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上易先生 第36章:改恶从善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667

    连载(字)

84667位书友共同开启《爱上易先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改恶从善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 84667 2019-09-02

“王亦诗和大金的人关系很好,在那段视频上传后,有几个自称内部人士,爆了几张照片,是她与大金原老总、还有大金背后黑势力老大一起出入放酒店的照片。”白雪说的有力无力。

实际上,蓝弦是呆了,握着莫庭的手一个用力。蓝弦不敢相信,她居然获奖了……

给读者的话:

她的衣服在外面,她没有兴趣只裹一条浴巾与莫庭对上,她没有勾引的人的习惯。

“我们要去联合国抗议……”

蓝弦的脸上扬起一抹张扬的笑,微闭着眼,想着她曾经与莫放相处的画面。

不过,对于蓝弦与莫庭这一对,顾子寒是不看好的,蓝弦的演技的确和融柳有的一比,但在这方面却不如融柳那般聪明……

一是那套祖母绿的首饰,是融柳的奶奶留给她当嫁妆的,她用不上了,现在给莫放,随便莫放如何处置……

星娱不能确定,所以他们只能等了,给蓝弦一个喘息的时间,毕竟蓝弦的演技的确不是盖的,放眼娱乐圈没有几个人能超越的了她。

除了考察国外市场外,主要就是与美国好莱坞的导演谈一部戏约,一部可以助墨云天进军国际市场的大戏。

莫庭好奇的蹲下去捡了起来。

“你认为自己能扮演好小七这个角色吗?全剧中就属你的戏份最重吧?”

不过,这个时候被墨云天提起这事,却是有几分生气,但隔着电话,墨云天根本看不到,蓝弦淡淡的道:“结婚?我们都没有想过,以后再说吧。云天,莫庭来接我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挂了,以后再联系……”

而现在她的丑闻迎刃而解后,公司立马就要给她开庆功宴。

星娱的司机一边扶着方向盘,一边摇头,现在的女星呀,真不简单……

不接受演艺圈的潜规则,这是融柳的坚持也是蓝弦的坚持,但是蓝弦明白不给白雪一个理由,白雪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她羡慕蓝弦,可以遇到莫庭那样的男人,她不怨别人,只怨自己遇人不淑。

“这是炒作吗?蓝弦你是不是利用莫总在炒作呢?难道你就不怕引起莫总的愤怒,进而被封杀吗?”

《神墓》剧组在放弃她选择王亦诗时,她亦放弃了〈神墓〉。

蓝弦心中怒火中烧,可脸上却是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双眼闪着满满的期待和信任,一副天真的样子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扬名国际吗?成为比融柳还要红的演员?”

“总,总裁你没事吧?”精英男一脸小心的提醒着莫庭。

给读者的话:

“好,我出去。”莫庭优转身,人却是站在房间里,从浴室里可以将莫庭的身影看得清清楚楚。

看着倒在床上没有起身打算的莫庭,蓝弦知道自己没有得选择,略一犹豫想想自己有什么好怕的,一个莫庭罢了。

蓝弦两个字就像是一道机关,这两个字一出口,莫庭一扫刚刚的忧郁,眉眼间的纠结似乎也消失了。

两个男人,互相瞪视,这样的气氛蓝弦表示很有压力,与坐在这里被战火波及,还不如早早的退场。

“天啊,原来换一件衣服气场也能改变吗?”有几个女记者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蓝弦一干人刚刚入座,就有记者开始寻问了起来:“蓝弦小姐?请问拿到了绽放的合约你有何感想?”

当拍到第十集时,导演宣布这部命名为《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偶像剧于下周一上映,做为主角和第一女配,任宇泽、沐菲和蓝弦要去开始进行宣传。

听到蓝弦的话,白雪沉默了,同时更加的看好蓝弦了,这么年轻就能将演艺术圈的沉浮的看得这般透,不容易……

深到骨髓的爱,隐忍到绝望的爱,不顾一切的爱,别说观众了,就是白雪也动容了……

……

一身的青紫,呜呜呜,她好长时间都不能出席需要穿礼服的场合了,毕竟她身上的青紫,就是用粉也遮不住,也不知莫庭从来学来的,只见青紫不见痛……

“这世间只有一个融柳。”

轰……

原本她记得没有提名融柳的,因为莫庭的原因,圈子里的人已经努力在忽视融柳的存在了,可不想这终身成就奖居然有融柳的提名,是莫庭吗?

