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绚丽多彩
作者: 欢乐凌水章节字数:32403万

“我得到了本源之光的传承?怎么可能,本源之光不是天宫主人的吗,天宫主人不是天级强者中的佼佼者吗?”易峰也是万分惊讶。

易峰给他们找到事情做后,自己便又开始了与韩烟儿蜜月一般的日子。

雷枪消失在视野之内,可那阵法之中却是不住地闪动着五彩雷光,片刻之后,易可儿竟是手中又多出了一杆五彩雷枪,也跟着丢入了阵法之中……

在神界星空之中时,易峰就已经得知,易可儿与韩烟儿就在康州城内,而冷依依、南宫雪琪与天尊集团也在康州境内。

——————————————————————

其他人不动,只有冷依依飞快地跑到溶洞中央,取出几个大大的玉瓶开始收取血咒灵泉。而易峰则是盘腿坐了下来,没有了巫妖,这里至少目前还是很安全的。

到达天妖,那可是连天尊都能对抗的存在,而在天妖之境上再稍稍进步一些,便可以傲视神界大陆的天尊级强者,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

魔道损失二十几万魔修并不算什么,可易峰身负重伤而逃却是让所有魔道修士揪心不已。现在魔道最为强悍,也是仅有能够对抗正道高手的易峰与连破穹都闭关了,试问魔道还有何人能够再去力挽狂澜呢?

欠下的章节,小飞会随后补上的。三更,求收藏、推荐……

虽然很不想过去,但既然魏阳说去,肯定可以确保任谷不会动手来拿自己。若是自己对魏阳说不去,魏阳说不定还会以为自己怯懦呢。

然而,易峰还是硬着头皮传送到了镇魔星系,只是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寻觅魔尊而已。在镇魔星系的星球上连续传送,易峰也打听到了不少关于这里的讯息。

易峰此时正在传送阵中,见到如此情形,心中一凛。无数目光也在盯着他,他一阵头皮发麻,想要传送而去根本不可能,人家见自己心虚,肯定会攻击传送阵。

朝阳鹤老者虽然不怎么明白,却也知道易峰肯定自有用意,便听命而去。

那硕果仅存的几千妖兽终于是被打怕了,虽然小黑此时明显气虚力竭,虽然那狮虎兽不住地在后面怒吼,它们依然不敢再向下面的小黑冲去,只是围在周围,互相推搡着。

大战再次展开,金色大蜈蚣见左右是逃不掉了,心下一横,也不再去防御风刃的攻击了,任凭风刃打击在自己身上,它却是开始了以命相搏,纵然拼着挨几道风刃,也要在大鸟身上挠一把。

雨还在下着,风还在嘶吼着。

这几日,两位金丹期修士在这岛上布置了一个威力不凡的阵法,为的是能够以最小的代价拿下蟹婴兽。

斩天剑就要削中大个子怪物的肩膀时,那魔剑却是横着挡住了斩天剑,一声铿锵之声顿时传出来。

在神园外围,如这群高大建筑一样的危险所在,其实也不多,分布得十分零散,而在神园的中央位置,却是有着密密麻麻的标注,个个都和这里一样,有的甚至更加危险,那里应该就是神园的核心区域了,那里也才是神园中最强大宝贝的所在之处。

以易峰的实力,从神界大陆升入天界,只用了几息时间而已,昔日高不可攀的神界星空,如今已经被易峰踩在了脚下。

进入龙宫依然很简单,龙皇大人却是正好在龙宫为禾儿公主选婿,此时的比斗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凭借着易峰给的好处,袁清已经晋级前十了,其他名额目前还是虚位以待。龙骨体积虽然,但被提纯后就会有大量的无用之物被抽离出来,而这个过程却是十分漫长。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千年,易峰利用其强大的灵魂之力,先是将存在于修真界的灵阵与灵禁彻底掌握,随后又在仙禁与仙阵上取得了些许突破。

那仙甲通体骨白色,但却隐隐流转着火红的流光,易峰为之取名火龙甲。

这些东西都是易峰日后行走仙界的资本,就这么丢了实在可惜。想着自己实力大进,想着自己身上的火龙甲,想着手中的斩天剑……易峰没有犹豫太久,便硬着头皮钻进了山洞。

不过,易峰也没有想太多,事情总得一件一件地办,还是先弄回来自己的储物戒指。

想起自己是穿越者,想起了带着自己过来的那把银色小剑,易峰忍不住将之取了出来,放到手心中,默默祈祷道:“我知道你是仙器,哦,不,你是神器!可您老人家把小爷带来,总不会是为了看小爷笑话的吧!求您老行行好吧,赶紧献身,传我神功,盖世神功!”

