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城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51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5章:拨雨撩云

王亦诗的事情,只能一辈子烂在肚子里,毕竟这四扯上京城里的人,越少人知道越安全。

不过,蓝弦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王亦诗与大金有关,那么王亦诗的事,那人不会插手了,毕竟王亦诗已经是一颗没用的棋子了,那人肯定不敢把自己弄臭来……

“谢谢。”蓝弦客气的接过一小块,别人的好意全盘接受那就是傻了,而全盘拒绝的话又太不给人台阶下了……

“谁的电话?”

“也许有人天生就适合这个圈子,她很有灵性。”

而蓝弦与莫庭此时也与中石那一块的人谈好,起身朝颜末与白雪走来,看蓝弦那样子,似乎早就知道了瑞的到来……蓝弦发行ep的事情,在白雪与公司左谈右商终于定了下来,不过时间却改在一个月后,因为没有空闲的录音棚给蓝弦用,面对这样的情况白雪再怎么难过也只能压下。

从里面走出来的是星娱的一哥一姐,两人身后各跟了四个助理,将电梯挤的满满的。

她没事去重现自己演的干吗。可惜晚了……

白雪明白,蓝弦特意提醒他,除了让他处理这段视频外,也是一个考验,考验白雪会不会为了蓝弦而冒险,会不会将黑锅背在自己身上。

莫放缓缓的低下头,眨着空洞的眼眸,第一次正眼看着蓝弦……

这样的莫放有生气多了,虽然还很虚弱……

“对。让他办好……”

十个百分点,这对于偶像剧来说无疑是个不可思议的数字,而这的确值得庆祝,虽然很多公司都怀疑星娱数据有假,十个百分点只因为一个女配,这太不可思议了……

“莫总,蓝弦,你们这是?”导演看到这边的情况,立马嗅到了jq的味道,一副意外的样子上前寻问。

当……

众人齐齐回头,看向那不稀稀拉拉滴着的人工雨,不敢相信的互看着。

因为,莫庭的坐骑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等人,而这里会让莫大总裁亲自来等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

“蓝弦,你没事吧?”

女子当温柔似水,女子当外柔内刚。

蓝弦微低头着,月光下看不清她的表情。

蓝弦一脸向往的附和着,一旁的白雪站在边上快急死了,当他听到来人介绍的身份时,就明白今天蓝弦麻烦了。

紫心与红颜一脸的怒气,明显的不满这群记者的态度,蓝弦嘲讽的看了一眼紫心与红颜,随即与颜末一样,摆出一副哀伤的神色,红红眼眶和怀念的眼神似乎在想着融柳……

上天已经惩罚了莫家人……

昨天晚上,两人算是不欢而散了。除了莫放的事情,还有回国的事情……

而且等到警方来,也晚了。

给读者的话:

一曲结束,蓝弦也准备就绪,一身白衣坐在舞台中央,轻抚着面前的琴弦,琴音响起……

如果不是顾忌这是r&m集团的秀,不是顾忌莫庭认真的程度,这些模特肯定会不顾秀场,在t台上搔首弄姿以便吸引莫庭的注意力。

“莫总……”

“今天晚上,剧组宣传,蓝弦你也一起去。”六点,拍好了最后一场,副导才姗姗来迟的通知自己,晚上上通告的事情,语气傲慢的不可一世。

好半响,莫放起身,将融柳给他的东西,全部小心的按原样放回盒子里。莫放打开了电脑,在电脑上打出一行字:

一切准备就绪,蓝弦躺了下去,衣服和身上有化妆师特意弄出来的脏污,脸上也有几分惨白,这都是剧情需要……

绿色的衣摆因着蓝弦的转身而随风飘起,如同舞动的精灵女王,一不心不仅入了他人的眼还入了他人的心……

莫庭嘴角微微上扬,显然他很满意众人惊艳的态度。不过莫庭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明白,beautiful的不是夏绿,而是穿上夏绿的蓝弦,只有蓝弦才能如此完美的演绎夏绿的味道。

