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官网

凛冬已至1-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230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8章:腋肘之患

凛冬已至1 22306

二老爷顿时惊喜得失态,不敢置信地看着谢芳华,“当真?”

谢芳华在落梅居门口站了许久,直到清风带着一股乍暖还寒的冷意侵袭她,她才缓缓回身,慢慢地踩着地上的落梅走回正屋。

“所以,你带着人走一趟郾城吧!暗中相助崔意芝。”谢芳华敲了敲桌面,“另外我想,假的秦钰应该是和舅舅在一起,你去了,也能够保护舅舅。他既然从漠北回来了,就不能在路上出事儿。外公只他这么一个儿子,父子就要相聚了。”顿了顿,她低声道,“外公养了我娘多年,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舅舅护了我和哥哥多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这份恩情,天高海深。除了忠勇侯府和谢氏,我也要护着舅舅和博陵崔氏。”

胭脂楼所在的地方是正中主街,距离平阳县守府不远。不多时,程铭和宋方便来到了平阳县守府。二人对门房说出了身份,门房大喜,连忙飞奔进府去禀告。

燕岚摇摇头。

    “我不喜,厨子一直是不放的。”谢云澜道。

    “我目前没有什么主意,但是你放心,既然我遇见了,我是不会不管云澜哥哥的。总能为他找到办法。”谢芳华肯定地道。

不多时,有人抬了一桶水进来。

崔意芝面色微微绷紧。

依次写下去,一个名字串联一个或者几个亲近的关系。

她是将军府小姐,敌国入侵,父亲临危受命,奔赴战场,她暗中随父出战,父兄皆受伤后,她设下连环计,于凤凰山大败敌军。

春兰也清楚她的脾气,不再多劝说。

“朕本以为,天下没什么难事儿是忠勇侯府做不到的,太医院的御医医术也未必高绝,能敌得过忠勇侯府私下请的神医。所以,一直以来,朕便没过问贤侄和贤侄女的病情。老侯爷,是朕对你的一对孙子孙女疏忽了,早该过问才是。”皇上叹息一声。

谢墨含低低咳嗽了一声,对孙太医和向他看来的目光们解释,“小妹自小不喜生人碰触,更何况是久居闺阁,不曾见过外男,孙太医海涵。”

“这可奇了!竟然是这样。”皇帝露出几分不解,“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病症?”

“老侯爷,万万使不得!”英亲王脸色霎时白了。

有没有心跳加快?明日更精彩啦!

那二人面上的沉痛是真真实实的。

谢芳华转回头,看向谢云澜,眼前老人临终的话语攸地又在她耳边响起,她垂下头,便看到了两个人被老夫人紧攥着放在一起的手,动了动嘴角,低弱地喊了一声,“云澜哥哥。”

谢芳华顺着谢墨含挑开的帘幕,看到了忠勇侯,她哑声陈述事实,“爷爷,哥哥,老夫人去了。”

谢墨含落下帘幕,侍书调转车头,马车返回忠勇侯府。

玩的就是心跳onno~ ~ 亲爱的们,这个月过去三分之一了,你们积攒到月票了么积攒到的赶快投了吧,月票决定我有多爱我最喜欢的那个人~ ~ 你们懂哒

“看起来薄弱的地方,才是误区。”谢芳华摇摇头,对二人道,“你们没去过无名山,没待过无名山的炼狱。所以,对机关之术,虽然通透,但却不彻底跟解。这里,应该比无名山的炼狱缔造,死生之间,先死后生。当该是上面。”

秦铮不情愿地嫌恶地看了他的手一眼。

“自然没忘,但我更没忘你的小叔叔,我的小舅舅,特意回了北齐救了皇后。”言轻道。

谢云澜对秦钰道了声谢,扔给了言轻一匹马缰绳,自己翻身上马。

“他们手里有世间稀有的莲花兰,你知道,莲花兰乃纯净之物,被誉为明镜之花。”谢芳华道,“这般贵重之物,两位公子不借,怕折损莲花兰,我们只能请了人来了。”

谢芳华冷冷地看着秦钰,“四皇子这是何意?”

“是,那小姐您小心一些。”侍画、侍墨看了玉灼一眼。

玉灼立即说,“还是我去报案吧。”

谢芳华平复自己的情绪,懒得看

谢芳华等了片刻,听见里屋他躺上床的动静,才松开帘幕,缓缓躺下身。

刘侧妃憋了一口气,努努嘴,“还不是正院那人和落梅居那个小子惹事儿。”

几人齐齐摇头,“不会!”

