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官网

凛冬已至1-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230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2章:栋折榱崩

凛冬已至1 22306

……

“臣羽……桂姐,臣羽醒过来了吗?”

裴淼心正在烦恼,突然又听到电话那边的阿jim说,“michelle,虽然我没有brent的权限,但是我知道他当初在设置权限的时候,账号与密码都与你有关。如果你实在不方便开口去同他说些什么,何不妨自己试试看,猜一猜?我能够告诉你的就是,brent的登陆主账号跟密码,都是一串六位数的数字,而且都跟日期有关。”

简直是往死里尴尬的气氛,老半天了,谁也没再搭腔说过一句。

于康说话颇为妥帖,那位钟总轻弯了下唇角,到底没有多言。

她仰头看他,满脸的不明所以。

曲耀阳沉默着,“行,下个月结婚,届时你可千万别后悔。”

可是他不要她。

裴淼心听着点了点头,平静地应了一句:“好,我知道了,谢谢护士。”

曲母一听就呵呵笑了起来,打开车门进步走到裴淼心的车窗跟前,“每次见你都有新的长进,看来你爸妈确实是教育出了一个好女儿啊!你说当初我怎么就看走了眼,同意让你这个祸害嫁给我儿子,让你这么祸害他?”

曲母的脸色无比的难看,沉了脸,“裴淼心!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同谁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说我的不是?说我没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责任,可我是他母亲么!他是我生的么!你裴淼心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你真能做到这样大无畏大无私地接受你男人随便从外面领回来的孩子,那当初为什么还要跟我的耀阳离婚!”

裴淼心没有说话,起身拿过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走。

“耀阳他还爱着你!”

这个时候这么多台照相机跟摄像机对着他们的方向,她的身份敏感,丈夫亦才过世不久,这个时候同别的男人说些有的没的,保不齐就被有心人听去,做了新闻。

原来一个人的心不再爱一个女人,真的就可以绝情到一点余地不留的境地。他总以为这么多年商场厮杀,到后来他身边仍然能留有一个爱他懂他且又得他珍惜的女人。可是夏芷柔……似乎十几年前夜店里的那场邂逅他就已经错了。有些爱情值得怀恋,却终究,再回不去了。

夏芷柔还要发飙,夏母赶紧在这时候拉住她道:“别在这吵,你妹妹年纪也大了,管得了你就管,管不了就算了。再说了,刚才我看见那什么飞的穿戴也不是太差,说不定这次你妹妹真能挑个好的,到时候你在曲家也能有个倚仗不是?”

“曲总……”刑俞晴轻唤了一声,又说了几句别的事情,问他现在要不要交代下去,这样大家可以赶在这周末前处理完手头所有的工作。

“是是是,我曲成益有今天全部都多亏了你曲夫人,可你也不想想,当初要不是你非得插足别人的婚姻,还非要抓着耀阳学东学西,让他一见着我就开始谄媚,那么小的孩子尽做这些个无耻的事情,最后我能跟穆红秋掰了娶你?”

“没有没有,我没有杀他……”感觉到前座里正在开车的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投过来一丝异样的眼神。

曲耀阳喝完了水便转身,“我回去了,臣羽要是醒了你帮我同他说一声,我不习惯在这里睡。”

“什么工作还要我们这样的人作陪?小西说像你们这样的老板都好这一口,不管谈什么生意之前先约出来游一游逛一逛,等人先开心了,再回去坐在办公室里慢慢商量,那才是工作。”

曲耀阳低头去翻钱包,再抬起头来时那小女子早就跑得人影都没了。

严雨西厉声呼完,面前的裴淼心却还是原来的表情。

“不必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不是没事儿到这来混时间的,您要有空,找别的女孩陪您,您看成么?”

她说完了这句话便闭口不再说话,低着头,安静地等待吴曦媛将车开过来。

期间陆离悄悄去斟了杯茶过来给曲耀阳认错,后者横眉冷目一瞪,就等着他不打自招了。

见不惯丢得一地都是的衣衫,她过去弯身将它们从地上捡起,抱着转身的时候,那个穿着浴袍正扬手用白毛巾擦头发的男人正好站在卧室门前挑了眉。

返回卧室里收拾好自己所有的东西。

裴淼心这时候还留在曲家的大宅子里等着消息,她与曲耀阳这位顽劣的二世祖弟弟关系虽然并不大坏,但似乎也没有什么交集,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家子,一点一点将这二世祖宠坏。

“是么!哈哈,什么女人?如果曲大总裁你还记得的话,我们早就离婚了,早就!”

他不爱她,却仍想要霸占她。

“裴淼心,我总以为,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你不喜欢吃全素食,不喜欢重复同一种口味,所以我跟随你的口味,每天变幻不同的花样,学习不同的菜式,希望着哪怕只有一次,让你有机会吃到我做的东西我就会特别开心。”

两个人大包小包拎了许多烤肉和螺丝以后重新上车,等到车子重新停在他们的别墅跟前,她这才拎着手中的袋子,看司机下车帮忙把似乎睡得极沉的曲耀阳扶进二楼的客房去。

她知道他爱干净,不仅是每天回家,就连早上出门以前他也一定要洗一个澡才会离开。

“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么些年,我自己当了母亲以后,才更能明白母亲的心情。是,当年她还没嫁进曲家的时候,或许是利用过你,可是这么多年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其实她年纪越大,她越想要依靠你。”

她张开双臂紧紧将他环抱,眼睛看着他的眼睛,“所以,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我一点都不怪她,你也不要生气好不好?其实,她这时候最需要的是家人的关心和照顾,你也不要为了我,生她的气行不行?”

