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28章:左右为难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左右为难

崔意芝偏头看了秦倾一眼,没想到这八皇子比他还小一岁,竟然点到了皇上在意的点子上,也让他无法反驳。他点点头,看向崔二老爷,“父亲,您就说说事情始末,也好让八皇子和秦大公子回京复旨。”

谢芳华不置可否,的确若是她不放了初迟,他们五人不会这么快被那些人放回来。

谢芳华和燕岚谢云澜在前,大长公主在三人之后,侍画等八人左右护住大长公主,其余两府护卫紧随其后。

侍画、侍墨等人追随她有一段时间了,对她脾性有几分熟悉,见她如此,顿时齐齐警醒起来,觉得前方定然是有什么事儿,否则小姐不会如此表情。

“皇上?”藏锋大笑了起来,“你说南秦的皇帝老儿吗?无能之辈,妄想继续掌控我们,做梦!”

谢芳华闻言咬唇,“宗师你只一个人在这里吗?若是我说出来,被别人听到呢?”

这些幅图都记录着他经历的或重要或有趣的事儿。每隔几幅图后,都会有一行字。

谢芳华伸手捂住他的嘴,想反驳,却觉得他说的是事实,可是这般说出来,让她心里更难受,她一字一句地轻声道,“以前忠勇侯府的确重若我的性命,你排不上号,可是从今以后不会了。哥哥身上的病已经好了,我虽然不会不管忠勇侯府,但是我回京这么长时间,该做的我都做的。以后就走一步看一步,看忠勇侯府的运数了。”

秦铮却与她相反,别的菜不吃,只吃她做的那一盘,甜的发腻的菜很快被他吃得见底。

听言躲在门口看着他家公子的表情,想着若今日来的人不是与公子交好的几位同窗,他的剑怕是早就挥过去了。听音在公子心中的地位他这些日子早看清了,接受了,更习惯了。

秦浩低头稳住了她惊慌的嘴。

“秦浩这个贤婿的确让老臣和夫人满意。”左相坐下身,面上僵色尽退。

左相没说话。

忠勇侯没说话。

“谢世子放心老奴一定好好照看着芳华小姐皇上只是见见芳华小姐,询问一番临汾桥和四皇子的事情。没什么大事儿,您放心吧”吴权低声道。

谢芳华垂下头,咬了咬唇瓣,声音微低了一些,“听说四皇子回京,路过平阳城,我心下好奇,想见见传说中的四皇子是何等模样,他大怒,说我有了他还不够,还要朝秦暮楚去思慕四皇子”顿了顿,见皇上抬头看来,她委屈地道,“他扔下我就住去了平阳县守府,我被云澜哥哥接去了他的府邸。后来听闻四皇子到了郾城,他就立即去郾城找四皇子的麻烦了。我想家,所以,让云澜哥哥送我回京了。”

强大的破力和冲力,汹涌而下,如天被轰塌。

言轻接过马缰绳,带着昏迷的云水,上了马。

言轻接过玉瓶,看了一眼,攥在手里,没说话。

谢芳华笑了一声,“迎接出七十里,这兄长做得可真是够格。”

只见来的是一匹马,马上人披着雨披,带着雨具,尽管包裹得严实,还是能够认出正是右相府的公子李沐清。另外他身旁有两辆马车,正是孙太医的家眷乘坐的马车。在他们之后,还有一批人行来,身着刑部衙门的服饰,显然是刑部来人了。

刘侧妃回过了些神,叹了口气,“的确不及这几家,但左相府也是能和这几家一起平起平坐的。你能娶卢雪莹,也已经不错了。”

秦浩倒是不以为意,站起身,“娘早些休息吧!我回去了。”

“大公子午时去了左相府,左相和夫人留了午膳和晚膳,晚膳之后,左相又在书房里和大公子叙话。大公子半个时辰前回了府,先去了王爷的书房,王爷没见,他又去了西院,与刘侧妃叙话半个时辰,如今回了自己的院子。”外面人用极低的声音禀告。

bsp;里屋的秦铮坐起身,似乎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当然会记住!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燕亭扬了扬眉,走近秦铮,跃跃欲试地道,“来,让我烧两把!我也学学!将来娶了媳妇儿,我也要她下厨,我给她烧火。”

