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上易先生 第39章:达人知命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667

    连载(字)

84667位书友共同开启《爱上易先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达人知命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 84667 2019-09-02

谢芳华依然老丈装扮,一丝不苟,因脸部做了易容,从面色上看不出丝毫表情,只见她步履沉稳地走出来,先看了李沐清一眼,对他点了点头。

崔意芝听说弟弟活着,气息有规律,看了一眼他的父亲,宽下心来,面色也镇定了几分,弯身将崔二老爷从地上抱到了一旁的软榻上。

“不信!”谢芳华丢下一句话,挑开帘幕,进了中屋。

“柳妃和沈妃的人可是不管雨下不下的,只要是看到假的四皇子,定然会出手的。我早去一刻,也能使得崔意芝省些心。”轻歌看向外面,“况且这么大的雨也不算什么,想当初,咱们冒着瓢泼大雨在天女峰怪潭里九死一生。比起那时候来,如今算是小儿科了。舒服日子过了好几年,可也不能忘了当初不知多少次都是差一点儿就命丧黄泉。”

“是,小姐。”八人齐齐应声。

谢云澜点点头,“各方各院的重要身份的叔伯兄弟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顿了顿,他微笑道,“都等着看你的作为呢!”

“出城没多远,随行的队伍中有皇室隐卫,芳华小姐丝毫不惧暴露吗?”崔意芝轻轻推了推宝剑,但是宝剑纹丝不动,他看了谢芳华纤细的手腕一眼,明明看着娇柔没什么力气的女子手腕,却偏偏像是有万钧之力。

谢芳华伸手去挡。

谢芳华随后从内室走出来,懒洋洋地靠着秦铮的身子看着满院落梅。

谢芳华还是不满,轻轻哼了一声,收了袖剑,扭头往里屋走。

谢芳华“嗯?”了一声。

秦铮轻哼一声。

在谢云澜在另一边,他写了自己的名字和天机阁,在自己的名字的另一边,又画了一条线,写了秦铮,又画了一条线,写了言宸,言宸的另一边,又用线与齐云雪连起来。

“小姐,您这一个上午都没好生休息,别想了,奴婢去厨房看看,午膳若是好了的话,用过膳,您就休息吧,等着轻歌公子来信之前,您就别再费神出去劳累了。”侍画道。

只要那个女人和儿子不进这个府,不认祖,那么,就不是这个家的人,将来也休想继承家业

她就如终于解脱了一般地对秦浩说,“爷,我需要七日不能侍候你,你就从这八个丫头中选一个来侍候吧”

卢雪莹闻言露出惊异的神色。

“诶,阻止做什么?孩子们长大了,有些儿女心思也不是错处,若不是秦铮那小子不是东西,拉了皇后下了懿旨,朕才不会由得他胡闹。”皇帝摆摆手,脸色和缓,“左相坐吧!依朕看,王兄府中的大公子可比秦铮那个小混蛋强百倍,你的女儿嫁了他,不会委屈的。”

分外安静。

他想他们活着,也想自己活着,想着能真的以天地之情,闯过这道鬼门关。想五年、十年、百年的看看,秦铮和谢芳华的命运到底是在何方?这样的集天地华彩出众卓绝的两个人,命总不能就此戛然而止。

他脸色顿时惨淡一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谢芳华颔首,将秦铮的手扣得紧紧的,手心凝聚一团青气,青气从手心出来,泛着青光,如青锋宝剑,这青光看着十分之刺眼炫目凌厉,与早先刺得郑孝扬眼睛睁不开的华彩之光相差无几。

若是让他得了这二人,那么,对于忠勇侯府,对于谢氏盐仓,对于整个谢氏,可以想想,因谢云继的身份牵扯,会有什么后果。

“这就需要查查这个车夫的身份了。”谢芳华淡淡道。

“听音,多冷的天啊,你还站在外面做什么?还不赶快回房?”听言跑出来,催促谢芳华,“王妃都走远了,你用不着这么送。”

谢芳华关上门,二人向屋子走去。

这样一想,左相夫人心里便畅快了,愈发觉得秦浩比卢雪莹自己看上的秦铮更合适她。

来到西院,他叩了叩门。

秦铮径自洗漱,之后自己梳了头发,也来到厨房帮她烧火。

“走,你带我去找它们。”秦倾立即吩咐听言。

不多时,听言搬来了两坛酒,一群人围坐在桌案前。

半个小时后,二人净了手,端着七八个菜从厨房出来。

“这可怎么办?”程铭声音急了,“快,快叫大夫!这里怎么会有毒蝎子?”

