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上易先生 第68章:箭在弦上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667

    连载(字)

84667位书友共同开启《爱上易先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箭在弦上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 84667 2019-09-02

“没有关系,我在他办公室里坐一会儿,你不用管我,去忙你自己的吧!”

下午在本城最大的一间超五星级酒店里会餐时,曲市长跟曲母都早早坐在了包间,看见裴淼心近来便伸手招呼她坐下。

郑惠华女士有意拉她一把,举着话筒当着在众诸人,又介绍道:“其实michelle还有一个身份,就是‘uneplacedeisabel连锁餐厅’brentqu的未婚妻。”

裴淼心在听到“庄周”的名字时怔了一怔,迅速坐正身子,望向曲耀阳的方向。

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会想起她一个小女人坐在餐桌前的情形——他未必就见过她那时的模样,却仍然能够想象,本来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费劲做了一桌子的菜却只能对着那些菜发呆,那时候她心底的苦,她所有的难过,都只有被她硬生生吞下去,独自一人难过。

……

她推开小店的门向外走,夏芷柔却快步跟上来道:“耀阳今天是不是去看曲子恒了?”

真正至高无上的“公主病”并不是一味地骄纵跋扈或是装柔弱扮可怜。

只见那臀部如过电的马达一般,一下一下拼命在床单上上下移动,与那两臀紧连在一起的有力长腿,狠狠质押着其下的一双修长美腿,一左一右将被压在底下的美腿用膝盖向两侧顶开,没一会他的大手箍住那小腰,突然向后坐起——

而曲子恒和曲婉婉,却是万惠坐稳曲太太后才生出来的孩子。所以他们没人像他这般清醒,清醒地做了那么多年私生子,也清醒地认识到作为一个私生子的辛酸。

疯狂的激情,像熊熊燃烧的火焰,带着持续不散的高温袭击过她的每一条神经。

……

车子外有举着照相机的新闻记者,一簇一簇地围在门前,实况转播梁老太太的生日宴会。

裴淼心低头吃着东西,坐在她对面的曲耀阳便微眯着眼睛一直望着她不打眼。

“之韵!”夏母一声轻唤,夏之韵才牟然侧过头来。

那时候她便趁势凑到他怀中,深深吸一口他胸前气息,“我看你心情不好,就想哄哄你呗。”

“你要来挣的就是这种钱?!裴淼心你怎么这么不学好,什么不好做你偏偏要跑来做这行!”曲耀阳简直气怒到不行。

裴淼心冷了脸,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小手要走,“对不起,曲先生,我让你觉得不开心了,如果是这样,那你最好现在立刻转身回到你爱的女人身边,别在这里跟我浪费时间!”

敬语都用上了,可想而知她已经多么不耐了这种搭讪方式。

“啥美妞啊?”雷少的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又开始摇头,“算了,我还是不问好了,就你那眼神可不好使,就年前那次,趁我在‘月光’里喝醉了就说介绍一美妞给我认识,害我第二天上午一醒,超大号特写,我差点没被丫‘美女’的尊容给吓死,满脸的褶子,看上去比我妈年纪还大,我上当了!”

洛佳想要制止已是来不及,裴淼心将所有的东西往自己汽车的后备箱里一塞,便打电话给吴曦媛,要她现在就帮她定几张去美国的机票。

裴母焦急去看裴淼心,“你跟耀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淼心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出来?”

“军军!”实在是别无办法,夏芷柔在最后关头终于向曲母妥协,“妈!军军不是我生的!他真的不是我生的,他是耀阳领养回来的!”

曲母这下没有直接说话,而是慢慢坐回了沙发上面,说了句令裴淼心微微有些吃惊的话:“我不是你丈夫,离婚这两个字你不要对我说。假使你对我说了,我只能这样说,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一切讲求民主与和平,你要离婚,我这个做婆婆的拦不住你,那是我没用,没有办法。可是你就甘心,自己拍拍屁股把曲太太的宝座让出来,让给外面那什么贱女人,然后自己灰溜溜的滚蛋?”

“裴淼心,我一直都觉得,就算你不是什么聪明的女孩儿吧!但你至少应该不笨!我儿子同那女人在一起多久,若是真心喜欢真的非她不可,那他何至于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女人?既然那个女人收服不了我儿子的全部身心,那就说明你还有机会,有机会等待翻身。”

曲婉婉正怔楞,手臂却被曲母一抓,两个人赶忙就奔下楼去,招呼了司机将车停在门口,两个人不由分说就坐进车子里去。

电话那头的曲臣羽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掌心触上一处高耸,坚硬滚烫且炙热得像要穿透她的灵魂与皮肤。

他只是不耐烦。

曲母的唇畔带笑,但那笑似乎也只浮于表面,根本就没到她的眼底。

曲婉婉红了眼睛,“他们怎么能那么对你?他们明明知道你跟大哥之间的感情,可还是那样对你!说什么妹妹,还要大哥亲手把你嫁出去……他们怎么能这样做!不行,我找他们说理去……”

裴淼心在几步之遥将曲婉婉一抓,“别去,婉婉,站在你爸妈的立场,我懂他们今天这样做的原因,他们的初衷也是为了你大哥好!”

