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40章:破口大骂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破口大骂

在太医的精心医治下,夜叶的情况越来越好,半个时辰手,夜叶就有精力和太子等人周旋了。

勾结南陵,这是叛国。

“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也就是说凤离嫡系血脉,到我这一代就要断了。”这也就是凤离族人生二心的根本了。

凤轻尘自受伤后,昏迷了三天,这三天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先是翟东明以查刺客的名义,下令搜城,结果刺客没有找到,倒是找到几个前朝余孽,皇上大喜,翟东明虽然没有找刺客,却将功补过了。

1;148471591054062苏绾郁闷,凤轻尘也不好过,当她高调宣布,能医治好浩亭公子的病时,苏文清不顾孙思行的阻拦,强行冲进凤轻尘的房间。

那是她的……凤撵是她的,九卿是她的,今日风光无限,受万人羡慕崇拜的女人,也应该是她而不是凤轻尘。

凤轻尘认真点头:“你说得没有错,赢了就好。”

凤轻尘明白九皇叔的意图,她也想要西陵天磊死,如果东陵和南陵出兵,把西陵天磊身边的兵马给除了,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好机会。

这种方法简单粗暴,但不失之为一个有效的激励方法,他们在背叛东陵的那一刻,就别无选择,现在粮草补给又没了,他们不想死就只能背水一战。

凤轻尘这个女人,实在太懂得利益最大化了,有便宜就占,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人说不出半句不是。

这样一来小皇子得救了是皇上英明,要是小皇子出事了,也和她无关,她事先已经说了,这药效霸道,小皇子不一定受得住,皇上既然同意用药,当然承担这个后果。

凌天和九皇叔合作,凌天要离京,九皇叔自是不严查,到时候他便可以趁机混出城,出了城……

一般情况下,九皇叔在凤轻尘的院子里,春绘几个都会自动消失,其他的丫鬟也不敢出现,就怕惹得九皇叔不喜,被九皇叔一脚踢死,那可真正是冤枉了。

东陵人如此怠慢苏绾,不就是仗着有一个会造震天雷的人嘛,不就是想要她和西陵天磊一样,一直“病”在床上嘛,在凤轻尘与南陵侍卫首领闹得正僵时,苏绾身边另一个侍女匆匆跑了出来。

拉拢玄宵宫是大公主交待的任务,玄月宫主即使觉得不太可能,也得试一试。

如果凤轻尘在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个声音似乎有几分耳熟。

“文清,我没有得选择,动手吧,我扛得住,死不了!”算算时间,他只有四个时辰,他等不及!

“好。”苏文清一咬牙,起身在一边的石柜上,拿起一把小匕首,朝蓝九卿的伤口处剜下去,冰冷的刀尖碰到翻白的肉,蓝九卿痛得直抽气,却是哼也不哼一声。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蓝九卿真不愿意与凤轻尘再有交集,或者说他不想与任何女人有交集。1979决战,挥剑断生路(二)

可是能进逐风楼的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们哪里会听掌柜的劝,直到王锦凌开口,这些人才安静下来,三三两两的离去,也有几个站到一边,等王锦凌与凤轻尘对对子,镜月兄妹二人就是一员。

“啊……这个可不能我。”凤轻尘看着早已熄灭的香,寻问店小二:“这是特殊情况应当特殊处理吧?”

“轻尘,你怎么看?帮不上忙咱们就走,我看谁敢为难你。”王七第一个站出来,扫了一眼云海。

在现代,一般的医院都不会设心外科,而心外科一般是不允许实习医生进去的,她是运气好,遇上了好导师。

能得到这两人的欣赏,对思行来说是好事,思行要是能从他们二人身上,学一些医术对他有利无害,医术就是取百家之长嘛。

“让你担心了,在路上出了一点意外。”凤轻尘颇为不好意思,她能想像王锦凌他们听到她出事的消息,有多挑逗心。

她凤轻尘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只有一条命,你东陵子洛怕死,我凤轻尘又怎么不怕死……

想到在西陵的路上,九皇叔经常替她摘花,凤轻尘便猜到,这梅花钗应该是九皇叔自己刻的。

带苏柔一是为了借机让苏柔给她道歉,毕竟皇城上下都知道,谢家皇贵妃与她私交甚笃,只要她肯引见,苏柔在后宫就能站稳脚步了,至于另一则想必是为了西陵天宇……1438疯了,防火防盗防景阳

九皇叔也不点破,站在暄菲的面对,眼中闪过一抹嫌恶,据说,这个女人长得和凤轻尘很像。

旁系想要争,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有机会。

“本公子说话算话,一定会让你们走。”王锦凌温和一笑,可这笑却不达眼底。

他们上一次来前朝皇陵,没有饿死,全都是因为有皇后娘娘在,甚至他们连吃食都不用带,只是像皇后娘娘那么逆天的人物,这世间还能有第二个吗?

