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上易先生 第24章:蝇头小楷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667

    连载(字)

84667位书友共同开启《爱上易先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蝇头小楷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 84667 2019-09-02

“梁太太那边的电话你帮我打了吗?她愿意帮我们吗?”

“michelle!”ailsa大叫一声追上前来,“怎么了,你跟阿jim……”

餐桌边上,陆离与年婷似乎越斗越勇,两个人吵吵嚷嚷半天,就连洛佳和吴曦媛都插进话来说陆离的不对。

“你饭吃得够多了吧!总在这坐着也不嫌屁股疼吗?!”某人的忍耐度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她就是一点都不如她!

她看着曲耀阳的手搭上了卧室的门把,终于还是忍不住轻唤:“喂!那好像是我的房间,你干嘛进我的房间啊!”

这下再困再迷糊她的人也醒了,敢情昨晚自己在沙发上睡得极不安稳的时候,是这男人突然将她从客厅抱进了卧室,然后又脱掉了她身上的睡衣,对她上下其手占了她一晚的便宜。

“拿过来吧!”

“你问她做什么?老婆,你放心,这事我会处理。”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对夏芷柔的一切承诺,可也似乎是从昨夜开始,或是更早以前,他刻意忽略掉的裴淼心突然打开他的心门,他即使极力控制自己不要为她所惑,可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她深深牵引。

她站在原地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对他:“有时候我都在跟自己说,如果真的撑到撑不下去,那就放手,放手不管于他于我都是一种解脱。可是臣羽哥,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你就应该能懂我现在的心情。心里有时候虽然会觉得好难过好难过,可是放不下就是放不下,再疼也放不下,怎么办呢?”

“耀阳,对不起,我并不是不欢迎芽芽,我只是……正在努力试着接受她,可是军军又那样对她,我当时太无措了,那样的情况里下不管军军做什么不好的事情都会被认为是我教的,我只是不想让爸妈还有芽芽误会我罢了。我是一时情急,才不小心……”说到一半,夏芷柔抽泣了几声。

她几步走了进来,在床边坐下的时候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耀阳,你想不想吃苹果,我帮你……”

在她震惊地瞪大眼睛的同时,盘过她一只大腿往自己腰间一架,一个用力向前猛挤——她痛得微眯了眼睛,额头的汗水开始顺着脸颊滑落。

易琛轻笑几声,“所以她还不知道,欣姐你在背后帮她安排了这么多的事情。甚至是,在俱乐部里用段家的一份欧洲订单跟我约定,看我能不能拯救一个就快失婚的女人,让她迅速放下前一段的不幸,重新开始一段恋情。可是欣姐,我现在越来越有怀疑,我这开始的初衷就不是好事,我现在……后悔得很。”

她还记得初时与他成婚之前,曾无意见过几次他同别的女人一起,或吃饭或去酒店。

“我知道。”坐在对面的夏芷柔开口说话:“那时候他心里不说,每次我问起的时候他也说不介意,可他到底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不介意?我后来是做过处女膜修补手术,我是骗过他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可是那时候我是真的爱他!我长这么大从没有遇见过一个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我怎么就不可以爱他?我只是想弥补自己曾经犯过的错误罢了,我要我在他心中永远都白璧无瑕!”

她一提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的五脏六腑便开始疼痛。

喝完了水重新上楼准备睡觉,经过客厅大门的时候,看到紧闭而又黑暗的一切,想来他已经走了,只是没有车开,他也应该走不到哪里去。

“裴淼心你是不是疯了!好好说话!”他拽着她的胳膊厉吼出声。

裴淼心眉眼一痛,“以后不要再提他,他不是个好人。”

“你还有什么好说?我已经拿到臣羽的身体检查报告了,你根本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们,你一直都在愚弄我们,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玩得团团转,这下你可开心?”

