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城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51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3章:模模糊糊

“那个初迟既然不是四皇子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月娘移开话题。她虽然不是从无名山出来的人,但是当初若没有天机阁所救,她这一条命早就入了皇权了。所以,如今的她,也和天机阁的所有人一样,上下一心,追随主子。哪怕她也是个女子。但甘愿让他们追随。

不错?谢芳华挑眉,看了月娘一眼,“什么叫做不错?”

    那时候,她只是很恨很恨,恨自己只能看着他,什么也不能做。

谢芳华早已经在出了山路之后,便取出了面纱,遮住了面。白纱下,只一双眸子,有些昏暗和清冷,整个人十分沉静,只扫了一眼告示,便择了一家酒楼,走了进去。

“只要你交出魅族的秘术,本座便饶你不死。”藏锋居高临下地道。

华无奈。

侍画一惊,“小姐,您怀疑轻歌公子他”

谢芳华点点头,“南秦的朝堂,自然要我南秦人,我就算为了以后的谢氏,为了在朝中有人扎下我天机阁的根基,也自然不会选北齐之人。”

除了谢云澜和谢芳华所乘坐的马车外,其余无论是载人,还是装货物的马车,都尽数地毁去了。谢芳华是女眷,自然要坐车,所以,她上了车后,谢云澜、秦钰、秦倾、李沐清等人骑马离开被炸毁的临汾桥,前往临汾镇统兵府。

但是自从五年前,言宸下了无名山,以天机阁为据点,未雨绸缪,自然是偷偷制作了土火药。但是天机阁远在两千里地之外,短时间内是没办法补上的。

卢雪莹本来想瞒着,可是回了家,她怎么也瞒不住了,将秦浩这两日如何对待她说了。

“听言跟在世子身边,很多公子都在,太子总不会当着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将世子如何。应该就是拉着他不想让他回府。”侍画低声道。

卢雪莹闻言露出惊异的神色。

孙太医垂首,摇摇头。

“铮儿!”英亲王失声喊了一声。

谢芳华沉默地点点头。

谢芳华下了马车后,站在皇宫门口对着宫门看了片刻,跟着吴权进了皇宫。

又有人牵了一匹马递给初迟。

“可是,偏偏不巧,你寻的这个手中有稀世名

“四皇子认错人了。”言轻摇摇头。

车夫也同样穿着雨披,带着斗笠遮雨,低着头,没应声。

那少年顷刻间便来到了近前,大喊了两声祖父,便翻身下马,甩了马缰,哭着冲向马车。

玉灼也怒了,“我发现你祖父在马车里被人杀了,难道就是我杀的?你比我还大呢,脑子是不是不好使?”

谢芳华挑开车帘,撑着伞下了车,点点头,“刘大人不必多礼。”

p;??“仵作,上前验尸。”刘岸退后一步,让开马车。

两名仵作对看一眼,摇头,“这雨下的太大,暂且再看不出什么别的。”

不多时,李沐清来到近前,翻身下马,走到谢芳华身边,对她温和地道,“你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我过来看看。”

...谢芳华站在落梅居门口看着英亲王妃带着人走得没影,才收回视线。

“你既然没喝,与我一起喝,我就喝。”秦铮道。

谢芳华攸地坐起了身,抓紧帘帐,凌厉地看着他。

秦浩收敛神色,冷漠地道,“论起门第来,左相府不及右相府尊贵,不及永康侯府勋贵,不及翰林大学士府清贵,不及监察御史府宠贵,不及忠勇侯府富贵。”

秦浩点点头。

谢芳华见听言如从奔波了多少路赶回来的一般,实在有些惨,忍不住笑了笑。

“闻着味道挺香,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燕亭吸了吸鼻子看着谢芳华说道。

燕亭回头看向那三个谢芳华没见过的少年道,“你们三个可真是有口福,往日不见你们空闲,今日跟着我们来了,竟然就能吃到听音姑娘做的菜。”

谢芳华无奈,放下那个,又拿起一个,看向秦铮。

谢芳华知道他肯定是不想去紫荆苑的,本就对秦浩看不顺眼,更何况如今还是卢雪莹有事儿。她对喜顺道,“喜顺叔,你去告诉娘,我这就过去。”

大床上,卢雪莹衣衫不整,仅仅能遮蔽身体的衣物成了碎片,几乎可以看出早先何等的被揉虐,未遮蔽的下体正在不停地流血,她已经昏死了过去。

谢芳华瞥了她一眼,“止血的。”

秦浩见英亲王妃不盯着他怒骂去给左相府报信,似乎松了一口气。

------题外话

三人吓得身子一软。秦倾是跟着他们出来的,若是他出了事儿,死在这里。那么他们也脱不开干系。闻言齐齐让开了床前。

“这可怎么办?”程铭声音急了,“快,快叫大夫!这里怎么会有毒蝎子?”