哪怕是皇子,或者是宗室王爷、郡王等皇亲,更甚至是朝中各官员子弟。

秦铮对她点头,“你自己去吧”

刘侧妃一时没了声,“噗通”一下子跌到在地。

“你……你怎么在这里?”宋方不敢置信,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出门遇到了秦铮。尤其他身边的女子倾城绝色,细看之下,正是忠勇侯府的小姐谢芳华。他一时呆在了原地。

轻歌和飞雁各自抗了一个包裹。

秦铮进了药铺,径自向内堂走去,那掌柜的立即出来拦阻,当看到秦铮手里的令牌,立即恭谨地请人进去。

有人立即抬了这一老一少两个姑子的尸体,进了一间庵堂。

谢云澜抿了抿唇,“关于金燕郡主,这件事情,还要往下查吗?”

一行人回到后院,金燕和燕岚已经醒来,正要前往老庵主的住处,见到他们回来,立即止了步。金燕急急地问,“娘,据说老庵主所在的房屋塌了?她被砸死了?”

谢芳华坐着没动,也未言语。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题外话------

谢芳华拿过琴谱,轻轻翻看,半响后,指了一首清平调。

李琴显然生平未曾遇到这样的徒弟,半个时辰的时间到了之后,罕见地有些舍不得走。

听言端来饭菜,摆在桌案上,秦铮洗手,坐在了桌前。

英亲王妃看着二人,李沐清自从右相去世,回京有些日子了,总算养回了几分精神。但他没怎么歇着,人更是瘦得厉害。郑孝扬比李沐清虽然强些,但回京后,皇上有些差事儿都扔给他了,他官位虽然还是一个小小的史官,但身上担着的可不止是一个史官的职务,也给累的瘦了。<

秦钰恼怒,“朕看你们的脑袋在脖子上面挂着太舒服了是不是?”

“皇上还好好地待在宫里呢,太子也好模好样地待在西山军营呢,如今既然她让人来喊铮儿和华儿,交给他们就是了。”英亲王妃话落,对谢芳华和秦铮说,“你们要去的话,小心点儿,多带点儿隐卫。”

众人听罢欷歔。

谢云澜叹了口气,隐晦地道,“是啊,天下都很穷。”

谢云澜伸手拿了车上一床薄被盖在她身上,对她道,“你若是累了,就小睡片刻吧!到了地方我喊你。”

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屋中有些清凉,虽然打扫得干净,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春花、秋月看着谢芳华,低声道,“今日云澜公子纵容你挽着他以及荡秋千背着您时,他身边的小童似乎极其难以置信,分外惊骇的。看来,云澜公子身上定然有什么隐情。”

秋月也连忙道,“我也有这种感觉,这院子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太静了。而且院子里侍候的人是清一色的小厮,实在是太怪了。总觉得您住在这里,太不妥当。”

“在里面,从回来后,房门便紧紧地关上了。”小童低声道。

谢芳华看向那十八人,“倾所有谢氏隐卫,先除京城所有北齐暗桩。”顿了顿,道,“若遇到困难,放信号弹,我去应援你们。”

两盏茶后,所有的卷宗全部烧毁,只余下满室的草灰味和一盆的灰烬。

一行四人进了密室。

“胡说八道什么你怎么会不在”秦钰恼怒地道。

秦钰抬起头,颔首,“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的。”

英亲王妃抿唇,想了片刻,点点头,“她是我的陪嫁丫头,进府后,嫁给了王爷身边的喜顺。王爷和我信任他们夫妻。否则也不会什么事儿都交给他们了。”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英亲王妃偏头看了一眼谢芳华,说道,“皇上在宫里应该是得到信儿,快去请皇上进来。”秦钰看着谢芳华,眉目顿时深了。n,

谢芳华摇摇头,“我如今不敢胡乱猜测,任何一种猜测,也许都会导致以后对方向判断错误,所以,等着我见了月娘,询问答案吧。”

谢芳华立即摇头,“那怎么行如今正是京中肃清平静之时,你还要短期内筹备好一切事情对北齐开战,如今你怎么能离京”

秦铮听了弯起嘴角。

谢芳华已经注意到那支朱钗了,玉质剔透,水汪汪的,如清澈的碧湖,透得能一眼看见底。样式到不是多新颖,就是当下寻常簪钗的式样,但是钗头镶嵌了两朵玉兰,玉兰栩栩如生,甚是致鲜活。整个簪子放在一众金闪闪明晃晃繁琐多样的簪环中不是太出彩,但是散发着清丽无华的熏光。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谢芳华目光立即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墙壁上有一面半开半掩着的门,显然里面还有一间暗室。她怯懦地缓步挪过去,站在门边,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对里面好奇又紧张地问,“云澜哥哥,你……你在里面?你怎么了?”

