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29章:明察暗访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明察暗访

神念放开,饶是神界大陆空间无比高级,但易峰那化虚后又缔结了时空魂珠的魂力,却可以覆盖万里之遥,纵然是在黑夜依然可以覆盖几百里远。

天昌大陆北方乃是雪人族的聚集之地,这里温度极其寒冷,常年大雪纷飞,地面上全被冰层覆盖。

大鸟根本不惧,铁爪与裂天镰连连碰撞,竟不落下风。

易峰心中顿时一惊,连忙要将那团液态打散,却还是晚了一步。

疯狂旋转的云雾漩涡,宛如一只只长大了的魔兽巨口,欲侵吞天下。

只是一口下去,不到半刻间,便从易峰腹部传来股股热流袭遍全身。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在危难时期能够挺身而出是一种,但是,这种情况是要建立在你挺身而出后还能获胜,如果是惨败,不能说你是英雄,而是鲁莽。

“我已经重伤如斯,即便是不要命了去拼,此时也提聚不起来功力。唯今之计,只有你全力退敌方可保大家平安。”南宫老怪平静地说道。

那些魂力进入识海之后,迅速作用于易峰的灵魂,将易峰的灵魂团团包裹。

饶是有着火龙甲的防御,那仙符与上品仙剑的爆炸,也让易峰受到颇大的震荡,甚至有种头晕眼花的感觉,而内腹之中也是一片激流汹涌的形势。

“易峰,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

那霞衣女子只是稍稍瞥了一眼这边,并未多看,仍旧看着脚下不断飞起流光,然后遇到血莲花后炸成漫天血雾。

可易峰这种几近捆绑式的要求,让浙州天尊不得不顾虑其他天尊的想法。易峰的要求很合理,换做任何人都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毕竟笑萱将要在易峰那里得到的是逆天级的修炼功法,将来也会成为逆天级的高手。

因为此时平静的海面上忽然掀起惊涛骇浪,层层叠叠的海浪简直堪比百层高楼那么壮观。

而易峰对此自然是一笑了之,自己日后能有多大能耐,他自己还真没有细细琢磨过。

他的智商很高,但这里人的脑袋也不差,想靠蒙混过日子,易峰的水平似乎还欠缺很多。每天都指天大骂的易峰,也只能在宣泄了一腔怒火后,躺在稍微干净点的墙角睡上一天,而他那破瓷碗每天也会给他带来几枚铜板的收入。

这正是蟹婴兽的妖婴,此时显得十分萎靡,竟是连逃遁的本事都没有了。

“可是大人……”那位武门天尊似乎有点不乐意了。

此事此剑,若是不被易峰看到倒也罢了,此番,易峰还真有点想将之取走的冲动。

而用如此盒子装着的功法,岂不是更加厉害。

在打坐之前,易峰将周围再次以龙骨堵上,而后又将那风火珠禁制起来收入体内。那风火珠虽然不是法宝,却是有着法宝应该具有的防御力与攻击力,效用非常喜人。

靠!这分明是赤-裸-裸的嫉妒!易峰在心中鄙视了刘一山一下,嘴上却是道:“刘师兄,两位师兄已经走远了,我们也该启程了,万莫耽搁了事情惹师傅不高兴。”

