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上易先生 第47章:披沙拣金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667

    连载(字)

84667位书友共同开启《爱上易先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披沙拣金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 84667 2019-09-02

紧接着,王守仁回到了自己的中军大帐。

不只如此,股东们可以随时监督一切建造和运营中产生的问题,并且,代理人有义务,进行合理的解释。

说着,眼睛微微一垂,看了一眼日程的安排:“又是去交易中心?”

方继藩便是图谋不轨,也得完蛋。

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嗯?”

弘治皇帝道:“此事,从长计议吧。当然,继藩之言,也是老成谋国嘛,嗯……朕有些乏了,诸卿,且下去休息。”

“竟然是他……”弘治皇帝脸色冷然。

弘治皇帝听到……陛下摆驾回来,心里刺痛。

许多人见突兀取出了匕首,大惊失色。

这是很匪夷所思的话。

平静的声音。

王守仁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与突兀密谋之人,明日去大同,领罪,其余之人,在此候命。”

现在,这一地的鸡毛,自会有人收拾。

而后,师徒二人,默契的登上了高台。

‘皇帝’乐了:“噢,不知是是什么宝贝,来,取朕看看。”

几个小宦官战战兢兢,宫里的事,历来是少说,少问,他们忙道:“是。”

“萧公公,让王守仁穿戴上。”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方继藩那家伙,嘴巴甜,没想到太子,也学到了几分了。

方继藩才心满意足,道:“好好学一学陛下的气度,还有……到时追究起来,陛下肯定寻你,你该怎么说?”

说着,弘治皇帝叹了口气。

这陛下,可能要孤身面对那些各部的首领,至少,禁卫需在数十丈开外,倘若当真有什么问题,那可就糟糕了。

过了几日,果然礼部送了章程来。

方继藩道:“我家里,有个家奴,他倒是极聪明,不如就让他来吧,他懂四五种语言呢。”

当初唐太宗击败高句丽,横扫漠北,攻杀突厥,吐蕃和西域诸国,俱都闻风丧胆,于是联名,请求内附,尊称唐太宗为天可汗。

…………

哪怕是大明国力鼎盛,可对于天下诸国,却也需保持着警惕之心,万万不可自以为自己是天朝上国,便傲慢的眼高于顶。

却见坐在御椅之后的,是两个硕大的黑色镜子,遮住了此人的半边脸,萧敬两腿一麻,啪嗒一下,顺势就跪了下去。

人们听到了动静,纷纷呼啦啦的出来。

邓健只好亲自敲锣,吼的嗓子冒烟,一时之间,人流如潮。

人们既是羡慕,又是肃然起敬。

弘治皇帝受不了了,到了正午,心不在焉的遣散了众人,接着,对萧敬道:“这个王卿家,发生了什么事,查一查。”

方继藩本想说人渣,可细细一想,他就算是一个狗东西,那也是本少爷的狗东西,因而嘴下留德。

方继藩忙道:“儿臣不敢,这只是儿臣的一点心意,还请陛下笑纳,若是陛下不喜欢,那么儿臣,也戴不了,只好将其销毁了。”

邓健怒了,气呼呼的道:“谁敢不服气?”

…………

弘治皇帝端详了王不仕老半天,才确定,这是自己的翰林侍讲学士王不仕,听他说万死,弘治皇帝沉默了很久,才道:“嗯,卿本无罪,何故请罪?”

或许许多人对于方继藩的理解,还只是这个家伙好凶残之类的肤浅层面,可越是对经济活动的观察,王不仕对于方继藩,却深切的感受到了恐怖。

因此,改变社会风气,鼓励商贾们敢于拿出银子,是重中之重。

弘治皇帝:“……”

他看得出神,甚至有时候,会提朱笔,记录下一个个数据,这是为了让自己更深刻的记忆,省的以后,想不起来。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

“呀?”方继藩看着朱厚照,卧槽,小朱,你将我卖了呀。

邓健……

“少爷挂念着小人?”邓健一面抹泪,一面激动的回答方继藩。

“你再说一遍!”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咱们的列祖列宗,也就是太祖高皇帝……”

想不到,陛下如此圣明,居然一眼看出了这统计学的妙用。

弘治皇帝却是爽快,并没有犹豫,朝朱厚照点头道:“就此人吧,你既举荐了,那么便用他,一切,依循锦衣卫的先例,所有海外的奏报,先送你那里,重要的,送到朕的案头上来。”

众人精神一震,依旧冲杀。

“快来看看。”王文玉看向祭坛的正中,竟是两个鸡蛋大的石头。

人人都知道,投机暴富。

他敢玩,还玩得起。

日子没法过了。

那念诗的人,不及念完诗,顿时打起精神,众人呼啦啦的朝着那大篷马车蜂拥而去。

王不仕忙道:“齐国公,我想,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可问题就在于此。

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了。

因为……这都是堂堂正正的银子,每一个数目,都有正当的来源。

三百万两银子,哪怕是对于王不仕,也不是小钱。

陛下从前做啥事,都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现在,可大气的多了。

传闻这铁路,主打的乃是货运。

方继藩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殿下,要低调,别坑我孙子。不妨,就叫西洋战略保障局吧,这名儿……我看成。”

没钱。

朱厚照大手一挥:“少说其他的,走,咱们再试一试继藩的新东西去。”

刘瑾嗷嗷叫:“奴婢有话说。”

让保定府去死吧。

“是的。”王不仕一口咬定:“明帝国的舰船,虽然宽大,但是并不适合作战,可是明人,却是狡诈无比,他们满肚子,都是阴谋,他们的诡计,层出不穷。”

那葡萄牙总督,心念一动,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冷静。

他看向欧阳志:“那么,何不筹资呢?”