一行人回到后院,金燕和燕岚已经醒来,正要前往老庵主的住处,见到他们回来,立即止了步。金燕急急地问,“娘,据说老庵主所在的房屋塌了?她被砸死了?”

“你自己梦魔了吓人,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大长公主打断她的话,“快去收拾,跟我回府。芳华比你年纪小,但是比你稳重。你非要闹着来丽云庵,娘依了你,险些出事儿,以后不准你再任性了。”

r />

大长公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只是觉得,自从西山军营出了事儿后,孙太医、韩大人等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接连出来,如今又到了你身上,你能平安被芳华救了,有惊无险,娘就谢天谢地了。若不是筹谋已久,背后之人太过强大,怎么能有这等本事弄出这些事儿?也许还会有更大的阴谋。我们还是不掺和的好。”

谢芳华知道二公主、五公主、八公主都早殇,不被她提到也是应当。

谢芳华没有意见。

秦钰揉揉眉心,“你什么时候也跟左相、大伯父一样尽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了?”

“你来说吧。”李沐清偏头对郑孝扬道,“我昏迷几日,醒来后,就知道她已经查出怀孕了。”

秦钰恼怒,“朕看你们的脑袋在脖子上面挂着太舒服了是不是?”

“臭小子,你少跟我装蒜!别告诉我华丫头怀孕了,你不知道?”英亲王妃竖起眉头。

秦钰抿唇,“夜里,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吴权立即看向秦钰,“太子,那您回城怎么办?没人在身边怎么行?……”

谢云澜失笑,“若是让你多在平阳城住些日子,我手里的银子怕是会被你吃光?”

二人齐齐颔首。

秦钰伸手往上拢了拢外衣的领子,慢慢地道,“小气什么不就是一件衣服朕为你的女人没少操心,穿她亲手做的一件衣服你也舍不得难道将来你的孩子出生,不让他管我叫叔叔了你能撇开关系”

秦铮端起茶盏,慢悠悠地晃着,茶水在杯子里晃出一道道螺纹,他忽然端起来,一口气喝尽,放下茶盏,对秦钰道,“今晚会会郑孝扬。”

“做你的梦去吧。”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御书房。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他。

秦铮不再说话。

谢芳华摇头,“娘,不用把脉,我的身子我知道,回头我开一副药,吃下养着就好了。”话落,她道,“太医看不了我的诊,还是我自己来吧。”

谢芳华摇头,“娘,昨日您和兰姨将这盆花搬出去,都什么人看了它,碰了它。”

英亲王妃带着春兰进了内室。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嗯,就如在西山军营时,范阳卢氏的子嗣的死一样,是虫咒之术。不过,这个虫咒之术更霸道,使人七孔流血而死,且死相凄惨。”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闻言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英亲王妃偏头看了一眼谢芳华,说道,“皇上在宫里应该是得到信儿,快去请皇上进来。”秦钰看着谢芳华,眉目顿时深了。n,

以后就陪着他,生死相依,生就生在一处,死就死在一处。

宫门外,已经备好的马匹护卫,侍画、侍墨已经收拾好了行囊。

“为什么?难道你今日有别的事情不成?”秦铮看着她,佯装不解。

玉宝楼的伙计不识得从来没登门的谢芳华,但可是识得秦铮和金燕,见秦铮牵着谢芳华的手,也顿时就猜出了谢芳华的身份,连忙毕恭毕敬地将三人热情地请了进去。

秦铮当没听见。

秦铮看了一眼,对他道,“稍后有人会来给你送银子!”

    不多时,一碗鲜血便流满。春花止住伤口,将一碗血上前递给赵柯。

    虽然如今在谢云澜体内冲撞的气息显然比秦钰对她施咒的那一根线粗。但隐隐的,让她却觉得,性质怕是一样的。

    谢云澜收回视线,紫红的眸光一瞬间微微灰暗,低头将剩下的血喝完了。

    谢芳华头疼得如崩开一般,她眼前有那么一片画面,似乎拉开了久远的记忆之河。

一顿饭的功夫,听言的嘴就没停过。

听言顿时愣了,抱着酒坛问,“公子,那这坛翠烟轻……”

“好,皇上如今在哪里。”谢芳华问。

“荥阳郑氏太远了。”大长公主道,“郑孝纯是敏夫人和右相夫人看中的,她们二人眼光毒辣,相中的人自然错不了。我便没细问。”

金燕叹了口气,“稍后我问问芳华,兴许她能知道。”

刚到李如碧的院子门口,便听到右相夫人的哭声,其中夹杂着又气又恨又怒的骂声,自然骂的是荥阳郑氏的二公子郑孝扬。

谢芳华没言声,右相夫人不喜她厌恶她,她也能知道原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谢芳华看向右相。

李如碧摇摇头,“哥,我不想治了,治不好,不如不治。”

秦钰点点头,对英亲王妃和谢芳华道,“大伯母,一起来吧。”

荥阳郑氏的三人一个个愁眉不展,虽然心下焦急,但也未询问郑孝扬被右相府绑在何处。

她来到右相身边,一把推开管家,抱住右相,惊骇得嗓音都变样了,“你这是怎么了?”

