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上易先生 第30章:白衣苍狗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667

    连载(字)

84667位书友共同开启《爱上易先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白衣苍狗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 84667 2019-09-02

“我靠,我都把药吃了啊!”陈晴风欲哭无泪,老天爷啊!你们救救我吧!

“好。”陈晴风打开了信封,里面并没有任何内容,只有一张照片。

只要人平平安安,有的是时间说话,先养足精神再说。

赵王之前命人调来的三千人,此时已赶到城门口,只可惜已经没有城门给他们堵,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唐万斤等人杀了,以振士气,可是……

虽说他的礼物没有花多少银子,可却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而且为了不让人提前知晓,一直都在偷偷摸摸的做着,弄得自己像是做贼一样。

“好人?不杀你就是好人?”这次换秦寂言想笑,看顾千城的眼神也柔和几分……

“本宫能高兴吗?”又是翻页,顾千城怀疑秦寂言到底有没有认真看?

不安,慌乱,愤怒,花了数百年才等到今天,却被秦寂言毁于一旦,此时的老怪物已经疯了,生生被秦寂言逼疯了。

“祖父,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有什么办法,有法子的是秦王,秦王和楚世子兄弟情深,不过有些事他不方便出面,需要我们顾家出面。”

想夺权,手上没有兵马可不行,而想要瞒着太后调大军进皇庭,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太后一切都安排得妥妥的,却不想最后被秦寂言搅乱了,最后又因为路程难行,大军没有及时抵达皇庭,让皇帝占了一个大便宜。

心大呀!

今天的羞辱还有这段时间的虐待,她记住了!

秦寂言闹出的动静这么大,顾千城都能听到,和她同居一室的红衣妇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到。

感情都是处出来的,老皇帝不是铁石心肠,五皇子这般孝顺体谅,他怎么可能不心软?

季家,要是不重罚,日后必是后患无穷,不管季诺能付出什么代价,秦寂言都不会放过季家。

说完,就先一步离开,留下秦寂言一个人坐在那里捡棋子。

大局已定,他还能动什么心事?风遥的担心是多余的,顾千城几乎是把唐万斤当儿子养着,唐万斤的特殊体质,顾千城比他自己还要注意。后直接把人带回顾家,谁也不让见,并且一个月内不允许唐万斤出门。

好在唐万斤这人虽然不懂的事很多,可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听得进劝。自从顾千城跟他说了,武毅不敢害他,小事上可以听从他的建议,大事找千城后,唐万斤在小事上都会听从武毅的安排,比如现在……

当然,顾千城能在院子里安心养伤,还要归功于秦寂言手底下的人能干。武定在城门口自称是武家人后,就以武家人的身份在京城行走,和顾家打起官司来。

秦寂言要死在北齐人手里,大秦皇帝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无论是谁做的,他这个北齐皇帝都要出来承担后果。

这是大秦,或者说这是大秦秦王的意思,秦王此次来北齐,就会贯彻这个原则,不过……

摘星的话对顾千城造成不了害怕,也没有任何影响,解决完摘星这个麻烦,顾千城带着黑衣人,开始搜查摘星楼。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罪犯大部的时间,都在思索如何避开律法的制裁,创新犯罪模式……他们跟着罪犯后面跑,会被人带到沟里也属正常。

她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可一时却想不起来……大殿上,被秦寂言要求写认罪书的不止承恩公一个人,他们此时正愁不知如何是好,见承恩公拉着封首辅求情,一个个眼前一亮,也不管平时与封首辅交情好不好,是不是政敌,纷纷上前求封首辅。

“封首辅,你可要帮帮我,我族中子弟与荣王世子勾结一事,我真的半点都不知,我要知道了,就算不直接打死他,也要绑着他来见皇上请罪。”

封首辅着实是累坏了,即使太医给他用了药,仍旧是一脸苍白,一脸病态,秦寂言看到封首辅这般样子,便知把人强留下来也没有意思,不如做个好人,把封首辅送回封家,然后让封似锦进宫。

因圣后每月需服一剂紫河车,因此岛上从来不缺孕妇,少女也没少见孕妇,可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妇人像顾千城那般强大。

官差得知程家姑娘病了,不敢擅自做让,让他们在这里等着,他们去禀报将军。

秦寂言一说封赏朝臣,封大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需要秦寂言多说,自觉的道:“圣上,在封赏朝臣前,是不是要先追封先太子与太子妃?”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路响起,固若金汤的天牢在暗卫不要命的轰炸下,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可这也引来了京中人的注意。

当当当……北齐人继续砍铁链,又是数十下,虎口流血,铁链也只是开了一道小口。

“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找吃的。”路上来时,秦寂言随手摘了几枚野果,先给顾千城当零食吃。

丫鬟被打死的样子。

秦寂言的属下是尽职的,他们不仅成功的,把顾千城的“礼物”送到了该收的人手里,还顺便把顾家一行人的反应做了实况转播。

见顾千城仍旧不解,秦寂言闭上眼,轻叹口气道:“千城,你可知我亲奶奶的娘家,当年有多大的权势?”

在没有查出奸细前,六扇门上上下下暂时失去自由。对此,总捕快和在场十几位捕快,没有一个不满。

现在,皇上只是限制他们的自由,没有直接要他们的命,或者关进打大牢,可见皇上是相信他们的。

“快了。”秦寂言喃喃自语,双眼微闭,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秦寂言数完,同时抽出腰间的剑,可就在此时,景炎飘然而到,在秦寂言面前停下,“圣上,我来了!”