《无可救药爱上你》融入了时下我们最关注的元素,除了有我们坚强的女主外和富二代男主外,海龟精英ol们的生活也是有……

蓝弦羞涩一笑,表现出一个新人该有的鲜嫩与腼腆,但言谈和举止间却是落落大方,一看就是受了极好的教养……

“蓝弦小姐,对于融柳小姐你有什么看法?”某中立的报社,抛出一个很有回答空间的问题。

在国内,两人都聚少离多的,跑去国外拍戏,那启不是一年半载都见不着了。

你不应该怪莫庭,要怪就怪融柳的父母,对自己的女儿那般无情……

好在蓝弦年轻,底子好,即使素颜也是清秀佳人,莫庭看着蓝弦来了,和众人招呼一声便了。

比如,给蓝弦安排过量的工作,又或者炒作蓝弦的绯闻,说句不好听的,直接派人给蓝弦来一组奇怪的照片,也不是什么难事……

打开个大网站论坛一看。

而问完紫心与红颜外,几位记者也意思一下的问向蓝弦了,不过那问题很是敷衍:

声音不大,却分清亮,如同清泉流过,如同玉珠落地,不知是这个回答还是蓝弦的声音,记者的本能让众人明白,面前这个温婉哀伤的小姐身上有戏挖……

尽人事,听天命吧。

“好好好,没有,没有,市长千金呀?没注意看,不知道漂不漂亮,要不下次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么一个起落,莫庭感觉自己心情大好,之前堵在心里的大石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蓝弦,真的很感谢你,前段时间为我们演艺圈的人做了一件好事,如果不是你的话,莫总肯定不会对大金集团的人出手,现在我们总算是安全了,不用担心被人威胁了。”王亦诗自来熟的说着,眸中的有着单纯的感激。

站在电梯里,蓝弦已经将底稿全部看了一遍,笑道:“看样子你的那瓶总统之爱很有份量。”

“你怎么知道?”白雪惊讶的看着蓝弦。

几番自我安慰,蓝弦终于做好心理准备。

明明只是一个眨眼间的事情,可是蓝弦一个眼神,却让人感觉如同万年间那般漫长……

蓝弦摇了摇头:“不,与blue无关,只是蓝弦。”

“咳咳……”就在这美国肥佬要承诺什么的时候,角落里那少年站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话,用着极其标准的中道:

而事实上,蓝弦这事也的确引起了国际纠纷,不过他们还不知道罢了。

“雪老大……”

“啊,王姐,你可是第……”“墨前辈,你叫我?”蓝弦立马恭敬的站着,充值展现了一个新人的应该有的态度,谦和与恭敬,她现在的角色就是演艺圈的新人。

一个表里不一的艺人,一个见到了他还能保持冷静,在他面前演戏而不被他发现的艺人,什么时候圈子有这么好的苗子了……

演技,他墨云天也不差,在这个圈子沉浮了这么久,蝉联影帝三年,他的实力摆在那里。他到要看看这个新人的演技是不是好在可以在他面前收放自如。

蓝弦的眼眸虽然有几许如狐的狡诈,但是很清澈,那种清澈的眼眸他只在融柳的身上看到过。

远远看到天皇集团的老总顾子寒,颜末连忙上前:“顾总,你好,祝新片大卖……”

能坐不站,能站不走的……

白雪看蓝弦一脸的郁色,心里明白蓝弦这段时间不好过。

“早呀,蓝弦……”

厕所的味道真难闻。

她是新人,能有一个配角给她演不错了。

而且你一直看着我,让我怎么吃东西呀。

莫庭也不拦,笑着看着蓝弦落荒而逃的样子,在蓝弦刚刚踏出一步时道:

