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108章:一丝一毫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8章:一丝一毫

裴淼心披着大的披肩跟在沈俊豪的身后往前走,严雨西便趁机凑上前来问她:“这几天vivian那边什么都没发生,你知道么?”

“滚!别再在我面前说胡话了,翟俊楠我只当你是朋友,如果你再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咱们以后就别做朋友了!”

他吻了吻她额头,“如果我说不会,你能相信我吗?”

可是眼下,这着急下班的男人已经不像他们从前的那个冷面总裁了,到似个诡异的居家男人——到点就想闪人。于是乎,这份合同到底是送进去还是不送进去,秘书室整体都犯了难。

夏芷柔斜了斜眼睛看那狱警,好像下了多大的决心似的,才慢慢悠悠的、怀揣着气与怨地望向裴淼心。

夏芷柔沉静了数秒,突然开始咬牙切齿,“我是吃了那些阴胎,我是把五个月大的阴胎剁碎了包饺子吃,可是那又怎么了,那些东西全部都是我花钱买来的,我有给钱,他们凭什么抓我!再说了,那些阴胎本来就该死,本来就没有人要,我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他们凭什么抓我?!”

“嗯,我现在正在去看子恒的路上。”

在客厅的大门彻底关上以前,他还是迅速回身将门一推,折返了回来。

这一下他睁大了眼睛,低头去看自己与她严丝合缝紧紧缠在一起的地方。

“难过!”她轻笑着点了点头,“可是我还想要好好活下去。既然他不爱我,那就各自放一条生路,再不要害对方难过……”

“这……”曲母看了眼女儿,又去望曲市长的方向,“这还真是像,啊?老曲,婉婉小的时候长得可不就这样?哎哟,你还别说,这大眼睛高鼻梁的,还真是三分像裴淼心七分像咱儿子啊!”

夏芷柔看到阿成亦是嘴角一抽,曲婉婉这时候正好跟在后面上来,看到她,唤了声:“嫂子,你也在?那刚才在楼下……淼心姐是你叫过来的?”

之前尤嘉轩租住这里的时候,包括窗帘和沙发上的每一个靠垫都是她去精挑细选的。她喜欢这里的每一件东西,就像每次推开这个“家”的大门,尤嘉轩永远等在那里。

一阵酥麻快意的感觉窜过她的全身,先前那些带着血丝的酸与疼这一刻都好像变得清晰起来。

没在走廊上待很久,她很快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医院。

好不容易穿过人群,走到科研路的小巷子前,腰间突然一紧,她慌忙抬头去望。

她的一席话,一下害他浑身有些僵硬地站在那里。

“我也知道这次无论再怎么掩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是发生了,即使我想去掩,很多事情,也都再掩不住了。”

郭律师紧张地看了她一眼,说:“裴小姐,你有没有事?”

走过去将其中一张纸捡起来看时,上面是已经成型的一副设计作品,设计的每一个细节处都被她用箭头标明,包括用什么材质什么方法制作,她全都进行了标明。还有旁边的一本杂志,不像是国内的什么杂志,到像是国外的名流专访,且全是英版面。

老人的意思大抵是想提醒她,芽芽很乖。

“裴淼心你是不是疯了!好好说话!”他拽着她的胳膊厉吼出声。

“翟俊楠他怎么跑了?嘿,晚上的饭局不是他提议的么,跑屁呀!”

“你……你要不等雨停了再离开……”

她慌乱将毛巾抓下,他人已消失在客厅,只从大门口向内室蔓延的西装、衬衫、领带,乱七八糟的东西散落一地,他的声音却从大开着的卧室内传来:“客房里有浴室,你想洗就进去收拾,不想就拿风筒把头发吹干!”

聂皖瑜的言下之意,曲耀阳纵是个傻瓜也听明白了。

洛佳疑惑丛生,可还是调转方向盘向曲家大宅所在的地方开了过去。

曲母一怔,命令所有佣人住手,伸长了有些颤抖的手指着她的脸,“你、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你到底在说什么!”

已经站起身快要走到门口的曲耀阳微微一顿,随即加快脚步向着大门,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多待。

可这该死的裴淼心,该死的二手货,她凭什么还要纠缠自己的儿子?

曲臣羽不忍心吵醒大哥,径自打开车门,又取过司机递来的拐杖,这才招呼了裴淼心过来,两个人找了间烤肉摊子坐下,点了一大堆的烤肉和烤菜。

裴淼心赶忙跟在他的身旁解释,“可是那台湾来的郑总好难约,我们这边也是跟他敲了几次行程,好不容易才确定了明天。”

曲臣羽看着她的模样好半天没有说话,似乎正深思着什么,还是轻道:“也许,我又慢慢想起了很多东西。”

曲耀阳微眯了眼睛,勾唇笑了起来,“我妈那样对你,你还这样对她,怎么,以德报怨?”