三更半夜孤身一个人走山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如果可以顾千城也不想这个时候离开,可是她担心那个胖女人过来。

虽然十天过去了,可暗卫与亲兵却将那晚的事,记得清清楚楚,连一些小细节都没有忘记。

既然在官员中找不到探子,就只能扩大范围了。好在药王谷主开的药方,所需要的药材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东西,凭大秦的家底,别说让京城上下的人都喝一碗,就是再给五个城池的百姓喝,他们也能拿得出药来。

言倾这才看向赵王,神色平淡的道:“赵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拿全城百姓的性命要挟朝廷?”

海上风险难断,他此次出海能不能活着回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身边的人会有二心确实正常,但是……?正常并不表示他会纵容。

引路的人看到这一幕,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第九道石门被打开了,可预想的路并没有出现在顾千城面前,出现在她面前的仍旧是一道门。不过这道门上并无数字,而是画了一个极大的阴阳八卦图。

他们虽然力气大,块头大,却只是做粗活的仆人,并没有多少打斗技巧,顾千城手上有刀子,虽然力气不如对方,可还是占了优势,两个打手根本没法近身。

但是……

却没有想到,顾千城面对顾国公的威胁,毫不畏惧的反抗,甚至在顾国公命人动手时,想也不想就打回去……

而此时,顾千城已经逼近顾国公,面对吓得双腿打抖的顾国公,顾千城勾唇冷笑,将手中沾身的刀子,在顾国公的衣服上慢慢擦拭,好半天才停下来,将刀子抵在顾国公心尖:

火光照在风遥的脸上,忽明忽暗……顾千城没有空去欣赏,风遥那张棱角分明、刀削似的俊颜,她现在要想的是拿这个男人怎么办?

她为什么要救风遥?

全部烧死了,全部烧死了!

她不擅长开口求人,可她不知道,除了秦寂言外,她还能找谁帮忙,这个地方她最熟悉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秦寂言。

“不过二两银子,没有必要骗你,把马身上的绳子解开就行了。”顾千城说得财大气粗,可天知道,这二两银子是她全部家当,至于木盒里的金叶子?

皇上给秦寂言安排的两个伴读,本家都是忠于皇帝的人,秦寂言光有圣宠,手上却没有一点权利,所以至今也没有人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包括最得圣心的秦寂言。

温柔的动作,暧昧的言语,嘴上责怪,可眼中流露出来的却担忧与关心。

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他能做得,就是尽量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没办法,形势没人强,他除了低头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人就是这样,喜欢一个人时,他就是杀人犯法,那也是替天行道;他就是铺路建桥,那也是沽名钓誉。

心腹太监立刻下来取,小心地捧到老皇帝面前,老皇帝一看,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光彩:“这真是她写的?”

“朕打你怎么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办的什么事。大年初一朕取消所有的宴会,留在宫里陪你,可你呢?居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跑了,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朕?”一想到自己满怀期待回来,只看到空无一人的宫殿,秦寂言就气不打一处来。

顾千城原本有七分想法,被秦寂言一激,就有十分心动了,“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做到。不招把你按在椅子上打,我就不姓顾。”

顾老太爷明显不相信大老爷的说词,问向身侧的管家:“你说……”

半个时辰吃早饭加休息,对当兵的来说是一种奢侈。半个时辰后,他们脸上已不见奔波十几里的疲劳。

小雪貂精神十足,忙得不亦乐呼,直到秦寂言带着人过来,它还在努力寻找一颗合心的金珠,不对,应该是一个合心的玩具。

顾千城一行人城镇出现,秦寂言立刻就收到了他们的消息,知道顾千城不仅平安无事,还把言倾几个人救了出来,秦寂言在松口气的同时,又不免郁闷起来。

连亲爹都不帮他,顾千城这个侄女却肯帮他,他怎能不感动。

顾家这样的家族,在顾千城看来根本走不远……

确实是随便走走,顾千城并没有走远,只是绕着自己的院子,在屋外走了两圈,然后在下人不解的注视下,面带微笑的回房。

“千城姐姐,你没事真好……”顾承意担心自己真会丢脸的哭出来,连忙拉着顾千城的手,拿顾千城的袖子挡住脸。

江南是个好地方,山多水多,朝廷要派兵攻打绝不是易事,可是……

“抗旨不遵,叛乱的人是你。”呼延千霆一刀砍过去,单增躲避不及,只能硬生生的接下。

越打越窝火,越打越憋气,要不是呼延千霆紧追不舍,单增都想直接甩刀不干了。

不过,这些与他何干?

北齐人自己打的你死我活,不是对他们更有利吗?

这个时候没有被点明的大臣,自是不会吭声。不怪他们冷血,实在是帝王的怒火,他们承受不起,他们只是自扫门前雪,而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我只是告诉你。夫人,杀人偿命,孙妈妈不是失足而死,是被人杀死的。”顾千城鼻子微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和一般人相比,天天和尸体、死者打交道的她,确实比一般冷清,也比一般人更能接受生死,可并不表她不会悲伤,不会难过。

“是,大小姐。”赵婆子咬牙点头,顾夫人脸色大变,指着身旁的下人:“快,快拦住那个老货,别让她跑了。”

“大小姐?”孙妈妈连忙回头,吃惊的道:“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走?小姐你可不能走呀,你这一走可就再也回不来了,这一辈子就只能青灯古佛,了此残生了。不行……大小姐你等等,我去找老太爷,老太爷一定会为你做主,今天的事受委屈的可是小姐你。”孙妈妈说风就是雨,摸了一把眼泪就要往外走。

“夫人在天有灵,看到小姐懂事了,一定会很高兴,小姐你这样很好,这才是大家嫡女的风范。”孙妈妈高兴地直落泪,把赵王府临时换新娘的事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