林七摇头,“还没有,都准备好了,正要做。”

谢芳华知道他肯定是不想去紫荆苑的,本就对秦浩看不顺眼,更何况如今还是卢雪莹有事儿。她对喜顺道,“喜顺叔,你去告诉娘,我这就过去。”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既然如此,即便他想瞒着左相府,也瞒不住。”谢芳华道。

------题外话

秦铮本来就不宜走动,如今折腾一番,又受不住了,不多时,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在下还请媚楼主施以援手。”飞雁立即对王倾媚一礼。

王倾媚打了个哈欠,“既然够了,我就再去睡了啊。”话落,向外走去。

药铺因今夜特殊,所以,至今未曾关门。

不多时,来到一处偌大的药铺门前。

谢芳华自然明白秦铮是故意这般对待秦倾,也好解除程铭对他身份猜疑的疑惑。如今这样一来,将自己归结为江湖人,程铭自然也就打消疑虑了。

轻歌很快就命人收拾完了刚刚的打斗之地,然后立即去追秦铮和谢芳华。

“不自量力!”秦铮冷叱一声。

“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拦截刺杀我们,你若是要王法,那么去找他们要去?”秦铮变了陌生至极的音,冷笑一声,拉着谢芳华绕过五人。

有一群姑子正在断断续续地哭,也有一群护卫正在从废墟中挖出老尼姑的尸体。

谢云澜闻言也没什么异议。

虽然依旧下着大雨,但是白天的路总比夜里好走,下山也快。

她将剑挂在墙上,简单用了饭,刚收拾下去碗碟,李琴便来了。

半个时辰后,楚画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落梅居。

饭后,秦铮不急着离开,对谢芳华道,“昨日我与娘说了,她下午睡觉的时间免了,会过来教你针织女红和闺中礼仪。”

秦钰闻言作罢。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李沐清从车中探出头,“是不是要去西山军营,我也去。”

半个时辰后,上了山路。

秦铮拉着谢芳华走了进去。

众人听罢欷歔。

谢云澜偏头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说话,伸手从旁边拿起一卷书,轻轻地翻看。

“那处院落看起来很好,西跨院似乎比东跨院偏呢!云澜哥哥,你自己一个人住那么大的院落吗?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住?”谢芳华悄声问。

谢云澜将谢芳华直接背到床前,然后背转身子,对她道,“下来吧!你可以躺下睡了。这间院子一直没有人住,有些清凉,稍后我吩咐人搬一个暖炉来。再给你灌一袋子暖水。你就不觉得凉了。”

两盏茶后,所有的卷宗全部烧毁,只余下满室的草灰味和一盆的灰烬。

谢芳华偏头,见谢伊少女的容色纯净,一双眸子明亮坚定,她点了点头。

因为谢氏暗探秘密的丝网太大,足足交接了两个时辰。

谢芳华拍拍她的手,“我会努力活着。”

六房老太太恼怒道,“这个许大夫,应该是知道皇上来了,计谋撞破了,便服药自杀了。”

迎面一股饭菜香味,摆在正中坐榻上,秦钰依旧坐在案前,伏案疾书。

“怎么回事儿”秦铮问。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皇宫,上了马车,秦铮对外吩咐,“去右相府。”

秦铮看了她一眼,“情人花毁在了右相府的手里,我回京后不该去右相府看看”

英亲王妃低头寻思,片刻后,她揉揉头,“昨日早上起来,一直忙着里里外外布置花草,小厮、侍婢,来去匆匆,除了春兰,我到不记得当时我和春兰看这盆花时,还有谁在场了。”

“你们可看到是什么人杀了她吗”英亲王妃恼怒地问,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和谢芳华、春兰在内室说话,这么短短的功夫,翠荷竟然惨死在门口,而且没听到丝毫动静。

“所以,应该不是外面来的高手杀人了。”英亲王妃说着话,打量外面。

英亲王妃点点头,将名册递给他,“你去点名,看看府中的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谢芳华点点头。