“我妈已经这样对你了,你还为她说话,为了她不想搬?你忘了她欺负你和侮辱你的时候了吗?”

“没有,是我做错了,或许从一开始做错事情的人就是我。”

那工作人员看了就笑,“不是夫妻,那就是情侣咯?”

曲婉婉努了嘴,继续低头吃自己面前的东西。眼角余光里,正好看到裴淼心坐在餐桌前剥粽子的时候,小手被刚刚蒸腾的热气烫得不轻,纠缠了几下也没有将粽叶剥开。

厉冥皓几步走到尤嘉轩的跟前,阻挡住这两人的视线,“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我的朋友,伯母,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今天来的太过匆忙,我又本来是约了我的朋友见面的,怕在晚饭之前赶不及过来为曲爷爷祝寿,所以才斗胆叫了我的朋友过来,如果他有什么打扰到府上的,我代他同您说一声抱歉,好么。”

曲婉婉被曲母拽住手臂根本动弹不得,正泪眼蒙蒙地望着尤嘉轩的方向,想走又走不成。

裴淼心取了盒子里的粉,刚刚将左颊的红遮掩,房门已然被人轻轻从外面推开。

梳妆镜前落了张男人的脸,是曲臣羽,微笑着将自己的头放在她的肩上,“不用画也一样漂亮了,待会晚餐时全都是些爷爷叔伯,你画那么漂亮,诚心让他们嫉妒我不成?”

洛佳又侧了侧头,跟从走廊上经过的行人随意要了一只,自顾自点上。

他说他想要她……这话凭的暧昧到极点。

曲家一群人,从主桌走到大门外边都耗了半天,曲婉婉与护工一左一右搀扶着爷爷往外走时,正好遇上厉家的人过来同他们打招呼。

“老司令!”厉夫人上前,同爷爷握了握手后才道:“许久不见,前段听说您住院,我还同老厉去医院看过您呢!不过那时候您的精神状态不好,又好像刚刚睡着,我们来了,看了您就走了,也没等到您醒过来陪您说说话,对不住啊!”

客厅的灯光昏暗,只有电视机墙那块开了一整排的射灯,将整个黑暗里的物什笼罩在朦朦胧胧的光影里头。

沉静了一会,曲臣羽突然低低笑了起来,兀自又去开了一瓶红酒,咕噜噜喝下半瓶,才冷静了一些。

夏芷柔唬了脸不高兴,“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何太太你为**心。”

屏幕又亮了一下,这一下她侧头,正好看到刚进来的一条短信。

即便不用按开也看得到上面的信息,很简短的几个字:对不起。

“喂……”

“谁要你管了谁要你管了!”曲婉婉卯起来用手中的马鞭一甩,差点打到先前说话的那位姐姐。

他的脚上穿着骑马要用的皮靴,靴子的前端比一般的皮鞋都要硬。他那一脚踢在她腿上,她适才摔倒,腿本来就疼,再被他这样一踢,腿脚一软,直接就歪坐在地上。

……

“我可告诉你了裴淼心,芽芽是我们曲家的孙女,长孙女!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但是你休想把我孙女给害了,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

他的脚步一顿,似乎为着这句“我们”,站在原地一直没有吭声。

他将车从裴淼心所在的小区停车库里开了进去,搭乘电梯上楼之后用钥匙开门,玄关处一盏小灯的光明,算是她留给他这个暗夜造访者最后的欢迎。

他微有些囧,轻咳了几声,觉得跟她说话都是浪费生命。

吃饱了之后嗅觉便格外灵敏,她用的被子或是枕头,总有些轻轻浅浅属于她的薄荷香气。

他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起来,经过她房门口时用力敲了几下,说:“桂姐叫你早点过去!”

“那今天早上了!昨晚已经过去了的东西我可以都不去计较,可是今天早上呢!我明明有在求你,那时候我们都是清醒的,可你抓着还是不放手,我求过你了!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不清醒,那你敢说今天早上你还是昨晚的状态,你没听见我在求你!”

陆离偏头,“操,曲耀阳你家暴!”

曲臣羽有一刻的怔忪,盯着面前这小女人一副认真道极点的模样,还是忍不住轻笑了出声:“淼淼你怎么这么傻,我都还没有向你求婚,你就这么积极主动,难道你不怕嫁给我以后吃亏?万一我对你不好,你又该怎么办?”

