元脸色这么难看?

面对热闹的展销会,看着星光梦幻般的大牌摆在眼前,尤歌抬眸望了望透明的玻璃窗外……爸爸妈妈你们在天有灵,一定能看到的吧,宝瑞终于有了进军国际市场的大好机会,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型奢侈品展销会,宝瑞不可以有失……爸妈,如果你们还在,我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赫枫?容析元的朋友!

一切都还是没变,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四年前……那时,她每天在等待着容析元回来,痴痴的,傻乎乎的,根本不知道他早就跟郑皓月在一起了。

“乖乖,你没病就好。”尤歌心疼地摸着香香的头,在它耳朵上亲了一下。

“你说谎的本事可是长进了。”

尤歌愣了愣,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可是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却站了起来,收起先前吊儿郎当的样子,严肃地盯着容析元,他预感到了即将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否则郑皓月和霍律师不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容析元提前出手了吗?

尤歌最终还是选择了跟这个侍应生走,去后边休息室等待。

这是未来的一家之主,是容家这个家族中呼声最高的继承人,他说话当然有份量,发火更是没人敢惹……至少眼前这几个人不敢。

专柜距离公司很近,郑皓月不到二十分钟就来了,一脸笑容地进了办公室。

容析元嫌恶地看着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按下了座机电话键,叫沈兆进来将郑皓月带走,他不想再看到她这张脸,不想再听到她说的话。她就是个恶性肿瘤,将她安排去澳门,至少尤歌就能安心上班,再也没有郑皓月再从中作梗了。

“你住手……别……”尤歌羞囧的表情含着几分愤懑:“你又想干嘛?昨天没听医生说的话,说你要好好休息,不能太激烈的运动。”

“……”

容析元一边在扣着袖子上的纽扣,一边目不斜视地说:“我休息够了,现在是该继续工作的时间,你忘了展销会还没结束吗?”

这段日子以来,家里很清静,佟槿时常往孤儿院跑,就连除夕都是在孤儿院里过的。他热衷于帮助翎姐扩建孤儿院,为了这件事,他现在宅在家的时间明显减少,他见到翎姐的时间可比容析元多太多了。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尤歌婚礼的伴娘?”

霍律师越看龙晓晓越是觉得很满意,他阅人无数,当然能看出龙晓晓是个老实善良的姑娘,心里就开始琢磨着要怎么做才能让儿子跟龙晓晓更进一步?

“我……这样太冒昧了,我还是回家吧。”

“太好了!老婆我这就亲自把房间收拾好,等着你和孩子的大驾!”

“呵呵,你是害怕我,所以不要我进去,你不是胆小是什么?”女孩略带挑衅的目光,粉红的脸蛋上,绯红的两朵红云却出卖了她此刻紧张的心情。

宁静的气息里混合着温馨的味道,尤歌闭目养神,轻松惬意。

要问霍骏琰为什么这么做,他自己也说不清,兴许就是一时同情心泛滥。

宝瑞集团也算是内地颇有名气的大公司了,但是,在香港容家的眼中,那就跟乡下小门小户似的。

在他成为植物人的那一年里,她都能安分地守着他,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值得去质疑的?

“呵呵呵……还以为把你找出来,能对容析元起点作用,没想到还是失败了,跟我一样的失败,没戏!早知道这样,容老爷子也不会大费周折去找你吧?真是……没用的废物!”

容析元更是两眼放光,熊熊燃烧的火焰顷刻间有了燎原之势。

她小巧的瓜子脸,五官精致,凝乳似的肌肤细腻白希,闪动着迷人的光泽,尤其是那双如黑宝石般的大眼睛,充满了灵韵,勾魂摄魄,如同一泓溪水般清澈明亮。一双红唇柔润亮泽,散发着无声的诱惑,可她骨子里却有着一股恬淡的纯美,美得俏丽鲜活,青春靓丽,娇魅惑人。如丝如瀑的长发带给人无限遐想,若是能绕在指尖,那该是怎样的温柔迤逦?

她的穿着打扮很简单,没有名牌,没有珠宝,没有香水味,一切都是浑然天成的自然美。她嘴角浅浅的笑容透着镇定与自信,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简单而感到不适于尴尬,相反,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清风拂过,无论是视觉还是呼吸,都会因她的出现而被刷新!

面对这么多社会名流,她没有慌乱,晶亮的双眸闪耀着炫目的光,清脆甜美的声音说:“大家可能会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错,你们没有看错听错,我是尤歌。四年前我离开了这座城市,现在,我回来了。”

无论如何,表面功夫必须做到。郑皓月亲昵地挽着尤歌的胳膊,两眼红红的显得很激动,哽咽着说:“尤歌,这些年你都去哪里了?我们……我们还以为你遭遇了不测,当年,悬赏一千万都没能得到你的消息,你可知道我们多担心啊……”

思,这代表什么?难道尤歌和许炎已经在交往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