“我听桂姐说奶奶吃不下别的东西,就还吃得你熬的白粥,若不然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教桂姐,让她熬给奶奶吃,这样也省得你大半夜还要过来。”

这一下,裴淼心再听不下去,只是仓皇扶住墙壁,一步一步,赶忙从二楼下去。

“臣羽,我现在也一样开心,有你,有芽芽,还有咱们即将出世的孩子,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

裴淼心一惊,“你骗了我什么?”

“嗯,我知道,苏晓,谢谢你。”

“那结果呢?”大学毕业到现在的第一份工作,裴淼心自然是紧张得不行。

可是餐厅里,哪有还有曲三少的身影。

“后天上午的,最近的航班只有那一个。”

半夜里,门铃一声“叮咚!”吵了这本来寂静的夜。

那主管举着酒杯还要敬裴淼心,被她抬手轻声拒绝了,“我真的不能再喝,谢谢你,你随意,好吗?”

其实大胆的女孩之前他见得多了去了,借着这个那个关系想要接近自己的女人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会儿他一副心思都是他的小女人,早无心去搭理谁。

曲耀阳摇头,“不了,您跟爸还带着芽芽,你们那边挤不下。“

“今天不是新婚夜吗?不在楼上陪着老婆,怎么到想起邀我过来喝酒?”

他的女儿,他的芽芽,凭的让人觉得心暖。

他也还记得他准备动身去国外留学的前一天,她突然跑到他的宿舍里来,不由分说就脱掉身上的衣服,奉献出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

有人大叫一声,也管不得她乱挥乱甩的马鞭,赶忙奔过去抓住她的鞭子,制止她再打其他姑娘。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没有道别没有问候,他兀自拉开庭园外的栅栏门,他的车就停在外面,出了去,车灯一亮,便安静消失在这夜色里。

“那这是臣羽买回来给你的地方?”

“你要同臣羽结婚,这事我跟你爸听了都是一惊,可是这房子……你同耀阳……”

糟糕!

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不是尽数都被她给听了去了?

这个时间正好是芽芽午睡的时间,他正好借着来看女儿的目的,在她刚哄女儿睡下没有多久而又不忍心叫醒的情况下,在她的客厅里多坐一会。裴淼心一边处理着手头的菜,一边就开始叹息。

两个人牟然一惊,等奔出厨房的时候,果不其然看到一身褴褛的曲子恒,蓬头垢面的模样,正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泱泱去看曲耀阳道:“大、大哥,我没钱用了,快给我点……”

她远远看着他,那个沐浴在阳光下,只是随性站着都已足够迷人的男人,他都不知道她有多么庆幸,裴淼心那小狐狸精说消失就消失不见了,而她跟他到底还是回到了从前。

她转头,是嘴里叼着根香烟、脸上戴着个大墨镜的乔榛朗,正站在车边弯着跟身子伸手到方向盘前按亮了车灯。

吴曦媛再不答应也得答应,最恨这群姑娘一个个都是身娇肉贵的主儿,让她们拎着这么多东西在超市门口站着,等着拓已君再把车开下来接,她们一定是不愿意的。

可是这会几乎所有的肉串都往死里咸,裴淼心才咬了几口,就皱一张苦瓜脸道:“看来我确实是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你,我还以为你会是个重口味,结果这下可好,你看,真浪费。”

曲臣羽孜孜不倦,似乎就喜欢这样宠着她惯着她,弄得她无法无天。

曲臣羽只好放了裴淼心在地上,让她先上楼等着自己,这才转身去厨房接了一杯矿泉水过来,递给曲耀阳。

曲耀阳抬起眉眼看着弟弟,“我早说过如果你愿意到公司来帮我……”

这里并不适合吵架,她同他之间的关系又那么尴尬,万一,要是被这些有心的路人拿去炒作新闻,或者当中有谁是认识他的,把事情捅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他。

临行前,他到是极为礼貌地向曲耀阳的方向点了点头,等目光转移到他身边的曲婉婉时,目光不自觉就变深。

小张回头看她,“四小姐?”

有医生护士从其他病房里面冲出来,要她小声点,别在走廊上喧哗,就连曲母也从聂皖瑜的病房里冲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慌忙去拉了儿子道:“耀阳,你快进来看看,皖瑜一直都念叨着你呢!”

曲耀阳静观其变,望了望这一屋子的境况,也知道这事儿可能远不只是聂皖瑜从扶梯上摔下来这么简单。

吴曦媛一怔,这人的思维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前一刻两个人还在商讨怎么处理“心工作室”的为题,下一秒,她就跳到了什么钢笔。

“婉婉,我们是人都会犯错,就像我,曾经如果不是我的执着和执拗,也不会弄到今天,害得这么多人都那么难过。”

曲耀阳回身去望,目色里都是冷凝,却并没有答话。

她只好跟上,听他用钥匙锁车门的声音,还是小跑着跟上,同他一起搭电梯上了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