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上易先生 第56章:困兽犹斗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667

    连载(字)

84667位书友共同开启《爱上易先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困兽犹斗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 84667 2019-09-02

一个新人被大神提携是什么效果。

“找公司的公关部门?白雪是你太天真还是我太现实,他们能靠得住吗?”蓝弦起身,很是冷漠的看着白雪。

那人不就是看中了王亦诗外表清纯,骨子里是开.放的特质吗?那人不就是看中了王亦诗背景单纯吗?那人把王亦诗当成私人玩物,怎么会放任她与黑社会接触。

可在莫庭转身出去的刹那,莫老爷子的眼中却闪着失望之色……

唉……拍电视和拍电影不一样,拍电影是几部摄像机同时开拍的,一个情节只要不是两人面对面,拍好的人那人就不用重拍,到时候后期剪辑就可以了。

不过出什么事颜末都认为很正常,这个蓝弦从来就不是一个按理出牌的人,她什么发生什么都可以接受。

只是,无论莫庭的想法是什么,注定会落空,她蓝弦没有兴趣当人的家的情.人和玩.物。

起身,默默的收拾地上的饭菜,默默的关着灯,默默的最后离开办公室,默默的淋着雨,站在雨下等计程车……

喜的是墨天王回来了,有新闻可以抓了,恨的是他们怎么不知道墨天王出国呀……

两人站在一起,没有任何意外,成为了人群的焦点,走在红地毯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前后的人,都刻意将距离拉开……

蓝弦对上莫庭的双眼,眼里有着一丝丝的眷恋:“你也一样,很帅。”

“莫总!”颜末也一脸的担心,台上的情况让他一头大汗,蓝弦这是抽什么风了,居然一个人走出来谢幕,这不是惹事吗?

糟糕,误事了。

她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一条合约加上去绝对不想表面上那般简单,整份合约蓝弦都很被动,而这一条则更加的让人被动了……“蓝弦。”电话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蓝弦轻笑,果然没有猜错。

“那就好……”

因为盛世皇庭够大、够气派、够名气,当然也够贵了。

“看到任姐我更放心,我们这一期收视率一定会很好。”任宇泽笑着道,他的打扮亦是很符合《无可救药爱上你》里面的形象,只不过一身米色的西装让他多了一分亲切,少了一份凌厉。

白雪拒绝了门僮的帮助直接将蓝弦扶到一游泳池边。

迟疑一刻后,蓝弦随性的坐在游泳池的边上,率性的踢掉了脚上的鞋子,看着天上的星空,一副天真而固执的样子:

虽说今天邀请的都是主流媒体,但是他们八卦的心都是一样的。

莫庭坏心的在想,不么蓝弦出来,看到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这一次,莫庭也没有阻止蓝弦去浴室更衣的做法,他也怕再来一次那活色生香的诱惑,他会真的控制不住在这里把蓝弦给吃的。

在法国的这段时间,莫庭可以说是把她宠上天了,而她舍不得这份温暖,莫庭真的是调情高手,她沉溺在莫庭的温柔与深情中,不能自拔了……

一直站在人群外的墨云天上前:“莫总,蓝弦是我们剧组的工作人员,我们必须保护她的隐私,如果你与她有约,麻烦你电话给她,她的住处我们不方便透露。”

“蓝弦,好莱坞选角定了下来,最终人选是王亦诗。”白雪说这话时,心情异常的沉重。

这个莫庭想必是不请自来了。

她开始真正的踏入这个圈子了,开始在这个舞台绽放了……主持人问的问题都不会太难回答,而且都与电视剧有关,第一个问的就是蓝弦会不会假戏真做,真的爱上林洛的扮演者——任宇泽。

