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上易先生 第54章:息事宁人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667

    连载(字)

84667位书友共同开启《爱上易先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息事宁人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 84667 2019-09-02

“盘古,别废话,时间源头即将要耗尽,压不住他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会相信,一向冰冷的王爷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的双眸微闪,红唇轻启,微微一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听说,你也是夜阑国封的公主,那么这次的募捐,你捐了多少呢?”

“这个女人的号召力倒是很强。”人群之外,不远处,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站在高台之上的上官云端,低沉的声音中有着几分深邃的意味。

果然,上官云端这话一出,看到她极力挤出来的那丝轻笑便挂不住了,瞬间的僵住,脸色更是愈加的一沉,不过,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微微的垂下了眸子,保持着沉默。

“老臣多谢太上皇的成全。”丞相微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感激地说道,说话间,也慢慢的跪在了地上,给太上皇行了一个大礼,他也知道,太上皇这应该算是饶过他了。

他提出的这个办法,的确是最公平的,一本刚刚印出来的书,除了写这书的主人,没有其它的人看过。

上官云端却是微微的一笑,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众人,红唇微动,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慢慢的开口。“皇嫂,你赢了,太棒了,而且赢的绝对漂亮。”凤忆希一脸欣喜的站了起来,紧紧拥着上官云端的手臂欢呼,满是欣喜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钦佩。

“我愿睹就服输,按照刚刚说定的,我自罚三杯。”蓝岚快速的拿起桌上的酒杯,连续喊下了三杯。

“是,是。”丞相夫人听到她的话,连连的应着,随即转身离开。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眸子中也多了几分欣赏,这样的凤忆希越来越让她喜欢。

想到此处,蓝岚心中的怒火才散去了些许。

“你?”皇上语气,脸上的怒火却快速的满开,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狠不得直接的将上官云端给焚烧了。

她明白,凤阑绝虽然问她,但是也算是答应了,毕竟她若真的去那边写答案,就更能证明。更能让他们无话可说。

众大臣连连的应着,都开始吃饭,脸上也都少了此许的担心,就连丞相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这个绝王只怕也是脑子有问题吧,竟然会认为一个傻子答的出这么难的问题?

但是怎么可能呢,就算她不傻,就算她再聪明,那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她刚刚只有那么短的时间。上官傲天惊愕中,似乎带着几分迷离的伤悲,一双眸子也慢慢的变的恍惚,似乎在透过上官云端看着另一个人。

若是平时的凤阑绝就算天塌下来,他都能保持纹丝不动,气息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凌乱,但是遇到她,很多事情,似乎都变了。

凤阑锐也不由的愣住,眉头微蹙,神情间隐过几分担心,“去让人暗中查一下,有什么异样及时的回报。”

不过,偶而还是会抬起头,望一下,只是,走了片刻后,隐却仍就没有让大家停下来的意思,各位大臣的心中,不由的更多了几分疑惑。

“奉皇上的命令,捉拿夜狐。”这次夜无痕倒是停下了脚步,还破天荒的给了皇上一个解释,只是话一说完,没等皇上回答,便快速的离开。

“恩,怎么了忘了他了……”凤阑绝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声音中,隐隐的也多了几分激动。

“怎么了?”上官云端愣住,这个样子的叶寒实在是不对劲,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你真的要走吗?”叶寒快速的走向前,直接的问道,此刻,他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不再像以前那般的逃避。

“皇兄,你还愣着干嘛,我告诉你呀,现在的凤忆希跟两年前可不同的,所以,这件事,你最好是事先跟她说一下,免的又像上一次在大殿是那样,遭到她的拒绝,到时候,事情只怕就不好收场了。”蓝岚看到蓝魅辰有些犹豫的样子,不由的再次急声说道。

凤忆希原本缓慢的脚步,在听到蓝岚的话时,便停住了,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前面不远的蓝魅辰,疑惑中,却有着一丝下意识的防备。

