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城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51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章:天炽

可这关系到了斩天与斩天剑的秘密,此时斩天也不用顾忌什么了,直接就将梦嫣仙子的魂力掐断。

随意点了几样酒菜,易峰一边吃喝满足口腹之欲,一边听着酒楼中修士们的纷纷议论声。

这五爪金龙的防御居然是如此强大!在易峰想象中,方才斩天剑的一击,应该是可以让这由神力构成的五爪金龙当即消散,可事实却并不是这样。

“哼!虽然我现在状况不好,但是只要给我一些时间,我便能将之梳理,从而完成真正的重生。不过,就算是现在的我,一样无惧你这刚刚晋级的创世级高手。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所以请你见识一下老牌创世级高手的手段!”

易峰听此,便没有太多顾虑,眼下自己也确实需要一件强力法宝,不然的话,目前自己能量中枢尽失,纵然有一身不错的神通,终究也不算是主宰高手,有了堪比斩天剑的裂天镰护身,自然是多了几分凭仗。

被易峰如此盯着,九魅狐妖顿时觉得自己一切都做了无用功,也不知道是因为委屈还是因为什么,她竟是矮下身子,双臂环绕胸前,露出均匀的后背,抽泣了起来。

易峰先是试着鼓动九系神灵之力,虽然不怎么顺畅,但却是几乎可以调动八成神灵之力,可这些就绝对足够退敌了。

“呃……”

不过,成品的法宝与丹药却不多,只有一件下品灵器级别的战甲,几瓶补元旦,就连那柄飞剑,也只是品级稍好些的中品灵器。

那聚裂变虽然很强大,但在神界其实也不算多么罕见,这女子就算是以前没有学过,以后也很容易能够学到。虽然易峰有点亏,但谁让魔化神婴拿着人家的血莲花不放呢。

易峰对此,只能咬牙坚持,所幸的是,许多年来他一直坚持淬炼肉身,虽然肉身品质没有达到逆天的地步,但易峰的忍耐性却可以用逆天来形容。

当星光呈直线射入斩天剑时,那图紫金色的光圈渐渐凝成实质,其中飞速流转着,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周围的树木与巨石开始随之翻飞怒舞。

很明显,来人能够在这雨夜之中偷袭自己,虽然没有能够制造出多么大的威胁来,但也说明对手可以用意念锁定自己,应该就是天尊级高手了。

当然,神界存在的时间太久了,普通星球上的资源经过无数修士的开发过后,自然不可能留下什么神石给后来的修士。但神界的空间却极大无比,可以说是处处都有神石矿脉,只是修士们得能够达到那里才行,就算是那里没有神界大势力掌控,修士们也得有充足的神石向那些星球传送才行。

面对那些不熟悉的能量体系的神通,易峰没有去浪费时间体悟,直接以强悍的神念看其本质,而后踏上新的高度的台阶。

易峰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斩天也正在观察,可出于愤怒的斩天,却是挥动斩天剑就劈了一记那口棺材。

不用斩天说明易峰也能猜出,那六角星芒阵是一个强大的困阵。极品仙剑都有着强大的灵性,不禁锢起来,很容易就飞天遁地。

易峰冷哼了一声,同样打出一记璀璨的流光迎了上去。

虽然长矛保住了,但也神威不再,上面甚至还密布着道道细微的裂纹。

易峰是第二个来到这个广场的,此时大多数被抓来的修士都排在他前面,短时间内他没有去撞碑的危险,但绝对要不了太久。

不过,这座天宫确实品质非凡,纵然面对创世级高手燃烧的本源之光,依然没有被焚化的迹象,只不过一股股浩荡的威势从外面透了进来,散发着令人无比心悸的波动。

男的苍老异常,女的倒是美丽动人,正是易峰与两位美女主宰。星球被炸开,星空中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空间黑洞。

不出意外的话,那部功法应该就在这个铁盒子之中。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九魅狐妖压根就没有在乎过两位帝君的命。