蓝弦无聊的看着沐菲这个样子。

“wolf,我一定要去。”lisa的眼神坚定,隐隐有着对未来期待和迫切想要见到心上人的心急

哼……想要看我狼狈出糗,那么就付出代价吧。

叶灵在一旁看到这情况,眼里闪过一抹怨恨,准备拿过话筒宣布记者招待会结束……而被颜大总监欣赏的蓝大小姐,刚一转入玄关就遇上拿到她新的纪经人白雪先生:

跌进办公室的蓝弦白着一张脸,一双美目瞪向面前的经纪人。

在场的众人全部静声,集体等着蓝弦的回答,众人都明白,蓝弦此时的处境相当的尴尬,回答又不是,不回答又不是……与at的执行长用完晚餐后,蓝弦婉拒了对方去出海的邀请,回到自己的公寓去了。

哈哈哈,蓝弦是在意的吧,如果不在意,怎么会随即和at的执行长吃饭……

而直到这一刻,星娱才发现,蓝弦的合约,这怎么可能呀……

蓝弦更加劲爆的说着,她是奉子成婚了……

看看时间还早,可以再睡一伙……

而且,这样的蓝弦,更让莫庭放心,进入他的那个圈子,蓝弦不会被人给卖了,还傻傻的帮人数钱,他周边的人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小心的躺回去,打开手边的小灯,昏暗的灯光下,莫庭的脸更显的安详与俊美,因为靠的太近,蓝弦连莫庭的睫毛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蓝弦没有去更衣室换衣服,而是朝厕所的位置走去。

蓝弦对着镜子确定自己没有任何的异常便大方的走了出来,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

可就在转身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轰鸣声,这个声音墨云天很熟悉,这是直升机的声音。

略一移开视线,就看到融柳的父母,男的帅女的美,站在那里沉默不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在为女儿的死而悲伤,可蓝弦明白他们只是不耐烦。如果不是看在融柳这么有价值的份上,他们怎么来这里,要知道融柳的遗产和他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蓝弦,你是故意让我找芒果的导演拿底稿的,故意让我拿一瓶总统之爱去,我就说吗要拿底稿为什么你会提找导演呢,还让我的上总统之爱,可知道这价值一点也不平等呀。”

没有让众人失望,蓝弦今天的打扮依旧是中国风,而这一次她穿的是旗袍,不是时下那什么流行的改良旗袍,而是真正充满民国风味的制作精良的旗袍……

好吧,她蓝弦有胆量在他面前穿衣服,他莫庭又有什么胆子不敢看呢?

听到众人的招呼,白雪矜持的点着头,一副自谦的样子,可眉眼间的得意,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蓝弦敲门而入,里面有五个人主审官,坐在中间的是一个略有几分肥胖的美国佬,而最吸引蓝弦注意力的是角落里的一个美国少年。

“啊,王姐,你可是第……”“墨前辈,你叫我?”蓝弦立马恭敬的站着,充值展现了一个新人的应该有的态度,谦和与恭敬,她现在的角色就是演艺圈的新人。

演戏!

白雪不放过任何谈工作的机会,当蓝弦丢下一句接影视作品走后,白雪就立马替蓝弦规划了起来。

昨天陪莫庭那只狐狸周旋,可真累。

六点,正值交通高峰期,好在蓝弦住的地方偏,没怎么堵车三人就到了。

不是质问只是寻问,虽然蓝弦此时很生气,但却没表现出来。

紫心是那种外表阳光爽朗型的,红颜则是那种艳丽妖艳的,而蓝弦则是古典气质型的。

蓝弦,或者说此时的小七躺在地上任百虫缠身,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用悲伤与无助的情绪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如此就多谢大家了,日后各位要有机会到中国,我一定带大家去领略东方神秘美,让众位见识泱泱大国的风度……”