不是自己家人泄露的,那就只能是武门自己泄露出去的。武门竟然会将那部功法的存在,告诉给外人,真是无耻之极!不过,现在自己不也是外人吗?那部功法在自己手里,对于武门而言,也是在外人手里,既然如此,武门在得不到的情况下,将之泄露出去也没有什么太难理解之处。

四下里,所有神界大陆修士都是一阵色变,随即开始议论起来。

那大树有十米之高,而枝叶十分茂盛,充满了蓬勃的生机,树上的那些果子更是不仅鲜美而且透溢着浓郁的令人心脾清爽的香气。

这个建议是不错,易峰也是心思鼓动,若是天火玉净瓶真能够吸收这股子星辰真火,确实比一粒下品仙丹作用大些。与其被人重伤服用仙丹疗伤,不如去重伤敌人,这个道理易峰还是非常明白的。最好的防御,就是打得对手无法攻击。

星芒剑诀一直不得要领,现在去参悟也和浪费时间没有区别。

可当女魔的灵识进入易峰识海之后,还未寻到易峰的灵魂在何处,便听到一声震吼。

在临行之前,易峰却是忽然拉住她的手臂,说道:“把烟儿也带上,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否则……”

不过,那其中的神通根本没有达到圆满之境的,当裂天镰带着毁灭大网进入后,两位本体下界却未到祖神之境的天界强者,竟是直接被毁灭神通化为飞灰,而感受到了裂天镰的强大毁灭气息后,所有天界高手都惊呼了一声,连连爆退。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可不像地球古时那般父母之命重如山,虽然大部分儿女还是很听父母之言,但也要看父母说的是对是错,而这个对与错完全靠儿女们自己判断。

韩云听易峰语气不善,转身道:“易坛主好大的威风,不过,我却是提醒易坛主,烟儿是我女儿,我纵是亏待天下所有人也不会亏待她。而且,易坛主你自己也要多多保重。”班德先是回古堡顶层一趟,传音给老召唤法师与光明大主神,说是来自于异时空的强者已经无恙,但需要很长时间休养。

易峰的这个疑惑没有持续太久,当三位散仙逐着那六劫散魔离开后,酒楼的废墟中就升起一团金光,其中包裹着的正是那四劫散仙与二女。观三人的模样,南宫雪琪稍显失望,韩烟儿则是惊容未定,而那四劫散仙却是一脸淡漠,并无太多意外或惊慌的神情流露出来。

“你刚才是怎么解开禁制的呀?你身上的禁制不是被几位散仙共同加持过的吗?”韩烟儿忽然想起方才之事,便开口问道。

另外一边,双方都各自加入了一位天尊级高手,依然是打得难解难分。

果然如裂天之前的猜测,这座天宫的主人,即便不是创世级高手,也是天级高手中的佼佼者。

不过,身处于台阶的神通法则里的修士们,包括易峰都不知道,此时天宫正在剧烈摇颤,在天宫后面的那条空间通道里,有道道声势惊天的流光正在疯狂攻击天宫。

其实,斩天已经提醒过易峰,不过来的只是两位中期仙帝,并未有多么难对付,所以易峰也没有对末原仙帝示警。

青年修士方才虽然意识昏沉,可他毕竟是修炼了无数岁月,在昏沉之前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有想到自己不仅捱了过去,现在竟然是状态出奇的好。

去神园可不仅仅是面对神园中的危险,还要面对同行的其他势力的高手,往往大家的厮杀损失,都要远超神园所制造的。别人或许不知道,但革膺帝君却非常清楚。

大战激烈的进行了三天,几位不死主宰难以取得任何突破,便是闷闷地回到静寂沙漠深处。在易峰的神念之下,静寂沙漠里有一片幽冥死域,其中更是有座幽冥死城。

在华庭宗山门这么远的地方,易峰已经觉得天地灵力十分浓郁了,若是在其山门之内恐怕更盛。

“咦?易峰!”任谷岂会认不出易峰来,见到易峰居然在此,而且表情那般清淡,心中不禁一凛。

若是可以循序渐进的领悟,易峰完全可以凭借自己比一般修士强大了无数倍的计算力,来早早完成对时空法则的领悟,可这也需要他能够摸到头绪才行。

形势比人强,该低头时仰着头就是装逼。易峰深知此理,便将形容弄得更加悲切,带着哭腔道:“仙子,仙子,小子要死掉了……只要仙子救了小子,什么条件小子都能答应,哪怕是、哪怕是……以身相许也在所不辞!”