斩天剑剑端之处,金光再现,周围还缭绕着道道火蛇,看上去骇人之极。

“笑萱呢?她今日怎么没来?”中年人脸色有点不悦地问道。

目前出现的这些不死生物,虽然种类繁多,但对于易峰而言,还没有一个是不可以动的,就像是一个宝库已经开启,可以让易峰随意取舍,而且目前不会有任何危险。

此时众多不死强者方才回过神来,也有不少堪比主神的不死强者扑了过来,而两位不死主宰则是没有当即动手,似乎有投石问路的意思,让那些虾米们先来看看易峰三人的实力。

今天至少五更,最大可能是六更,大大们放心砸金牌,持续强力爆发中离开风雷寨一个月后,易峰一边向南方疾行,一边心中暗自琢磨着。

那青年修士剑眉星目,黑瀑般的长发迎风怒雾,全身闪耀异彩,宛如远古巨擘一般。

大家神情冷峻,法宝已然准备发出,只能易峰过来,便发动雷霆一击将之格杀。

易峰不敢稍停,又将血灵镜祭出,血红色的光幕一倾而泻,瞬时就将整个战场笼罩起来。

急切的易峰可谓是病急乱投医,他先是将一块龙骨丢了出去。

易峰可没有心情去称赞六劫散仙对自己的信心,依然用老套路,天火玉净瓶拒敌,而自己却是一边以各种法宝戒备,一边继续向原来行进的方向退去。

——————————————————————

阴风中,一阵女子幽怨的声音传来。声音虽然娇媚,但是听在耳里却又使人不寒而栗。

易峰也没有在这几个三流仙门中大肆屠杀,只是稍微震慑了一下他们后,就逼迫他们立誓效忠。在死亡的威胁下,几个三流仙门没有怠慢易峰半分,而他们的仙门番号也被取消,被易峰编排到了康庄仙门之中。

“什么代价?还请易公子直言!”龙皇连忙问道。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龙皇妃的情况渐渐流传开来,龙皇陛下也传出话来,说是只要谁愿意帮助龙皇妃一把,龙皇会尽量满足那妖族修士的所有要求。

在大家目光紧盯之下,斩天酝酿了一会儿,斩天剑才开始有所动作,却是剑柄处的阴阳鱼一阵流转,随即蓦然分出一股子黑白光辉,将整个残破的八卦罗盘笼罩起来。

“你们都记下那图的内容了吗?”

“怎么?诸位准备在康州城内对康州城主动手?”康州城主虽然被许多神王高手围在中央,但面色却不变分毫,冷笑着对众位外来修士问道。

易峰此时也有些后悔,早知道能那般解决掉四劫散仙,自己就可以将韩烟儿留下,而后一道逃跑就是了。韩烟儿跟着自己虽然很危险,但跟着南宫雪琪只怕是更危险。

斩天剑与戮天枪竟是将破天刀给抢了回来,可惜也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

而那本源之光并没有停止攻击,斩天与戮天同时提醒裂天小心,可惜本源之光所化流光速度实在太快,而且是完全锁定了裂天镰在打,根本避无可避。

确定没有被锁定之后,易峰进入了天宫之中,然后对四把武器的意识体进行了审问。

易峰顿时怒了,敢打自己女人,即使是自己女人的父亲也不行,他一把将泪水已经啪嗒啪嗒的韩烟儿拉到身边,微微向前一步,双目中凶光阵阵,怒道:“你这混蛋手贱不成?”

易峰虽然很想将韩烟儿留下来,但人家毕竟是父女,就算自己可以不顾及这些,可韩烟儿似乎不愿忤逆自己父亲的意思,易峰也就只能松手了。

可再观察一段时间,班德大主神又有新的发现,在四个能量中枢里,竟有十分旺盛的生命力波动。

四颗魂珠围绕着这位主神级的不死强者转了一圈,随后毫不留情地将其精神力的幽火吸收。

灵识探入其中,却是芸霜传来讯息,她此时虽然已经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但却由于修为太弱,而且身上的灵石也不多,故而无法离开那个星球。不过,她在那里倒也受到了比较妥善的安置,并无忧虑。

“易峰!你乃凌虚剑宗弟子,此番攻击我正道修士却是为何?难道你已经反出正道堕入魔道了吗?”

