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第97章:引车卖浆

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

陌陌光影著

  • [异界魔法]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343

    连载(字)

96343位书友共同开启《与教主相爱的那些日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7章:引车卖浆

他瞒不了几天,与其没有意义的隐瞒,不然直接放到明面上,左右现在没有人敢与他争锋……在场的人都不是笨蛋,谁都知道人质的重要性,这个时候谁都不会松开自己手上的人质。于是……

全身都是泥,只有一双眼睛还算明亮,这真是他认识的顾千城?

好像真的可以!

要死的方式有很多,一把火把一切烧干净,还提前做准备,要说出去没有动机,都没有有相信。

没有意外,伤口肿了。

季诺点头:“长生门存在多久没有人知晓,也从不曾在世人面前暴露自己。他们并不管俗世之事。我听师父说,长生门是由一群极有权势的人组建的,他们的目的只求长生,至于他们活了多少年,至今无人知晓。”

“试?怎么试?你要隐藏实力,本王能试得出来吗?”要换作旁人,秦寂言绝对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真烦心,谈个恋爱怎么这么多麻烦事。”顾千城烦躁到不行,可就在她不知所措时,暗卫来报:“姑娘,殿下来了,正在房里等你。”

只是,苗医一向躲在深山老林里,而且平时极少外出,就算是皇家召见,他们也不见得出来,所以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什么进展。

江家查完了,收获并不大,顾千城并不失望,说道:“我们去义庄看死者的尸首,也许从中可以发现些什么。另外,你再让人查一查,江家表少爷还有江家三少的事,他们平时与谁亲近,和什么人来往的多,多多问问他们两个的事。”

同为皇三代,他们一出生就开始比,贺礼也是要比的。

顾千城见武定面露犹豫,又补了一句,“现在最重要的是秦王殿下,他不能出事。”

而在顾千城与景炎说话间,林琳陪着顾千梦换了一身衣服,在林琳刻意的交好下,顾千梦和林琳的友情迅速升温,两人很快就成了可以交换小秘密的好友。

林琳一看顾千梦的眼神,就知道她这是看上了孙家的公子,还真是……

“别碰,头发脏。”顾千城想要拍掉秦寂言的手,可却没有力气,只能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

走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走出去。如果等到她走出去,龙宝已经出事了?怎么办?

“不可能,那你只能永远呆在这里,我绝不会带你出去。而且,你认为,有我在,你能保得住火焰果吗?”景炎眼眸轻转,视线落在顾千城怀中的火焰果上。“千城,没什么好犹豫的,秦寂言负了你,立别的女人为后,你带兵毁他的江山,夺他的帝王位,没有什么不对。事成后,不管是你想当女皇,还是想立你儿子为皇帝,都不是问题。”

季诺拼命挣开侍卫的束缚,冲回殿内,跪在殿中央,“皇上,求你……求你放过季家一次。北齐,我可以再帮你对付北齐,我与北齐皇帝有过命的交情,北齐皇帝对我十分信任,我可以帮大秦……”

当然是故意的了。

和赵王府闹僵,对顾家确实有好处,可老太爷就不担心做得太过,引起老皇帝怀疑吗?

她现只能战,战斗到最后一刻!

老夫人当时离开顾家有多么狼狈,她现在就有多么急切的,想要证明她在顾家的地位,为此她可以牺牲一切。

午夜梦回,她躺在床上,可以安心睡觉,不会后悔悲伤。

皇上孝顺?

秦寂言笑了一声,平静的道:“皇爷爷……自五岁后我受过多少次伤?中过多少次毒?您记得吗?您确实是杀了那些下毒害我的,也处决了那些刺客,可皇爷爷你难道不知,那些人会要我的命,全是因为他们幕后的主子,可是你哪一次找出过幕后黑手?”

