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25章:若明若暗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若明若暗

王守仁淡淡道:“我亲自带队,以西山书院的操练的生员为骨干!”

弘治皇帝坐下,感慨道:“钱财,毕竟是身外之物,可是……这内帑之银,终究得用对地方才是,用对了,利国利民,恩荫子孙,用的不对,这就很不妥了。朕知道你们总觉得朕平日节俭,可朕是天子,岂有不节俭之理呢?天子理应为天下人的表率啊。太子,你说,朕说的对不对。”

…………

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嗯?”

而这……现在思量着,反省着,弘治皇帝沉默了,他坐在了床榻的边沿上,面上阴晴不定。

弘治皇帝看了萧敬一眼。

“他怎么了?”弘治皇帝厉声道。

首领们,或是面带喜色,或是忧心忡忡,却又不敢轻易上前,突兀距离大明皇帝,实在太近了,近到他们清楚,若是突兀发难起来,这大明皇帝,便要死无葬身之地。

‘皇帝’叹了口气:“让你臣服,是给予你这样的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是太遗憾了,你居然白白错过,既如此,只好将你族灭,自此之后,灰飞烟灭,自此之后,再无察阿安塔塔部!”

突兀咧嘴,想要大笑,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人们欢呼着,心悦诚服的高叫着万岁。

这个传说之中,有一个叫做至尊大可汗的男人,他身长八尺,眼大如牛,黝黑黝黑的,一拳,可以打死十头牛,祁连山顶的冰川,在他的拳下,也不过一合即破。

王守仁侧目看了恩师一眼,他朝方继藩道:“恩师,你站开一点。”

“萧公公,让王守仁穿戴上。”

弘治皇帝微笑,背着手:“各部首领,还在大同城外吧?”

…………

求月票。弘治皇帝说罢,却是抿了口茶:“不过……时候还早,那些诸部的首领,还不懂规矩,朕会下旨礼部,先派礼官,让他们学一学。”

方继藩掐着指头给他算:“他是山东人,自会说山东话,还会说官话,会说……”

下头七八个内阁学士和尚书,也一个个戴着墨镜,谁也不知墨镜背后的眼睛里,深藏着什么。

方继藩手舞足蹈的道:“何止是懂,可谓是样样精通,他学了许多种,能和番僧对答,见了鞑靼人,也可交流,还有朝鲜人、倭人…………甚至是天竺人。”

细细一想,还真是。

尤其是弘治皇帝这样的人。

“王老爷好。”

“可还是差得远了。”方继藩道:“须知,眼下的钢铁,可是产多少,就能卖多少,不愁销路,按理来说,成长应当惊人,不少的作坊主,都该立即进行扩产,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拿出所有的身家,向钱庄借贷,也要满足修铁路的需求,趁此机会,疯狂的扩张不可。”

“那不提。”邓健眨了眨眼,笑嘻嘻地道:“可为啥我家少爷,没有打死你家的两个姑爷呢?是啊,为什么呀?”

邓健连忙感慨道:“夫人果真是懂明理。少爷教诲的果然没有错,他一直教导我,现在时代不一样啦,打打杀杀的时候,都过去啦,出门在外,讲的是情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不讲道理的。少爷真是英明哪,果然,小的出门跟人讲道理,大家都爱听。夫人您放心,这里里外外的事,小人都会安排好了,保管是妥妥帖帖,教您满意放心的,呀,夫人,咱们老爷,家财亿万,竟只给你这一身行头,这出门在外,是要教人笑话的,这不行呀。来人,来人哪,赶紧拉一辆车去恒源珠宝行,给咱们夫人拉一车首饰回来,只拣最贵的!再来一车胭脂水粉……”

回到府里,邓健对他点头哈腰,口里叫着老爷,一脸敬重,其实……这家伙倒是嘴甜,挺舒服的。

统统戴上之后,王不仕走起路来,只觉得浑身哐当当的响,还有……

弘治皇帝也觉得索然无味起来,懒得再和朱厚照计较:“都退下吧。”

因此,厂卫相当于是陛下的耳目,陛下但凡想要了解什么,打开厂卫的奏报,一切就心里有数。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的脸色。

这么大的事,你方继藩,招来了一个你家的奴仆,来办事?