易峰一片苦闷,梦嫣仙子对自己非常不错,其本人也是一身正气,心肠慈善,若是因为自己受到牵连,易峰心中肯定会愧疚终生。可当时的情况下,易峰不出手,那南宫雪琪必定是死路一条,而且会死得十分凄惨。这也是易峰不能容忍的。

不过,在梦嫣的坚持下,或者说是多次央求下,剑宗老者还是停了下来,虽然没有去天界,但也不准梦嫣动手,毕竟剑祖在此时锋芒直指易峰。

这两位不能参与当空激战,正有一腔怒火,对武门等势力以及他们鼓动上来的天尊,出手绝对无情,笑萱与小悟空的融合领域重叠起来,简直可以封锁时空,令所有敌人都行动艰难。

没有犹豫片刻,易峰回过头来又踏上了一步。

“呃……这个还用试吗?”易峰有点头大地说道。

“血焰魔帝?”易峰则是眉头蹙起。魔修,还是能够被末原仙帝叫出名字的魔帝,肯定不会寻常人物,不然末原仙帝这么一位仙人岂会知道。

“只要有美酒,我自然是不会推辞的。”血焰魔帝很是爽快。不是他为人就这么个样子,而是因为他对易峰的特殊有点好奇。

血焰仙帝根本不动,当那极品仙刀飞到身前半米时,他才身子一侧,一掌拍中了那仙刀的刀身,竟然是将那仙刀给拍飞了老远。

人都说乌龟壳很硬,看来是没有说错,易峰那剑芒即便是下品仙器来挡也要损伤严重,可这龙龟的龟壳却是只有一点小坑。

落了下去后,易峰将神念完全铺开,而且不断瞬移。

任谷虽性情火爆,但却不是莽夫,易峰如此自信显然是有着足够的实力,任谷心思稍转便已经决定先逃走。只要逃回华庭宗,有那么多合体期高手存在,就没有性命之虞了。

而当易峰准备防御之际,那任谷却是看也不看便纵身飞遁,合体中期高手的速度也被他开到了最大程度。

易峰也没有太过担心,因为自己无论是肉身,还是功力都很强大,以目前的消耗来看,自己绝对可以在这里坚持个千万年,甚至亿万年。

若是可以循序渐进的领悟,易峰完全可以凭借自己比一般修士强大了无数倍的计算力,来早早完成对时空法则的领悟,可这也需要他能够摸到头绪才行。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魏阳在欺蒙自己,等自己放开警惕后出手,或是将自己骗到天灵宗后凭借人数优势来围杀自己。

于是,易峰当即就要祭出自己的噬魂魔杖,欲以鬼头吞噬仙帝的一身功力。

天尊高手亲自封印的东西,岂能平凡了。如果平凡了,天尊何苦去封印,直接将之抹杀便是,显然里面封印的东西连天尊都无法抹杀。

必须要有一件防御力极其强大的法宝才行,不然在星球外围肆虐的天煞罡风肯定要将自己撕成碎片。而让帝级高手都不敢深入这里,星球外围应该不只是各种罡风,肯定还有别的危险存在。不过,这里也是相对安全的,至少一般高手是不敢来的。

行到最里面,饶是有斩天剑在前面挡着,易峰也觉得身形在不住地摇晃着,几乎难以稳定。而且,周身的温度即便是有斩天剑全力抵挡,依然让易峰一头汗水,身子也如同沐浴在烈火中一般。勉强向洞穴下面看去,易峰看到了一株一尺高的青色植物。

“呵呵,在此之前,先把你们得到的两个铁盒子给我!”东辰天尊伸手道。

最终,易峰还是忍了,同时寄希望于自己的誓言不被东辰天尊发现。

这个变故发生的太快了,由于需要配合东辰天尊的搜魂,易峰完全放开了能量防御与心神防御,那股子无形能量瞬间就将易峰拉走。

易峰此时再次发现,自己之前似乎有点小觑了神界天尊,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谨慎与小心,加上自己有心掩饰行踪,就算是天尊也不可能找到自己,结果却不是那样。

元畅被易峰的十系融合领域挤压着全身,感觉有点不自然,扭了扭身子后,回道:“看来易公子是没有心情听我多说废话了,那就直言了吧。易公子,在你于康州城中大发神威时,我被几位天尊请到了别处。”

“你不会是想和我合作吧?”易峰似乎有点了然。

在二人言语之际,易峰依然没有散掉十系融合领域,元畅越是如此坦诚,易峰越是难以心安,毕竟二人所说的,事关重大。

斩天剑去势再次被挡,而易峰却也不缺火灵符,可那上品灵剑所发出的阵阵蓝色寒光,却让易峰心头一凛。这芸霜身上的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整个小岛居然是猛烈的颤抖起来,随后便是飞快地旋转着。

