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城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51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9章:奋起直追

“来人,去将太医都请来这里!”秦浩冷静地对外面低喝了一句。

    谢芳华见他妥协喝了,忍不住露出笑意,也跟着喝起来。

“秘术藏在我心里,我需要写下来。宗师既然这么轻易就捆住了我,还怕我跑了不成?我不是你的对手。能跑到哪里?”谢芳华道。

昨日她与谢云澜商定,以后早饭和崔允一起陪着忠勇侯在荣福堂用,以往都是谢墨含陪着忠勇侯用早膳,她在府的时候太少,回来后事情不断,也没怎么在府里待着,更没怎么过去,如今哥哥出门在外,她也会长期在府中,自然不能再和以前一样了。爷爷老了,哪怕她不能每日陪在他身边,但每日早上去用早膳,碰一面,还是可以的。

秦铮又道,“我销断你的头发是有目的的,稍后我们把你销掉的我的头发和我消掉的你的头发结发在一起,你做两个荷包,一个我挂着,一个你挂着……”

晚上,秦铮回来进了小书房,谢芳华随他进去看书。

那人每一处都不放过,最后到底是被他找到了那个匣子,打开一看之下,满意地拿着走了。也没管她道没有解开。

...《粉妆夺谋》内容介绍:

秦浩摇头,说她只管休息,他能忍着。

卢雪莹点点头。

“朕记得这丫头出生时没听说有什么病症,后来这病究竟是怎么得的?”皇帝忽然问。

谢墨含看向灵雀台外,想着燕亭曾经透露出对谢芳华的执着心思,生怕她今日来这里真是为了他,心微微揪了起来。

天下怕是再没有人如他们一样了。

但愿上天能真的厚待他们。

为何非要持守着规礼不能放肆一些?

谢云澜对秦钰道了声谢,扔给了言轻一匹马缰绳,自己翻身上马。

“多谢四皇子的好意,在下也希望自己是北齐京城内尊贵的皇子,可惜不是。”言轻摇头,不欲再多言,向前走去。

玉灼也怒了,“我发现你祖父在马车里被人杀了,难道就是我杀的?你比我还大呢,脑子是不是不好使?”

两名仵作上前,一人给孙太医验尸,一人给车夫验尸,片刻后,二人又对换。之后商议一下,对刘岸得出结论,“回大人,孙太医是被人一招毙命,杀人者,显然会武功,正中太医心脏,而且是在太医遂不及防之下。时辰约莫是一个时辰之前。而这名车夫和孙太医是一样,被人杀害,时辰也是同一时间。”

刘岸顺着视线,也看向谢芳华,对她拱拱手,“既然是小王妃发现的孙太医被杀案,还是要走一趟衙门,跟下官录个口供。”

只见来的是一匹马,马上人披着雨披,带着雨具,尽管包裹得严实,还是能够认出正是右相府的公子李沐清。另外他身旁有两辆马车,正是孙太医的家眷乘坐的马车。在他们之后,还有一批人行来,身着刑部衙门的服饰,显然是刑部来人了。

不多时,外面忽然传来推门声。

“我来喝药!”秦铮道。

谢芳华对他指指门口,意思是他该回去睡觉了。真不知道喝醉了酒的人本来已经困成靠着椅子就睡着的样子了,这么一会儿怎么就不睡了?看起来还很精神。

“走吧!你们没看到听音姑娘和秦铮兄正忙着做菜不得分心吗?别闹了,我们进屋里等着吧!”谢墨含说话了,他最不愿意妹妹被人观赏,可是她如今身份在这,也没办法。

“左相和一众朝臣都同意了皇上的决定,圣旨已经下了,皇上派了身边的亲信带着圣旨前往漠北。骑快马日夜兼程,过年的时候应该能到达漠北戍边的军中。”燕亭又道,“这回他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京了,皇上没定日期,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两年,也可能是三五七八年。”

谢芳华不理会燕亭。

燕亭灰头土脸地出了小厨房,一边走,一边给身上拍灰。

“应该跑去了后园子玩了,那里的雪没打扫。”听言道。

秦铮扫了秦倾一眼,“先用膳,一会儿饭后你再去看!”

刘侧妃一时没了声,“噗通”一下子跌到在地。

“糊涂”英亲王妃怒喝,瞪着他,“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儿,瞒着左相府就能瞒得住?你以为你媳妇儿醒来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还会坐得住不回家告状?左相和左相夫人只这么一个疼宠的女儿,由得你包瞒作践?”

谢芳华对他脸红地笑着问,“你是想我们早要孩子,还是晚要?”