谢芳华想着既然这人管王倾媚叫小姐,那么就是泰安王氏的店铺了。她点点头。

燕岚凑近谢芳华,小声问,“怎么回事儿?昨夜咱们刚说这老庵主有问题,她就被房屋倒塌砸死了,这其中,肯定有阴谋。”

“我也吃不下了,咱们启程吧。”大长公主道。

“可是芳华未必是因为我而来,我们退出来,她却卷进去……”金燕担忧谢芳华。

大约走出十里地后,便追上了前面的一队百人的官兵。

入其道太深的人,总会执迷于某些东西。

郑孝扬想要咳嗽,忍了忍,压了下去。

半个时辰后,小泉子气喘吁吁地带着李沐清和郑孝扬进了皇宫。

英亲王妃来到,有人进去通秉,她等不及,跟着快步走了进去。

永康侯脸色也不好看,可以说是青白,“我因为担心府中的夫人,

永康侯一噎,仔细想想,然后犯难地摇摇头,“我是没听到什么动静,但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这……确是不敢保证了。”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谢云澜慢慢地翻着书页,过了许久,他偏头看着谢芳华。眸光温温的,淡淡的,静静的。似是想着什么,又似是没想。只那么看着。

她心中越发的知道,谢云澜定然不止是她见到的这个模样。定然有什么是月娘收获那些消息里面没有的隐秘事情。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小童点点头,“是的,不止我亲眼所见,院子里的小厮们也是亲眼所见。若不是我一直没离开公子,我还以为公子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先生,你说公子他……是不是好了?”小童悄声问。

谢伊摇摇头,“娘,即便如此,我已经说了,也要一直等着,即便等不到,这一生,我能和芳华姐姐一样,有朝一日,肩上能挑起谢氏,我也不枉此生。”

“爷正饿着呢,这还差不错。”秦铮面色稍霁。

秦铮哼了一声,“你以为呢”

秦铮冷声道,“荥阳郑氏,藏得可真深。”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小泉子立即跟上秦钰。

谢芳华不说话,面上不露什么情绪。

“是。”翠荷垂首。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英亲王妃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

秦钰挥手准了,立即安排替补之人补上了空缺。

补空缺之人,自然是年轻有才华的英俊之才,自此次文武考上过了左相和李沐清的考核,秦钰依照早先之言,立即直接提拔任职。

秦钰批阅完一日的奏折从御书房回来用晚膳时,便见谢芳华立在窗前,夜幕的暗影将她笼罩,她周身的气息如雾霭,沉如天昏。

“朕不盯着你,你死了的话,我有多少百姓又什么用我这个九五之尊坐着有什么意思”秦钰也怒了。

她刚走几步,谢芳华又喊住她,低声嘱咐,“衣物什么的不必多收拾,我前些日子私制出来的养心血的药丸全部都带上。”

实在难得一见!

聪,没错,还有一支,在后面的匣子里。”掌柜的立即道。

“我今日可是沾了你的光了!”金燕扭过头,悄悄对谢芳华附耳道,“铮表哥除了对大舅母大方外,可从来不对别人大方,连假以辞色都不干。别说让我放开手买了,往常跟我说句话都难得,我可从来没收到他的礼物。”

谢芳华失笑,“那这回你可要抓住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金燕选了一支手镯和一对绢花头饰。

    春花、秋月脚步一顿,对着即将跨进门槛的谢芳华喊了一声,“小姐……”

    “你们二人就等在外面吧!”谢芳华不回头,对二人摆摆手。

    谢芳华重新进了屋,四下打量一眼,有些茫然地试探地喊了一声,“云澜哥哥?你在哪里?”

    谢芳华闻言立即走向屏风后,脚步丝毫不停顿,带着几分好奇,转眼便进了屏风后。入眼处,半间空旷的屋子,地面是一个大的水池,水池的水几乎是血色的,没有见到谢云澜的身影,她看着那血色的水池以及池边一大片鲜血低呼了一声。

    “吓到你了!快出去!别再这里呆着了。”谢云澜压抑痛苦地叹息一声,出声赶谢芳华。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谢芳华站在门口,怔怔地看着西方天空,似乎被吓得失了魂,整个人呆呆的,唇瓣紧抿。

好吧,你说吧!怎么样我才能救云澜哥哥!”

    谢芳华一怔,怀疑地看着他,“这么简单?”

    赵柯顿时跪在地上,“公子,属下自小跟随您。您若是出事儿,属下也不活了。您就听属下的吧!属下是万般无奈了,该用的办法都用了,也是压制不住您体内的恶气,否则如何不听您的。”

    

谢芳华先去小厨房拿了个花篮,然后站在一株梅树下,伸手去摘梅花。

秦铮忽然甩了手,踱步进了屋。

听言脸顿时一苦,“这一坛千金呢,您一直留着的,我还是放回酒窖去吧!”

右相皱眉,“哭什么哭我看该出去的人是你。你这样子,打扰诊治。”话落,他隐着怒气说,“清儿,先扶你娘出去。”

她正想着,李如碧忽然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她。

郑轶闻言,花白的胡子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