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49章:面如冠玉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面如冠玉

弘治皇帝见王守仁这般样子,而王守仁也看到了弘治皇帝,忙是摘下墨镜,飞快的脱下了冕服,将头上的通天冠摘下,只穿着一件里衣,拜倒在地:“臣万死之罪。”

突兀居然听到一个声音:“恩师,退开一点。”

轰隆……

他已动弹不得了。

看着床榻,有点懵逼。

随行的内阁大学士谢迁,礼部尚书张升人等,也显出了激动之色,自出了关外,一望无际的原野,令他们心情也爽朗起来。

突兀面上一喜,起身,上前一步,从怀里取出一个羊皮包,将这羊皮包裹的东西一抖,打开,顿时……一柄利刃,在手!

我方继藩到底吃了什么猪油,蒙了心,跟着太子,做这样的事呢。

萧敬吓了一跳:“不敢。”

至于脸,自要易容化妆一下。

到了第三日。

若是长得像,乔庄易容一番,倒是让太子想办法,代替弘治皇帝去,倒也无妨,可是……真不像啊。

朱厚照道:“我长得像我的母后而已,你看朱载墨,他就和父皇一模一样,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是父皇的儿子,朱载墨是我的儿子,孙子像大父,你有什么意见?”

看来……只要看住了这个泥猴子,才能让朕放心哪。

朱厚照背着手,踢着自己的靴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既如此,那么我便爱莫能助了。”

王不仕便觉得自己后脊发凉了。

竟是一个时辰之后,一千多万股,便统统认筹了出去。

可是……

这些商贾的心理,和士绅们的心情又是不同的。

四洋商行,打包上市了。

就在这时,四洋商行的牌子……终于挂了。

案牍上,是上上月的新政区域经济成长值。

弘治皇帝似想起来了什么,颔首点头。

眼镜之后,掩藏着王不仕羞怒的脸,他看着眼前的人,咳嗽。

呛着了。

邓健说的很认真很真诚。

弘治皇帝震惊了:“那你命那邓健到御前来,朕且看看。”

刘健想了想:“陛下,老臣倒也看过国富论,倒是对此,略知一二。这国富,离不开银钱的流动,可若是不流了,那么不妨,朝廷鼓励商贾进行募捐,如何?”

不过,既是父子之间的事,等方继藩到了午门,却还是故意放慢了一些脚步。

“因此,要解决当下最大的问题,是要反太祖高皇帝时期的做法,要让商贾们,安心起来,放心大胆的将自己的财富,曝露而出,要引起一个风尚,唯有如此,才可避免引发可怕的问题。”

这么大的事,你方继藩,招来了一个你家的奴仆,来办事?

他只好摇摇头,背着手,遥望着落地玻璃窗外的景色,语重心长的道:“这铁路,利国利民,朕投资铁路,并非只是为了牟利,而是为了天下的百姓啊,还有祖宗的江山社稷啊。”

这就是虚数,反正天知道具体的数目多少,直接用百、千、万的单位,至于到底是几千,是几万,或者,只是单纯觉得,霸气一点,用个万字,可实际上,却不过几百,也是有的。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王文玉不肯轻易罢休,若是此时立即退去,定会让土人们误以为自己的火铳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

“这是……”王文玉一脸惊讶:“金刚石?”

他忙道:“这……”

这一条陆路,算是彻底的走通了。

交易中心。

这不是找死吗?

无数的商贾在此交易,彼此推介着自己的商品。

这消息,立即不胫而走,很快……弘治皇帝便将王不仕招来。

磨磨蹭蹭的上了藤筐。

“刘伴伴不会死了吧?”朱厚照不禁道:“可是明明,我看他面相,不像是短寿的样子呀,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方继藩道:“陛下……蒸汽火车,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才有了今日的投产,虽然这车,是太子殿下领的头所研发,可所动用的人力物力,都是惊人。不只如此,未来铺设铁路,都需训练有素的巧匠,才可做到万无一失。还有钢铁作坊里,无数的匠人就不必说了。”

他没有想到,那销声匿迹的舰队,果然被明帝国摧毁。

一个侍从,已经取出了一个小袋子,里头叮当的发出悦耳的声音。

好像……自己成为了私人顾问之后的一刻钟,又失业了。

刘管事便行了礼,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在宫中的日子,其实对于梁如莹这些女医们而言,并不枯燥,带来的数十箱医书还有期刊,足够她们看的。

这里曾经很热闹啊,可是……这些学生们走了之后,一下子,清冷起来。

自己……被罢黜了。

这下厉害了。

卧槽,这还是人做的事吗?

