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官网

凛冬已至1-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230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4章:诸恶莫作

凛冬已至1 22306

谢芳华静静地站在窗前,仔细地将仙

一个帷幔里,一个帷幔外,二人隔着帷幔对视。

兄妹二人又互相嘱咐了片刻,外面听言禀告,“世子,云澜公子的马车来接小姐了。”

“那么久远啊……”谢芳华想着她离开京城去无名山的第三年在做什么?

秦铮挥手,窗前挂起的帘幕刷地落了下来,室内顿时黑暗一片,他又挥手落下帷幔,低声说,“如今好了?”

侍墨点点头,“小王爷的剑法花样虽然比较多,但是繁而不杂,任人看不出深浅,正好是能克制小姐的剑招。”

如今四皇子回京,若是被趁机大作为杀了四皇子的话,那么他既然能从关山迢迢的漠北回来,回京之后,再想要他的命,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毕竟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嗯”卢雪莹偏头看他。

卢雪莹昏睡了一日未醒。

春兰也清楚她的脾气,不再多劝说。

“老侯爷快请起,今日过年,不在乎这些礼。”皇帝亲自站起身,走离座椅,虚扶忠勇侯一把。

灵雀台一瞬间静寂无声。

“朕记得这丫头出生时没听说有什么病症,后来这病究竟是怎么得的?”皇帝忽然问。

“就在九年前,我爷爷寿辰的时候,燕小侯爷和人打了一架,被打得见了血,爷爷寿辰见血,实属不吉利,这种事情,自然不能宣扬,我正巧碰到,帮助他包扎了伤口,隐瞒了下来,不想从此以后我就得了怪病,这不是应了血光之灾吗?”谢芳华声音不高不低解释。

皇帝失了声。

谢墨含点点头,伸手拉谢芳华,“妹妹,你要回府吧”

“早先打不开,如今定然打开。”谢芳华伸手晃了晃食指上的玉指环,又抬起秦铮的手,与他的手放在一起,看着两枚套在手指上的玉指环,对秦铮道,“你能坚持半个时辰吗?”

山坳静静,夜里的风流动也无声。

侍画、侍墨立即一左一右护住谢芳华,谨慎地看着这辆马车。

孙卓一噎,“这么大雨的天,只有你在这里,我祖父为何……”

两名仵作摇摇头。

不多时,李沐清来到近前,翻身下马,走到谢芳华身边,对她温和地道,“你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我过来看看。”

“我来喝药!”秦铮道。

“闻着味道挺香,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燕亭吸了吸鼻子看着谢芳华说道。

燕亭习惯了她的态度,也不计较,继续道,“反正你也不会说话,不能跟我说想知道,其实心里一定想知道的吧?我就好心告诉你吧!他们三个分别是翰林王大学士的次子王芜,监察郑御史的长子郑译,太妃跟前抚养的八皇子秦倾。”

燕亭经过这个教训,恐怕这辈子都不愿意踏进厨房了,烧火更不用想了!

“带燕小侯爷去洗漱!他的衣服不能穿了,将我新做的衣服给他拿一件换上。”秦铮吩咐。

不多时,听言搬来了两坛酒,一群人围坐在桌案前。

秦铮点点头,一撩衣摆,蹲在了灶火堂前。

玉灼因为和秦铮的关系,在秦铮心情好的时候,向来没大没小,所以,一听说表哥和表嫂亲手做的饭菜让他们一起吃,自然高兴得眉开眼笑。

这副情形,谁都能知道早先是发生了什么。

刘侧妃连连点头,不敢吱声了。

谢芳华知道上一辈的事儿,不言声。

程铭伸手指着秦铮和谢芳华,“你……你们……”

“早就睡下了!”那小童道。

“八皇子若是死在平阳城,不知道当今皇上会不会屠了整个平阳城!”秦铮慢慢地道,“不过在我看来,皇上最看重的人是四皇子。八皇子死了,也无非是惹得皇上恸哭一番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不适合皇子王孙。八皇子还是莫要搀和江湖纷争。”

秦铮皱了皱眉,谢芳华也皱了皱眉,那几个人转眼便将二人的去路给拦住了。同时,跟在二人身后几步远的飞雁也给包围在了一起。

谢芳华看了一眼,道,“先选一间空屋子,我给这两个人验尸。”

谢芳华点点头,“那就听大姑姑的,不查了吧!”