意思就是说lisa会爱林洛,但是蓝弦不会,那只演戏。

这么一句话,莫放就把电脑给关了,抱着电脑,抱着融柳给他的礼物走进了室内……

蓝弦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她闭上双眼不停的想着,小七此时的心情。

“那好吧,这个剧是我们公司自制的,也不用和导演见面,你就回去休息一天,明天记得去参加融柳的葬礼。”白雪松了口气,他明白蓝弦的贴心。

主持人的问题很风趣,隐隐有打探任宇泽隐私的嫌疑,不过任宇泽都回答的想当完美,一看就知道有着丰富的经验,而台下的观众也在任宇泽一波一波的回答中不停的尖叫着,人气小天王还是有魅力的……

“融柳永远在我们心中,没有人可以取代。”她没兴趣超越自己……

而……紫心与红颜这两个人怎么会放过抹黑蓝弦的机会呢?不停的说着蓝弦虚伪、狡诈,欺负组合中其他的成员,组合会解散全是蓝弦的错……

“我没事。”蓝弦笑看看向莫庭,一脸的平静。

好幸福呀,这么近距离看着墨天王,墨天王果然如想像中那般俊美,脸上真的没有妆耶,好干净好有味道呀……

观众才是一个艺人的基石,那些艺人为求名利双收总是想着走这样或者那样的捷径,可在无形中却将自己最初的梦想丢失了。

看着这些支持者们如此理智的行动,蓝弦是感激的,这个时候她可不想再添上丑闻。

蓝弦一惯不喜欢用歌曲做铃声,这种简单直白的铃声向来是她的爱。

“蓝弦,快,快回公司,大事呀,天大的事呀。”

白雪的办公室外,时不时的有人去上厕所,路过就听到白雪这种疯狂的叫话声。

“恩,你不是因为邵阳的话而生气吗?”莫庭的上前,将蓝弦抱在怀里,手很自然的放在蓝弦的小腹上。

蓝弦神色如常,丝毫没有一丝丝的生气与愤怒,对于莫庭的不闻不问,似乎不放在心上……

是的,白雪之前抱怨融柳的父母拿到融柳那么的遗产还来赚r&m集团黑心钱是误解了。

现在,他对于蓝弦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蓝弦,你是故意让我找芒果的导演拿底稿的,故意让我拿一瓶总统之爱去,我就说吗要拿底稿为什么你会提找导演呢,还让我的上总统之爱,可知道这价值一点也不平等呀。”

“不用这么麻烦了。”蓝弦笑的温婉,只是眼里隐隐有几分挣扎,第一次蓝弦犹豫不决了。

面对剧组中突然出现的一群记者蓝弦表现的很淡定,这早就在她的预料之中。

“那个,不就是蓝弦的庆功宴吗。我们两个准备去恭祝一下蓝弦夺得金棕奖,可听说要有邀请函才能去,不知白大经纪人这里有没有邀请函呢。”星娱的一哥一脸笑意,眼里有着几分不屑与傲慢。

至于情节,蓝弦只知道导演组指定她演的这个片断,从古墓里醒来的那一刹那,没有任何台词……

“你可以开始了。”中间那个大胖子听到蓝弦介绍后,客气的道。

……

王亦诗一听,眼里闪过一抹恼意,她的确是演戏的高手,但被蓝弦那双太干净的眼睛一看,心里难免有些慌了,总认为蓝弦看透了她的心思:

“没关系,有我在呢,你只要陪我去坐着就好了。”墨云天大方的许诺,刚刚蓝弦这种动作,不知为何他有一种想要保护的冲动。

经纪人连忙摇头:“没,没没,没问题。”

墨大神,你不是这样的吧,和人家谈了这么久,还邀请人家上节目,如此提携人家,居然不知道名字。

听到墨云天的话,顾子寒特意提前看了《神之子》。

“蓝弦,你也察觉了吗?这些报社通篇的报导你和莫庭的事情,而且每一家都夸大其词,甚至说你和莫庭已经订了婚期什么的,你就是现代版的灰姑娘,这些报社难道不知莫庭最讨厌和女艺人扯上关系吗?”白雪在蓝弦的训练下,现在很有远见了,这些报导虽然可以让蓝弦红极一时,但是不利于长远的发展。

“大家早……”蓝弦有礼的与众人招呼着,水眸轻扫,每个人都觉得蓝弦在看他(她)。

白雪曾说过她与王亦诗之间的区别:王亦诗有没有被潜不知道,但是放眼整个圈子内外,都知道她不接受潜,一般人也不敢轻易的去动她,观众也知她是这个圈子唯一的好女孩……

“总裁?”风子秘书小心意意的确定到,总裁没事吧?