更没有想到,原来竟被一个叫梁如莹的女医所救。

这人的际遇啊。

来报信的乃是梁家的门子,这门子忙是跪下:“老爷,老爷,这怪不得小人哪,这……这是外头传的,外头就是这么说的。”

方继藩关爱的看着朱厚照,尼玛,这情商的也太低了吧。

所以这玩意,谁也说不准呀。

女医们一个个,眼里放出了光芒。

就如做女红一般,做女红有什么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些小姐们,并不需要在未来缝补自己的衣衫,只不过所有人都学,她们自然,也就学着。

萧敬突然开始惦念着什么来,倘若……倘若自己没有阉割入宫,而是拜入到了方继藩的门下。

这男人哪,真是忘恩负义。

朱厚照急的不得了,看着紧闭的宫门,他便要翻墙入宫,谁料这时,宫里的宦官,透着门缝道。

众人来见礼,朱厚照鼻孔朝天,一副你们都给我滚蛋,别烦我的样子。

只是他清瘦了许多,这些日子,一直忧心忡忡,茶不思饭不想,这日子,实是煎熬。

刘文华身躯一震,忙是出班,他心里虽是激动,面色,却是从容。

弘治皇帝也已匆匆赶到了。

可若是过去了四五分钟,那么……哪怕能够救活,也会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再久一些,就是真正意义的死亡了。

可是……他你不下去了。

若是无医德,那么,还学医做什么?

说着,她朝几个宦官和嬷嬷看了一眼。

张皇后微笑道:“这戏,看的挺有滋味。”

在她看来,要将一个知识点记牢,单靠背诵是不成的,需动笔去写,如此,才可记忆深刻。

一张张的白纸上,早有无数娟秀的小字。

管他们平日是富是贵,是何等的鲜衣怒马,此刻,纷纷拜倒:“齐国公,拜托了。”

学习了解剖之后,便是考试,考题多是各种病症,以及应对之法。

紧接着,便是让她们进行坐馆。

正午,一群女医已是如往常一般,进入医学院的副楼,她们渐渐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静候着送来的病人,询问护工昨日一些在蚕室中的病人恢复情况,亦或各自给病人把脉,偶尔,会有重症送来,整个女医院便顿时像炸了一般。

世道艰难啊。

好吧,既入我方继藩的门下,我方继藩……负责到底。

弘治皇帝显得有些恼火,因为这球经里,都是骂声一片,哪怕是锦衣卫的奏报,也大抵都是如何。

自打朱大寿撰文,认为此次保育院是黑马以来,倒是有不少球迷,开始对保育院队看好起来。

在新城,一座规模极大的体育场,早已建起,几乎每日,都有比赛。

一经放出去,一定是爆炸性的。

太祖高皇帝,襄举大义,于是,驱逐鞑虏,天下归心,日月重明,河山再造。

这里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金吾卫严防死守,又有低级的文武官员,在此静候。

刘健痛不欲生,艰难的回眸。

这一看……

东配殿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接着,羊皮卷送到了弘治皇帝手里。

方继藩发懵:“陛下……”

远处,英国公张懋和礼官们都吓坏了。

弘治皇帝挤出笑容:“这是大喜事啊,是大喜,无论怎么说,人活着就好。”

“我也随了呀。”

既然不能祭祀方景隆了,那么,就祭祀祭祀这东配殿里的其他勋臣吧。

大家有绷紧脸。

弘治皇帝抚案:“这蒸汽船,乃是朕的儿子所制,可归根到底,还是离不开继藩的鼎力支持。满朝文武,听到要造蒸汽船,听到这千万两纹银,个个面如土色,却不知,这花了银子,办的乃是大事,诸卿啊,你们的眼睛,看的太近了。”

“不!”弘治皇帝说到此处,摇头:“应当是新津郡王……”

方景隆笑了笑:“这些话,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不过,老夫也承你吉言,这些日子,老夫重伤在身,倒是亏得你鞍前马后,辛苦了。”

徐经听罢,也皱眉,却还是安慰方景隆道:“师公请放心,陛下对恩师,历来信任,对师公,亦是信重有加,此次,非战之罪也,想来……陛下一定不会责怪吧。”

张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