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42章:行云流水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行云流水

“无非是一些风花雪月的事儿,还能有什么!”忠勇侯倒是不避讳。

    八年无名山喂了无论是毒药还是良药的血,总是有用的。

八人点点头。

侍画、侍墨等人追随她有一段时间了,对她脾性有几分熟悉,见她如此,顿时齐齐警醒起来,觉得前方定然是有什么事儿,否则小姐不会如此表情。

她将密旨返回给崔意芝,转身出了车厢,分外地干脆。

秦铮挥手,窗前挂起的帘幕刷地落了下来,室内顿时黑暗一片,他又挥手落下帷幔,低声说,“如今好了?”

林七也在小厨房待不住了,拿着菜刀站在门口看。

秦铮依然闭目养神,谢芳华将衣服叠整齐放入柜子里,为火炉添柴。

燕亭坐下身子,凑近他,悄声道,“果然你的眼光不错,这样看起来,这个曾经的小哑吧……”见秦铮眼神骤冷,他立即撤回脑袋改口,“听音,你的听音堪比大家闺秀了。”

张坤点点头。

------题外话------

英亲王妃伸手点了一下春兰额头,“看你往日跟你家的喜顺一样迷糊,可原来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心里到都清楚着呢”

侍画点点头,匆匆跑出了海棠苑。

“为什么?她怎么会和你说这个?”燕岚不解。

“我今日进宫前去了一趟脂粉铺子,正巧遇到她也去拿早就定下的水粉,她气色极其不好,我多问了一句,不想这一问,从她口中问出了些事情。”卢雪莹咬着牙关,“几日前,皇上召见右相,询问了她的婚事儿,似乎有意将她许配给秦铮。后来,秦铮去右相府送年礼,右相试探了秦铮,秦铮却给推脱了去。后来她去给右相送燕窝,在右相的书房门口,隐隐听到右相和李公子在谈论秦铮,她听到了秦铮对她无心,要娶忠勇侯府小姐的事儿。据说若是皇上在宫宴上指婚,秦铮一准会据婚,那么她以后还如何再许亲?右相府为此事也犯了难。”

“芳华小姐多虑了,我几人不是三岁小儿,还怕被你的样貌吓到?”左相出口道。

英亲王低呼一声,脚步不由得上前了一步,又猛地顿住。

英亲王回过神,眼神复杂地看了谢芳华一眼,点点头,黯然道,“是。”

英亲王见此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一把拽住秦铮挡在身后,对忠勇侯道,“老侯爷,事已至此,有话好好说。”

“爷爷,还下车进去吗”谢墨含轻声询问。

“我送你进宫”谢墨含又重新上了马车。

皇帝吩咐吴权给谢芳华看座。

谢芳华垂下头,咬了咬唇瓣,声音微低了一些,“听说四皇子回京,路过平阳城,我心下好奇,想见见传说中的四皇子是何等模样,他大怒,说我有了他还不够,还要朝秦暮楚去思慕四皇子”顿了顿,见皇上抬头看来,她委屈地道,“他扔下我就住去了平阳县守府,我被云澜哥哥接去了他的府邸。后来听闻四皇子到了郾城,他就立即去郾城找四皇子的麻烦了。我想家,所以,让云澜哥哥送我回京了。”

他们怎么能死?

他一怔,立即去看,见那只手来自秦铮。

郑孝扬从来没体会过这种,一直知道魅族之人逆天生长,魅术天生,血脉永固,却从没看过动用这般魅术之人,不由得睁大眼睛。

“你说得有道理,四皇子不会将你如何,顶多是公开你的身份,待为上宾。”谢云澜微微一笑,“而你也能趁机和四皇子达成协定,达到你来南秦京城的目的,你二人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谢芳华下了车,走向马车,来到那辆马车车前,伸手拿掉了那人头上的斗笠,只见那人歪着头,闭着眼睛,胸前插了一把匕首,已经死去。

半个时辰后,有一个少年骑马匆匆而来,马蹄声踏着地面坑洼处的水声,溅起丈高。

“前面车里坐的可是小王妃?”那人下了马,上前对着马车行礼,“在下是掌管京兆尹的刘岸。”

“走吧!一会儿公子看你待得久了该出来了。”听言搓着手催促。

谢芳华动作一顿,目光动了动,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她自然有心愿,她的心愿就是这一辈子好好地守护住忠勇侯府,哪怕是南秦这个王朝倾塌了,忠勇侯府也要完好地存在。

“听音?你过来做什么?公子想吃夜宵了?”听言见谢芳华来了,立即问。

秦铮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垂下眼睫,问道,“药煎好了吗?”