“我看他们总是谨慎的过份,胆小如鼠。”方继藩道。

方继藩朝他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滚。”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咱们的列祖列宗,也就是太祖高皇帝……”

朱厚照便连忙抽出了袖里的一本章程,呈到弘治皇帝面前:“父皇看了便知。”

下西洋回来的人,写过无数的海外的见闻,这些见闻,早已流传天下,他们知道,黄金洲的土人们,很是彪悍,悍不畏死,一旦滋生冲突,土人的部落,男女俱都上阵,前仆后继。

土人们则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于是,众人继续冲杀,驱逐着漫山遍野的土人,深入进了林莽,足足‘追杀’了七八里,等到所有人精疲力尽时,才发现,林莽之中,豁然开朗。

王文玉熟知天文地理,对于黄金洲的土人,大致有些了解。

王不仕显得很镇定,也同样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看不出一点不舍得样子,这人还真是大方呀。

方继藩龇牙:“你这时候送股票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方继藩抢你的钱财,你想坏我方继藩的名声?我方继藩,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拿了你这些股票,看在别人眼里,从此之后,谁还敢显露财富?”

说实话,王不仕是有点害怕方继藩的。

一车车的东西,开始收拾起来。

他急速上车,紧接着,那马车快马加鞭,将无数妇孺,抛在了自己的身后。留下了无数妇孺的哭啼。

他们一路经过了奴儿干都司,此后,穿过了白令海峡,迎着无数的风雪,穿过了冰原,按着舆图和罗盘,一路南下,足足走了一个多月,越往南,天气越是暖和,而终于,这里告别了风雪。

“老夫……老夫也去……”

随着工程的进展,这些股票,还是会持续增长的,除非出现巨大的利空。

西厂……

方继藩笑呵呵的道:“方才从你跳伞来看,你胆大心细,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太子殿下要降大任给你,你还不赶紧称谢,这几日,殿下会向陛下请命,你在东宫,休息几日,等着旨意吧。”

这些股份,统统可以买卖,可以交易……

“此时,这富商和寻常百姓,手里捏着银子,却不知该如何是好,陛下……臣以为,齐国公和欧阳志所推出的这个,倒是有几分意思。现在人人都知道,投资生产,是有利可图的,因而不少的富商,都愿意将银子投入进作坊里,与人分红。只是可惜……这里头有两个问题,其一,是投资作坊,需要足够的财力,没有几千几万两银子,是不敢去想象的。其二,易引起纠纷。这铁路局,却将股份和分红,直接放到了台面上,任人去购买,十两银子,可以买十股,一百两银子,也可以买,若是有十万、五十万两的……更不必说了,可谓是老少咸宜,大小同吃。买的人多了,便可共同分担风险,而与此同时,大家买了这股,便可支持保定府将铁路修建下去,保定府修通了路,带来了便利,使无数的匠人,可以得到薪俸,无数的作坊,有了订单;而将来若是铁路能够盈利,又可使这些购买了股份之人牟利,这是一举数得,于国于民,都有诺大的好处。”

朱厚照道:“啰嗦什么,他就算死了,那也是为了科学而死,是为了本宫而死,东宫出来的宦官,没一个是孬种,赶紧,丢下去了,本宫饿了,赶时间。”

方继藩抠了抠鼻子:“殿下,做实验,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有!”方继藩斩钉截铁。

弘治皇帝道:“噢,补贴之事,从长再议。”

这是一个很新鲜的见解。

那公爵沉默了片刻,他眼皮子,几乎要抬不起来了。

理发师一脸惋惜,这已经是今年第九个蒙天主召唤的人了,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这都是天主的安排。

“筹资?”欧阳志诧异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香儿欲言又止,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便俏皮的笑了笑。

且还是都察院清流。

梁储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弘治皇帝面上带着凛然,不禁勃然大怒,这女子无端端的被退了婚,可不是好玩的事!

