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95章:山高水长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5章:山高水长

“长生门果然好手段。”见凤于谦问的差不多,秦寂言站起来道:“于谦,带其他人出去。”

事情到这一步,并不表示结束,要等到凤于谦一行人,平安从支灵川走出来,那才是真正的结束。

太监急忙出去宣锦衣卫首领觐见,暗卫趁机隐匿,却没有出去。

“把我引来这里做什么?”景炎看了一眼,寻了块平地就坐下了。

“轰……”城门被砸破,砸在唐万斤头顶上的石头,也落在地上,直接摔成无数块。

一将功臣万骨枯,帝王的宝座下,是由森森白骨堆成,这话半点也不假,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地上少说有上千俱尸体。

“不杀。”秦寂言回答的肯定,顾千城当然不会以为自己听错了,高兴地问道:“殿下,你这是相信我?”

这是怎么了?

要知道,秦云楚会有今天,说起来还是和顾府有关。秦云楚以前从不去花街柳巷,自从在顾府被吓了一次后,那方面有点不行,才开始寻花问柳,惹上这风流病。

半人高的红珊瑚,前朝书法在家的真迹。虽然稀罕但对皇帝来说,真得不算什么。老皇帝收下了,无所谓高兴与否。

他要一味的退让,顾千城反倒会心软。

如顾老太爷所预料的那般,老皇帝终是没有同意顾千城改姓武,只同意武芸和顾国公和离的事。

当然,除此之外老皇帝对顾家也是有惩罚的,毕竟顾老夫人挖武芸的墓是事实,要不做出惩罚就是顾千城愿意,文武百官也不愿意。

而这些和顾千城都没有关系,在圣旨下来后,顾千城就知道事情已尘埃落地,容不得她再说。

可是,她这个时候真得很委屈,她需要秦寂言安慰,需要秦寂言哄她。

五皇子得宠,最直接的表现就在于顾家又上来了,顾贵妃在后宫又能横着走了。

这算什么丢人,他们还做过更丢人的事。秦王殿下要是知道,他们被顾姑娘一个小女孩放倒,估计杀他们的心都有,就算不杀他们,也得把他们丢回去回炉重造。

去不了西北,她就先看看江南那边有没会什么案子,可以让她去一趟的。

“不必,扶我去看看。”呼吸间,顾千城已经平定下来,只是眼神有些冷。

“老臣无能,没有查到他们与宫中人来往的证据。”凤老将军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无,他没有查到并不表示没有。

石门外,君亦安带来的人与大秦将士陷入混战,双方你来我往,谁也治服不了谁,战事僵持不下。

少女脸色惨白,往后退了数步,一副受了大惊吓的样子。

大典仪式已结束,秦寂言这个时候离开半点错也没有,不仅没错还狠狠刷了一下好感,众朝臣反应过来,一个个高呼圣上孝顺,大秦之福。

呵呵……太上皇知道了,会气得吐血的。不过,今天发生的事足够太上皇吐好几次血,所以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孝,诚,惠,安,懿、敏……同样是十八字的谥号,几乎把先太子妃夸上天了。

暗卫带着顾千城来了,本以为要花心思照看顾千城,却不想顾千城独立到完全用不上他们。

“这并不是小事。”茶水已经凉了,带着一丝苦涩的味道,顾千城喝了一口便不想再喝了。

这个需要好好想一想,而且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想明白,查清楚的。

封老爷子两不相帮,或者说他不掺和秦寂言和太上皇之间的斗争。

顾千城吃饭的速度很快,可却不显粗鲁,像是踩好点一样,在老管家踏进舱底时,顾千城正好将子车的食物吃完。

再说,她也不需要做什么,只是再往里走一米,打开另一道石门罢了。

数字抄完,顾千城没有急着去睡,而是装作漫不经心,拿起那几个术数师写的计算过程看了起来,只是……

数字的魅力,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被身后的打手,重重打了一拳了,顾千城只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胸腔亦是闷痛。

顾千城不用想也知道,内脏伤了。

在惯性作用下,顾千城往前栽倒,好在面前有一个倒霉的打手在,顾千城左手撑在对方身上,勉强稳定住身形,无视背后的痛,顾千城利落的拔刀子,转身朝背后两个打手挥去。

顾国公更是脸黑如炭,他没有想到,这样都制服不了顾千城。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顾千梦一直认为,自己比顾千城好多了,顾千城只是会投胎,是大伯女儿,是顾国公府的大小姐,可到现在才发现……

“千城,是我小看你了,还是你藏得太深?”顾千梦第一次发现,她和顾千城的差距。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顾千城就醒了,麻利的下树,发现底下四俱尸体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顾千城很淡定地绕过,然后顺着昨天的痕迹往回走……

秦寂言没有搭理焦向笛,眼也不眨地看着顾千城,双眼闪动着自己也不曾发现的神采。

一个病皇帝,大秦皇长孙你真得要支持吗?

啪嗒……啪嗒……

顾千城上前,双手搂住秦寂言的腰,脑袋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救我出去,而是拖住景炎或者抓住景炎。”

“这些我都可以办到,只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第一件差事,即使觉得不满,子羊也没有拒绝。

“皇上,我说过我只是想要活命,会留一手也是希望能多个活下去的可能。你我都清楚,五年之后我没有了利用价值,您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保护我的安全。一旦我落到景炎手上,我就会生不如死,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在为自己打算。”倪月的声音很空洞,听着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可秦寂言知道,这只是假象。

“这么说来,今年前二十的文章,据是出自此女之手?”如果真是这般,此女也太妖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