腰间突然落了一双大手,温暖而有力地,将她整个人向后圈在怀里。

赶在裴淼心也跟着曲婉婉的方向去坐后座以前,吴曦媛抢先挤了进去。

裴淼心看着满桌子的烤肉才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吃,可是这会肚子又饿了,可不得眼巴巴地望着,无比哀怨地道:“要不我还是去给你煮碗面……”

他说:“打开来看看。”

卧室的床头灯光刚好,微弱晕黄的光线映衬着他深邃的眼睛,只让这夜里的一切都显得格外浓情。

可是眼前的情况,聂皖瑜望住厉冥皓时,那一刹那的惊惧和恍惚,却让她多少看到了些希望。

“闹够了吗?”打了人的厉冥皓反而特别得理,“你看这周围聚集了多少人了,如果你还嫌你爸妈在这a市不够丢人,你就给我把这事情再闹大一些,最好闹得全国的报纸都能看见!”

他摇头,“没有。”

“护士!护士到哪里去了啊?不是有那什么镇痛泵吗?快给咱们弄上啊!”曲母连忙去招呼了几声。

洛佳也不知道怎么的,真是被那男人骇人的双眸一吓,赶忙应过了便扶裴淼心出去。

她大抵是刚刚哭过,一张娇俏的小脸上全是泪痕,看到曲耀阳进来了,模样便更是委屈,哭着唤了句:“耀阳……我、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聂皖瑜说完了话便咬住下唇转开脑袋,一副痛苦隐忍到极致的表情。

曲婉婉的话让曲耀阳一怔。

从新区开车回曲家大宅的高速公路上,曲耀阳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眼神却随着后视镜窥望着后座里紧紧缩躲在曲婉婉怀里的小东西,似乎她先前对于他的害怕和惶恐到现在还没有散去。

她弄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发了脾气,还是突然忆起他替自己掏了住院费的事情。

裴淼心继续,“可是,如果下回我再住院,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安排我住这么高级的病房了,我负担不起……”

裴淼心转过头去,“大叔,我现在心里很难过,咱们能别再说这件事了,好吗?”

他们只有三个人,这么铺张浪费可不行。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是你做的菜好吃,小孩子喜欢吃。”曲母连忙打岔,又去将芽芽从裴淼心跟前拉拽到自己一边,“唉唉,皖瑜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没想到厨艺也这么了得,刚才我看你在厨房弄的那几道菜,都能比上我们家那些大师傅了。”

晚饭开始之前,曲家陆陆续续有人回来,除了曲子恒回来打一趟、见过聂皖瑜就闪人,真正的主角曲耀阳却是到最后才进家门。一进来,就被曲母给抓住责备了半天,说:“你好好的把人家一个人丢在家里,去了这半天才回来,到底干什么去了?”婚礼盛大举行,全城几乎称得上一线的媒体几乎都来了,或拍照或录影,直将这场堪称旷世的婚礼报道得人尽皆知。

他的唇凑过来贴在她的耳边,声音悠悠:“刚才你在想些什么?一个人到底得多三心二意,才会连端菜都会乱了心神?”

她一句话让他有些哑口,唇与唇差之毫厘,只要他们中一人靠近,就能轻易贴上对方的。

桌子上的这道白斩鸡,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一道菜,在盘子里码放得整整齐齐的,还有那淡油黄色的鸡皮和喷香的蘸料,他吃它的时候只觉得好味,却从没想过这个年代像她一样的小女人,居然会为了自己去学杀鸡。

曲婉婉赶忙在小家伙向曲耀阳冲过去的当口一把将她拉住,弯身道:“芽芽,还记得姑姑刚才跟你说什么了吗?以后只要有别人在场,就只能叫臣羽巴巴做巴巴,耀阳巴巴要叫大伯,知道吗?”

那哥儿几个早急得冒了一身冷汗,说:“**,二少你都上哪去找的这些孽障啊!亮剑都不害怕,这让哥儿几个以后还怎么混啊,啊?”

大抵是因为生病的关系,曲母看到自己的儿子就红了眼睛,来来回回将曲子恒摸了个遍才闭上眼睛,等到兄弟俩从病房里退出来的时候,终于憋不住的曲子恒还是道:“大哥。”

“他在同耀阳的电话里听到了你的手机铃声。那时候你们是背着他在一块儿的吧!一个刚刚才拿到自己身体检查报告,被绝望所笼罩的男人,再发现了自己女友同兄长的奸情,你说,那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到底是多大的打击?”

所以,他才会去了瑞士滑雪。

……

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又听见桂姐在那边火急火燎的声音,“我到了我到了,就在老干病房外的露天停车场,我看到你了!”