当然,神王级的魔化魂力波动,加上十系神灵之力的波动,如此之下,估计就算是神王来了也会惊颤。

当女鬼现出身形后,陆长风手中的纸符陡然绽放出道道金光,倏地脱手而出,笔直地射向对面的女鬼。

“什么代价?还请易公子直言!”龙皇连忙问道。

袁清与禾儿公主若是完婚,那么袁清就是禾儿公主的丈夫,以自己丈夫的命去换自己母亲的修炼,由此可见禾儿公主对袁清真是没有太多感情,就算是完婚了,也一样不会有感情。

六位帝级后期高手可比易峰与冷依依干脆多了,根本不由分说便直接动手,但却是没有对付易峰与冷依依,而是集中全力杀向三位超级神兽。

六位帝级后期高手也是有备而来,他们将三位超级神兽围在中央后,便是纷纷取出一个阵旗来,竟是在三位超级神兽还未及反应之际就已经将阵法布置妥当。

不过,天空之中惊雷却是频频落下,宛如狂风暴雨一般。

那神君见易可儿杀来,没有时间去窥测一二,想也不想便迎了上去。仙界有易峰这么一位逆天强者就已经让罕见了,那神君万万不会想到易可儿也是仙界的逆天存在。

本源之光的碰撞,威势实在惊讶,虽然有易峰的领域在压制,但依然破裂了大地,震碎了虚空,在那一刻,似乎整个神界大陆都惊颤了一下,就连遥远的星空黑幕,似乎都抖动了。

易峰硬结下了那一道本源之光,似乎让天界那边有点意外,攻击稍稍停顿了一下,可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流光从天而降,宛如要灭世了一般。

易峰十分清楚,也只有进入空间乱流之中,也能摆脱高等天级高手的锁定,才能避免再次被本源之光攻击。

韩父没有对易峰发火,却是很恭敬地道:“易坛主,韩云无意冲撞坛主大人,只是家教不严,让小女扰了大人清净,特来管教一二。”

另外一边,双方都各自加入了一位天尊级高手,依然是打得难解难分。

易峰根本来不及去解释什么,也不会去解释什么,只是心中有着万分不解。

那位受伤了还发动天赋神通的巨猿分身,直接被暗黑祖神的化身打得形神溃散,若不是易峰将之快速收起,只怕是直接就崩溃了。

也不知道被困在这里多少岁月,无尽是波动与气息,忽然凝聚起来,渐渐形成一团耀眼的光芒,似乎能焚化一切,似乎能够照亮一切,似乎能够形成一切……那团耀眼光芒给易峰的感觉,竟是无所不能!!!

对手一连祭出两件下品灵器,让季常平也是一阵惊讶,但争斗经验还算丰富的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一边驱使飞剑攻击易峰,一边也为自己套上了一件下品灵器级别的战甲。

拿着令牌,四劫散魔连连告谢后方才出了议事厅。五万极品灵石,对于一位身份平凡的四劫散魔而言,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

在这种情况下,魔化神婴出手是必然的。

易峰在斩天的提醒下,当即外放十系神灵之力来防御,不让对方的魂力透过来。

易峰此时忽然心中一惊,因为这修士的天尊魂珠,自己看起来感觉十分眼熟。仔细一想,方才醒悟,原来这修士的天尊魂珠,竟是和自己在仙界时见过的那革坦曾祭出的逆天法宝极其相似。

“没什么,只是听着这名字想起了两个人。”易峰旋即回神,笑着说道。

“好啊,不过,这块神牌乃是我们冒死取得……”

易峰将诸般法宝收起,随后又落到河水面上,将那龙龟已经碎裂的龟壳也收进了储物戒指。即便是自己不用,拿出去也能卖个好价钱,说不定还能炼出仙甲来。

易峰知道有不少人在打自己的主意,这魏阳如此说,怕也是冲着斩天剑而来。少许沉吟后,易峰直截了当地问道:“你也是来夺那极品灵剑的?”语气已然变得冷淡。

其实,易峰心中确实很想念烟儿,但目前形势未明,天灵宗倒底打的什么注意尚未可知,自己不得不谨慎一些。毕竟,自己这小命可是来之不易呀!

天尊高手亲自封印的东西,岂能平凡了。如果平凡了,天尊何苦去封印,直接将之抹杀便是,显然里面封印的东西连天尊都无法抹杀。

易峰有点郁闷,他本来想着,既然碰到了云空天尊的徒儿,自己将这镇魂神符送出,也等于是完成了与那九爪神龙的约定,没有想到小莲居然又将之退回。

易峰率领鬼头与一万五千独立军直插十几万妖族大军腹部,而在妖族大军正面则是越来越猛烈的魔道北方军团的反击,即便是几位妖皇不甘心,此时似乎败局已定。

这种连突破仙人级的妖兽都不敢轻易触碰的火焰,所过之处,所挡尽皆披靡,而独立军的一万多人也就在火焰两边攻击,却是十分安全和惬意。

跟着,又一位妖皇站了出来,却是一位红甲女子,只见她束手轻轻一扬,顿时一股子赤红色火焰喷涌出来,瞬时就将天火玉净瓶喷出的三色火焰挡住,而且还逼得三色火焰不住地倒退,直到沉入天火玉净瓶中。