“先拿点心垫吧一口,去山下吃。”谢芳华道。

燕岚也凑着耳朵听。

李琴显然生平未曾遇到这样的徒弟,半个时辰的时间到了之后,罕见地有些舍不得走。

谢芳华没等多久,英亲王妃由春兰陪着来到了落梅居。谢芳华迎了出去,她笑着打量她,微微点头,“你是我见的第一个穿粗衣布裙和绫罗绸缎看起来神色没什么分别的人。”

英亲王妃先是将谢芳华所在的房间打量了一遍,回头感慨地对谢芳华道,“铮儿这孩子从小脾气秉性就怪异,渐渐长大,脾气性子便暴露无遗,不但不收敛克制,愈发霸道。”话落,见谢芳华低着头规矩地站着,她蓦地笑了,“你知道昨日他跑去找我时说了什么吗?”

李沐清瞥了他一眼,“虽然是黄金打造的椅子,但是夜夜坐到三更。你觉得皇上真好?”

二人出了御书房。

“对,是这样说的。”郑孝扬连连点头。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皇上,你是说李沐清和郑孝扬知道?”

秦钰脸色较之昨日看来十分不好,可以说气色极差,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他站起身,“韩大人还在他住的房间。”

秦钰闻言看向秦铮,“我丝毫没听到什么动静,因为我住在这里,这座营殿,外面是我的隐卫,守了一圈,足有百人。外围就是五百士兵了。”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题外话------

没摸清十分,也摸清了七八分,否则不可能十日之内,接连悄无声息地除去我们两批人。我如今要做的就是打乱一切暗桩,重新将谢氏暗探洗牌,然后,一举对背后之人和北齐的暗桩出手,让他们再不能再南秦作恶。”

“响午从英亲王府回来,直接回宫歇着了。”小泉子向太后宫看了一眼,“太后宫里似乎还亮着灯,看起来没歇下,估计下午歇多了。”

秦铮笑了一下,“我就是去看看那只毁了情人花的车轱辘。”

守门人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天色,虽然不是极晚,但夜色也已经深了,他不敢怠慢,连忙对一人吩咐了一句,那人立即向府内跑去禀告,他连忙打开了门。

守门人小心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试探地询问,“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

秦铮不再说话。

“那辆碾碎了情人花的车。”秦铮说。

秦铮走上前,围着车,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春兰又立即道,“不对,您说是咱们在仔细观察金玉兰时有谁在场,那就不是刘侧妃,当时咱们在看那盆金玉兰时,刘侧妃早已经出去打点安排人了。”话落,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惊,“难道……不可能啊……”

英亲王妃一惊,立即快步走了出去,人未到,声先出去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谢芳华抿了抿唇,“这个人,背后之人,我一定认识。”

秦钰轻哼一声,“今日的药按时喝了吗身体可有不适”

秦钰大怒,“这个李沐清,不知道你身体不好吗有什么消息,不能传给朕朕一定要治他个欺君之罪。”

,摆手,“起来吧,我让你跟着就是了,不过你既然是我的人了,就要听我的话。不要三天两头给某人传话我的消息,否则,我能容得下你,秦铮也容不下你。死个把个人,我在乎,秦铮可不在乎。”

街道上还残留着昨日大雨过后的清新之气,马踏到地面上,也无丝毫的烟尘卷起。

各种钗环首饰,每一件都精心雕刻,做工精细,材质上乘,甚是华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