除了卢雪莹没出现外,左相府宾主尽欢。

刘侧妃看看天色,已经子夜过了,她有心不想让他奔波再回自己的院子,让他歇在她隔壁的厢房,但是想到虽然私下他喊她娘,但是外人面前也是叫一声侧妃,而是叫王妃母妃。深夜留宿,虽是亲子,但到底不合礼数,传出去对他仕途不好,也就作罢,嘱咐他慢些走。

“我娘给我去上书房告了伤假,他们自然是要来看我的。”秦铮道。

秦铮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寻常地挥手,“你们若想今日留在这里吃饭,就去屋子里等着,若不想去等着,可以进来帮我烧火。”

几人齐齐摇头,“不会!”

“喂,秦铮兄,你可真够意思,欺负我不会烧火吗?”燕亭显然也回过味来了。

谢芳华点点头,“今天晚上的饭菜还没做吧?”

刘侧妃脸一灰。

秦浩似乎巴不得二人走,送也没送。

想必紫荆苑几乎翻塌了天,落梅居甚是安宁静谧。

秦浩有些讶异,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卢雪莹就怀上了,但他转而又想起了什么,嗤笑了一声,不以为许。

“别废话,赶紧吃下去!”秦铮轻叱了一声。

“换了易容和衣服,咱们继续睡吧!”秦铮拖了外衣,拉着谢芳华上床。

轻歌本来以为秦铮和谢芳华会亲自跑一趟杀手门,不过想想有现成的人可用,反而不用而劳驾自己不是秦铮的风格。既然二人不去,他也就闲了下来。

程铭恍然,笑了一声,对秦倾道,“我看你根本不必担心秦钰,他精明得很,能从漠北转了一圈回来,柳妃和沈妃之流奈何不了他。不但奈何不了他,恐怕还会成为他的下酒菜。您担心得多余。”

“芳华,你说这老庵主的房屋怎么就塌了呢?”大长公主毕竟是宫里长大的,总感觉这事儿太巧了。让她觉得金燕的梦魔定然和这倒塌的房屋有关。

谢芳华放下筷子,对众人道,“这样的事情出了,自然不能不管,但是正如大姑姑所说,你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顿了顿,她看向谢云澜,“这样吧,云澜哥哥,让大姑姑她们回去,我们再走一趟丽云庵。”

她将剑挂在墙上,简单用了饭,刚收拾下去碗碟,李琴便来了。

李琴离开,孟棋进来。

谢芳华垂下头,原来如此!爱花如命也是债!

“你来说吧。”李沐清偏头对郑孝扬道,“我昏迷几日,醒来后,就知道她已经查出怀孕了。”

郑孝扬想要咳嗽,忍了忍,压了下去。

秦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天边云卷云舒,但他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他随我一起查案。”秦铮头也不回地道。

过了片刻,只见一根细如牛毛的针果然从韩述的后背心渐渐地拔了出来,齐齐惊呼。

谢芳华感觉到她靠近他再没有早先他乍然不适的僵硬。揣测着他心里的想法,半响发觉,今日短短的接触,还是看不透他。

是不是都想秦铮了?要不要真的放他去找芳华呢!唔,要看数月票的心情啦……存稿存的极醉的时候,数月票能缓解嘛!o(n_n)o~ ~ ...未来南秦江山如何,谢氏如何,她的人生如何,都未可知。,

谢伊吐吐舌头,“我知道铮小王爷与芳华姐姐更般配啦。我看着皇上和芳华姐姐这样冷静,几句言谈,就使得南秦京城翻云覆雨,就是觉得,我怕是一生,也追不上芳华姐姐的本事。也企及不到让皇上回头看我的地步。”

明夫人一惊,看着谢芳华,“这样的话,背后的人一定会大怒,也许会疯狂出手。”