可不等佝偻老者说话,黑云骤然收敛,顷刻之间便凝结起来,化成了一位穿着黑袍的老者来。

那暗黑祖神走过云空天尊身边时,怪笑着说了一句,随后便到了佝偻老者跟前。

“不错!你现在与其他势力,特别是武门已经不可能缓和,他们想要杀你而后快,你肯定也不会坐以待毙,迟早都要正面冲突。而且,这次天尊们碰面时,很多与武门交好的天尊,都说要尽快除掉你。我想你也需要我这样的伙伴,怎么说我康州也是神界大陆八大州之一,在神界大陆根深蒂固,与我们合作,对你只会是有益无害。”元畅语气铿锵地说道,表情竟然显出了激动之色。

与易峰关系亲近的人都知道,易峰并没有被东辰天尊催动月牙玉所灭杀,应该是逃了。东辰天尊在经过短暂的惊愕后,神色异常恼怒。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轰隆一声炸响后,漩涡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宛如魔兽森森巨口的空间黑洞。

刘一川细细一想,也觉得有理,这种能够直接破空下界的仙人,肯定是帝级高手中的绝顶存在,这一点是无法作伪的。

南宫雪琪眺望长空,心中滋味儿颇多。可以说易峰原本可以安安稳稳地飞升,可却是因为自己而在这时出手,也是因为自己而招惹了上界的帝君级高手。

————————————————————————

在掌门一通啰里巴嗦的陈词后,决赛终于开始了!

但是,星辰珠的形成对修炼星辰之力却是至关重要,有了星辰珠易峰以后就可以随时吸收星辰之力,而不用再借助于斩天剑。

不禁,易峰又想起了当初忽悠师傅星尘子的谎话来,可那荒谬的理由糊弄星尘子虽然足够了,但想要骗过这妖君级别的三眼碧水猿根本没有一点可能。

而对于易峰那误打误撞之后异变数次的九灵玄天神章,小莲只能无语。小莲倒是不会废了自己的一身修为去修炼九灵玄天神章,主要是她舍不得,当然她也不认为自己有易峰那般好的运气。云空天尊传她的功法,其实也不差,也是神界最为顶级的功法,只要她如此努力下去,迟早会晋入天尊,而且到时候的实力会远远超过一般天尊,从她以前没有到天尊之境就有着一般天尊的实力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但是,若不动手,就这么被他们围着,只会潜在敌人越来越多。仙人们也都很喜欢凑热闹,星空之中的仙人已经是越来越多,每一刻都有不少仙人围聚过来。

易峰这句实际上是忽悠人的,他根本不认得这株小树是什么品种,只是前世看过一些小说,根据那小说中的内容杜撰了这套说词而已。

可当二女见到易峰后,欢欣鼓舞地跑来时,却是被沙鼠妖挡了住。

在易峰与斩天剑的控制下,所有紫色剑芒全部集中打击九爪紫金神龙。

斩天剑与那中品仙剑一样飞出易峰的身体,一阵惊天剑鸣后,直接破开密室直入半空中,不住地抖动着,漫天的星光也笔直地聚集而来。一次欢好意味着什么,梦嫣仙子自然是十分清楚。

易峰却是将这散魔抱住,哈哈大笑一声,说了句:“你还是那么冲动,喝一杯去。”

说着,易峰就飞速带着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散魔进入城中,动作之快,让所有一般魔修都认为这是老友相见,人家急着去喝酒叙旧了。

易峰带着散魔一路飞奔,速度快到风驰电掣一般,道路上的修士几乎不能察觉身边曾有人经过,只是能够感觉到一股劲风忽然而至又忽然消失。

反正自己已经在原来的神界大陆消失,再消失一次也无妨,空间与时间的奥秘对他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既然这里有异样,他不弄个明白,心中肯定会留下遗憾。

——————————

打开玉瓶的封印后,血焰魔帝挥手将那仙婴中能量飞速纳入体内,经过转变后,使之成为无主而且纯净的魔力流入到器胎之中。

“小子,你过来。”

难道这里是某位天级高手祭炼出的独立空间?而这里之所以万古长存,会不会是因为蕴含了天级高手的本源之力?易峰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