宋方出了房门后,迎面碰到秦铮,顿时睁大眼睛,“秦铮兄?”

谢芳华想着王倾媚既然能知道这城中有人将白莲草都买了,那么岂能不追查何人所买所为何事儿?

那小童一呆,悄声道,“公子,您是有事儿要找楼主吗?楼主有个规矩,一旦她和玉公子歇下,就不准我们去打扰。哪怕出了天大的事儿。否则就拧掉我们的脑袋。”

那掌柜的待她说完,好记忆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对秦铮道,“回公子,除了一味白莲草,其余的草药都有。”

药铺因今夜特殊,所以,至今未曾关门。

程铭恍然,笑了一声,对秦倾道,“我看你根本不必担心秦钰,他精明得很,能从漠北转了一圈回来,柳妃和沈妃之流奈何不了他。不但奈何不了他,恐怕还会成为他的下酒菜。您担心得多余。”

秦倾拿不准秦铮,但见他杀气明显,心底发寒,一时间没了主张。

“你威胁我?”秦倾竖起眉头。

“跟我去见官!”秦倾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当街杀戮,且死了七八个人,他身为皇子,直觉这事儿必须要管。

谢芳华看了一眼,道,“先选一间空屋子,我给这两个人验尸。”

“你自己梦魔了吓人,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大长公主打断她的话,“快去收拾,跟我回府。芳华比你年纪小,但是比你稳重。你非要闹着来丽云庵,娘依了你,险些出事儿,以后不准你再任性了。”

“你去做什么?除了捣乱,还是捣乱!”大长公主恼怒地训斥了金燕一句,“你不准去。”

谢芳华回头看了侍画一眼。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看起来不错了?”秦铮走到她近前,细细打量她。

二人无奈,只得折回皇宫。

秦铮点头,轻轻抬手,韩述翻了个身。

“你可想好了,别后悔。”秦铮伸手关上窗子,阻隔了外面风雨侵染的水汽。

谢云澜点点她额头,肯定地道,“没错,谢氏米粮很缺钱。”

过了大约一盏茶,谢云澜偏转头,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云澜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要跟你抢房间,我是住你隔壁好不好?”谢芳华感觉他身子僵硬,轻声道,“有事情我可以及时找你啊。”

两个时辰后,谢芳华看完了最后一卷暗宗,对谢伊道,“你记下了几分”

谢伊立即扶住她,喊了一声,“娘。”

谢芳华见秦钰回宫后,竟然还没换下在英亲王府穿戴的衣服,无语地扶额。

“怎么回事儿”秦铮偏头对谢芳华询问。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秦钰点头,“不错,你我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不至于性命相抵,我还没想过要你命。要你命对我没什么好处。”

“怎么能怪您谁也没料到,您别自责了。”谢芳华摇头。

英亲王妃低头寻思,片刻后,她揉揉头,“昨日早上起来,一直忙着里里外外布置花草,小厮、侍婢,来去匆匆,除了春兰,我到不记得当时我和春兰看这盆花时,还有谁在场了。”

英亲王妃一惊,立即快步走了出去,人未到,声先出去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立即有府中的侍卫从暗处现身。

春兰点点头,扶着谢芳华来到翠荷的近前。

不过无人敢问。

“春兰,去取府中所有人的名册,我要点人。”英亲王妃又吩咐。

谢芳华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裙,出了内殿。

“你可真会做生意!怪不得将祖传的店铺做得这么好。”金燕夸奖那掌柜的。

“我看最适合你呢,铮表哥,你说是不是?芳华妹妹身上有如兰似雪的华贵,若是太张扬的簪环,反而夺了她本身的气质,就是这样的事物佩戴上,才相得益彰刚刚好地与她搭配。”金燕诚心地对秦铮道。

秦铮看了一眼,立即道,“这一对我要了!给我收起来。”

金燕又低头挑选,不一会儿,又看中了一支朱钗,询问了谢芳华意见,谢芳华点头,她让掌柜的给收了起来。

    风梨想着既然公子出声,那么自然是允许这芳华小姐进去的,他想着多年下来,芳华小姐在公子面前真是一个特例了。连他也不懂为何公子独独对芳华小姐特例。要知道谢氏米粮除了一堆公子外,也是有一堆小姐的。可是从来不曾见到公子和她的其他妹妹亲近。他只能点点头,“回芳华小姐,是我家公子,他在屋内,在喊你。”