“呃……确实可以一试。”易峰先是一顿,稍稍思量一下,也觉得有理,自己当初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以龙魂来化解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雪人族公主见易峰这般有恃无恐的样子,心中甚是恼火,奈何实力不济,她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忿。

要知道,祖神修炼了多少岁月,还得了宇宙初成时的鸿蒙灵力,才有如此实力,而一位修士一步步修炼上来,那需要什么样的天分、毅力、悟性、资质……

暗黑祖神一阵畅快无比的大笑,随即身后蓦然浮现出一只长满黑色毛发的怪兽,他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

那螳螂说是体型小,也是对比起一般妖兽而言,可若是对比正常的螳螂却是不知道庞大了多少倍,整个身子有一米高,长约三米,还有一只宛如利刃般的巨钳,显得威风凛凛。

而妖婴似乎也知道斩天剑的厉害,根本不敢多留,一直躲闪着,连再次发动龙语法咒的机会都没有。

镇天诀在前面,已经配合混沌剑芒将那盾牌炸裂,在易峰的魔剑一击之下,盾牌顿时爆开,可越贤的父亲却是已经退避开了老远。

方才那越贤的父亲居然是发动了易峰无比熟悉的裂变神通,而且还是以混沌之力来发动的,若不是易峰的领域威势实在太强,若不是易峰还有着十系神灵之力的防御罩,若不是斩天剑的攻击让裂变神通提前发动,只怕是易峰此时就不是被冲击**走那么简单了,就算不死也会重伤,而且极品飞行法宝中的二人也会当即殒命。

不过,易峰的十系融合领域却成功地被对方炸开,而在易峰再次将领域布置出来前,那越贤的父亲见如此大招都没有伤到对方太深,心中对易峰的实力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也同时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趁机遁走了。

不过,召唤法师感受到易峰身上的能量波动气势后,心中十分惊讶,如此强者竟被伤得如此凄惨,其对手必定也十分强大吧!

“师尊,这个易峰委实可恶之极,屡次与徒儿为难,请师尊为徒儿做主。”刘一川行完拜师礼后,就对易峰发难了。

但还好的是,易峰的肉身还能够承受这种强度的能量冲击,并未有被撕裂的迹象。

易峰哑然,这才意识到自己那拍马屁的语言中居然有如此大的漏洞。为什么能知道,还不是因为有斩天的提醒,可斩天剑已经暴露,斩天的存在却是万万不能说的。

“我这里也只有几个果子待客了,嘿嘿,不过这些果子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能量,口味儿却是非常不错的。”三眼碧水猿还算客气地说道,而且还略显尴尬。

三女之中,易可儿几乎可以无视任何幻想对心境的考验,因为她现在还很单纯,脑子里根本没有多少邪恶的思想;而梦嫣仙子一直都是纯良之人,性情婉约,温柔如水,自然也不怕那些个对正邪的考验;可冷依依就不一样了,她心中有着很明显的执念,那就是对于她那惨死的师傅的情谊,而且她还做了多年的强盗,灵魂修为虽然不低,但面对神园中的心境考验,她只怕是会遇到难以预测的危险。

可是,易峰越来越觉得事情蹊跷,但他也没有担心太多。两位主宰实力是很强大,可那是以前,是没有身中诅咒的时候,至于现在嘛,易峰觉得自己可以轻松灭杀这两位主宰级高手。

易峰听了,对斩天剑注入真元力的速度也加快了三分,显然是被吓到了。合体中、后期高手就已经不是他能对付的了,若是来个渡劫期的魔修,一旦找到自己,自己直接自杀得了。

最终,当血焰魔帝要开口说条件时,一位康庄仙门的仙君却是忽然进来,对易峰汇报了一个情况。那就是在星空巡逻的弟子,发现有股子霞光在附近的一颗星球上隐隐透出,在星空之中,那霞光还算比较明显。

