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官网

凛冬已至1-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230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0章:蔽日遮天

凛冬已至1 22306

我忙指着那棵大树,对大明道:“大明你快看看,就在那里,那棵树下有一块石头的那棵大树上,是不是绑着一个男人。”

我一脸无语的看着宫弦的背影。想不明白他怎么会如此的好说话了。

听着宫弦的话,我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唇,这一舔我才惊觉唇上不知何时已经裂开了一道血口子,粘上了我的唾液之后,一股痛意传入心底,激得我皱起了眉头。

就在我跟张兰兰一步一步的往楼上走时。当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发觉我们的上空被一段阴影所笼罩。

旁边的继母面上的表情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恐,她在吴兵走了之后,悄悄的把我拉到了一边:“梦梦啊,他说你怀孕的事情,是真的吗?那那个孩子是谁的?”

“林梦,我警告你,你离宫一谦远一点,你都已经是有夫之妇了,怎么还天天的跟宫一谦在一起。”

所以尽管我很是不情愿,我还是打开了手机去查看,这一看不要紧,我立马就坐直了身体,仔细的去看那条评价。

“之所以猜得出来那只离去的游离魂喜欢糖果,那也是我纯粹乱猜的,因为我的背包里除了除魔的道具以外,就只剩下糖果了,我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取出糖果的。”

宫弦挑了挑他的眉毛,邪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凑近我的耳边:“老婆,我可只对你干坏事。”

到那个时候,就算我不在湘西了,他也不会放过张兰兰的。

我恍然大悟,感觉特别了不起。

我尝试做对的项链喊着宫弦,但是宫弦一直都没有回应我。

张兰兰的话在我的耳边回响,我这才汗颜的对她笑笑。可是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可能是刚才我的大喊声音暴露了我跟张兰兰的所在地。只听到那个怪物“呵呵呵呵……”阴侧侧的笑了,说了句:“真是得来不费功夫呢,本君正好可以拿你的女人来当肉垫。”

他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似乎是不打算跟我纠结这个话题。就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交杯酒,然后盯着我就喝了下去。

这个时候我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完全忘了此时我正是一个人,身处于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山林里。

要是我猜错了吗?那个人一定不是人,也不是鬼魂,而是一个模型不成。

“张兰兰你那边可有什么发现没有?”

我连忙取出了手机,拨打着宫廷一谦的电话,电话倒是一拨就通,可是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当中。我不死心的拨了一遍又一遍,依然如故的无人接听。

会不会他去厨房为我准备早餐去了。想起我跟宫一谦在一起时的日子,他也是常常会去帮我准备早餐的。我疯一般的就往厨房的方向跑去。周围异样的感觉,我也只是恍了恍神,就抛之于脑后,我站在了大坑的旁边,这里没有护栏,我不敢太过于靠近,担心一个不小心会目眩晕倒跌了下去。

想到此,我失声痛哭起来。

桃林剑我只是听过却没有用过,只知道这是驱鬼跟避邪极好的道具之一。

若是鬼打墙那样的情况,起码我们还是在黄拓跋的家里面,而既然张兰兰说这里不是,那么就说明,刚才我与张兰兰一间一间的房屋去检查的时候,其时就是在那个时候,在有人的刻意的引导之下,而把我们引过来的。

看着跟白日里的房屋一模一样的场景,可是当我走到秋千架上,想坐下时。才发现,我眼中的一切都是虚的。

我连忙转移话题,打破僵局:“嗯那个,宫弦啊。咱还有别的吃的吗?我吃了不够吃啊。还想吃点别的。”

他的话让我深深的懊恼,原本还想着我能帮宫弦,没想到却弄巧成拙,帮了倒忙。

可是我仍然还是强壮镇定,对陆雅打着哈哈,糊弄的说:“哪有的事儿呢,我只是真的是太累了。”

陆雅听到宫一谦接通了电话,取消了免提。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我,同时还用一种愉悦的声音对宫一谦娇气的说:“一谦,你怎么才接电话呀。我刚刚用我手机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你,你都不接。”

陆雅的要求让我大跌眼镜,宫一谦也握紧拳头。本以为宫一谦会拒绝的,可是谁知道,宫一谦竟然对陆雅说:“乖,我扶着你走吧。你穿裙子呢,背着你多不雅观。”

同时我的手机正受到了来自黎先生给我的最后一个好评,令我十分幸喜。我已经可以不用再过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了,正准备跟小米说一下离职的事情,我的手机却煞风景的没电关机了。