    “他看起来好难受的样子!不行,我既然见到了,就不能让他再难受。”谢芳华抿了抿唇,伸手推开风梨,又走了回去。

谢芳华站在冷风中,梅花落在她头上身上,她轻轻打了寒颤,驱散了几分莫有的情绪。

翠荷手里抱了一叠衣物,见她出来,对她笑道,“这是绣纺今日完成的一件外衣,一件里衣,一件亵衣,一件睡衣。刚刚送来府中,王妃命我给你送过来,明日你与师傅学课及时能穿上。”

今日上墙者:qquser7806241,lv2,童生[2014—12—29]“阿情,觉得咱们女主滴名字好有爱滴说!如”春甸摇芳华,长林縈幽壑。“还有”人情自厌芳华歇,一叶随风落御沟。“又或”歌颂东风遍海涯。春永在,亿载鬭芳华。“还有倾尽芳华,梦落芳华,芳华旧梦。谢芳华,芳华未谢。好有爱~”

一行人等在门口迎接皇上圣驾。

太医大惊。

右相夫人听罢后,呆呆整整地看着右相,一时间,像是失了魂魄。

金燕从小到大,受了多少煎熬

金燕摇头,“他修的福气还是没有修够,若是修够了,为何你选择了秦铮,而没选择他。”顿了顿,她道,“前些日子,我在府中,听着宫中种种传闻,你与钰表哥和气谈笑,我就想着,若是你真嫁给了他,做了他的皇后,也是极好的,我希望我爱的人幸福,不是孤冷寂寞。我甚至想,秦铮干脆别回京城了,最好是回不来京城。”

谢芳华点点头,站起身。

金燕等在御书房外不远处,见她出来,对她灿然一笑,“我第一次见他对我发怒,就为这个,也是值了。”海棠苑内,谢芳华也已经得到了早朝传出来的消息。

“我也陪着一起”谢林溪道。

谢芳华走到内室,从床头暗格取出谢氏米粮老夫人离开后,那个妇人给她的事物。然后拿到画堂,推到谢云澜的面前。

谢芳华撇开头,想着秦铮此言此举怕是会成为一颗重磅惊雷,劈死人不偿命!

英亲王妃愣了片刻,“你说得也有道理。”

英亲王妃面色有些不善,听别人说秦浩聪明多才有前途也就罢了,如今听得自己儿子夸他,便忍不住胸闷,压不住怒意地道,“他能有什么气候?有气候也只能是这王府的庶长子?大得过皇子去!”

谢芳华拉回思绪,定了定神,看着二人应了一声,将手中一直插在竹签子上的鱼递给她们,问道,“还没用晚膳吧?将这两条鱼拿去厨房炖了吧!”

可见,皇上对吕奕和崔意芝身上是下了一记重注。

“还有吗?”秦铮淡声问。

“永康侯府送了大长公主府好大的一个人情!”秦铮摆摆手,“说完了?再没了?”

谢芳华随他身后,慢慢地踱步进了屋。

谢芳华刚对李沐清礼貌地点了一下头,还没说话,便被秦铮拉扯着拽进了里屋。

秦铮松开谢芳华的手,过去打开箱子,箱子分了三个格挡,分别装着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的衣服。林七做事儿算是极为稳妥的,打点得甚是全面。

谢芳华倒是不累,听着外间画堂几人的说话声,继续想着早先的事情。还能不能将崔意芝从皇上的手中夺回来。崔意芝从进京城来了之后,本来当日皇上要见,皇后娘娘却摔伤了腿,后来谢云继邀他宴府楼摆席面,探寻他的意思。但即便和谢云继相交几年,显然他也有考量,并没有表态。而后皇上去了英亲王府,他面了圣。之后说住去落梅居,却最后并没去住。后来他故意引了听言打探关于她的消息。再然后还没等他理会,皇上今日却下了旨意让他前往漠北的路途中去迎接秦钰。加之皇上提升了吕奕,她舅舅回京待命。这一连串的事情,她自然得费心思好好地思量了。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翠荷刚要开口,谢芳华摆摆手,她噤了声,跟着谢芳华出了房门。

谢芳华摇摇头,感觉他的手紧了一下,又立即点点头,“有点儿。”

秦铮出了屏风后,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看了一眼,对身后问,“你昨天说以后我都穿你缝制的衣服,是不是真的?”

秦铮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眉笔,伸手拽她,谢芳华顺从着站起身,微仰着脸等着他笔落下。

谢芳华等了半响,抬眼问他,“怎么了?真那么不好画?大婚时,侍画给我画的……”

谢芳华眨了眨眼睛,伸手指着这一面围墙道,“就是有些事情不大理解。”

秦铮面色忽然紧绷,“你刚刚说,左边的脉跳动得比较快,就是子?右边脉象跳动比较快,就是女?”

真的怀上了!

秦钰扫了赞礼官一眼,脸色微沉,没说话。

秦铮和谢芳华转过身,面对彼此,缓缓拜下。

英亲王妃招呼前来道贺的宗亲女眷和朝中命妇以及大臣家眷。

“她这副样子,想想也知道那情形”秦怜转过脸,不满地对秦铮道,“这可是你的新娘子,你胡闹什么?怎么让那么多人都给看了?”

月落脸色蓦地一寒。

春花、秋月各自撑了伞跟在谢芳华身后。

秦铮的脸又沉了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