就算现在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影响,接下来的日子,她也会让自己很快的忘记的。

凤阑绝听到她皇上的话,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她安全就可以了,只是,没有见到她,心仍就有些放不下,遂沉声道,“本王去看看她。”

“或许吧。”秦思柔有些闷闷地说道,说真的,她真的不抱太多的希望,而且,她觉的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神医吊儿郎当的,没有个正形,不太可信。

叶寒对上她那一脸的轻笑,微愣了一下,再次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医好你的病的。”

只是,正在她暗暗思索时,帘子却被掀开,随即便听到他那磁性好听的声音传来。

上官凌雨也一脸轻笑的走向大家,敷衍着招呼。

“是呀,绝王选亲,却让她这么一个又傻又丑,又花痴,而且还是被休了的女人参加,绝王肯定会觉的是一种耻辱,一定会生气,到时候,一怒之下,只怕会取消了选亲。”另一个女子也紧接着说道,不满中,还多了几分担心。

夜无痕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微微的松开了抓着他衣领的手,却再次忍不住问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滚。”凤阑绝的双眸微眯,怒声吼道,此刻,他若不是要看着云端,他会直接的把叶寒给扔了出去。

算了,不就是一个称呼吗?

从来没有过。

“累了,去休息一下,行吗?”秦思柔一脸无辜的望向他,心中却更多了几分好笑,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挺可爱的。

“来,本王抱你。”凤阑绝没有阻止她,而是直接的抱起了她,然后向着房外走去。

凤阑锐听到他的话,那原本阴沉的脸已经完全的变黑。

这么多年来,凤阑绝一直觉的有些亏欠他,想要找机会弥补他,而因为小时候的感情,也是一直相信他的。

“他长的跟玲妃太像。”凤阑绝再次停顿了一下,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他应该是玲妃所生的,因为是你亲弟弟。”

“凤阑绝,你不要在这儿胡说八道,母妃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你……”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神情间突然多了几分异样,连连出声否认道,很显然,他很紧张他的母亲。

到了这个时候,她仍就没有死心。

一想到这些,他就不可能原谅他,更何况他跟凤阑锐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他也不必手下留情,最重要的还是,他要为绝儿的以后,扫清所有的障碍,不留任何的祸根。

他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但是他却硬生生的忍着,没有发出半声的低吟。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结束了,只留下那丫头的尸体还僵硬的躺在地上。

而隔壁的房间里,上官傲天听到那个男人的话时,眸子微闪了一下,他虽然知道鸾儿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欣慰,若是换了其它的男人,只怕会。

“我怎么样?”二夫人的脸上却更多了几分恨意,“是你,是你害了我,都是你害的,我不会放过你,我要杀了你。”

“你……”皇上气结,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眸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就连上官云端都有些自叹不如了。

“怎么,皇上不会连这都听不懂吧?”凤阑绝的唇角微扯,不答反问,略略带笑地声音中,却是带着他那毫不掩饰的嘲讽。

对上她的眸子,凤阑绝的脸上多了几分轻柔,也更多了几分珍惜,揽在她腰上的手,愈加的收紧,似乎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内,直直地望着她,再次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云端,我说过,我的人生中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你,今生,今世我娶的,我爱的只有你。”

死,谁不怕?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向前送死,那些护卫不仅没有人敢再向前,还纷纷的害怕的后退。

尚书大人倒是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突然问向他,微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被动的点了点头。

“哈,你直接说她傻不就得了,傻子也不见的就不会杀人,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可由不得你抵赖。”宰相大人再次冷声说道,在朝中,丞相与将军一直都是水火不容的,若是此刻丞相知道他那宝贝儿子是被上官云端废了的,只怕当场就把上官云端给撕了。

上官云端径自上了床,慢幽幽的躺了下来,只是手中的匕首,却一直都抵在南宫雪的脖子上。

只不过,上官云端也是故意的想要吓吓南宫雪。

“是谁规定的,女人嫁过人,被休后,就没有权利再追求真爱了?”上官云端的眉角微蹙,一双眸子再次扫过全场的人,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