“有黑骑在,我就放心了。”凤轻尘吁了口气。

“我晚上还有事要办。”凤轻尘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倒过来给符临看:“喝了,符大人该说了。”

说到这一点,凤轻尘的眼眶中蓄着泪,正因为这一点,凤轻尘才敢把暄少奇留下,如果暄少奇执意要娶她,她会告诉暄少奇,她早非清白之身。

别说古代的男人,就是现代的男人也很在意妻子的清白,是九皇叔说错了,还是她听错了?1172死了,这黑锅皇上背定了

现场版的活春宫呀,好可惜哦,没有亲眼见到,不过能发现,这也是大事一件。

豆豆那叫一个激动呀,那叫一个兴奋呀,双脸红扑扑的,要不是在坐在马背上,他肯定得意地直转圈圈。

见凤轻尘回头瞪,豆豆更得意了,轻轻地在脸颊上刮了一下,朝凤轻尘挤眉弄眼的道:“轻尘,你千万别否认哦,我可是有证据的。下次做坏事记得收拾干净哦。你这样……羞羞脸呢!”

说完,不等凤轻尘发怒,豆豆便立马跳下马,然后……嗖的一下,不见了,留下凤轻尘一个人,在原地气得不行。

九皇叔连忙回手,想来又有些气不过,在凤轻尘左侧头顶上轻敲了一下:“笨蛋,痛要说出来。”

“这么黑,根本看不清路,我们这样跑下去,会不会迷路?”

当初,他借伏杀受伤一事,杀了许多人,甚至威胁过皇上,现在又拿这件事做靶子,不得不说这个理由真好用。

玄情阁虽然没落了,可它好歹也是四大玄字门派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对付玄情阁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可是……

“死了没死?要是活着,你吱一声,不然的话,我就送你一程。”走近,凤轻尘可以肯定,站在那里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件衣服。

“九皇叔不回去吗?”凤轻尘抬头寻问,却换来东陵九的冷眼:“本王的事,也是你能干涉的?”

“这下怎么办?”上门求名额的太医面面相觑,都不敢回太医院了。

西陵天磊与北陵凤谦默不做声,两人如同约好一般,同时抬头,视线在半空中交汇,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羡慕。

“九皇叔,东陵的女子实在无趣,小王想要见识一下,那个让您这般人物也神魂颠倒的凤轻尘,不知可否?”

有谢贵妃在宫中与皇后斗,凤轻尘不担心皇后还有时间找她麻烦,可是安平公主不一样。

凤轻尘忍不住骂脏话,看左岸和豆豆是不会让她看了,凤轻尘也不坚持,想了想便道:“我先开几副固本的药给你吃,回头等思行醒了,让思行帮你看看,这样行不行?”

不怪她反应这么大,实在是九皇叔身上除了竹香外,就再没有第二种香味,突然闻到这异香,一时不适。

“你没有儿子,你这话不成立。”郭保济硬邦邦的堵了一句:“我们几个都没有孩子,没有立场指责皇上的不是,我们只是大夫,尽自己的责任就好了。”

凤轻尘紧紧地握着拳头,看着死状其惨的婉音

婉音就是她的下场?

她就知道,九皇叔的饭不是那么好吃的,酒不是那么好喝的,凤轻尘也跟着笑了起来,如果有外人在,一定会发现这两人笑起来的弧度居然都是一样的。

九皇叔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凤轻尘,待到凤轻尘发泄够了,九皇叔才不急不缓的开口:“你不用担心李想,无论他想要做什么,他都没有机会了,时机一到本王就会将他除了。”

为九皇叔制作震天雷,这可不是小事,可她能拒绝吗?她要如何拒绝?

“小心。”凤轻尘连忙将人抱住,奈何凤轻尘再强也只是一个弱女子,抱个大男人不是一般的吃力,蓝九卿这一扑太突然,凤轻尘吃重,险些和蓝九卿一起摔倒在地。

凤轻尘想通了,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其实她也没有那么难受,身上干净清爽,腰间也没有那么酸痛,呃……那里,九皇叔好像也给她上了药。

凤轻尘噙着一抹笑,顺着声响看去,那个方向……没有错,她猜想那条蛇应该成功潜入苏绾所在的区域。

“你们居然查我狼堡的事,好好好……你们凤离族太大,我们狼族高攀不上,滚!”狼主指着大门,赶人。

撑得动不了。

“虽然只有五成的可能,可即使我们医不好你,至少也能改善你的情况,不让你恶化下去。”蜥蜴人正在逐渐退化,再这样下去他就真得和蜥蜴没有两样了。

九皇叔,你居然把我带到这么一个地方。

同一个房间里,虽然他们躲在角落里,可发出什么声响,对方也能听清1;148471591054062。

她并不是因为被冷漠而失落,而是她发现谷主和郭神医探讨的东西,她根本听不懂。

九皇叔走着走着,发现不对劲了。轻尘的脚步越来越慢了,九皇叔侧过脸看向凤轻尘,只见凤轻尘盯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深思。

“这是什么药?”一打开,室内就弥漫着淡雅的莲香,闻着这清香就让人神清气爽、心情平静。

这都算什么事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