“老方,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眼里别有意味。”

这还了得,这还了得啊。

因而,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

这是关爱智障的眼神。

果然……那《猝死论》是对的。

她声音带着颤抖。

这还不是神医,那么……其他人算什么?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你来……”太皇太后浅笑着朝弘治皇帝招手。

只是…………她依旧还震惊于,这些女医们的神术。

“回娘娘,小女子梁如莹。”

梁如莹显得不安,却还是欠身坐下。

另一边,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已急匆匆的到了大明宫了。

来的人,看到了朱厚照和方继藩,俱是一脸的惊诧。

举人出身,入京赶考,寄住在堂叔家里,他的堂叔,在都察院任职。

刘家在岭南,算是地方豪族,可到了京里,却声名不显,现在好了,而今,子弟之中,若有人真能出人头地,足以光耀门楣。

于是,他四顾左右,郑重其事的道:“刘文华何在?”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而方才,太皇太后身躯确实有过抽搐,只是不够强烈罢了。

朱秀荣却是凝眉:“母后且慢,儿臣有话要说。”

这良心,真真是被狗吃了。

毕竟……这是第一次,在宫里出了特殊的情况。

哪怕此前,她们曾在医院里实习,救治过病人,可在此时,却还是不免有些手足无措。

弘治皇帝和颜悦色道:“你呀,嘴巴像抹了蜜似得。”

宫里特意派来了几个宦官和嬷嬷,命他们教授女医们学习一些简单的宫廷礼仪。

外头,早有车驾准备好了,数十辆马车,稳稳的停在医学院门口。

若有闲暇,便在自己的科室里,取出最新的求索期刊,学习最新的医科是否有新的发现。

或许……她们在西山,在这里,感受不到异样,可有朝一日,她们走出西山去,所面临的流言蜚语,以及各种异常的目光,只怕……足以让她们自尽以证清白吧。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萧敬慢慢的适应了,说实话,若是方继藩在自己面前,眉开眼笑,彬彬有礼,自己心里还不自在,生怕这小子,想要坑自己呢。

在新城,一座规模极大的体育场,早已建起,几乎每日,都有比赛。

弘治皇帝道:“足球的本质,在于协作,倭人少年,进退有据,赢了,也不稀罕。”

萧敬不懂装懂的点点头:“是啊,陛下说的有理。”

现在,看着这浩大的队伍,无数人穿着吉服,人人面带沉痛之色。

人……原来会死的。

“我的儿子英俊!”

汉家不幸,虎狼环伺,神州陆沉,中原板荡,异族入主,自此,华夏血脉,几绝矣。

尤其是老臣,这些到了古稀之年的人,想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不禁兔死狐悲。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

他们见鬼了?

“陛下……”刘健立即道:“老臣以为,祭祀不能继续进行了,未亡之人,岂有祭祀之礼。”

第二章送到,今天整理一下剧情,明天会还回来,不会少大家的。巨舰开始回航。

朱厚照打了个寒颤:“儿臣知道了。”

徐经谦和一笑:“师公是老当益壮,只不过现下,旧伤未去而已,想来,若能安心养伤,不日,就可恢复如初。”

方景隆颔首点头,可他还是皱眉,这里距离京师太远了,谁料京里是什么局面呢,自己的儿子,做事太鲁莽,若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人在陛下面前,说了什么坏话,这可就说不准了。

或许是年纪大了吧,他面上虽挤出笑容,浑浊的眼里,却禁不住湿润了。张懋拿手,抹了一把老泪,突然,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属于他和那一群老家伙的时代,已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