“等着吧。”只要能进城就好,顾千城要求不高。

“扑通”封大人腿一软,直接跪下,“圣上息怒,实在是圣上拟的谥号太隆重,与,与……”与事实不符呀。

圣旨念完,众朝臣已不知说什么了,一个个面面相觑,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用这种方法抗拒秦寂言颁发的圣旨。

老夫人和顾夫人就是欠教训,一个两个以为她是包子呢,想捏就捏,也不怕烫手……

“老大,我们完了,我们完了,我们要怎么办呀?我老婆儿子还在山上呢,我死不要紧,我死了他们怎么办?”一干土匪哭天喊地,像是死了娘一样

“我现在不在京中,他打不打压我有什么用?”秦寂言拎起茶壶给顾千城倒了一杯水,“喝杯茶,别为这种小事着急。”

车夫没有回答,只有兵器相交的声音

暗卫还没有应是,就听到“山匪”狂妄的道:“好大的口气,来我们的地盘还想敢大言不惭的要活口,你以为你是谁?真当我们血风寨是吃素的?”

这批人,想必是哪位皇叔暗中培养的人。

两刻钟左右,秦寂言和顾千城赶到宫门口,侍卫先一步将宫门打开,如同之前一般,沉默的迎接秦寂言和顾千城回宫。

先太子擅弈,无数人赞先太子擅弈、擅谋,胸有天下!

“贬回庶民,回你的封地,或者……”秦寂言说到这里,略一顿,视线落到荣王世子身上,勾唇轻笑,“或者……去漠北!”

顾千城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秦寂言没有说半句责怪的话,只让他们每个人,将顾千城失踪那晚发生的事说一遍。

最主要,要让那些隐世的杀手知晓,他们的大小姐嫁给了仇人之子,还为仇人之子生了儿子,定会气死。

既然做了坏人,就应该奢求保有良知,老管家这样做只会两面不是人……坐地上或者桌子上?

“殿下,你别怪他们了。当时情况紧急,大家注意力都放在赵王叛乱的事上,在小事上有所疏忽再所难免。”顾千城觉得自己真心是好人,这个时候还记得给暗卫求情,可是……

很快,朝臣们的担心就成真了。议完事后,秦寂言宣布,“太上皇病重,朕要出海寻长生门,为太上皇求药。”

“不知道。据说赢皇很喜欢九这个数字,我们猜测有九道石门。”如果是九道十门的话,后面的计算量会更大。

顾千城默默望天,已不指望自己能算出开门的数字。术业有专攻,计算不是她的长处,她只需要记住这些数字就行了。

“啊……”那打手痛叫一声,双手捂住伤口。

顾千梦发誓,她以后再也不敢惹顾千城了,万一被杀了怎么办?

顾千城庆幸,自己不是那种胆小怕鬼的女孩,不然一个呆在林子里,她肯定会吓死。

“有没有人?”

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跪下来,哭着、喊着求秦王帮她,求秦王负责吗?

顾千城又上前两步,蹲在那马身边,伸手轻轻地抚着马头,那马刚开始还有些抵触,很快就乖得像狗崽子一样,哼哼唧唧,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身体受伤不说,为了安抚这匹马,她的精神力严肃透支,她已经无力把这匹马解救出来,只能找人帮忙。

“殿下,现在的局势容不得你不在乎。之前你迟迟未接触政务,那几位都容得下你,更不用提现在了。”凤于谦面露担忧,心中又很是自责:“都是我无能,要我能说服父亲就好了。”

“本王等着。”秦寂言点了点头,又对焦向笛道:“向笛你安心备考,本王见过封似锦与景炎,这两人确实不凡,你要他们同场科考是幸也是不幸。”

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待到摄政王转身坐下,脸上又恢复和气的笑,而这个时候太监也将顾千城的座位搬来,出于试探,太监将位置与秦王位置并排安放,而秦寂言没有提出异议。

双眼红红,声音哽咽,可确实是平静了下来。可是这样的顾千城,更让秦寂言担心。

“理解你什么处境?”秦寂言脸上带着坏笑,上前一步,逼近顾千城。

“跟朕谈条件?你好大的胆子!”秦寂言的眼神如同刀子,看倪月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

“啪……”秦寂言生生将椅子的扶手捏成粉末,可他脸上的表情却一丝也没有变,“倪月,朕希望你今后不会后悔。”而他,一定会让倪月后悔。

“谁知道呢,听说平西郡王妃眼睛都哭肿了,可言倾非去不可,为了这事还在殿外跪了一天一夜。”景炎知道言倾为什么要离开京城,又为什么选择去西北,可是……

“为了那个不把你当女儿的父亲,你不声不响的丢下我,你还说你没错吗?”秦寂言越想越生气,而最生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发生这么大的事,你第一时间不是派人进宫告诉我,而是去找六扇门,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顾千城有没有把他,当成她的男人,她的依靠?

