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63章:心向往之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心向往之

接下来几天时间,登陆广州的国防军,带着原两广大帅府军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接手两广所有重镇和交通要道。

锦上添花的事人人愿做,肯雪中送炭之人少之又少。

另有临江王等宗亲随行。三千御林侍卫护卫伴驾,尹大将军和另外几位武将伴驾,楚将军则留在京中坐镇。

盛鸿:“……”

……

帝后三言两语,便将此事定了下来。

事涉盛锦月颜面,母亲此次绝不会轻易饶了谢明曦!

眼前这个痴汉是谁?

杨夫子见江凝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心中阵阵抽痛。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将女儿抢回来。只是,江凝雪被江家人挑唆多年,早已和她这个亲娘离心。她纵然满心慈母之爱,江凝雪却半分都不领情。

……

六公主身体坐得笔直,似永远不会疲倦。一双深幽的眼眸,此时格外专注。也散发出异样的魅力。

数日未曾刮过脸了,盛鸿的唇边冒出了些许胡茬,戳痛了阿萝嫩呼呼的小脸。

杨夫子也暗暗为谢明曦高兴。

“闹过这一回,等她服了软,我就和她说,以后每个月拿三十两银子回来。一个子都不能少。不然,我就将凝雪卖给人做妾。反正,凝雪生得貌美,总能卖出高价!”

去谢家赔礼,怎么赔成了这副德性?

祭天祭祖,昭告天下,新帝登基,改年号为建安。

盛鸿冷笑着回击:“我岂敢和四皇兄比肩!”

也正因此事,她见了昌平公主总有些心虚。

半个时辰后。

林微微迈步进了内室,张口便笑道:“殿下一直盼着有女儿,如今可算是得尝所愿了。”

谢明曦也只随口问问而已。

“礼乐射御数书,每一门课程俱佳。如此天赋,实在令人惊叹。想来你也一定十分勤勉。”

被褥下的头颅摇了摇,被褥也跟着晃动:“不用不用。你读书半日,一定又渴又累,回去歇着,不必陪我。”

所谓亲近,不是看口中怎么说,于细节处才能窥出一斑。

这样的保证,实在无法令李湘如放心。

从玉低声答道:“没有。倒是打发人来送了口信,让王妃自行用晚膳。”

谢明曦微笑应道:“劳母后惦记。师父在蜀地十分自在快意,每日忙着去书院,又要兼管着安养院,回府后便陪着阿萝。颇为忙碌充实。”

谢明曦目光一扫,落在颜蓁蓁红通通的俏脸上:“怎么了?”

个头最矮的颜蓁蓁正好坐在六公主身后,视线被挡了大半。

谢云曦:“……”

宁王忍无可忍,怒而张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徐氏掌家之后,将原本得用的管事换了不少。不过,永宁郡主的人手并未被拔除干净,谢钧收用通房之事,很快传到永宁郡主耳中。

淮南王世子妃苦笑一声:“不瞒你说,若不是父王坚持不允,我便随着锦月的性子,让她退学罢了。”

谢钧满腹心思,无心多说,挥挥手道:“去书房反省,今晚不得吃晚饭。”

等等,这个比喻怎么怪怪的?

书院大比确实有一次临时换人的机会。不过,也仅只一次。这是为了预防定好的人选因病无法参加比试定下的规矩。

提起此事,丽妃心中冷哼一声,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意:“妹妹说笑了。”

萧语晗这般知情识趣,俞太后颇为满意,口中却道:“哀家老了,打理琐事耗神耗力。以后,这些事总得交由你和谢氏。”

见过嘴快的,没见过这般嘴快的!

永宁郡主虽气恼谢云曦行事蠢钝,却不肯让谢钧严惩谢云曦。夫妻两人在永宁郡主府大吵一架。

在盛鸿迈步而入的那一刻,她已彻底冷静下来。

自己看起来一定很傻很蠢!