由此,易峰不禁又想起一位故人,便是当初的血焰魔帝。

为了防止再次被欺骗,易峰让这位不死强者在前面带路,不死强者虽然不愿意,但也只能照办。

“呵呵,龙皇大人莫不要血口喷人哟,你可看仔细了,人家只是法宝比较强而已,并不是什么九劫高手。”夜统领指着远处的易峰说道。

夜统领一边行进,一边给四处发出问询,所有的回复都是一片安详,而大家似乎也只关心东方战线的战事如何。

可九魅狐妖那宛如银铃脆响一般的笑声,却是宛如潮水一般涌入易峰的耳朵,竟然让易峰顿时就觉得魂魄一阵摇曳,连忙将十系神灵之力布置成防御罩,才将那音波隔绝。

跟着没有几天,那笼罩了一条星系的红雾忽然横着向东方移动,也就是向着正道大军的所在位置移动。刘一川此时依然是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想要让他出战肯定是不可能了,正道大军只能在那红色雾气的追击下,不断向东退去,没有多久就被赶出了魔道东方星域。正魔双方再次回到了刘一川未出现时的位置,谁都没有再去行动。

若是易峰在星空中发动星辉剑诀攻击,绝对比在幻灵星时要强大一倍不止。

仔细看去,这个星球的传送阵建设在一片面积颇大的广场上,而这广场此时怕是聚集了不下十万正道修士。

“成败在此一举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提你那几本破书!快说说,是谁干的!”易峰急切地问道。这老乞丐气息奄奄,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竟然还不忘他那几本糊弄小朋友的破书。公子哥目瞪口呆,四下更是一片鸦雀无声。

更让易峰意外的是,这几位修为最高才只有金仙级别的仙人,却是缓缓向自己靠近,现在竟是只有百米不到的距离。

倒霉的易峰,就这么被人如抬死猪一般地抬到一个山洞里。在山洞入口,没有任何禁制遮掩,却是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灌木丛。这种天然的灌木门户,居然是深达十几米,一般修士即便是以仙识扫到这里,也绝难发现这里还有个山洞存在。

在易峰的不断逼迫下,那些漩涡纷纷收敛,变回了它们的本体状态。

“这两条龙你都见过,那魔龙就是先前与南宫雪琪斗过的。你发现没有,银甲地龙王与魔龙都有旧疾在身,拼斗时都有顾忌,并没有用尽全力。”斩天对易峰说道。

原本色彩缤纷的魂珠,在精神力融入后,竟是渐渐透明起来。

魔杖当空魔光大耀,而后凄厉的鬼泣之声,与无数披毛散发的鬼头同时肆虐开来。

易峰听此,眼眸顿时眯了起来,同时还后退了两步。

魔道高手也很惊讶,虽然易峰上次连续屠杀两批魔道大军的事情被掩盖,魔道大军普通修士根本不知道有那么回事存在,但对于魔道大军中的高手而言,却是无比清楚噬魂魔杖的厉害。

故而速战速决则是所有正道高手心中所想,然而众人争斗也是为了蓝冰火灵,即便是拿不下来,正道高手也要将之毁去才行,若是让蓝冰火灵被魔道高手所得,肯定会在将来成为屠杀正道修士的利器。

然而,就当战局被易峰一人全面控制之际,那蓝冰火灵却是感受到了天火的存在。可能是因为它也是火系属性,竟是如遇到兄弟一般扑了过来,速度太快了,易峰根本来不及将天火玉净瓶收起来。

不过,当沙鼠妖暗自庆幸就要抓住一个外来修士时,却是发现自己的手腕已经被一只宛如钢铁一般的手掌紧紧攥住。

果真,混沌剑灵并不是要杀掉易峰,在易峰魂力修为几乎要跌到帝级初期时,在易峰的精血几乎不剩一滴时,混沌金剑终于停下了,易峰的伤口也瞬息就愈合了。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猎杀妖兽,血灵镜终于又吸收了足够的妖兽精血,晋级上品灵器级别;而那噬魂法杖中的鬼头,则是不断吞噬将妖兽们的妖婴,每个都有着金丹期以上的实力。