“宫弦过来也对你毫无办法,用尽能力都不能让你醒过来。于是我找了我爷爷,他告诉我你的情况有点像被人下了降头。要将破这个术法,就只有两种方法——

虽然说我积攒不到一百个好评,没有办法离职。但是我宁愿一直没有差评无法离职,也不愿意靠不停的修改差评来换成好评。谁知道有没有可能就碰到那种蛮不讲理的客人,怎么都不肯消除差评,就像我之前那样。

“不是的,我打算用我的手机拨打宫一谦的电话,我觉得只有我用我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宫一谦,他本人才有可能会接。”

我不忍心拒绝宫一谦,也没法正视自己的内心。于是跟宫一谦说自己是一定会跟他当一辈子的朋友的。

张兰兰坐在沙发上,对我说:“你先去刷牙吧,我去多弄点符纸。”

一路上,我问张兰兰:“今天有几个医生几个护士在啊?会不会突然发生什么意外呀?”

现在,我的整个脑海里不禁都是小孩子发出凄厉的啼哭声,就是一群小孩子在嬉戏打闹的声音。更加恐怖的是,还有不断的拉着锯子的声音。

医院的窗也不知怎么的就打开了,大白天的,竟然吹进了阵阵阴风。我感觉冷到不行,不论是从身体上的,还是从心理上的。张飞停顿了一下,才终于说道到正题上来。

可是在这种偏僻的小镇,竟然还有能够行驶十个小时的摩托车。

电话那头很快的就传来宫一谦的声音。之前还纠结的无法面对的宫一谦,现在却给我的感觉温暖的不像话。

“这个万马奔腾的挂饰怎么了?”我摸了摸啊那个下万马奔腾的挂饰。然后询问阿明。

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些后悔了,就这么的让宫弦走了。而我面前的东西到底会对我做什么,还不知道。我紧紧地挨着花瓶,小腿被那个枝蔓越缠越紧,深深的陷入我的骨头里面。

说完话,我顺着丹凤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确实是很近的地方,五十米的距离都用不了。就是不知道价位多少,一会决定看看住哪一家。安顿下来后我一定要联系小米,问一问像这些机票以及住店公司报销不报销!

这样我住在九楼的话,运气好的话也许我可以看到丹凤的家呢?我提交了我的身份证以及张兰兰的身份证给前台扫描。办完了手续后,我几乎没有停留的就拉着张兰兰朝着房间的方向走了过去,一方面我是太想知道我的房间里面能不能看到丹凤的房间了。而另一方面就是,我也太着急的想要询问客服小米,这些一系列的开销能不能报销。

看来这个小伙子并不擅长跟人打交道,他看到了我们也并不跟我们打招呼,而是自主的走到屋里那唯一的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找开电脑后,就再也不理会我们了。

张会长并没有让我们多等,也就二十来分钟的光景,他就拿着一大包药材出来了。他还邀请我们进山时告诉他一声,他说这本该是他份内的事情,因此他不能袖手旁观。张兰兰自然是答应了。

“也许张会长他是看到我们帮了他大忙的份上,所以才会对我们如此的热情吧,也有可能他本来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呢。”

小镇很小,如果我们不是心中有事的话,走走逛逛的很快也能回到酒店,但是由于我们都急于早点做出八毒赤丸子,因此我们招了一辆代步的马车,有了马车的代步,我们不到十分钟就回到酒店。

而且我的心里还很强烈的想要去窗户那看个究竟的想法。但是我的脑海中又想起了刚才张兰兰交待的,千万不能打开窗户。可是我心中的好奇心却又指使着我想要去看看。

张兰兰见状,连忙从她身上取出了一个符咒,口中念念有词的就朝我挥过来。

只见她走到了吴先生的身边,轻轻的坐了下来。端起了吴先生面前茶几上的那杯水,小口小口的啄着。一边喝水,一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们。

可是吴先生一直都杀掠鸟兽,身上本身就杀气很重,这些小鬼小怪根本就别想近身。所以这才会找上吴夫人。在这个案件中,吴夫人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我也是醉了,想着这么珍贵的东西一定不能浪费。这次算是下了本钱,下次这种亏本的生意打死我都不做。

最先前说话的那个阿姨噗哧一声笑了,然后对着另外的一个阿姨就是一拍:“就知道指望你那点年终奖。不过你还真别说,现在宫建章找来了陆雅和宫一谦,要是他们两个人把感情给培养好了,到时候宫、陆两家联手,你还怕救不回来。”

我疑惑的看向张兰兰,试探性的对张兰兰说道:“兰兰,你离开时有没有发现陆雅的身边有一个长相只有半人高,满脸的白胡子般的一个小老头。

“兰兰,我看到了陆雅是在水池那里,然后那个小老头就出现了,也不知道他对陆雅做了什么,陆雅就倒下去了。”

“这是?”我一手捂住嘴,缓了缓神。才敛起慌乱的心再一次看向了后备箱里的那具人体。

“我们三个人都是警校的学员。尤其是大明,他从小就立志要当一名警察。可是他却有严重的晕血症,你们想想有晕血症的人怎么能担当警察的职务?”

