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官网

凛冬已至1-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230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3章:忠臣孝子

凛冬已至1 22306

众人听罢,顿时欢喜起来。

譬如在这军事研究所里,一支火铳,人们都希望它更为便捷,又希望,它拥有更大的威力,可这在从前,是无法想象的,原因无他,因为受限于材料的原因,当火铳威力越大,就需要放置更多的火药,可火药过多,威力加强,火铳的铳管若是不够厚重,就难免会有炸膛的危险。

乃人台与张咏等人,进入这里,看的眼花缭乱,这些生员们,安静的看着一个个陈列的武器,除了火铳,还有各色的战刀、长毛,弓箭……这些武器,各有各的特点,那锋刃,在烛火的照耀下,寒芒阵阵。

这个世上,并非每一个人,都如方继藩一般,脱离了低级趣味。

“呀,这样看来,这铁路,一路延伸至大漠,这得花费多少银子哪。”

“父皇!”朱厚照语重心长的给弘治皇帝掖了掖被子:“父皇,父子之间,哪里有隔夜仇,你说是不是?”他瞅着弘治皇帝,眨眼睛。

还不等弘治皇帝开始重拾自己的记忆。

方继藩苦着脸:“儿臣还有要事呢,禁卫那边,还没有安排妥当,儿臣……告辞。”

朱厚照道:“就是鼻子不及父皇高耸。”

朱厚照便大叫道:“你看,他自己说的,来,来,来…来人……取标尺来。”

他们是第一批学习语言的人,朱厚照亲任院长,方继藩乖乖去观了礼,热热闹闹的到了正午,朱厚照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见方继藩魂不守舍的样子,道:“怎么,见本宫做了院长,你不高兴?”

方继藩颔首点头,心里却思量,这外语书院的话,既是涉及到了海外,那么……还是得以军中的规矩为主,平时,该操练操练,让他们学习格斗、刺探之类的技巧,同时,学习语言,甚至一些‘鸡鸣狗盗’的手段,可是……谁来做这个这个书院的院长呢。”

王不仕就是这样想的。

王不仕,已成了传说,成了信仰。

而现在……

邓健敲着铜锣一路嚷嚷,其实邓健是有很多创意的。

敲铜锣,太俗。

里头列举了炼钢量,因为人们发现,钢铁在生产之中,竟成了最重要的指标,几乎所有的生产工具,都离不开钢铁。

“不不不。”方继藩道:“王不仕那才是像瞎子,这王不仕,哪里有半分陛下的精神气,陛下乃是真龙,是天子,与这墨镜,相映生辉,陛下这非凡的气度,方能驾驭此镜啊,儿臣忍不住想要高呼,吾皇万岁,陛下圣明。”

很贵的镜子呢。

他愉快的从袖里,掏出几副墨镜来:“儿臣随身带着三款,这一副,叫蛤蟆镜……”取了两个夸张镜面的墨镜,方继藩随手戴上,笑嘻嘻的道:“陛下且看,是不是十分适合儿臣的气质?”

邓健像看动物园的大猩猩一样的看王不仕,道:“那是我亲少爷呀,可不能让他将家败了,家若是败了,我对不起我亲老爷,还有方家的历代太公,更不必说对不起我爹和爷了,以后到了九泉之下,见了我爹,我爹问我有没有伺候好少爷,知道我若是让少爷吃了亏,上了当,非抽死我不可。”

送走了方继藩和朱厚照。

索性,还是召了刘健三人来。

深吸一口气,做人要有良心,毕竟是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人,方继藩背着手,艰难的道:“不错,不过,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

方继藩朝他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滚。”

若是出了任何的岔子,弘治皇帝可就血本无归了。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方继藩在旁,暗暗点头。

其实这些跟随而来的战马,早已不再神骏,绝大多数,伤痕累累,可在这里,它们依旧是无敌的。

王文玉双目之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这样的宝石,不是我们可以拥有的。”他顿了顿:“你看,这宝石一黑一白,世间,绝无仅有,金刚石质地坚不可摧,这白的,是日,黑的,自是月,日月相加一起,是什么?”

王文玉内心,依旧激动无比。

各处作坊,开始轮班开工,无数铁矿石,运输到了钢铁作坊,最后,变成了钢铁,而后,成为了一段段的铁轨。

单单这货运,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了。

翰林院苦啊。

大家一拥而上,抢到了座位的人,顿时眉开眼笑,捋着胡须,摇头晃脑,没找到座位的,便如沙丁鱼一般,被人推挤的要窒息,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偶尔,掺杂几句低声呢喃,天知道他在骂什么。

谁知道方继藩如此耿直。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方继藩和欧阳志的手段,摆明着,就是空手套白狼,大家怎么看不出?

一下子……这值房里,清冷了下来,鸦雀无声。

弘治皇帝却还沉浸在这喜悦之中,玩股票的人,十之八九就是如此,一旦股票暴涨,就开始不将银子当银子看了。

他又像是喊起了‘茄子’,笑的很纯粹。

不过今日,却有一个特殊的现象。

他抬头,凝视着王不仕:“可朕不相信,一样东西,可以尽善尽美,若如此,那么这天下,早就太平了。凡事,有利就会有害,难道,这东西,就没有害处吗?”