如此这般,又是百多天过去。都说风雨之后见彩虹,易峰此时也正有这种感觉。

在火苗里,那鱼眼缓缓分解,丝丝缕缕的能量透溢出来,淡淡的香味也随着空间波动向四下里流散。

九魅狐妖依然未去管那战刀,但她的无数幻影已经开始轰击炎傲了。

在一边的那些来历不明的青年强者,纷纷色变,一直没有动过手的梦嫣,此时却是手中握着一把威势强悍的长剑,一道惊艳绝伦的剑芒被她劈出,直接斩向九魅狐妖本身所在之处。

也就在易峰将意念收回时,黑风老魔忽然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的自然是半蹲着身子的易峰的脸面,竟是会心一笑。

仙尊向易峰微微躬身,施礼后说道。这一是打招呼,二便是提醒易峰里面是位神界的神君。易峰听斩天说过,神君乃是神王之下的境界,在神界到了神君级的人物,都有着不凡的地位。神界神王十分有限,数量不多,也不会时常显露于人前,故而神君其实才是神界的大高手,才是神界最直接的统治阶级。

可以说,此来是谈判的,虽然等于是问责自己,但未必会动手,在没有真正撕破脸皮之前,易峰客气地还是应该的。

不过,城中的修士见到有强盗团杀气腾腾而来,用脚丫子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于是便纷纷腾身而起,逃向天空,因为传送阵已经被控制。

虽然修真界的弟子就能够发动,但威力却是与帝级后期高手发动的不可同日而语。

易峰先是带着三女闪躲开来,接着以斩天剑发动混沌剑芒,带着浩大威势的黑白剑芒,狠狠地斩在了骨龙的一只骨爪之上,顿时爆发出一阵金石相击的铮鸣之声。

待火光消敛,易峰惊讶地发现,那两只守门的超级神兽麒麟,竟然跑来帮助自己了。

若是给仙君喝地仙级别的酒水,即便是那酒水再怎么好,仙君也喝不出个味儿来。

那修士的真元力虽然浑厚,但与易峰那四系真元力相较而言就在品质上差了不少,再加上斩天剑乃是神器,他与之硬拼岂能得到好处,手掌上此时已裂开,甚至还有鲜血汩汩流出。

而在飞退之前,大家也都看到原来冰层下面却是一片蓝色的火海,那些透着寒意的热流就是由火海冒出。

——————————————————————————————

忽然间,吉雄再次发力,先是十几块金砖状的神符攻击开路,炸开了血莲花与捆神链后,那流星锤狠狠地砸中了易峰刚刚撑起的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防御罩应声而破,易峰二人当即倒飞出去,就连魔化神婴都受到不小的震荡。

激斗半天,裂天镰也没有占到太大便宜,反而是消耗了不少威势。不过,裂天镰也没有恋战,见无法直接斩杀对方,便依照约定佯装不敌,败逃向易峰所在位置。

金色大蜈蚣在进入易峰的领域之际,就觉查到不对,可速度给极大限制,它根本无法快速挣脱出去,接着就被定格了,凶光闪闪的双眼中充满了恐慌。

可阵法之中,只有应成子这么一位分神期高手硕果仅存,但还被无数鬼头团团围住。

凌灵仙子在那个巨大无比的香炉前停下,挥手压下民众的欢呼声,而后开始表演道术。

刘一川却是不以为意地说道:“小事一桩,不就是为你父亲报仇嘛,过几天我们便去找魔道东方军团算账。”易峰来到凌虚剑宗分坛整整一年后,心力交瘁的他才算是坚持到了金丹成就的一天。

可金丹还未完全碎裂时,易峰却是听到分坛的那个被施加了强大禁制的门正在发出炸响,显然是受到了强力攻击。能够走到那门口的,修为应该有了渡劫期,综合种种,易峰很容易猜到,来到这里的必然是那女魔无疑。

而最先出现状况的丹田,却是在三天之后平息下来——

正心神空明的易峰,忽然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连忙从入定中醒来,将灵识放出去。现在他的灵识之强,足以覆盖方圆十里之内,而灵识的笼罩下,此时正有无数模样奇特的双足紫蛤怪慢慢浮出水面,爬上沙滩。