    谢芳华看着谢云澜眉心一团黑紫之气,**的上身血脉游走的地方,似乎有两道气在窜,使得他垂着的头面色痛苦,她想着,他身上的痛苦怕是比面前表现出来的痛苦要严峻十倍不止。这一团黑紫之气她只用眼睛还看不出来是什么,若是要查探的话,只能靠近给他把脉。

    风梨看了谢芳华一眼,后退了一步,无声地摇摇头。

    风梨点头,立即跑去了小厨房。

    是属于……谢云澜的……

不多时,听言端着饭菜进来,见她支着额头靠在椅子上喝水,顿时笑了,“听音,你这样靠在椅子上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公子,怪不得公子见了你就喜欢得不行。”

一顿饭的功夫,听言的嘴就没停过。

“此时应该知道了吧。”侍画道。

“还没有。”侍画摇头。

二人不再说话。

一行人等在门口迎接皇上圣驾。

英亲王妃、大长公主对看一眼,也都退出了门外。

金燕没走,留在了屋中。

右相也有些恼怒,看了荥阳郑氏的人一眼,拱手对秦钰道,“皇上,请移步客厅说话。”

右相摇摇头,“老臣累了,早就有此心……”他说着,气力渐渐不支,本来还想说什么,便长话短说道,“老臣此生,有子沐清,是我之幸。万望皇上……以后善待……唯吾所愿……”

这时,右相夫人听到前方的动静,匆匆赶了来,刚要给秦钰请安,便看到了右相,顿时惊得将手里的帕子扔了,扑了过去,“相爷……”

“怎么会?他怎么会一心求死?”右相夫人的眼圈都红了,盯着英亲王妃,明显情绪激动,“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他明明说要带着我告老还乡的。”

谢芳华刚要再说什么,侍书匆匆跑来,说老侯爷请她去荣福堂。她打住话,应了一声。

谢云澜和谢林溪一愣,情急之下忘了这件事儿了,一时无言。

谢云澜抬头看她。

谢云澜忽然偏过头,笑了起来。

“左相府的门楣怎么样?已经够高了吧?背后还有范阳卢氏家族支持,配我大哥可是满配。”秦铮道。

&n

作者有话:是的,215期的《风尚志》有我和张芷溪的一篇访谈(圣诞特辑&新年特辑&情人节特辑合刊)。网就好比烟花,很难长久绚烂,不想被风潮淹石沉大海,就要拓宽它的生命线。比如出版和影视,能让它生命延续我觉得就值得付出。我和你们一样,希望妾本和纨绔被更多的人看到且不毁,芷溪姑娘一直在努力,我们相信她吧!

“昨日永康侯夫人查出有孕外,今日午时,大长公主府也查出了有孕。”林七见谢芳华和秦铮齐齐一怔,他一股脑地说出来,“不是大长公主有孕了,是大长公主的儿媳妇儿,也就是仁郡王妃。”

郡王,两女都被封了郡主,一个是金燕郡主,一个是怀燕郡主。那仁郡王妃她在英亲王府见过,是大长公主带着她儿媳妇儿去找英亲王妃串门时,那会儿她是听音。依稀记得这仁郡王妃的父亲是户部尚书,也就是程铭的姐姐。

“大约是累了,应该在榻上躺着呢。”谢墨含道。

谢芳华还没开口,李沐清忽然笑道,“今日在碧天崖的温泉池旁,我遇到了秦铮兄。”

谢芳华赶紧地收起心中被他牵引出的热度,闭上眼睛,用心强行地继续去睡。

“几天?”谢芳华见他手微微松了,她拽住被子挡住自己。

不多时,春兰带着几个力气极大的粗使婆子抬着两桶水进来,直接抬进了屏风后。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睁大眼睛,确定没看错。

秦铮的脸变幻了片刻,感觉她撩过来的水珠滴在他身上,顿时滚烫,尤其是她理直气壮的笑容,明艳得夺目,这与以前的她大不一样,比昨日的她还不一样,少了少女的隐隐青涩,多了女人的妩媚,尤其是她尤不自知的自然流露出来的这种眉骨风情,几乎将他的心和他整个人都灼烧了。

谢芳华透过镜子看着他,很少有男子会梳女子的头发,可是秦铮却会,且做得自然纯熟。她很难想象,当初德慈太后和英亲王妃是怎样教导的秦铮,除了任由着他宠着他外,又是怎样从不限制他在一旁学着看着竟然会了女子的生活琐事儿。

谢芳华见他答应,不由露出笑意。

秦铮转过身,向外走去,“走吧”

秦铮脚步顿住,看着她明媚的脸,似乎早先他所见的模糊和素淡都是一场幻觉,他抿了抿唇,看着她问,“怎么跑来了这里坐着?”