一直飞到大陆上,易峰开始了吸收星辰之力的修炼。

星辉大成之后,易峰又练习了一段时间,直到将发动整个剑诀需要的时间缩短到一秒钟,他才停了下来。不停也不行了,据斩天说以易峰目前的实力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二人很快也在波动的空间里,连番硬拼几次,易峰却是依然能够凭借斩天剑的高阶品级而处在上风。至于易峰的其他法宝,根本就不用祭出来,在这里也难发挥威势。

随着他的喝声落下,他手中的上品仙剑一阵铮鸣,猛地向易峰激射而来。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条带着莫大威势的火龙,竟是生生的被定在了当空,而且通体的火光正在缓缓湮灭,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白霜。

“哦?我看你可不一般哟,真元力怪异,灵魂境界还到了地仙水准,这可是在修真界不多见的哟。特别是你丹田中的那把神剑,看上去品级不低呀。”那三眼碧水猿却是能将易峰看个通透,这更让易峰心头一片苦闷。

易峰这次没有太大的神色变化,即便是说这些箩筐是神器,也没有知道三眼碧水猿是妖君来的震撼。毕竟,强大的法宝易峰见过不少,可莫说是妖君了,就是普通仙人也没有见识过。

不过,对于天典的存在,神界也只有少数天尊知道,而天典也是天尊们都想得到的存在。只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神界之中有谁能够掌控天典,能够有幸看上一眼,从中得到一部功法或者修炼心得,便已是受用无穷。

也就是说,大家想要通过神牌安全离开神园,就必须也要进入神园核心区域才行,想要在外围捡到某些修士挂掉后留下的神牌,那概率实在太小了。

这个大厅长宽都是百丈左右,没有门,四面强上却有着十分明显的禁制波动,看上去极其厉害,轻易是绝对不能触碰的。

很显然,利用这次机会,利用易峰的配合,两位主宰的情况好转了许多。

易峰没有丝毫犹豫和停顿,淡淡地道:“此树乃生命之树,本应该培养于神界息壤之中,出现在这里虽然奇怪,但也不难理解,应该是布置神园的高手留下的。生命之树本来就代表生命一系,不需培养也能够正常存活并不难理解。”

麒麟兄弟之所以会在易峰破开禁制之后还保护着冷依依与易可儿,完全是因为他们看到易峰并没有死掉。更为关键的是,麒麟兄弟知道易峰实力彪悍,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已经有了追随或交好之意。大家虽然是从神园里出来了,但明显是违背了主人的意愿,在如此情况下,自己必须要赶紧找个靠山,不然肯定会被原来的主人杀掉。

当然,沙鼠妖现在的作为与麒麟兄弟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们兄弟与易峰并没有站到对立面上,这一点让麒麟兄弟比较庆幸。

斩天剑果然收起了星河剑诀,紫色星河消失后,天空中也不再有紫光投来,星空显得十分安静,但星辰的光辉却是越加明亮起来。

易峰当务之急,便是在二者没有全面爆发之前,将魂力完全炼化成自己的,而后好控制丹田内的暴乱,不然的话后果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要知道,不死生物都对毒雾有着极其强悍的免疫力,眼下的毒雾绝对有着大来头。

故而,易峰为了保险,也为了以全盛的状态出战,选择先稍等今日来以星辰真火淬炼肉身,等肉身品质达到下品仙器级别时再出动。就这么几日的时间,正道大军就算是再怎么凶猛,也不可能颠覆了魔道势力。

“她是你嫂子,叫什么姐姐呀,真是笨!”易峰也没有回头,依然专心抵挡偶尔扑来的鬼头,忿忿然地说道。

——————————

强按下心中的惊骇,易峰凝目看去,却见一根闪着电光的长矛已经没入了那血兽上半身,只留下了一尺长露在外面。

易峰在绿色湖泊之中总共待了两千年,才算是将整个湖泊的生命元液消耗掉一半,他身体之中大大小小的穴道之中,全部被绿色晶体占据,内视之下,那些绿色晶体闪闪发光,组合起来宛如一片人形的星河一般壮观。