听到此,我的心都凉了半截,难道就这么简单的理由,他就给了差评,然后再害得我跑到这偏僻的磨盘山遭遇了这一系列的逃命事件。

“请求兰兰大小姐,满足一下我这个无知而又好学的小朋友。”我故意逗张兰兰,也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我似懂非懂的看着张兰兰,决定在我不了解的领域,还是让老司机带带我吧。眼看一个钟头都过去了华先生还是没有出来。

听到张兰兰的话,当时我就慌了,连忙阻止她:“别呀,我们再等等吧。说不定再过一会就出来了,怎么说我们都还在人家家里呢。都不知道主人在做什么,这么冒失不太好吧。”

华先生有些为难的点了点头,但是即刻又反驳道:“我不是只为了这个,我也是怕夫人出了什么意外。”

其实也不需要找,磨盘镇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小,一眼就可以望到了尽头。

我生怕大妈不同意,于是赶紧拿钱来说事。

我去把张兰兰喊醒,估计她也是睡得不踏实,我一喊她就醒来了。

“那你女儿是什么症状能跟我描述一下吗?”我问。虽然我也不会治病赶鬼什么的,但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毕竟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吃完饭后王先生把我拉到一边,小声的说。“她刚才的举动你都看见了吗?都是为了那个雕像,她管那雕像叫宝贝。”

我被好奇心驱使着走进,碰了碰那个雕像。它的外表像是金属做的,摸上去很凉。被我这么一模,雕像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欣欣突然闯进来看见我的举动大喊道,“你住手!不准碰我的宝贝!”

我越想越觉得害怕,宫家的水比我想象的要深的太多了。我不想踏进去,可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出不来了。

说完我不由分说的就在旁边的羽绒服店里,购买了两套大棉袄。若是在平时,我肯定会精挑细选的,不差钱的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发的。

张兰兰连忙大声的喊道:“你不是赶尸人吗?你倒是赶紧把他们定住啊。”

张兰兰一定已经看破其中的玄机了,她应该是可以救老板跟老板娘的。

直到月落山头,黑暗来临。她都没有再出来。我是说发了一条短信给她,询问她饿不饿,要不要给她送点食物进去。她的回复倒是很快就回来了。她说她不饿,她的屋里有零食,让我不要理会她,她准备完毕自然会出来。

有一瞬间,我都极想再次尝试召唤宫弦了,却又担心会影响到他的修复。

不干净的女人?

宫弦好笑的笑了出来,得意的挑眉道,“那要看是什么鬼,如果是为夫,让你三年抱三都不成问题。”

随着小月的眼泪淌在手镯上以后,那个手镯的颜色就由之前的惨白变成了正常的白色。房间里拉着厚重的窗帘,空气沉闷到不行。也没有什么光亮,但是这个镯子还是隐隐的能透露出一种亮色。

张兰兰说:“我跟你解释一下。小鬼主要是用流产死掉的婴儿污秽,再混合其他物质做成的娃娃。那个死掉的婴儿就住在里面,俗称小鬼,也可以叫灵婴啦。小鬼买来只要好好供奉,是可以增长主人的运势!让主人过上好日子的。不过时间长了小鬼会反噬主人的,好像主要是反噬健康吧。”

张兰兰从包里掏出符咒,重重的做出一个贴的动作说:“拿符咒贴到小鬼身上!”

宫弦隔空从欣欣身上一吸,把附在她身上的小鬼给吸了出来。再帅气有力打了一掌,小鬼就回到了他的雕像里。他拿着雕像,挑眉问,“这个小鬼为夫已经制住了,怎么处置?”

我一边看着那个小孩子,一边转过头看着张兰兰。我欲哭无泪,喉咙仿佛被人灌了铅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只能颤抖的蠕动着我的嘴唇,祈祷着张兰兰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我咬着嘴唇,一动都不敢动。可是夫人仍然坚持不懈的在敲着门,声泪俱下的说:“开开门啊,我求求你们了。放我进去吧。外面真的好恐怖……”

有了这种想法,任何的事情坐起来都十分的心安理得。我大跨步的走下了床,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桌子的前方,然后拿起了手机。

我又一个健步冲到了窗户的旁边,窗户没有关紧,倒是可以推的开。窗外和煦的风吹了进来,也算是给这个闷热的房间里带来一些空气。

我吃痛的将手臂猛地收了回来。没好气的朝着朱咏飞说:“喂。你到底要干嘛?”