两个人在小巷子里静默了半天,最后打破平静的人还是曲耀阳。

她从来都没想要跟夏芷柔正面冲突些什么,她爱曲耀阳是她的事,自己也爱。可惜爱情总有一方只能得到亏欠,自己无奈比她晚到一点,原以为时间和盲目可以改变一切。可是当他在家里亲口对自己说出那几个字时,她的心跳还是漏掉了一拍。

她甚至那样爱耍无赖,他好言相劝他恶言驱赶,他使尽了浑身解数也没有能力将她从他身边踢开,可她就是死缠烂打、拼死纠缠,非要将两只貌似不太相合的瓜硬扭在一起,还扬言那就是爱情。

张太太笑道:“就我们家老二折腾的那点家业,哪里比得过曲太太家的大公子?听说前段‘宏科’又在童南路附近新开了一处楼盘,昨天我还同宣传部的郭太太去看过了。人郭太太看了就直夸,说那房子实在是被‘宏科’修得太漂亮了,整个小区不管是绿化还是设施都完善得不得了,昨天晚上一回去就拾掇她们家老郭把那处房子买了。说是自己的身份地位尴尬,不方便住在那样的地方,但是她儿子不是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吗?正好现在把那房子买了给他,以后结婚就可当婚房用了。”

夏芷柔开始拼命挣扎,可阿成的力气却不容小觑,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转圜的余地。

那他还有什么好生气跟难过的?放心不下她,所以在家并未待上许久,他还是决定首先要把她追回来!

病床上的一声轻唤,还是让拿着水果刀正削苹果的裴淼心一怔,低下头来。

“好,心心,以后我们都一起向前看。”

“可是我怕!”曲耀阳直觉自己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心心,我怕黑!”

曲耀阳吐血的冲动都有了,眼前这种情况,到底谁能来救救他?他又该拿这个脑袋不开化的小女人怎么办啊?

曲臣羽没有醉得太厉害,曲耀阳忍着自己的头晕扶他上别墅的二楼。

说完了话他立时转身出去,头一晕扶着墙沿,这才艰难地从二楼走到了下面。

袅袅茶香背后,是陈副总首先抬手示意,“洛佳,你来。”

裴淼心径自上前拉开她对面的座椅就坐了下去,继续保持弯唇,“没有关系,曲太太你贵人事忙,不记得我这种小人物是很正常,不过曲先生的记忆可能会比你好得多,就是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咱们又有缘在这里相见?”

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叩响,不多一会儿,有秘书探进脑袋,“曲总,如果您没有什么别的吩咐的话,我们想去吃午餐了。”

“你刚来公司可能很多制度和程序还不太熟悉,朱副总现在人还在国外,你有任何不明白的东西都可以直接找年总经理,我跟她提过我们的事情,她知道我们的关系。”

他的前女友一直都留在他的公司里,且作为他的得力助手,在“宏科”也早就拥有不可撼动的重要位置。

曲耀阳弯唇一笑,“那你呢?可是生我气了,所以才难过成这样?”

她长睫毛上全是晶莹的泪花,这刻却为着面前这个心爱的男人,再顾不得许多,一把抱住他的脖颈,献上自己娇嫩的唇。

严雨西的目光侧过来,落在始终不发一言的裴淼心身上。

他看着眼前的僵局,整个人无比的慌乱。

“还没明白吗,我的傻姑娘?”沈母挑了挑眉,又去看她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

她一惊睁大了眼睛,“你……”

他看着她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是盯着前方,好像看到什么害她脸红心跳的东西,娇红着脸,这就低下了头来。

“……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孩子?”

“姐夫……”

搬回曲家以前,裴淼心还是给易琛做了一顿饭。

很快送了裴父裴母出国,在机场,同裴淼心一起到场送机的,还有刚刚从公司里过来的曲耀阳。

曲耀阳说话的时候态度诚恳模样认真,裴父裴母细细看了来去,最后还是放心地拍了拍他的手背,“耀阳,我们家淼心就拜托给你。”

裴淼心抬起小手捂了自己有些颤抖的双唇,先前所有伪装的坚强好像这一刻才彻底崩塌,断线的眼泪顺着眼角、脸颊滑落,悄泣无声。

他把车停下,按下车窗,“上车!”

她被他捏得一怔,先前的热络又变为了冷淡。

“……夏芷柔她怀孕了,我想她一定会很想你,你回去吧,她需要你,我自己一个人没有关系。”

他被她不痛不痒的模样弄得有些生气,明明才要好转的心情又被她这模样弄得一团乱麻,整个神经突突的,心也如万箭穿心般的刺疼。

他一直在想办法让自己的心不要那么疼,他也一直遵循着自己最心底的声音——不想让她走,不愿意放她离开自己,也不愿意她去到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那样他的心会慌、会疼,会生不如死。

曲母这时候打岔,“老二媳妇的办公室现在就在‘宏科’的楼上,罗太太什么时候有空……”

她的胸口有些沉闷,头也有些发昏。

又或许,刚才门前出现了那么多怀揣心机的记者时,她就应该意识到,这些事情没那么容易完结。

期间曲耀阳还是一点记忆都没有想起来,也不愿意离开渔村,似乎他这一生最简单快乐的日子都是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