所以,她提出蓝岚捐款的事情,也算是对凤阑绝的一个解释。

“是呀,就让王妃进去吧。”其它的侍卫微愣了一下,也纷纷的说道。

所以,这个时候,她不能硬闯,她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母后,你可知道,今天进宫的,除了那些大臣,都还有谁,是不是每一个王爷都进宫了?”上官云端突然再次问向皇后,沉声问道。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不过,从这个皇子生下后,皇宫中,便再没有传出喜讯,再没有那个妃子为太上皇添个皇子,甚至连个公主也没有。

这样的反应,谁都不会认为这只是因为她是凤阑绝选中的王妃。

她的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而对于他,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这老家伙还真会装无辜,他岂会不知道是为何事?

凤阑绝一脸灿烂的轻笑,他自然知道夜无痕已经认出了他,便也不再隐瞒了,只是他那刻意的话,却将上官云端的身份称的更加玄乎。

“请问昨天……”上官云端双眸微转,望向李玉,再次将刚刚的问题重新了一遍,自动的忽略掉夜无痕的存在。

“看书,看云录。”李玉一听到上官云端那口气,这次更是想都没有想,再次直接的回道。

而凤阑绝的眸子也微微的眯起,更多了几分狠绝,不管那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她。

从这丫头被关押到宴会结束前,当时,并没有人离开过宴会,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人有任何的异样,到底是谁计划了这一切?

更何况,那人若是想要杀这丫头,为何不早点动手,那人竟然能够在这密室的窗口处设置这一切,要杀那丫头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王爷,属下把素容带来了。”隐再次低声说道,打断了凤阑绝的思索。

“先前,在宴会上,有人要害我的事,你知道吗?”上官云端知道,要想让这丫头配合,必须要让她知道实情。

“啊,怎么会这样呀,大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选亲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的衣服挂破了,要如何参加呀,这,这可怎么办呀?”上官凌雨转过身,故意装做一脸着急的惊呼道,这戏演的倒是挺不错的。

“恩,那就先借来用用,帮我送送这位客人,王爷应该不介意吧?”上官云端淡淡的笑着,语气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客气,只是在说到那个送字时,微微的加重了语气。

只能转向老夫人,沉声道,“娘亲,这丫头竟然用狗来咬我们,根本就不把您当长辈,我们还是离开吧,到时候若真的伤了您就不好了。”

南宫燕望向凤阑绝时,已经完全的呆住,忘记了行礼。

第一次见她,她身着男装,脸上也易了容,而第二次见面是昨天晚上,她还蒙了面纱,所以唯一能够辨别的就是她的眼睛。

连连的吩咐下人取来了上等的好琴。

片刻,她的笑声止住,一双眸子却仍就狠狠的望向上官云端,一脸仇恨地说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这个贱人,绝不。”

一个侍卫已经拿了刀子走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那个侍卫如同夜无痕一样,一脸的冰冷无情。

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是什么情况?

绝,真绝,不过,正合她意。

蓝岚的身子猛然的绷紧,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或者还有着那么一些害怕,她此刻只能在心中暗暗期待着,上官云端不要超过她,千万不要超过她。

上官云端不得不停了下来,一双眸子望向蓝岚时,却隐过几分冷笑,这个女人只怕是输不起,所以才想出这样的办法,想要干扰她吧。

她这次是接着刚刚被蓝岚打扰的地方背的,恰接的一字不差,而且仍就是那般的流畅,不带半点的结巴,甚至没有太长的思索。

“好。说的好。”凤阑绝也突然的开口说好,甚至重重的拍着手掌。

只是外面的女人很显然听懂了,连连的回道,“不是,绝王一直没有帮她。”

房间里再次的变的沉默,似乎在是思索着什么,片刻之后,那话语声传再次的传了出来,“前不久,他传了叶寒去夜阑国,应该是为了医她,所以,多半是叶寒医好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