谢芳华坐在火盆旁,一本一本地将卷宗扔进去,脸色被火光映照,明明灭灭。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老远就对立面通禀,“皇上,小王爷、小王妃来了。”

饭后,秦铮一推碗筷,将出京铲除北齐暗桩,牵引出荥阳郑氏,以及郑孝扬的事情说了。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守门人小心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试探地询问,“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

这时,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上前给秦铮见礼,“原来是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久仰久仰。”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昨日上午,我和春兰将花搬了出去,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英亲王妃抿起唇,“难道真是这里面这些人动了手脚除了太后、皇上、太妃,八皇子,各府的夫人小姐公子,能来英亲王府的,都是走动甚密的人,实在不敢想象,竟然有这么毒的心思。”

春兰继续道,“可是除了奴婢和她,当时奴婢真不记得还有什么人在场了。”

“去请大公子、大少奶奶、刘侧妃,以及府中的所有人,都到这里来。”英亲王妃又吩咐。

“是。”有人立即去了。

谢芳华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手指在抖,她轻轻地握了握,“娘,我没事儿,您没事儿,就不可怕,您别急。”

卢雪莹扶刘侧妃坐下,立即对谢芳华关心地问,“弟妹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

“可要紧可请了太医”卢雪莹立即问。

卢雪莹站起身,亲自给她将纸笔递到跟前,她提笔写了个药方,对外面喊,“侍墨。”

金燕闻言想起她在府中大病了多年,如今方才好了能出府走动,暗暗唏嘘,一边下了马车,一边道,“芳华妹妹可不要谦虚,就算你多年不出府门,但是忠勇侯府什么好东西没有?你的眼界若是低了,这天下女子的眼界都不够看了。”

不多时,三人就来到了玉宝楼。

    这几天,关于云澜的各种猜测满天飞雨,嗯……她是芳华心中不一样的存在……你们猜对了没有?o(n_n)o~ ~     这么惨烈的场景,我得多虐自己才能搬出来。亲爱的们,积攒到票票的不要留着了啊,我也是蛮拼的在昏天暗地里码存稿~ ~     

听言纳闷地往地上看了一眼,厚厚的一层花瓣,让他的心都疼了起来,也跟着进了屋。

英亲王妃、大长公主对看一眼,也都退出了门外。

郑诚一惊,顿时噎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答复。

英亲王妃摇头。

尤其是英亲王妃将右相对她、对李沐清、对李如碧,对这三人的交代都有了。

金燕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一时沉默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小泉子匆匆来到雨花台,对谢芳华恭敬地见礼,“小王妃,皇上请您去御书房。”

谢芳华走出了御书房。

“这样行吗”谢林溪怀疑地问,“若是被发现,怎么办”

谢云澜叹了口气。

荣福堂内转眼间就剩下忠勇侯、崔允、秦钰三人。忠勇侯摆上棋,秦钰落座,崔允观棋。

谢墨含满面忧心,“是哥哥无能,没本事,不能护你。我们忠勇侯府只你一个女儿,可是却不能从忠勇侯府出嫁。当年姑姑出嫁,也是从皇宫走的,爷爷便没送上,如今又换做是你”

bsp; “他能将大婚提前到这个地步,这最后一笔,总不能输了,否则实在是”谢墨含不敢想象,从怀中拿出一枚信号弹,递给谢芳华,“若是宫里的情况太糟,你就放这个。哥哥就是拼死,也要进宫救出你。”

“舅舅从漠北让人捎回来的方子管用,吃了几天药好多了。”谢墨含笑着回话。

秦铮嘴角一勾,愉悦地道,“今日狩猎,碰到了左相府的卢小姐。”

“不管是真观音,还是假观音,总之孙太医把脉,怀的真是喜脉。”林七道。

“滚吧!”秦铮摆摆手。

进了里屋,果然见地上摆着一口大箱子。

秦铮又在箱子里捣腾了片刻,拿出一件同样素净的月白织锦,也去了屏风后。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两个时辰以后了。

秦铮摇头,“还没到午时,时间还早,娘说等着我们一起吃午饭。你若是醒了,我们现在就起,去正院也不是太晚。”

“小王爷,您醒啦?”春兰的声音立即在外面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