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37章:年近古稀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年近古稀

谢明曦眸色如黑夜一般,漆黑一片,盛满了无人知晓的复杂:“快到四更天了。就快击军鼓了。”

城府颇深喜怒不形于色的俞太后当即变了脸色,猛地起身:“混账!先帝皇陵如何会崩塌?”

近来京城连连变故,盛鸿自接到口信的那一刻起,便知有变故。一路疾驰回府,快步进了内室:“明曦,出什么事了?”

李湘如淡淡道:“也不止漏了我们两个。六公主和盛锦月她也没请。”

江家几个小子也鼻青脸肿,呼痛不绝。

“这一双阴险狡诈的混账!”俞太后咬牙怒道:“行事实在太混账太无耻了!竟然将这口黑锅硬是扣到了哀家头上!”

顾山长定定地看着神色决然的杨夫子,心中泛起一丝难以言喻的怅然。

“杨巧娘一直将凝雪视为眼珠子一般,定然舍不得凝雪被卖做侍妾。一定会低头认错,乖乖送银子回来。”

有人羞辱李默,便与羞辱你无异!

这个魏公公,年岁不算大,约莫二十左右。相貌生得俊俏讨喜,嘴皮子也麻溜,是几个内侍中最伶俐的,也是几个内侍之首。

谢明曦脑海中闪过一连串的念头,神色如常,微微笑道:“七皇子殿下打发你过来,所为何事?该不是打算让你留在我身边伺候吧!”

今日新帝登基,她不敢再告病不出,勉强撑着出来见人。此时被俞太后目光一扫,丽太妃心中便是一颤,低头应道:“回太后娘娘,妾身病症已有好转。只是,要痊愈,还得耗费些时日。”

拥有她们母女,于他而言,便已拥有了全世界。

她和俞太后之间,也该有个了断了。

颜蓁蓁憋着一肚子闷气走了过来,绷着一张俏脸铺纸,然后往砚台里倒了些清水,开始研墨。

他之前所禀报的事,都是真事。

盛锦月听得颇为解气,笑着帮腔:“尹妹妹何必如此自谦。尹大将军身手骁勇,在武将中无人出其左右。尹妹妹家学渊源,骑射出众,我等艳羡还来不及。”

跪灵至傍晚,众人喝些清茶,就着一两个馒头,草草果腹。

萧语晗依旧动也未动。

淮南王世子畏父如虎,不敢反驳,唯唯诺诺的应下。

为今之计,只有先向永宁郡主示弱低头,过了这一关再说。

谢明曦淡淡说了一句,然后走到谢元亭面前。

被关了三年多,永宁郡主的骄傲被一点点的磨平。冷艳的脸孔也渐渐变得如木石一般,再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昔日那个软弱怯懦的小姑娘,如今出落得清秀可人,气质出众,满腹自信,举止沉稳,一派名门闺秀风范。

方若梦立刻轻声提醒:“颜妹妹,你声音小一点,夫子们就在隔壁进食,可千万别被董夫子听见了。”

他们还想苟延残喘,多活个十年二十年,以微末残躯为大齐尽忠!

实在是一招妙棋!

身为嫡母,训斥庶子。身为太后,管教藩王。都是天经地义之事。

林微微很快凑了过来,半开玩笑半是打趣:“谢妹妹,我怎么觉得你像是故意在顾山长面前表现?”

她被严惩,被计零分,被张白榜,李湘如什么事也没有!

“出了这等事,她以后在书院还怎么抬得起头来做人。那个谢明曦,狡诈阴险,锦月哪里是她对手。”

顾山长索性不去想这些,张口说道:“明曦有孕时日尚短,想等着孕期满了三个月再进宫报喜。我今日进宫,是想求娘娘,免了明曦进宫请安之事。待坐稳了这一胎,再每日进宫。”

……

等等,这个比喻怎么怪怪的?

俞太后目光淡淡一扫:“平身。”

两日前,夫妻两人到了京城。

谢云曦哭哭啼啼地认了错:“父亲,女儿知错了。女儿一时糊涂,被嫉恨冲昏了头。只是,女儿只想给三妹一个教训,绝无伤她性命之意。”

一桌子菜肴,都是谢明曦爱吃的。

方若梦抿唇一笑:“闲着无事,厚颜来蹭一顿午饭。”

谢家家底薄,再如何精心操持,嫁妆也无法与诸皇子妃比肩。好在谢明曦私房丰厚,身家百万,到时候一并带进七皇子府便是。

李湘如这才幽然叹了一声:“也不知殿下现在如何了。”

外面吹吹打打,迎亲的人已登了门。穿着大红喜服的盛渲,俊美翩然,丰神俊朗。怎么看都是如意佳婿!