有的动物是被人吊起来,割破了血管,让它血流尽而死,但是令人气愤的事,并不是一刀致命,而是割了一小角的小刀口。那血只能缓缓的流出体内,直到流尽而亡。

于是我找到了他的联络电话,用我的手机打过去,为了联络方便,一般我都是用手机跟客户联系。

“你知不知你在说什么?”好像是觉得不可思议一样,宫弦略微有些诧异的说。

带着疑问,我连忙继续询问:“亲,请你详细的说说好吗?看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陆雅一副看不起我的模样。

我有点不好意思,总不能告诉宫一谦我打过孩子觉得没脸见他吧?

宫一谦叫了我好多声我都没听见,其实也不全是没听见。更多的是听见了但是我没办法回答。车子仍然在往前行驶,开过了这一段绿化带。没有高高的树丛遮挡的阳光,一下子就刺到了我的眼睛。

见鬼了,一个行李箱还能长出腿不成。我颤抖的抓着手机,拨通了张兰兰的电话。现在我只能祈求张兰兰能救我一命。

好在现在已经没有刚刚抓的那么用力了,但是还是能看得见几条浅浅的手指印,真不敢让曾大庆照镜子,一照镜子绝对能看得出蚊子咬跟用手指印的区别。

在这生命面前,可不是我矫情的时候。宫一谦宫弦什么的都往一边去吧。我可没空去管他们。

白云住持看了我一眼,然后视线停留在我手中的戒指上。在上面若有所思的停留了几秒钟。我被白云住持这一看给看的浑身不自在,连忙把戴着戒指的那只手给别到了身后。

他的解释我是信了,毕竟这样的说辞也还是行得通的。我看了看宫弦,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他信是不信。对于这些与人打道的经验来看,我自然是无法跟宫弦相比了,那可是活上不知多少年头的灵魂了。

打开淋浴头,我又回想了一下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感觉虚的像梦。

听到丹凤这么说,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我当下就伸出手,朝着紫色的花朵那边伸了过去。可是无论我怎么伸手,如何使劲,那朵花就像跟花瓶连为一体一样。

可是事实却非如此啊,我也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我也是怕痛怕伤害怕死的正常人类啊。

大明不语,他也无话可说了,这个险他也是不敢冒的,不能因为他的这一份侧隐之心而让日后的人们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程秀秀竟然有一些表示,我自然也乐意给她一个台阶下。毕竟最后互相耍脾气,我们两个谁都吃亏。

我想到他看向我那冰冷的眼神,于是回敬他:“多谢你的帮助,否则指不定我自己都会被摔的缺胳膊少腿的。”

“绣儿,你别怕我,我不会害你的。我会把你保护起来,再也不让他们来欺负你。你等着我,我就来。”

“梦梦,梦梦,你醒醒。”我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了一阵剧烈的摇晃,被这股动静给弄醒的我,还云里雾里的不知此时我身在何处。

我连忙摆摆手说:“宁愿饿死,我也不愿意吃这种东西。”

昨天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上面了,他的头却丢在旁边。两只眼睛被挖了出来,就剩一个光秃秃的脑袋,被端端正正地放在旁边的地板上,嘴巴张开的大大的,嘴里面还含着一些不知名的东西……

张兰兰虽然面上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但是也还是直接从他的手中拿过了那株草。志超才刚落到张兰兰手上,就看见张兰兰如同接到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将它远远地扔掉。

张兰兰泼辣的性格是一直远近有名的,然而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她被气成这个样,不过也是,对在任何的鬼怪也好,最怕的就是这种蛮不讲理的人。

真是一个怪人。话都没说完就挂了电话,真是没有礼貌。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不停的盯着那个钥匙扣看。可是无论我再如何凝视它,它也再无任何的异常了。

想到此我笑了,倒是忘了怨气鬼是不是能吸食喜气的。忽然间听到那个怨气鬼惨叫一声:“啊,啊,怎么会有喜气,这里哪儿来的喜气。”他的惨叫声声声不绝。

这情节似乎得逆转得太快了,耳边听着那声声哀叫声,想来此时是宫弦站了优势了吧。想到此我的心中除了后怕,还多了一些不明的思绪。如果宫弦选择放手,不再分出手来拉住我们那辆本会摔下悬崖的汽车,那么他就能够很轻松的应对,根本就不用受到对方的要挟及恐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