只能日后寻找机会了。

于是乎,在机场上等蓝弦与莫庭一行人半天的记者们,一个个无功而返。

话说,莫庭还真在军队里混过,不过不是为了参军,而是为了锻炼,毕竟依莫庭的身份总是会遭到一些不明人士的伤害。

“蓝弦小姐,你是只不参加金鸡千花奖,还是今后国内所有的奖项都不参加。”

要知道,她可是好莱坞金牌导演现钦点的人,再加上她会一点点中国功夫,一般人根本不敢惹她,而对于这样的情况,蓝弦表示很满意,同时充分的利用瑞在美国的影响,为自己打下牢固的基础……

知道是蓝弦,莫放故意装做没有发现,继续埋头工作,他想看看蓝弦要做什么……

是的,做为专业的经纪人,无论蓝弦出席什么场合,他都会多备一件衣服,以备不时之虚。

蓝弦别的没有,就是有耐心,莫老爷子不出声,蓝弦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等着……

“很不错,这年头像你这么有耐心的年轻人不多了。”莫老爷子一脸的严肃,其实他心里早就乐翻了天。

前世,名与利,她缺哪样,今生名与利,她也足够了,那个圈子星光璀璨,可又有谁知背后的阴暗,她今生继续演戏,除了喜欢,还有就是因为蓝弦刚好处在这个圈子,而她擅长的又是演戏……

终于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给她打一个,可她蓝弦蓝大小姐可好了,居然敢不接他的电话。

这一届的金棕奖主办方是日本,日本方面已经和星娱沟通了,并且将请柬寄到了星娱公司,邀请蓝弦参加金棕奖的颁奖典礼。

长长的红地毯上,只有蓝弦一个人,两边站着的明星随便一个都比蓝弦混的久,如果是一般的小明星被公司这样一宠估计会乐的找着北了,可是蓝弦却是很淡然。

“boss,我不收钱,让我再拍一组,就拍一组好不好,我想要拍东方仕女,让我再拍一天,就一天好不好……”

蓝弦,绝对不是一个玩物。

玩世不恭中有带着几分坦荡,风度翩翩中带着几分霸道。

套导演一句话,蓝弦是天生的演员,是眼睛里面有戏的演员。墨云天是那种后天的努力,瞬间就能进入角色,演什么像什么的人。

而很明显,众人将最为关注重点放在这压轴的礼服上,因为karl大师早就放话,最后压轴的礼服是他最满意的作品……“那个新人是?”墨云天坐在椅子上,缓缓的抬头,在荧幕前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深情的双眸,此时却淡漠与疏离。

当然了,墨云天入行比融柳晚,年龄也小,今年不过二十六岁,当他到达融柳那个年龄时也许也有机会六次蝉联影帝之位吧……

此照一出,蓝弦与墨云天的j情似乎一天的时间,得到了观众百分之一千的肯定,人人都说墨云天和蓝弦是一对人,又有人问了:莫庭是怎么回事……

蓝弦从头到尾从在那里不发一语,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对,对就是r&m,不敢相信吧,不敢相信吧,那个集团的代言之前只有融柳拿到过哦,这圈子里地艺人再也没有拿到过。”白雪的得意劲儿那是不用说了。

韵琦恼急,可却也无奈,毕竟刚刚是她做错事了,这要在外人眼里就是她与人在这里幽会了。

……

“是,少爷”语气里已明显有着兴奋,太好了,他就知道没跟错了,少爷定会让那小子好看。

“影,我要出去一趟。”虽然她完全可以在影毫无所知的情况下出去,但幽韵琦还是选择告诉他一声,她不希望他们之间有什么秘密。

这四个字,或者说影的回应,让幽韵琦脸上一喜。“好,等我回来。”

“好了,好了,这么高兴,看样子那小子对你不错。”他倒是想暗暗去看,可是宝贝孙女说了,他要是去看了,她就和他翻脸

唉,当初自己特意挑了知心不备的时候去青州,然后在知心还没有从见到自己的震惊中醒过来就马不停蹄的带着知心就往京城走,就是想在知心没有想清楚,没有理明白之前把知心带回京城,只要知心回了京城,那一切就好办了,可是却偏偏却上了刺杀,还阴差阳差的来了落霞院疗伤,知心,此时想必引起了心底的伤吧。