已经不想要同曲耀阳把话再说下去,她直接就挂断电话并关机。

“你还有心情吃早餐看报纸!”骤然的一声冷哼,夏芷柔正寒毛直竖地仰起头来,竟然一眼就看到那个面色不善的曲母。

曲婉婉一急,冲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我那是听我妈说,我大哥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只是想要帮你,他们都说女人只要生了孩子,就能暂时收回男人的心。”

“我怎么没有?”曲耀阳咬牙切齿,“裴淼心你是我的女人!”

他记得她的隐忍还有痛苦,他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个成年的姑娘。他只是没有想到,在自己冷落了她那么多年后的今天,到现在,她一个男人都没有。

裴淼心只觉得自己的舌被他缠得就快要断了似的,舌根都隐隐发痛,她开始有些喘不过气来,全身也仿佛正在起火一样,伴随着他走动的步伐和深一阵浅一阵的顶冲,燥热的感觉逐渐涌遍她的全身。

他恶狠狠看着她吼道:“这样的情况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你回家!现在就回家去!”

曲臣羽不是她万慧的儿子,他愿意娶一个二手货,她可以忍。

苏晓差点急跳起来,“你、你做人怎么能这个样子!你臭不要脸!”

“差不多了,曦媛把一切都打理得很好,我只是例行公事罢了。”

“所以,当初真的是你用订单同她交换,让她退出‘青苗会’然后邀请我加入的吗?”

“我问你,你答应我的事情到底还做不做数了!”曲母怒目而视。

“你说要住进我家,该答应的我都答应你了,你说想再接近耀阳,我能安排的也帮你安排了,而且事前我们也已说好,你想怎么对付裴淼心那是你的事情,可是我儿子是无辜的,你一定不能动到他的头上去。”

芽芽到是已经睡着,正兀自蜷缩在裴淼心的旁边,可儿子思羽,正一边吮着自己的大拇指,一边在他妈妈的怀里眨巴着眼睛到处乱瞄。

裴淼心还是一脸抱歉的模样,“我刚才不是说我相信你吗?我挺相信你的。”

感激和爱意交缠,他很快便再无法控制一般将昏昏欲睡的思羽接过,放在大床上,并将被子为他盖好。

******

这一下,裴淼心再听不下去,只是仓皇扶住墙壁,一步一步,赶忙从二楼下去。

“没有,是我做错了,或许从一开始做错事情的人就是我。”

那女孩年轻貌美,又带着曲耀阳最喜欢的清纯与活泼可爱。她还记得自己初遇他时的每一个场景,那时候她大抵也是说过与那女孩同样的话的,只是那时那地她与他已经相遇得太晚——他们之间还横亘着一个夏芷柔。

“苏晓,谢谢你。”

曲耀阳吃完面前的粽子起身,裴淼心的跟前还是那一只完整的粽子。

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紧紧将自己抱作一团,制止自己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事情。可那该死的像是疯了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无孔不入,不论她想怎样将他驱逐出她的脑海,他就是死死霸占着他的位置不让,甚至因为莫名的回忆和想念,害她整个身子都跟着剧烈燃烧起来。

她没再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低头下来吃东西。

“芷柔做过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代她同你说一声抱歉。”

“那我呢?”曲耀阳的声音好像都能滴出血来,他的喉咙也同样干涩到了极点。

裴淼心没敢去看他的眼睛,“你有你的家庭,我有我的,我们早就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

“我只是想要再多一点的时间……”

“就算再多的时间我也不会选择你!曲耀阳,你跟我都知道,你现在之所以还有执拗、还放不下,是因为你的骄傲,你还觉得我是你的东西!”“伯母,尤嘉轩是我的朋友。”

曲婉婉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突然一身戎装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深吸了几口气,唇角也抽了又抽,曲母好不容易镇定些心神后,才勾了下僵硬的唇角,“既然是厉家的朋友,那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今天本是婉婉爷爷的寿辰,家里邀的,也都是些亲近的朋友,我没想到这样也能混个外人进来,只怕待会惊了别人,更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