可这个天咒神章却不同,它分为九个层次,到了第八层时就已经可以让主宰都被诅咒,而到了第九层后便是天咒,任何事物被种下天咒,都几乎是要永远在诅咒之中,绝难解脱出来。

很明显,两位主宰似乎也不能从这里出去,似乎也需要将时空法则修炼到一定程度才行。不过,两位主宰修炼起来,肯定比自己来的快,易峰不禁看到了希望。

如此过去了半年后,丹田之中的风系能量才被彻底炼化,如今易峰也正式步入六系灵根融合的阶段,体内的能量直接跃升到了神灵之力的级别。

由于易峰的注意力一直高度集中,所以灵识在一开始并没有去警戒周围,而这里许久以来也是十分平静,不料今日却出现意外。

难道这里的限制,只是针对自己这么一位外来人?

在飞奔之际,易峰以月华发动了流光遁,发现自己的速度比那蝎子状猛兽快了不少,心中也多了几分底气。

还好的是,易峰的神念在这里不受影响,依然快要覆盖很远的距离,自己的神通与法术也快要无碍发动,这让他的心底多了几分底气。

“师妹,看来你又把为兄甩开了一段距离,你这修为的进度也太快了!”末原仙帝稍稍顿了顿后,赞叹地说道,有点拍马屁的意思。

“哼!”末原仙帝还未说完,冷依依就已经冷哼了一声,身体中一股子凛冽如刀的寒意顿时让整个密室中的温度骤减,宛如要冻结时空一般。

易峰当即愣神,因为方才他只是想反客为主,将自己与那星辉聚拢而来的事情撇开干系,才有了那么一个自作聪明的问话,却是没有想到这仙君不是来查看的。

剑宗弟子虽然颇为倨傲,但一般而言是不屑于说谎的,更不会对自己的作为和见识遮遮掩掩。易峰的这般表现,在这仙君眼中越来越不像剑宗弟子。

这个幻阵其实没有太大危险,但是却可以震慑人心,若是实力不强或处事不够细心胆大的修士进入这个幻阵,虽然未必有生命危险,但至少都会被吓得落荒而逃。

越来越多的修士降落衡天星,易峰直觉事情大条了,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光是易峰看到的修士就已经不下万人,其他地方可能更多。

易峰万分纳闷,这些人倒底要干什么呢?这哪里是在追杀一个人啊,分明是准备进行一场大会战,而且是多种军团协同作战!如此军力对付自己一人,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很明显,这些修士还别用企图,对付自己恐怕只是顺道的。

易峰听此,算是明白血焰魔帝的意思了,他是要亲自助易峰来炼制极品魔器。

已经伏到冷依依玉体上的易峰,从口中溢出的热气,触及到冷依依的每一寸肌肤,都会让她不自觉的颤动一下,显然是她比易峰更加紧张,毕竟她可是第一次啊。

冷依依的酥-胸不算小,易峰倒是还能掌握,轻轻揉搓之间,冷依依由于太过紧张,微微呻吟出声,口中更是香气盈盈,兰香味儿扑入易峰的鼻里,燃烧着易峰的热情,让易峰的理智防线渐渐崩溃,欲望此时也全面压制了理智……

南宫雪琪听此,脸色一凝,问道:“父王说什么了?”

“那就以父王的意思,现在易峰已经返回,正道新一轮的攻击肯定会即将展开,这东方战线的防御问题,就交给你父子与易峰了。我最近要闭关一段时间,就不与你们一起商议军务了,想来你们也能不负父王的重托。”南宫雪琪说完,就摆了摆随后示意连坤可以出去了。

一位刺客战死,一位法神战死,其他四人挣扎着把身子挪到了一起,聚集在正在养伤的朗斯身边,一脸惊惧与哀求地看着易峰。

目前易峰所在的位置,乃是神界十分出名的险地静寂沙漠,其中凶兽猛禽经常出没,实力不到上位神阶段的修士,是不敢轻易涉足这里的。

————————————

“你这已经不是新闻了,而且还不准确,准确来说是两位超级高手,敢无视武门势力的超级高手,估计已经是一只脚踏进天尊之境了。”

“天尊大人的心思岂会是我们能够揣度的,不过,那二位打得吉索都差点殒命,想来吉雄大人如何都不会善罢甘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