“是”宇定北立马去扶那像烂泥一样的宇定南,吴清没有阻拦,只是赞赏的看着影,这个男人,看似柔弱,却聪明异常,难怪能将宇家掌握于手。

扶着宇定南的定北,看了影一眼后,便退了下去。

“宇当家的要和本官谈什么呢?”他的确没想过直接把宇府弄垮了,要知道弄垮一个宇府可得瘫了轩辕王朝一半的经济,到时候还得扶持别一个宇府出来。

“敏之有说过要谈什么吗?”哼,闻人靖暄,居然敢威胁他。

挥挥手,示意黑衣人起身“我们要出城。”

轩辕晗下了马,再一把抱着知心下来“进去吧,里面住的是我们认识的人。”

“都满头是汗了,还说没什么。”知心抬着,看着脸色苍白的轩辕晗满是心痛,如果不是为了她,他也不会落到如此处境,他依就是那个在皇城呼风唤雨的太子爷。

“姐姐……”人未到,身先到,一听这声音,知心就知道是婉如。

“还没治好,一切都未成定局。”轩辕晗听到能治好的事也是很高兴,但他也明白,只要没有站起来,一切都会有变数,不能,不能把全部的希望都压在秦知心头上,如果万一失败那自己将彻底崩溃,当然自己绝不允许失败和其他的变数存在。

“知儿,来来来,快快来坐,让娘亲看看我的知儿变美了没。”秦夫人的语调轻松而欢快,知心已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开朗的母亲了,睁着眼睛盯着秦夫人看,娘这是怎么了?

“是呀,虽然没有上次的南海珍珠珍贵,但都是价值连城呀。”王府出手的肯定都是极品。

恩,该怎么说呢,人生是有太多的巧合还是太多的错过呢?轩辕曦前脚刚走,知心后脚就踏入了轩辕晗的房间,知心过来是来看轩辕晗的伤势的,不管怎么说,轩辕晗都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说不感动是骗人的,知心在房间想了很多,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想着郑怜心的疯言疯语,越想心越不能平静,只好出来走走,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轩辕晗的房门外,于是乎,决定进来看看他了。

“怎么回事,脉搏这么不稳?”知心皱眉看着轩辕晗,休养了一天,怎么没一点好转呢。

知心一直认真而专注的做着这些,此时的她只把自己当成医者,小心意意的处理着伤口。

“你,好好休息吧,我要走了。”知心一个不稳,显些跌倒,好在后面是桌子,只撞倒了一个茶杯,便站稳了。

“快”一旁小心看着一切的郑国公吓的立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这两个人不能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一路上,轩辕晗他们更觉得怪异,这黑族族长绑了知心引他们前来本是敌对,可居然还派人前来接走不出树林的他们,不仅如此,还一路礼遇,如此?为哪般?

“闻人靖暄,你给我住手,要知道这是我的地盘,让你们打了两拳已经是给你们面子,别老动手动脚的。”

(这段时间网站在做调整,送不了砖,没事,没事。阿彩会一样更的,今天会多更几章,前几天太忙了,写的少了点,呵呵,请大多继续支持阿彩呀。)十天,整整十天,秦知心被轩辕晗就以这种方法制止了十天,这十天来,除了偶尔的放开她一下,轩辕晗连吃饭都是用这种方式,让丫鬟给她喂一些流质的食物,至少其他的个人问题,更全部是让丫鬟就这样在床上解决,那十天不论是身心,秦知心都受着绝大的焦熬,随着一天一天的过去,秦知心的眼神从最初的愤怒到平静,再到现的越来越暗淡,直到十天后的今天,秦知心已闭上双眼,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看,她的世界碎了好大一块。

“小琳,这样不行,你,快去找王爷,去告诉王爷,王妃她动都不动一下,什么都不肯喝,怎么灌也灌不下去。”

轩辕晗点了点头,对他的属下,他都很清楚他们的能力,秦刚这样说,那他定是有把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