没钱。

杨彪和沈傲也上了藤筐,朱厚照朝下头的刘瑾道:“刘伴伴,你上来,你上来呀。”

而这时候,他的身体已经离开了飞球,往下坠落,他发出了大吼:“啊呀……方才说抽哪一根绳子呀。”

弘治皇帝道:“朕会考虑的,只是眼下,当务之急,并非区区营造一事,我大明积弊重重,实在令朕心忧啊,朕在想……罢了,朕自和内阁议定商榷,你们退下吧。”

苏门答腊。

他郑重其事的对贵人道:“阁下,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

王不仕才开口道:“该死的明帝国将我们驱逐了,大多数的使节,都被他们投入了监狱。至于船队,我是听说过,有一支西班牙的船队,曾经遭受过他们的袭击,他们狡诈的设了陷阱,将西班牙的舰队引入了港湾,而后,将它们统统击沉,为此,明帝国举起了盛大的庆典,来庆祝这一场胜利。”

这是一个很新鲜的见解。

保定有银子,想不服气都不成。

他看向欧阳志:“那么,何不筹资呢?”

这支探险队之中,有两千多人,其中大多数,否是奴儿干都司抽调的精兵强将。

可现在……王文玉没有回来,他竟然回来了。

弘治皇帝不禁叹了口气,竟是无言,良久:“传继藩来吧。”

弘治皇帝想了想:“这些话,也有道理,妇人除了做女红,还能做什么呢?三纲五常,女主内,男主外,也罢……朕不说这些……免得你去张皇后面前,说什么闲话?”

…………

香儿的书读的不多,曾经,是自学,可惜这自学的学问,毕竟有限,偏偏她倒好学,而今,有了条件,便更用功起来。

香儿欲言又止,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便俏皮的笑了笑。

朱秀荣却莞尔一笑:“夫君是驸马,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还请三思。不过……我岂会不知,男人在外,谁没有妻妾呢,倘若夫君当真……”

弘治皇帝狠狠甩了甩袖口,冷笑道:“这真是满门败类,蝇营鼠窥之家,查一查,其三代血亲,可还有为官的吗,朕怕只怕,这些人为官,蝇营狗苟,莫要害了百姓,若还有,连同着这刘焱,一并罢黜,尔等口口声声,圣人之道,自居清流,自居读书人,却哪有半分读书人和大臣之风,滚出去!”

至少不会害人,还是能让人学到真本事。

小梁……

不过现在,算是正式给予了她们待遇和俸禄了。

一般情况,能准其设石坊的人家,不是致仕的高官,要嘛,就是立有大功的臣子,最次,最次,也是名气极大,以至于惊动了朝廷的人。

许多人听了中旨,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这是怎么回事?”

刘焱惶恐,磕头如捣蒜:“陛下……臣……万死!”

这还了得,这还了得啊。

还是老规矩,先商量着怎么办吧。

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弘治皇帝道:“沈卿家,你是翰林大学士,卿家先来说说看。”

弘治皇帝接着叹道:“刘卿家、李卿家、谢卿家,你们也这样认为吗?”

方继藩振振有词道:“儿臣一切都以陛下马首是瞻,这个……这个……”

这也是问题的关键。

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才呼出了一口气:“难怪……难怪……难怪每一次天象,都是吉兆。可是为何,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这群骗子。”

他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

一旁的小环,则手搭在太皇太后的脖上大动脉上,惊喜的道:“成了。”

这半年多来,她们上课,学习解剖,每日关注着求索期刊医学的论文,可学了……又有什么用呢?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他有些心热,却自知地位卑贱,不敢上前给太子殿下行礼。

“草民不才,名列第三。”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弘治皇帝见刘文华对答如流,似乎,考的也不错,那女医,能有如此未婚夫婿,倒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他脸色惨然。

谁也没有料到,好端端的,突然就……

萧敬听罢,越发觉得这女人,实是胆大。

梁如莹顿时冷静,立即道:“好,这就来。”

毕竟……这是第一次,在宫里出了特殊的情况。

两个儿子吓死了,爹啊,可不要去送死啊。

接着,竟是朝方继藩叩首:“犬女,就托付齐国公了,还望齐国公,看在老夫薄面……”他匍匐在地,已是哽咽不能言。

方继藩心里唏嘘,却拉不下面子来,便道:“知道了。”

朱厚照一脸懵逼的看着方继藩:“医学院还有声誉?”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萧敬慢慢的适应了,说实话,若是方继藩在自己面前,眉开眼笑,彬彬有礼,自己心里还不自在,生怕这小子,想要坑自己呢。

“住口,哪里这么多屁话。”方继藩骂骂咧咧。

愤怒的人,骂什么的都有,仿佛和朱大寿,一下子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方继藩入殿,行礼:“儿臣……”

弘治皇帝道:“朕已看过你的奏疏了,那些女医,都已出师了吧。”

方继藩代父接旨,正式的得到了郡王的敕封,接受了钦赐的印绶,方继藩喜滋滋的入宫,前去谢恩。

这足球的盛行,既可带动许多人强身健体,又可娱乐人身心,朝廷对此,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加紧印制,这一次,印刷量要多增一些。”

本来少年队的决战,虽是吸引了不少人目光,可更多人,还是对少年队的技艺有所保留,关注的人,并不狂热,而现在,起了争议,就完全不同了。

无数的记忆,犹如走马灯似得,涌入自己的心头。

弘治皇帝向列祖列宗行大礼,三拜,祝祷,焚香,看着那琳琅满目的神位,弘治皇帝的心里,竟有几分悲呛,他抬头,看着享殿里的袅袅青烟,竟不觉痴了。

“哎,看看刘公,刘公也是悲痛欲绝,方才差点昏厥了。”

刘健清醒的认识到,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现在这事……咋办?刘健和李东阳大眼瞪小眼。

现在这事儿,太让人无语了,仔细想来,怎么处理,还得有依据才好。

当初誓言旦旦为李陵辩护的人,统统获罪。

这倒是吓着了其他的宦官和禁卫,有人低声道:“刘公,莫要失仪,莫要失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