一直杀掉了八十一位各族修士,易峰才被阵法瞬移到一个封闭的大厅中。

可饶是如此,神龙依然坚持着对易峰轰击了几次,几乎将易峰的肉身都崩溃了。

不过,片刻之后,梦嫣仙子就将这个声音压了下去。

“这……”梦嫣仙子又迟疑了。这虽然不是欢爱,虽然也损女子贞操,但也不是非情侣之间应该有的密切接触。

而易峰此时,却是只剩下了四颗魂珠,被打回了原形。

而且,连破穹虽然只有大乘中期修为,但却是威猛远胜其父亲连坤。他继承了父亲的修炼功法,不仅可以单挑数位同期高手,而且往往都能将对手全部击杀。

以小黑的聪明,出来后必然不会四处乱跑,日后肯定还有相见的机会。

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无人的角落,易峰将那已经死去的散魔收进了储物戒指中。

有过一次砍收拾龙骨的经历,易峰知道,龙骨之内应该有颗龙珠才对。

“凌师弟真是倒霉,居然在第二轮就遇到芸霜师妹,若不然,以他的实力应该稳进八强的。”

谁都知道,在炼器时器胎若是毁掉了,就等于炼器失败,这个后果可是易峰不能接受的。易峰正要出声回绝这个提议,斩天却是建议易峰试一试。

易峰在绿色湖泊之中总共待了两千年,才算是将整个湖泊的生命元液消耗掉一半,他身体之中大大小小的穴道之中,全部被绿色晶体占据,内视之下,那些绿色晶体闪闪发光,组合起来宛如一片人形的星河一般壮观。

而城主府中的强者,则纷纷来到地下,到了总管的密室里,可却没有谁能够开启那扇石门。由于没有见着总管,大家都认为总管在里面,故而也没有太过忧虑,只是静静守护在外面。

“小子,因为你吸收了大量生命元液,我本以为可以破开这个该死的封印,可惜我镇封了太久,原本存留的威势竟不足以完成破封,若是你方才多吸收一些就好了。”镰刀又对易峰传音了。

易峰依然无言,警惕之色未减分毫。

通道并不漫长,易峰只要了百息时间不到便已经完全穿透过去。

景色虽然单调,但在死气之中,这里的一切都透露着一种沧桑古朴的气息,宛如它们在远古时期就存在一般。

夜统领点了点头,指着那山峰说道:“那批为数近千的凶魔之前就封印在这里,不过此时就不知道去哪里了?此处向西乃是荒芜星球,凶魔们必定不会向西而去;我们是从东边而来,并没有听到任何星球上有关于凶魔出世的传闻,想来它们也未向东;向北的话是妖族地盘,与我们无关,我们去南方看看吧。”

星尘子双目微睁,隐有泪光闪现,又摆了摆手,道:“走吧,走吧。”

易峰心中也在暗自算计着,带它们出去倒是没有什么,毕竟出去了会在仙界,而在仙界它们三个加在一起,只怕是也不够自己一个人打的,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虽然它们不说,但易峰估计它们肯定是知道的,只是不敢或者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替易峰接下晋级玉牌,星尘子便是抱起易峰匆匆而去。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易峰忽然醒来,感觉体内有一股柔滑之极的能量在蹿动。

确实,自己体内的筋脉都是刚刚被修复,一旦自己乱动,很有可能让孱弱的筋脉再次断裂,那种撕心裂肺的苦楚,他是实在不想再去尝试了。

“少则百年,若是经常为她提供阴灵的话,应该可以坚持久点。”南宫雪琪回道。

原本就存在的星辰之力,与斩天剑引来的星辰之力一道,凝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的边缘不断摩擦九系神灵之力,却难以突破半分。而在如此情况下,星辰之力却是自动凝结,竟然有了自我固化的趋势。也就是说,星辰之力可以单独出来,成为一个单纯的星辰之力能量集散的中枢。

易峰干笑一声后,说道:“董存瑞啊,那可是一位相当了不起的人物,单手向天一举,便是用掌心雷炸开了天!”