蓝弦问的很自然,只是藏在衣袖的双手泄露了她的害怕和愤怒。

这样的新闻炒了整整一个星期,蓝弦走在哪里都被人堵着,白雪在新闻刚刚炒起时就问蓝弦要不要把视频放出来,可蓝弦却摇了摇头,说是不急……

蓝弦站了起来,对着众人深深的鞠躬,没有任何理由与解释,转身一个人默默的离去。

她,就算是蓝弦也自有她的活法……

车子很快就驶入了车流,朝莫放所住的疗养院走去,这次来,蓝弦给莫放带了一些小礼物……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颁奖嘉宾是橙色年代的老总,此时他正在台上,说着几句勉励新人的话,半响后,才开口说着:

是的,做为专业的经纪人,无论蓝弦出席什么场合,他都会多备一件衣服,以备不时之虚。

至于爱伤的腿踝,只要谈下那部戏,蓝弦可以半年不用再接工作了……

远远看上去,男人的身材极好,笔直修长,每一条曲线都恰当好处,没有时下人流行的六块腹肌,但每一块肌肤却充满了力道。每走一步,身上的肌肤就隐隐跳动一下,有着说不出来的魅力。

蓝弦配合的点头。

为名为利?如果是为这两样的话,她早就不当演员了。

“白雪,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好莱坞那边选角人选定了……”

“不是什么人都请得起佣人,莫总别忘了我只是一个三流小明星。”话虽如此说,但蓝弦却丝毫不见自卑,说完也不理会莫庭自己走了进去。

“蓝弦,我手上到是有几个不错的剧本,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就拿给白雪,你们商量商量,有没有适合的。”

“boss好……”

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可也仅限于感动。

说完,墨大神的耳朵微红,只不过墨大神演技好,表面上依旧是一事从容优的气度,比起莫庭的贵公子气度生生多了一份底蕴,估计这就是英国贵族的从小教育吧……

他莫庭凭什么去质问蓝弦,他有什么立场去质问蓝弦。

一个个名词在莫庭的脑中出现又消失了,他很明白蓝在他心中绝对不只这么简单,她是蓝弦呀,不一样的……

心很乱……

“那个女艺人叫沐菲,初入圈子,小有名气,据说是沐氏的千金,最近经常见报,偶尔也能上头条,被媒体称为小融柳。”

一时间,蓝弦的形象一落千丈……我们看到的永远都是表面,内在的情况太过复杂了——莫庭

最近白雪各方面都很顺利,而这样的白雪才是真正的白雪,只要他好就行了……

后台的摄像大哥,不知不是日本人,还是不想这个争执就此结束,他的镜头居然一直在蓝弦与那女主持人身上打来打去,似乎很喜欢看到为两个女人的交战。

偷偷的用眼角看了一眼还在那看着账册的影,不知这样说,他会不会不生气了?恩,还好,脸没黑。

……

虽不解为什么要他等,但还是点了点头,她从未要求过他做什么,这种小事,不过份,他可以做到。

“立马调动皇宫所有能调动的力量,竭力保住皇上的安危,尤其注意皇后与司徒将军的人。”希望还来得急才是呀。

“婉如,刚刚本宫已向父皇告了一状,父皇免了你一死,但从今天起,你不在是曦王妃了。”轩辕晗看着知心,优的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知心是真的累了,身心俱疲,没有准备盲目的来到京城,路上被人刺杀,一到京城就回到了这伤心之地,她的体力与心力都严重的透支了,知心,这一睡,足足睡了两天两夜才醒来。

“爷,属下……”吴清愧疚的低下头,他当时是只是太担心了爷了,才会那样想,太子妃的恩,他当时的确欠考虑了,一心只记得爷的伤,却没想过知心太子妃到了这落霞院的反映。

“博一博,总比死守着家业等死来的强。”赞赏的眼光看向宇定北,的确是个人才,宇家能看得如此通透,能舍得下这家业的可没有几个。

“未伤到筋骨,不碍事的。”面色平常,对那满是血的腿,看也不看一样,在他眼里,那伤口似乎就像一个小针口那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