“就因为艰难?”弘治皇帝显得不满。

方继藩不禁道:“陛下当儿臣是什么人了?儿臣是那等,搬弄是非,胡说八道,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吗?”

朱秀荣却莞尔一笑:“夫君是驸马,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还请三思。不过……我岂会不知,男人在外,谁没有妻妾呢,倘若夫君当真……”

没毛病。

自己……被罢黜了。

且整个刘家,统统遭殃,子侄们,又失去了科举的机会,那么……这刘氏一门,岂不是……完蛋了。

是梁储。

那刘文华也忙嘶声道:“世伯,世伯,学生万死哪,学生……”

弘治皇帝举目四望,脸色才徐徐缓和了一些,而后,他淡淡道:“既然梁女医没有夫家,那么,这恩旨,自是落在梁卿家身上了,梁卿家,你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梁储忙是拜倒:“老臣惭愧的很。”

“有什么惭愧呢,这是大功劳,朕皆赖卿女,否则,实不知如何是好,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朕往后,还要仰仗令爱,侍奉太皇太后,卿家放心,到时,朕自会寻一个好人家,给她一个好归宿。”

卧槽,这……

革去功名,永不叙用!

终于,他不闹了,痴痴呆呆的坐在椅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虚空发呆:“得去打听打听,如莹她,是否当真做了有碍家风的事,另一方面,现在别出去和人斗嘴,反躬自省吧,嘴长在别人的身上,能撕烂一张嘴,可能堵住全天下的悠悠之口吗?哎……”

不只如此,还有治病。

这不是实在没有憋不住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礼部尚书张升脑袋垂着,只看着自己的脚尖,碎步而出,道:“老臣以为……沈学士说的很有道理,臣附议。”

他抚案,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卿家,可有主意?”

脉象开始徐徐的平稳。

“本以为,临走之前,竟还没有和皇帝以及太子说点什么,心里……满是遗憾,可谁晓得……竟还可以还阳。”

“父亲是谁?”

“噢。”张皇后抿嘴笑了,她笑吟吟的道:“岭南刘氏……”

自己那个未婚夫,自己从未见过,就这么许配了过去,从前,不觉得什么,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只是他清瘦了许多,这些日子,一直忧心忡忡,茶不思饭不想,这日子,实是煎熬。

他最遗憾的,就是自己侄子和梁家的婚事,这梁储,乃是吏部侍郎,位高权重,本来能与他们家结亲,对刘家而言,可谓是如虎添翼。

这等际遇,莫说是他一介举人,便是无数金榜题名的进士,都是可望不可即。仁寿宫已是疯了。

这哪里是病,这简直就是阎王爷的催命符哪。

等弘治皇帝一到,弘治皇帝只抿着唇看着,没有吭声,他显然是希望不打扰御医的救治。

看得出,御医们一脸为难的开始低声交流。

这脉搏,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

弘治皇帝心里悲凉,本就是心烦意乱,心痛到了极点。

“呀……”一旁的老御医,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实在胆大妄为!

接着,他继续提笔,开始漫无目的的写,朱载墨沉稳,适合做后卫;那个徐鹏举,真是个人才啊,身强体健,精力充沛,十分顽强,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做前锋的,是开路先锋……

“找了。”萧敬道:“奴婢悄悄让人将那些纸屑给寻了来,只是可惜……太碎了。”

方继藩正色道:“这是因为,儿臣见了陛下,心是甜的,自然,这心口如一,这嘴巴,自然也就甜滋滋的了。”

宫里本有一个蚕室,不过过于简陋,现在的医疗已有所发展,因而,还需让人入宫,重新修葺蚕室。

突然,他疯了似得挣开了两个儿子的搀扶,跌跌撞撞的竟是要冲到道路中央来。

每一个人,都显得极认真。

若是买中了,自是高兴的不得了。

说着,弘治皇帝便动身,静悄悄的,离开了球场,等他回到了宫中,不日,便写了一篇文章,命人悄悄的送去了《球经》周刊。

朱厚照对于女子们的开放运动,也很热衷,他听到了风声,便忙不迭的跑来了。

之所以欣赏,在于这梁如莹有一个有趣的灵魂,她比其他的女医,胆子都大一些,也极聪敏,比别人学的更快,凡事都能举一反三,心灵手巧。

东配殿外,百官纷纷垂手而立。

……

这堂官想要入太庙。

一下子,他脸迅速的落下,口里下意识的发出声音:“呀……”

李东阳摇摇头:“没有。”

当初誓言旦旦为李陵辩护的人,统统获罪。

二人已经冒冒失失的冲入了殿中。

随即,他皱眉,龙颜震怒!

他看着远处的张懋。

张懋还在震惊之中,久久不能平静,他拜下:“老臣在。”

于是,他忙是捂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