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城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51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7章:引以为戒

我心一横,完全就已经是被胸口中的这股怨气给激的天不怕地不怕。况且我也又不傻,即便约定的时间在午夜。但是人民桥却坐落在闹市区。

“林梦,你记得前几天卖出去那把有几百年历史的梳子吗?那个时候你还是挺开心的,这会就一个差评来了,这个人说梳子有问题,然后还说了很多,你自己看吧!”

我知道要是在这个时候松开了程秀秀的手意味着什么,于是我摇着头对梦魇说:“我不,我还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不会阻止你们的,时间快要过去了。你们赶紧要干嘛就干嘛吧,完事了让我离开这里就行。”

这个时候我早已经忘掉了他们下来寻找我们的初衷,只是一味的让他们赶紧走,我不想他们也送命在此。

这一单用餐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我们用餐时间只有半小时时间,因此饭后,我跟小黄分开,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了。

突然间,老板坐到了我的旁边,对张兰兰说:“这位小姐,我们的骨头汤绝对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子,用那种人骨头来做的。”

这一看,差点没把我的魂魄给吓着了。因这个时候,在老家跳的那个窗户上,我看到有一个庞大的怪物,正站在窗户上,阴森森的看着我们。

而且刚刚第一只鬼距离我还有一段距离,如果能直接触碰到我的头发,那么就只能说明这只鬼距离的我太近了。

张兰兰难得坐下来,拍着程秀秀的肩膀说:“你也别想太多了,梦魇没有改变过你的容貌,只是在你的身上加了一种会让人喜欢上的魅力。你不妨去试试,那些喜欢上你的人,不会因为你身上没有魔力就不喜欢你了。你要自信起来。”

周围的车呼呼的开过,扬起了一阵尘土。我肚子开始饿了,恨不得马上就到一个餐馆里面先吃上东西再说。

他还乐呵呵地对我们说:“你们好啊,我就是局长。”

此时我的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我饿及了。

“对不起,张兰兰,为了我,差点儿让你遭遇到不测。”我真心地向张兰表示我的歉意。有如此的闺蜜,我今生来这世上走上这一遭,也不算是白活了。

“别担心,梦梦,别担心啊。”张兰兰此时也跑了过来,帮我一左一右的扶住了宫弦,并出言安慰我。

耳边传来了我魂牵梦萦的声音:“梦梦,你没事吧。怎么弄的这么狼狈。”

张兰兰一脸的严肃。一个晚上没睡她的嗓子也是有点沙哑。

近了,更近了。我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紧盯着那女子的脸。当从一个小黑点慢慢放大,直到我看清楚那人的脸时,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宫弦半不看黑雾,而是一脸温柔的看着我。

“呵呵……”我的笑让我自己都觉得牵强得紧。若是我可以左右宫弦的意识,那么我也不会被他赶出家门了不是吗?

“真的吗,你真好。”我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完全忘记了我还是被他给气跑出家门这一档事情了。

曽小溪嘴角挂了一个冷冷的笑容,看起来十分绝情。宫弦操控的白纸上又出现了一行字,是这样的“听她们的话来走,先把她们骗回笔的里面,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就容易解决多了。”

“送我回去,刚才做法,已经将我的法力用尽,不休息几天我是恢复不过来的了。我我已经没有力气飞回去了。

没有办法,我又不能一直杵在门口,所以我只好进去。房间内一片昏暗,一点灯都没有开。只有几个摇曳的蜡烛在桌子上稳稳的立住,任凭烛光随着风晃动。

曾大庆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指,指着外面我看到的那个学校。“我的女儿又跑出去了,就跑到了旁边的天河学校里面,她以前不喜欢上学的,现在抓都抓不回来。”

平时只要稍微有一点凌空的高度,我就能叫得歇斯底里的让人抓狂。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这条该死的绳子上来的,可是我直接忽略了事情的经过,直直的走到了这条位于悬崖正中央,而且看起来格外的脆弱的绳子上边。

血腥味弥漫着跟这个苦涩的味道交接在一块,模糊了界限。仿佛这药本身就是这个味道,我忍着想要呕吐的感觉,硬生生的被气醒了。

这一声哐当声,分分钟就引来了张兰兰的惊叫:“梦梦!你在干嘛?”

现在真的是见证友谊的时候了,张兰兰并没有对我说一句话,好像刚才并没有发生过我摔了她的手机的这一件事情似的。

宫弦恶狠狠地插着我的脖子,熟悉的感觉让我想到了,准备打掉鬼胎的前一天。宫弦也是这么对我的,可是今天,或许我是该寿终正寝了吧。

可是除了中间的一二层,别的地方都没有人住。我来到宫家那么久,更是都没有上去看过。

我本来是靠在张兰兰的身上,被他那大噪门一嚎,吓得我全身抖了几抖。

“没有没有,没什么问题。”没想到三轮车的司机立即恢复了正常答复我。

可是在这种偏僻的小镇,竟然还有能够行驶十个小时的摩托车。

“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我还是表示怀疑。

我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通知。然后就自己一个人出门了。

我挫败的只好给张兰兰留言。将我此行的经历以及目的告诉了张兰兰。请张兰兰随时跟我保持联络。

“你出任务的地方就在这?”宫一谦惊讶的问。

我焦急的不行,刚刚听着宫弦说的话,感觉就是一副要找朱克麻烦的样子,虽然说朱克将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将它直接就推入虎口。

丹凤可能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当时就被吓得语无伦次:“这,这是什么情况?”

那个男人被丹凤戳的一愣,然后一下子就把身体转了过来,对着丹凤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是一副陶醉的表情,但是在他嗅到丹凤的脖子的时候,脸上的神情从贪婪变成了不可置信,再接着就是愤怒。

我连忙三步拼成二步的跳回到床上。心有余悸的看着张兰兰。

当时我是惊呆的,这次到底是碰到了什么样的人。我本能的拉着张兰兰就想走,但是张兰兰却越发的坚定。她回握住我的手,然后对面前的男人说:“你懂我在说什么的,我是说你有没有碰到过,比如说同住在家里的人,却在半夜掉了脑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