在这些小区域环绕的位置,在地形图上也有一个颜色稍深的标注,虽然只是一个小点点,但肯定不是寻常所在。既然是被许多小区域包围着,应该也是这一关的关键所在,故而易峰便是分清楚方向后,向那边摸了过去,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

可惜他们和易峰一样,都不能发现几位主宰的影子。

景色虽然单调,但在死气之中,这里的一切都透露着一种沧桑古朴的气息,宛如它们在远古时期就存在一般。

“夜前辈,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易峰有些惊讶地对夜统领问道。

血焰魔帝见那焰火,陡然立起,仓促一句话语后,就率先踏上虚空。

可惜的是,这女人是魔道中人,而魔道中人却是大多心性凶恶,嗜好杀伐。易峰暗叹这张绝世的容颜选错了主人,神色稍稍显得有些迟疑,瞪着眼睛,不知该说些什么。

如此快速的法宝攻击,易峰只来得及以斩天剑去全力格挡,可防御罩却当即破碎,斩天剑受到巨力涌入而真开了易峰的手掌偏飞出去,易峰整个人也被炸飞了老远。

易峰此时在想,若是魔化神婴此时出手,自己在前面挡着,掩护着,魔化神婴便有机会裂变十系神灵之力,那么自己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可易峰一语就道破了他们的身份,倒是让三位超级神兽很是诧异。要知道他们在出发之前,就由族内高手专门施展过法术遮掩了身上的气息,在没有与人全力拼斗时,即便是一方帝君都未必能够看破三人的身份。

衡天星上,易峰的那只手臂在他的刻意淬炼下,终于是与身体品质平衡了,都达到了极品灵器的顶峰。而此时的易峰,也终于成功地发出了一记星芒剑诀。

可冷依依却有,而且打劫多年,她的仙石数目十分庞大,在易峰开口问询时,她就一下子取出了十几个储物戒指,而且个个都装了满满的仙石与仙晶。

仔细看去,这个星球的传送阵建设在一片面积颇大的广场上,而这广场此时怕是聚集了不下十万正道修士。

很显然,这些人是一批的,应该是要集体向某处开动。

不过,即便是大家心中疑窦重重,也没有人敢去质问,即便是连破穹也不行。南宫雪琪毕竟还未对婚事表态,更不算是他的妻子,他现在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如此说来,前辈是不愿意随在下去见魔尊了?”血焰魔帝思量过后,语气凛然地问道。而在他身后的几位后期魔帝,也都有了随时就会动手的意思。

公子哥大惊失色,万万没有想到易峰能够扛住姑姑的仙家灵符之攻击,眼看人家杀来,气势威猛无匹,不禁生出绝望。

“道友就不能给明火宗一个面子吗?还是留小侄一条命吧!”

“成功一百万次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哪怕是失败一次,就足够我们几个万劫不复。希望这次能够有个好收成,我们也好洗手不干行了。”二哥脸上表情不变地应道。

不过,此时天火玉净瓶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只要易峰能够扛住一时半刻,待认主关系压制住天火玉净瓶的灵性后,一件强大的灵宝就彻底归他所有。

幸福来得如此之快,真是让他不能接受。

在之后的不到两天时间里,易峰的灵魂已经完全化虚,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在灵魂化虚之后,他的魂力竟然可以直接透过这股子死气的束缚,在四下里飘荡,就像是随风而动的空气一般,无拘无束。

易峰心中一阵惊诧,这噬魂魔杖已经被自己祭炼过,居然在没有自己灵识驱使的情况下飞了出来,看来自己对噬魂魔杖的掌控力还非常弱。

易峰不知道这份杀意来自于何处,但总觉得云空天尊此来必定不善。

果然,在云空天尊言语过后,革坦的虚影再次浮现当场,嘴角挂着一抹苦笑,还有一丝丝怨毒的味道。

“你要帮他复仇?”易峰对云空天尊问道。

然而,就当战局被易峰一人全面控制之际,那蓝冰火灵却是感受到了天火的存在。可能是因为它也是火系属性,竟是如遇到兄弟一般扑了过来,速度太快了,易峰根本来不及将天火玉净瓶收起来。

沙鼠妖见到血焰魔帝时,可能是因为憋闷了太久,竟是不打招呼直接出手,身形一提,单手成爪,直接抓向了血焰魔帝的肩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