秦铮低头亲她,“你说你前世血尽而亡,可见没我,若是我在,怎么能让你那般境地?”

谢芳华伸手抱住他,头颈蹭了蹭他的脖颈,声音绵软,“秦铮、秦铮、秦铮……”

“小姐果然刚醒来就问小王爷。”侍画抿着嘴笑,“小王爷在清晨就被刑部的人喊走了,走时嘱咐了我们,说小姐若是要问起,就告诉您他去了刑部,估计除了刑部外,大理寺的人也要赶着找他。想来要忙上一日,让您响午若是不想出院子,就自己在落梅居吃午饭,不必等他了。晚上他尽量早些回来。”

好半响,秦铮才慢慢地点头,声音沙哑,“是。”

谢芳华轻声道,“脉象一般分为平脉、浮脉、沉脉、迟脉、数脉、虚脉、实脉、滑脉、洪脉、细脉、弦脉、促脉、结脉、代脉。”

秦铮听到谢芳华的话,整个人都僵了,似乎化成了雕像,一动不动。谢芳华从被秦铮抱出轿门的那一刻,心跳似乎停了。

秦铮和谢芳华三叩首

,对天地拜下。

赞礼官喊了一声“起”,二人起身,他又高喊,“二拜父母高堂亲长”

英亲王英亲王妃忠勇侯谢墨含崔允五人也向他看来。

从喜堂到落梅居,这一段路不是太近,但也不远,他一步一步地走着。谢芳华想着,她以后在这英亲王府里,不是婢女听音,不是未婚妻,而是真真正正他的妻子,她以后的家了。

门口到正屋的路不远,秦铮放慢了脚步,慢吞吞地抱着谢芳华往里走,似乎要将她早先匆忙上骄,没听过的那些话都给她补回来,让她听个够。

这就是秦铮,他在用他的方式爱他,用他的方式给了她这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大婚之礼。

“哥,还不快带着嫂子进新房?还傻站着干什么?”秦怜见秦铮站在门口半响不动,笑着瞪了他一眼催促。

谢芳华对脸皮二字算是又有了重新的认识,一时无言。

她的手法极为的快速,众人只觉眼前一道金光,那簪子已经来到了素净青衫男子的面前。

一路顺畅,用了大约三炷香的时间,来到了月娘放信号之处。这是一处半坡的山峦。半山腰处有一处庙宇。而此时,两拨人正在动手。

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谢芳华抬步离开。

“据说是在他弄药的时候,死在门前。”春花指了指门口,“如今过去了一日夜,今日又下了雨,痕迹应该是给弄没了。”

秦铮死死地扣住她,“你以为你能破得了这个阵能出去”

秦铮不语。

秦铮叹了口气,上前一步,伸手顺势将她拉进怀里,抱住她纤细的身子,软了声音道,“上一世,一步错,步步错,我以为,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而南秦江山只需要几年,却不成想,最后,我不但没有挽回南秦江山败势,还弄丢了你。所以,我悔了,师傅逆天改命,我对他说,只要能换回你,要我做什么都在所不惜,哪怕南秦江山倾覆。师傅最终用抹平你对我的记忆和他的性命,逆天改命,重写了你的命盘。”

秦铮点点头,“前世,你曾亲眼见过我用驭狼术,由玉灼用来,你想起些画面,也是正常。至于我给玉灼的驭狼术绢布,本来前世是给你的,你血尽而死时,手里就攥着它。我收起来,请师傅用魅术保留了她,是见证前世唯一的事物,以提醒我,这一世,一定不能重蹈覆辙。但是,后来每当看到,便痛彻心扉,去平阳城时,玉灼对驭狼术有兴趣,我挣扎之下,便当随手之物给了它。看不到它,便当你死的那一幕不曾发生,我们只是这一世,重新认识,重新来过。”

秦铮猛地用力,一把将她娟帕扯掉,只见上面点点殷红血迹,如盛开的梅花,很像她上一世血尽而亡遗留在手中的那块写有驭狼术的绢布。他眼底涌上青黑色,却并无意外,将娟帕扔了,拦腰将她抱起,向房间走去。

昨日到今日,一夜又半日。永康侯府训练最好的护卫队都派了出去,甚至连他身边一直以来近身跟随保护他的几名随扈都派了出去。日行千里的快马和武功最好的骑兵出城追赶拦截寻找,可是到今日此时,齐齐传回消息,燕亭踪迹全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