易峰也有飞行法宝,而且是上品灵器级别,乃是他击杀敌人的战利品,取自于一位渡劫期高手的储物法宝。

这颗星球上由于处于正魔大战的前线,根本没有一个修士敢留在这里,甚至于这个星球所在的小星系里都没有人存在。

“呵呵,想自爆?在奴家手中,二位还是省省吧。”鬼妖知道二人想要自爆,也不去躲闪,双手依然压在二人的脑门。

想到已经没有退路,心中发狠的易峰,还是挥剑而出。他高举斩天剑,身形一跃而上,在漆黑的苍穹下挥舞着飘零剑法。

“道友就不能给明火宗一个面子吗?还是留小侄一条命吧!”

而在仙识之中,易峰却是发现,那几位仙人居然是在四方点起了火把。

此时魔道高手虽然人多势众,但能够对易峰构成威胁的,也只有那个三劫散魔而已。

斩天剑空有强大的攻击力,那三劫老魔却根本不给易峰全力发动的机会,每次硬拼之后他就会瞬即换位再攻。

怪异的是,以前的红色天火温度奇高,而这蓝红相间的火焰却是一点不显炙热,甚至还有些冰冷。

不过,一会儿以后,当易峰再次被围住时,他却是看到了,这些家伙虽然没有鼻子和眼睛,却是有着一张能够吞吐雷霆的嘴巴。

一会儿以后,易峰也不再浪费功力反击了,只是一边默默承受着电流的洗礼,一边能走多远走多远,这些小怪物在短时间内,在这海水之中还是奈何不了他的。

于是乎,易峰也不再去刻意躲闪了,任凭这些能让自己全身酸麻的电流刺激着。

如此围攻,以多欺少本就不是什么体面的事儿,自己作为南武门当家自然不能一开始就出手,手下们能够拿下对方二人最好,如果拿不下自己再出手不迟。

云空天尊瞄了易峰一眼,眼中分明有一抹惜色,心中暗道:“如此绝才,如果死掉了实在是可惜呀。”

虽然整个过程很简单,也耗时不多,但绝对不是一般修士就可以做到的,放眼整个仙界,也只有易峰可以办到,当然,那个煞罡星的老变态不计算在内。

当最靠近妖婴的鬼头将妖婴的能量完全吸收后,易峰惊讶地发现,居然有几十只鬼头的实力直接跃升到了自己根本无法分辨的地步。

易峰第一次对斩天剑的诅咒有了好感,至少这诅咒在目前看来还是非常有必要存在的。而那诅咒所化的黑色波动,刚刚将魂力与精血拉回去,金色小剑又蓦然金色大耀,竟要与那诅咒拼斗一番,一副非要接触认主关系的架势,让易峰好不担心。

混沌金剑乃是混沌剑灵的组成体之一,而整个混沌剑灵则是有着极强的灵性,当它知道无法破开诅咒,无法解除认主关系后,便没有继续挣扎下去,却是忽然对着易峰横扫一记。

纳兰帝君估计是真的怒了,他的领域之威却是强到令人心悸。就是信心十足的血焰魔帝,此时也是脸色大变。在那光系神器的加持下,纳兰帝君的领域居然是加成了三倍不止,难怪他可以成为傲视群雄的一方帝君。

最为关键的是,若是想要施救,就必须要先解开封印,而解开封印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却是谁也说不清楚。龙皇妃已经被封印了这么多年,意识早已浑噩,解开封印之后绝对没有可能会主动配合,反倒是极有可能魂魄与妖婴直接溃散。

——————————————————————————

越是向前,空间压力越强,他的动作也显得缓慢起来。一段时间后,被刮伤了几次后,易峰才发现,越是向前,不仅是空间压力大了,就连空间裂缝出现的频率也高了,躲闪起来的难度极大。

一直用了五十多年时间,易峰才算是到达门口,不过,门口处却是一直闪耀着道道空间裂缝,虽然是一闪即逝,但乍看去却如一张巨网一般密集。

“呵呵,他还没有本事弄来这比他修为高出很多的烈焰雄狮呢?这里也不是他能够布置出来的。以我看,这里应该是帝级高手弄出来的,说不定整个炼火仙门也就原阳仙君知道,而且还知道的不多。”斩天笑着说道。