众位记者虽然不是十分满意,但是在蓝弦透露了国际大导演瑞那一段后,众位记者满足了。

蓝弦深深的看了一眼红颜与紫心,目光停留的时间刚好够众位记者拍照,在蓝弦这充满伤痛的一眼后,蓝弦双眼泛红眼带着温婉女子特有的外柔内刚道:

在美国蓝弦虽说小有名气,但绝对不是家喻户晓,美国的记者也没有兴趣来天天堵她,最主要她在美国也不会有什么八卦。

“周婷!”

让老爷子回来问问,你媳妇有没有兴趣,去外交部,要不商务部也行,要是商务部不乐意,去对外宣传部也行……

“没有,没有,还要再拍一天,再拍一天,有几组拍的不好,我要求么重拍……”

那个叫蓝弦的东方宁心是唯一一个,他迫切的想要拍的模特……“谢谢墨前辈,我没事,莫总只是带我回市区。”蓝弦上前客气对墨云天道,语气虽然亲切,但是莫庭却知道这是蓝弦疏远人的一种。

……人,这一辈子总有那么一次,遇上一个能让你动情的对象。遇上这样的人,要立马躲的远远的,以免她成为自己的弱点,可躲不过就坦然的去面对吧,毕竟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了,就像昨日时光一般,永远无法再来——莫庭

蓝弦是他莫庭认可的,可以配得上自己的女人……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在蓝弦心中莫庭是一个要离的远远的男人。

整个剧组中与墨大神对戏是最恐怖的,因为一旦卡了要重拍,墨大神的脸色就会很难看……

“最佳新人奖是怎么一回事?”

车子缓缓行驶在马路上,莫庭握着方向盘一个左转,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立马踩着刹车,拿出电话给莫老爷子的传令兵打了个电话。

“蓝弦,我告诉你,你一定要冷静呀,千万不要激动,你知道吗?来找你代言公司居然是是r&m集团呀,就是那个贵族集团r&m呀。”

蓝弦算什么?就算曾红过一阵,也只是一个三流的偶像明星罢了。

“七日后的年夜饭,我们出去吃。”在幽韵琦的帮助下,他的身体已大好,而且他也接受了新的身份,再这样下去不是他的风格,是出去面对的时候了。

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有个小的檀木盒,那应该就是大还丹了,再翻翻那几本小的秘籍,不错,都是极品。“爷爷,我走了”

记得第一次见她,是在回门那日,我陪着婉如,她一个人独自前来,冷冷清清,与婉如的张扬得意形成鲜明的对比,也是那一次,让他对她刮目相看。之后,面对相爷的冷待,面对婉如的冷嘲热讽,她不怒不喜,眼里只是看着她的母亲,那个名存实亡的相府夫人,看她们母女二人巧笑俏兮的样子,第一次感觉到了微微的后悔,如果他娶了这个女子,是不是也能得到她那冷然外的笑意与温柔呢?

他该明白的,在父皇的心中他就是一颗棋子,一颗用来为轩辕晗铺路的棋子,他早该明白,早该明白的,如果父皇真的宠他,那么在太医宣布皇兄终生不能起时就会立他为太子,而不是一拖再拖,直到皇兄重新起来止。

影看了吴清一眼,把吴清一惊,这男人发现了他私底下的动作?不是吧,他不像是有武功修为的人。

给读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