秦寂言本想从秋离嘴里,问出他父亲的骸骨在哪,却不想秋离那么没用,一粒假的解药就了结了他的性命。

“皇上,此处不安全,请您移驾。”武将见状,只得劝说秦寂言离开,以免被藏在土丘下的人刺伤,可不等秦寂言开口,就听到禁卫大喊:“快,东边也有。”

凤老将军的血,能渗入风云霁骸骨的。到时候,只要让风遥与凤老将军滴血验亲,只要两人的血能相融就成了。

月前,顾老太爷靠着出卖顾千城,从皇上手中为顾承志讨了一个进军中镀金的机会,一切都好好的,可没过两天就被皇上给撤了,说是要重新考虑。

正好,这个时候去探查原委的下人来了,窦氏知晓原因后,长长地松了口气。让身边得利的人先去给顾千城道歉,自己则去给老太爷解释。

“哐当”一声,匕首落在地上,向导惨叫一声,转身欲跑却见暗三如同影子一般,眨眼间就来到向导面前,抬脚一踢,向导便昏死在地上

她的弟弟,家世不一是最好的,可也是有家世的人,而且他足够优秀也足够努力。

没有错,承欢几个人想以受伤为由,赖掉今晚洗衣服的活,可结果却被顾千城一人一脚踹到水边。

她出生大家族,一直都接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教育。家中兄弟互为掎角,军政商各有家族中的人,谁要出了事,其他人都会尽全力帮助,根本不会像顾家这般自私。

“千,千城,有……”

张渊头骨上有一条很长的线状伤痕,这是由钝器造成的。钝器伤多造成闭合性颅盖骨骨折。

见秦寂言脸色微变,顾千城忙补了一句:“我们还年轻,这个时候生出来的孩子容易夭折。最重要是我还小,年纪太小突然难产。至少要满二十岁,我才会考虑生孩子。”

唉……也不知秦寂言怎么样了?

凤家用兵如神,爱兵如子,并非虚言。

战场上,伤亡最严重的就是单增的兵马,面对凤家军和呼延千霆的联手攻击,单增三万人马被生生打散,失了人多的优势。

而在乌于稚被生擒后,单增的人马投鼠忌器,不敢再对凤家军猛攻,可又不敢离开,只能和凤家将在战场上僵持……

“你等等……”单增忙在身后唤道:“把三皇子放下来,不然我绝不会让你们踏入北齐的领土。”

秦殿下不敢多说,乖乖认错,同时奉上温水一杯,“来,喝口水润润嗓子。”

“顾姑娘?你倒是聪明。”顾千城听到这称呼,不由得嘲讽道。

太上皇派系的人见秦寂言没有坑声制止他们,自以为自己占了上风,抖的更加欢乐了。连礼部某个官员,不小心睡了自己儿媳妇的事都给说了出来。

这就是大秦朝的官员呀!

“这么说,皇上诏殿下和我回去,与长生门有关了?”平西郡王神色严峻,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老爷子教训的是。”顾千城不辩解,低头认错。封老爷子正恼火,指着顾千城劈头盖脸的就训了起来……

“你看他们,居然不坐轿子,一个个走过来,这是怎么了?”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老天爷会给他们开一个那么大的玩笑!

上前,将揽住顾千城,“我以为,你会相信她们。”

不说被困在这座宫殿中的坛中人和浇水人,就说那些被长生门取走胎盘的孕妇和未出世的孩子,就是一笔血债。

暗卫满头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