古老战刀依然追着九魅狐妖的幻影攻击,而九魅狐妖则是趁着炎傲浑身防御大降之极,不断以本体轰击,还真就将炎傲的护体火龙与域场震散。

梦嫣仙子心头一片焦急,光洁如玉的额头上还有细微的汗珠渗出来,宛如珍贝。

沿着洁白的玉石路前行,不多时后,易峰就到了一座高大的四层楼阁门口,却是那位仙尊大人正临门相迎。

可当易峰三人到了传送阵边上时,传送阵周围已经布满了各种修为不一的仙人,他们见到易峰三人后,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可就当那骨龙的第二次攻击刚刚发动之时,天际忽然飞来两道流光,呈火红之色,瞬即就落到了易峰身边,一条火龙也瞬时而出,将那骨龙的骨爪轰了回去,甚至让整个骨龙那庞大无比的身躯都不住地后退着。

到了午夜时分,天空星辰正耀,易峰的真元力也快要耗尽,而那元婴中期修士依然不离不弃地追逐着,就像是要与易峰不死不休。

利用这个间隙,易峰连忙补充了下防御罩,而不受压制的九系神灵之力也可以涌出来了,在混沌防御罩里面又布置了一层九系神灵之力的防御罩,以策万全。

前面是冲不过去了,若是硬冲,激怒了那大个头怪物,若是它拼命起来,易峰估计冲不过去不说,还可以防御罩被破从而丢了性命。

易峰只看了一会儿,就已经明白,这应该是一种新酒水诞生,而邀霞酒楼这是在为新出的酒水做宣传,一旦大家都喜欢了,日后的生意肯定是红红火火。

此间,易峰二人岂会发现不了大城中的怪异情况,吃喝一会儿后付了帐便走出了酒楼。出来一看,二人眉头顿时蹙起,大城中人群如潮,涌动的方向却只有一个。

对于这两人的表情变化,血焰魔帝与一干星空中的高手们都感到十分怪异。

南武门动手有比较合适的理由,可越玄神宗现在没有,毕竟易峰二人没有得罪过越玄神宗,总不能因为那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巨灵神族的宝贝而贸然出手,即便是出手了,未必能够占到便宜不说,还会开罪了吉雄。

那仙帝刚刚接住自己那倒飞回来的极品仙剑时,忽然从易峰头顶喷涌出一股子强劲的风火,却是易峰已经发出了风火珠。

易峰冷哼一声,同时以神灵之力飞速入侵受伤仙帝的身体,将其仙婴禁锢起来,同时又在仙帝周身布下了重重禁制,即便是这仙帝无恙之时,被易峰如此施为一番也肯定不会再有战力。

强盗团只有四名仙帝,而且只有一位是仙帝中期,如此组合面对两位中期仙帝,肯定是没有胜算的。三位初期仙帝绝对没有实力战胜一位中期仙帝,除非是其中有人身怀神器级别的法宝才行。可神器这种的法宝,在仙界就是逆天的存在,一般帝君都不见得有,更何况初期仙帝。

这一句话不是易峰在惺惺作态,确实是由心而发,可却让芸霜心中一阵感动。

如此男儿,如此豪情,不正是所有女子都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吗?易峰不是只说,他的实际行动已经和正在证明着他的胆气、勇气和实力,更多的是那种凛然不惧的精神!

“小子,听仔细了,我现在传你一套可以让你速度提升无数倍的法门,虽然对你实力会有影响,但总比丢了性命好!”斩天说完后,易峰就觉得灵魂中有一股讯息涌入,而后组合起来便是一个不算深奥的法门。

斩天剑将在周五,也就是5月14号上架,请大家准备好阅读币支持订阅。

不过,裂天镰确实强悍无比,虽然没有主人的控制与支持,它依旧威势惊人,将那金色大蜈蚣压制得死死的,处于全面的上风。

易峰直觉自己的领域正承受着巨大考验,而金色大蜈蚣周身的时间与空间波动也沸腾了起来,很难再被易峰封锁。

金色大蜈蚣发出一声怒吼,忽而化为一道金色流光,向远处遁去。

被神器攻击的斩天剑,顿时觉得尊严受到挑衅,却是蓦然分出了“引星聚辰剑斩天”七个金色大字,而当七个大字又沉入到斩天剑中后,斩天剑虽然没有继续吸收漫天星辰之力,却是依然威势大涨,迎着那挑衅的神器就临空直斩而落。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240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