正如若瑶所说,盛鸿和谢明曦感情甚佳,她这个师父看在眼里,自然也十分快慰。只是,顾山长比若瑶更多了一分隐忧担心。

只是,李默满腹怒火中又添了浓浓的自责,一时无暇顾及。

李湘如皮笑肉不笑地嗯了一声。

同是庶出,方若梦对谢明曦顿生亲近之意。

此次来考莲池书院,她一举考中。哪怕是第九名,也足以在方家出头露面,扬眉吐气。从不用正眼看她的祖父,对她也和善了不少。

到了椒房殿外,两人遇到了李湘如。

谢明曦目光掠过方若梦微红的眼眶和强颜欢笑的脸,心中隐约猜出几分,却未说穿。顺着方若梦的话音笑道:“我这便打发人去厨房说一声,今日中午多备几道菜肴。”

方若梦:“……”

“此事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连街头巷尾的百姓也都拿来嚼舌。都说蜀王殿下行事荒唐呢!”

顾山长自然清楚自己的弟子绝不是什么任人欺凌的白莲花,而是狡诈多谋挖坑坑人毫不手软的黑莲花……

不,不可能!

淮南王位高辈分也高,并未起身。河间王冲临江王隐晦地使了个眼色,临江王心中了然,故意和淮南王东拉西扯。

济济一堂,颇为热闹。

“都小点声,李夫人已经过来了,被她听到多不好。”

眼看着盛鸿也吃了瘪,四皇子心里才痛快了些。

众老臣们不动声色地打量满面春色的天子一眼,心中顿时了然。

谢明曦和永宁郡主,只能选其一。

淮南王世子立刻道:“那就由我前去。”

“明娘,”永宁郡主定定神,温和地张了口:“云娘胡言乱语,你别放在心上。”

方若梦坐在两人对面,将两人的“眉~来眼~去”看得清清楚楚,忍不住用手捂住眼睛:“我今晚真不该坐他们两个对面。哪里还有吃饭喝酒的心情,光是看都看饱了。”

三皇子府的马车也已来了。

令萧语晗惊喜的是,三皇子竟亲自来了。

彼此身份不同,有些话,已无法像过去那般随意张口了。

顾清成了大齐最尊贵的长公主驸马。更难得的是,夫妻相得,颇为恩爱。昌平公主从不以公主身份欺压夫婿。

众人见面,自有一番热闹寒暄。

萧语晗抿唇而笑,看着女儿的目光里满是爱怜和温情。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娘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岂有不疼惜之理?

六公主的死,绝不是意外。动手之人,是冲着七皇子来的。若不是六公主和七皇子淘气互换了衣物,此时躺在地上的便是七皇子。

凉薄残忍的话语,在舌尖上打了个转,到底未出口。

一张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孔出现在眼前。

萧语晗轻笑着张口打圆场:“还有众夫人未曾觐见,来人,去请林夫人。”

徐氏触怒俞太后,已成了俞太后的眼中钉。今日在宫中,定然不好过。她总要帮衬一二。

“谢氏,”李太皇太后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你想不想拿回凤印?”四皇子!

李湘如还是像前世一般,最擅装模作样,口不对心。

李湘如也有些心不在焉,偶尔抬头,目光迅速扫一圈,然后失望的垂下眼。

这一轮,她们的表现到底如何?能否和四皇子等人媲美?

清冷少言的美丽少女,穿着黑色武服,骑着黑色骏马,如一道黑色闪电,生生撞进众人眼中。

马车出了京城后,日夜不停歇。

江家人心安理得地用着杨夫子辛苦赚来的束脩,还到处编排,说杨夫子的不是。将杨夫子说成了水性杨花的浪荡妇人。

林微微露出一个略带娇羞的笑容,姣美的容颜如带露的鲜花,娇艳明媚。

林微微打起精神,冲陆迟笑了一笑:“我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也不知徐氏被谢明曦灌了什么迷魂汤,事事向着谢明曦。

“谁让你自己不争气!”永宁郡主狠狠瞪了谢云曦一眼,没半点好声气:“你便是有谢明曦一半资质,在白鹭书院里也该冒头了。何至于像现在这般,每次月考都是乙等!”