她给了他一个出色的儿子,让他骄傲,承接他右相府的门第,死亦有接班人。

金燕拉着谢芳华坐下,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芳华妹妹,你想必已经猜到我叫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过了许久,金燕低声道,“芳华妹妹,与其让我蒙在鼓里,不如你于我如实说说,让我看清楚到底有没有转圜的余地,也好做个定论。”

谢芳华看着她,反手握住她的手,“金燕,一个人不应该为另一个人而活。你这么年轻,要才华有才华,要美貌有美貌,要身份不输于任何一个人。你应该寻找一个真心喜欢爱你的人,过好一辈子。秦钰不喜你,非你的良人,便不是你的姻缘。你又何必你虽然是大长公主所生,但又不姓秦,南秦江山基业与你何干你真不必如此为他牺牲。”

谢芳华抿唇,她早先在被秦钰问起时,也想到了这个办法,只是想到这样一来,就牺牲了金燕的一辈子姻缘,于是断然地放弃了,她想着秦钰同样聪颖,定然也想到了,他虽然不喜金燕,但不会冷血绝情到拿她终身作伐,没想到金燕却是自己提出来了。

金燕站起身,对她道,“我现在就去找钰表哥。”

“圣旨下达,就要立即准备进宫,最晚也就只能拖到今晚,拖不过明天早上。”谢林溪担忧地开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皇上收回圣旨”

“云澜哥哥,有一样东西,我得给你。”谢芳华沉默片刻,看着他道。

秦铮笑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意味,“崔意芝在京中晃悠了几日,如今算是谋了一份大差事儿。”

谢芳华一直知道皇上肯定不会放过清河崔氏这一块肥肉,但是却没想到他大笔一挥却布了一个这么大的局。出手迅速果断。先是提拔了母族吕氏的吕奕封为安平将军,然后又派崔意芝去迎四皇子秦钰,将吕氏和崔氏借由崔二老爷续娶的夫人和她的儿子崔意芝给串连了起来。以此拢住吕氏、崔氏。

秦铮忽然笑了,“谢氏族长一脉果然不傻。”

“还睡不睡?”秦铮低声问。

谢芳华赶紧地收起心中被他牵引出的热度,闭上眼睛,用心强行地继续去睡。

秦铮伸手按住了她的手。

她轻轻扯动嘴角,无声地笑了。

谢芳华瞅着他,以前看他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少年,可是经过昨夜,再看来,到底是不一样了。不着寸缕的他看着清瘦,却不是真正的瘦。他的身上除了或轻或重的伤痕外,还有她昨天承受不住他的冲力抓出的痕迹,看他进了水里,她红着脸收回了视线。

二人被他视线一看,顿时恍然,连忙改口,“是小王妃的衣服……”

“可以学。”秦铮道。

---

谢芳华直到累得手指头都抬不起来时,秦铮才放过她,拥着她睡去。

侍画一惊,“小姐秘密安排老侯爷、舅老爷、林溪公子出京。您说皇上知道了?”

侍画点点头。

“是。”侍画应声,立即向外走去。

侍画不解地看着她。

好半响,秦铮才慢慢地点头,声音沙哑,“是。”

秦铮还是觉得,她这样的身子,不太可能,又问,“你……的医术,有没有出错的时候?”

真的怀孕了!

秦铮听到谢芳华的话,整个人都僵了,似乎化成了雕像,一动不动。谢芳华从被秦铮抱出轿门的那一刻,心跳似乎停了。

秦铮敏感地感觉到她依偎依靠的温暖的柔软的动作,脚步猛地一顿。

“小王爷,怎么不走了?”喜顺等人追上来,见秦铮低着头埋在谢芳华的盖头上,一动不动,不由纳闷。

其余皇室里的皇子公主们,还有宗室里的亲眷们,分别围着四周,或坐或站。

一时间,满堂宾客,分外寂静,几乎落针可闻。

赞礼官待二人行完夫妻之礼,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礼毕,送入洞房”

秦铮

谢芳华笑看了秦怜一眼,大约是这些日子帮英亲王妃准备两场大婚,她累得瘦了一圈。

“喂,我不就说两句话吗?你要打我?”秦怜吓了一跳,立即后退了好几步。

若是对她下狠手的话,以月娘的武功,显然早就会败了,也不能等到现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