这一辈子,可长可短,这样有什么不好

谢芳华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裙,出了内殿。

她的声音虽小,虽然对谢芳华附耳,但是却瞒不过耳目聪透的秦铮。

挑罢后,金燕看着一堆东西感叹,“我今日可是赚了,不花自己的银子,却买了这么多好东西。”

    院中和屋内暗室,简直是两方天地。

    谢芳华看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那日秦钰对她下同心咒时的情形。当时她只看到一根线冲进她的体内,极其的快速。后来被秦铮割破手腕,用力及时拦截吸进了他身体。

谢芳华一直听他说,直到他说够了,盯着她喝了药,才心满意足地将剩菜残羹撤下去。

谢芳华抬起头,对他笑了一下。

“好,皇上如今在哪里。”谢芳华问。

英亲王妃忧心地道,“真是一日不得安静,怎么好生生地偏偏冒出来个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这个二公子,你可知道”

一行人匆匆来到右相府。

李沐清得到消息后,更是先一步地回了右相府。

一行人进了相府内院。

右相夫人一直以来是端庄贤淑的,从来没人见过她如此。

谢芳华点头,“不太容易。”

右相见此,点了点头,示意右相夫人跟她出去。

郑诚一惊,顿时噎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答复。

英亲王妃话落,秦钰已经来到了右相近前,听见英亲王妃的话,问道,“太医还没来?”

她觉得,人都死了,有些事情,有些话,隐瞒的话,反而对他不公。

这样算来,的确是两不相负。

谢芳华一惊,断然地摇头,“不行。”

谢芳华慢慢地放下手,低声道,“那好,我不拦你,你去吧。”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秦钰闭上眼睛,“就算不为情,她也是我的表妹,我心何忍。”

“圣旨只说你进宫待嫁,并没有说不准有陪同之人。”谢云澜拿定主意。

忠勇侯冷哼一声,“秦铮在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这么些日子,他应该也都变成自己能掌控的了。秦钰若是不想血流成河,应该不会闹得太过分难堪。总不能让秦铮抓住把柄。毕竟名义上,她是入宫待嫁的,可不是嫁去皇宫。秦钰若是连这点儿都分不清,也就不配做未来的皇帝。”

谢云澜和谢林溪一愣,情急之下忘了这件事儿了,一时无言。

谢墨含一怔,“他是否有安排”

“人人都说太子温和,铮小王爷狂妄霸道横行无忌难相处。可是了解他们性情的人,还是能从中看到不同的区别。”谢墨含叹了口气,“但愿太子能够看明白,否则,即便心软的人,也有不可碰触的逆鳞。你就是秦铮的逆鳞。他都能狠下心刺你三箭,又怎么会狠不下心让江山染血”

“等我能顺利大婚后,先给你娶一个。”谢芳华道。

谢云澜抬头看她。

秦铮忽然扫了谢芳华一眼,对英亲王妃道,“娘,儿子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找您说说。”

“几位夫人且坐着,不必避开,我说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没准还需要几位夫人给我娘拿个意见。”秦铮看了几人一眼,一句话成功地阻止了几人起身。

“左相为何会不同意?我大哥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如今任职户部,连番做出了几个政绩,皇叔都直夸奖,不出多久就会提升,有爹爹帮衬,他以后气候怕是大了去了。”秦铮毫不吝啬地夸扬秦浩,“左相府只这一个女儿拿得出手,他的儿子们都是废物,顶不起大梁,将来老了还不是要多依仗女儿女婿?”

“二公子,按照您的吩咐,衣物都从京城拿来了。您进屋就可以换了。”林七闻声走来,禀告秦铮。

林七点点头,“早先二公子您吩咐回府取衣物之后,属下怕别人做不好,便自己回了京中一趟,在府中遇到了下朝的王爷。王爷说皇上下朝后,立即召见了崔意芝进宫面圣,当时王爷、左右相都在一旁。皇上是这样说的。王爷便让奴才给您传一句话来。”

“爷问你话呢?”秦铮板下脸。

片刻的迷茫恍惚之后,她轻轻偏过头去,对上一张静谧的俊颜,秦铮依旧睡着,睡着的他,安静,纯碎,俊美,如上好的玉,分外的美好。她痴然地看了一会儿,将头慢慢地靠在他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