其中一个家丁略一踌躇,鼓起勇气分辨:“二小姐的吩咐,奴才岂敢不听。只是,二小姐所吩咐之事,委实令奴才为难。”

转弯之际,丁二刻意勒紧缰绳,令马车速度放慢。

谢明曦往日对她如何,历历在目。现在对她好,无非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这只狡猾的小狐狸,城府之深手段之高明,丝毫不弱于俞太后。

芙姐儿这才慢腾腾地走到俞太后身边。俞太后伸手搂住芙姐儿娇软的小身子,温声问起了芙姐儿的日常起居。

冷眼旁观的谢明曦,讥讽地扯了扯嘴角,悠闲地袖手看好戏。惊惶难安的绝不止端太妃一人。

俞皇后之前便命人暗中给他送口信,暗示他用猛药救治李太后。今日他特意前来禀报,也是想再次试探确认俞皇后的心意。

俞皇后也不吝啬,给莲香的衣食用度皆是上佳。再调一等,和丽妃等人也相差无几了。

建文帝凝望着俞皇后,温声道:“莲娘,朕还未老。有朕在一日,便有你尊荣一日。朕的儿子,也是你的儿子。不管是谁被立为储君,都会孝顺爱重你。”

顾山长嗔怪地瞥了玉乔一眼,叹了口气,到底还是应了。

……

满腹才学随和可亲的谢皇后,和父亲口中那个阴险狡诈的谢皇后,俨然是两个人……

谢明曦目光微闪,嘴角微扬:“母后日渐浮躁,越来越沉不住气。连这点小手段,也能激得母后动怒了。”

后宫中,母凭子贵。梅妃自从死了儿子之后,就一蹶不振,成了常年不露人前的病秧子。没想到,六公主异军突起,连带着梅妃也复了宠。

六公主神色坦然。

王氏低着头,轻声解释:“弟妹前些日子受惊过度,一病不起,不能下榻。这才托我前来。”

谢明曦只当没听见昌平公主的口误,一口应下。

坐在床榻上的卢公公几乎要将心肺都咳了出来。芷兰扶住他的胳膊,另外一只手为他轻拍后背。

“我昨夜做梦,梦到了先帝。先帝在召唤我,让我去地下继续伺候。哪怕让我下油锅去十八层地狱,也是我罪有应得。”

芷兰略略蹙眉,轻声道:“太后娘娘也有难处。便是一宫太后,也不便事事插手过问。你受委屈,太后娘娘心中也清楚。若不是太后娘娘首肯,我便是想来看你也不可能。”

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

守在门外的周侍卫和魏公公对视一眼,颇有默契地视而不见。

谢明曦随口笑道:“殿下已打算上奏折,自请就藩。待日后去了藩地,我们为阿萝好生办一回周岁宴。”

李湘如显然没料到四皇子竟会这么说,既惶惑又欢喜,鼻子不争气的酸了一回,明眸中浮起薄薄的水汽:“殿下……”

一身天青色锦袍的陆迟沉默而立,神色绷得极紧。

毕竟,俞皇后才是正宫,是三皇子的嫡母。

谢明曦刚一踏进学舍,一众早来了片刻的同窗立刻围拢过来。

……

谢云曦本就不该再苟活!

徐氏干巴巴的老脸强撑着镇定,心里却如十五个提桶打水,七上八下。一旦永宁郡主真的翻脸,她该怎么办?

丁姨娘被禁足之事,当然瞒不过永宁郡主。不过,亲娘兄长联手陷害谢明曦的事实在不光彩,被谢钧做主一力压了下来。

永宁郡主:“……”

原本谢明曦待自己百般谦让,全是看在前世好友的颜面上。以后,肯定是没这等优待了……

六公主竟也同时道:“不妥!”

对谢明曦而言,如今的六公主不知被哪一路孤魂野鬼占据躯体,根本不值得信任。在没查清对方的一切之前,她绝不会容六公主接近身边的好友。

“我教女无方,实在无颜来见皇上。”

最毒妇人心,此话半点不佳。对着那么一张俊脸,亏永宁郡主下得了这个狠手!

“听说,谢二小姐根本不是永宁郡主亲生。是一个叫嫣然的丫鬟所生。”

“我这个人,性情耿直,脾气也说不上太好。若有人擅自欺辱我的弟子,我断然不会容忍。若日后因此闹出什么不快,谢大人也得多担待。”

谢云曦恨得牙痒!

这些都是未来同窗,提前见上一见也无妨。

谢明曦倒是半分不急,悠然笑道:“既是母后喜欢,由着母后便是。”

“母后就是笃定了我只能吃这个闷亏,所以才会正大光明地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