淮南王稳稳坐着没有动弹,笑着说道:“命人放炮竹吧!”

而谢钧,身为谢明曦的父亲,今日亲自前来参加交流盛会,在一众贵妇中也显得格外醒目。

俞皇后瞥了四皇子一眼:“皇上起居,便是本宫也不敢擅自催促。你这般心急,不如亲自去催一催你父皇起身?”

建文帝离世还未到三年,俞太后迅速苍老衰败,如老了十年二十年。

盛鸿也留在椒房殿里用了早膳,刚搁了碗筷,陆阁老等人又打发卢公公前来请蜀王商议国朝大事。

盛鸿:“……”

淮南王睁开双目,额上皱纹深深。短短片刻,便似老了数岁:“以永宁的性子,如果这些传言不是真的,她岂肯受半分窝囊气。早闹着来找我撑腰了!”

谢家真正难缠的,是谢明曦。

扶玉比从玉大了两岁,今年十三,生得粗笨壮实,颇有力气。一张黑黝黝的脸蛋平平无奇,离清秀尚差了一截。

“她和七皇子同寝三年,闺誉尽毁!为了天家颜面,皇后娘娘才会下旨赐婚。不然,以谢明曦的庶女出身,根本不配嫁给七皇子……”

“你和七皇子殿下,有同窗之情,有这三个月的共患难之义。彼此情意相投,又有凤旨赐婚。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关键时候,竟然不向着我!

“如何能让皇兄破费!”盛鸿正义凛然:“左右万两银子的事,我从私房里掏银子便是。”

马车在七皇子府门口停下。

“请母后勿要听小人之言,对儿臣心生嫌隙。”

帝后如往日一般,相拥着躺在床榻上。

“是,安平谨遵父皇之命。”六公主终于张口说话了。

顿了顿,又苦笑道:“母妃没用,不得你父皇的欢心。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谢明曦迅速抬眼一瞥。

再一想,眼前这么多优秀出众的少女,俱是俞皇后的学生。不管选谁为皇子妃,对俞皇后来说都是稳赚不赔的好事。

赵长卿稍稍慢了一步,心里有些懊恼,忙催促霁哥儿和蓉姐儿行礼道谢。连带着芙姐儿,也一并行了一礼。

顾山长是为了逝去的友情伤怀!

八岁的孩童,正是淘气之龄。姐弟两个时常私下换衣物,装着彼此的样子出去骗人。贴身伺候的宫人,也分辨不出。更不用说宫中妃嫔宫人了。

俞太后心里又是一声冷哼,面上笑容如常:“母后喜欢谢氏陪伴,便由谢氏扶母后回寝宫。”

她无需再卑微的跪在他的脚下,无需再费尽心思揣摩他的心意,无需再用尽手腕来“固宠”。

李湘如偏偏抽中了第一个!

一路随行“守护”两人的年轻侍卫,是周全的堂弟周三郎。这等机密要紧之事,盛鸿自要交给心腹。

这等时候,只能低头认错,万万不能提起“你为何要和盛鸿动手”之类。否则,恼羞成怒的宁王只会更加愤怒!

江家人心安理得地用着杨夫子辛苦赚来的束脩,还到处编排,说杨夫子的不是。将杨夫子说成了水性杨花的浪荡妇人。

顾山长曾数次要为杨夫子出了这口恶气,都被杨夫子拦了下来。

前来凑热闹的百姓也围拢过来,七嘴八舌,讨论得十分热烈:“莲池书院此次真是厉害,竟一举夺了前三!”

徐氏笑得嘴咧至耳根:“好好好,实在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我们明娘这般聪慧厉害,定能拿第一。”

谢云曦兀自一脸忿忿:“难道就任由她这般风光?”

谢钧已救之不及,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世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芙姐儿自幼长于宫中,性子乖巧柔顺,见了俞太后,规规矩矩地行礼,细声细气地说道:“孙女见过皇祖母。”

琴瑟笑着将信呈了过来。

……

俞皇后的声音陡然在耳边响起,仿佛洞悉了芷兰心底所有的惊疑猜测。

玉乔芷兰笑着捧来食盒:“皇后娘娘,这是御膳房送来的午膳。”

……来人,当然非廉夫子莫属!

难道自己还是露马脚了?

最后一句话,近乎嘶喊。

余安一直在外跑动,每隔五日才会到谢府来一回。谢明曦召见余安的时候,连从玉扶玉都不在一旁。

俞太后眼前一黑,重重倒了下去。

顾清右腿微跛,快步起来颇有些狼狈。顾舒瑾只得扶住亲爹,一起快步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