曲臣羽却是挑了眉道:“那又怎样?我明天谁都不想要约。”

“苏晓!”裴淼心轻叫一声,再是腿疼,也只得慌忙冲上前去想将这两个人拉开。

快速过去蹲身将她从地上扶起,拧了眉去望同样摔坐在一边地上的裴淼心。

立马就有两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保安冲了上来,曲耀阳更是冷冷一笑,“我没告诉过你这里是我的地方?我高兴让谁待就让谁待,但我现在不欢迎你……滚!”

曲耀阳的头顶顿时电闪雷鸣,“裴淼心,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从阳台上踹下去?!”

两个人在餐厅里边点了餐,这里环境清幽灯光舒适,周围奢华的装潢和训练得井井有条的服务员都彰显出这里的高档与独特。

曲耀阳没有把话再说下去,裴淼心也不说。

聂皖瑜看了看曲耀阳,又去看跟在他身后的裴淼心,“真巧啊!耀阳,你没时间接我的电话,却有时间陪别的女人在这里吃午餐。”

他这一句话直接暴露出他早已忘记前程往事的秘密,可听在万晓柔的耳里,却变成他故意不想认识自己。

曲母只好将所有的怒气吞回肚子里去,却涨红了一张脸,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来。

怎么样都放心不下,她还是更愿意自己照看着孩子。

曲家请的私人护士匆忙从屋外进来,看到这边的情况便赶忙上前查看境况。奶奶咳嗽那几声似乎耗费了大半的精力,待到护士终于将她照顾妥当,这才扶了她在床上躺下。

“你出来。”

“那就是我不敢回头吧!就像你说的一样,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无处安放的寂寞,我曾经把自己所有的寂寞都放在他的身上,可那感觉不只没有让我温暖起来,反却让我越来越寂寞。如果爱一个人的结果就是让自己变得比原来还冷,那这样的爱我情愿不要了,我自己一个人反而能够好好地活。”

“所以呢?”裴淼心仰起自己的小脑袋,看着面前异常憔悴的男人,“在你们一家人做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伤害我的事之后,我还要感恩戴德地跟你说一声谢谢?”

深吸了几口气,唇角也抽了又抽,曲母好不容易镇定些心神后,才勾了下僵硬的唇角,“既然是厉家的朋友,那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今天本是婉婉爷爷的寿辰,家里邀的,也都是些亲近的朋友,我没想到这样也能混个外人进来,只怕待会惊了别人,更不好。”

曲婉婉着急想要上前,却被曲母用力抓住胳膊,寻到楼梯根的地方,强行拽了她上楼。

下意识的一躲,曲臣羽刚一怔忪,裴淼心已经笑了起来,“我刚刚才擦了口红,你也想擦一些吗?”

曲母一怔,却是迅速背转过身,“这件事还是再议吧!‘宏科’现在落入了他人的手中,你爸爸又把咱们这个家搞成这样,你也还没有恢复记忆,不管怎么样,一切都等过完年再说。”

“曲夫人,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小孩子的有些毛病惯不得,因为他们现在还小,所以很多东西都要教……”

曲母立时就激动了,“裴淼心你说那话什么意思?哦!你是告诉我孙女叫她以后都不要听我的话了是吗?孙女是我的,我爱怎么教就怎么教,我想给她吃什么就吃什么,你管不着!”

在客厅的酒柜里找到瓶之前没有喝完的伏特加,自顾自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过来,斟了一杯,正喝着酒时,半夜里,电话响了起来。

“哥。”

这之后他再也没正面回答过婉婉的问题,学校又到暑假,她同几个同学一起到外地去夏令营,直接扔下他就走了。

夏芷柔怕何太太反悔,赶忙接道:“我回去再跟你说!我跟我老公在一起的,回去再说!”

“曲婉婉!”男人女人都叫不住她,尤其是那些被她打了的姑娘都因忌惮着她家里的地位跟身份,全都敢怒不敢言了。

他的脚上穿着骑马要用的皮靴,靴子的前端比一般的皮鞋都要硬。他那一脚踢在她腿上,她适才摔倒,腿本来就疼,再被他这样一踢,腿脚一软,直接就歪坐在地上。

“奶奶不喜欢麻麻,巴巴不喜欢芽芽。”

裴淼心没敢继续去看曲耀阳的眼睛,却听见他继续对着电话里的莲姐冷哼,说:“你以后说话别这样阴阳怪气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故意拿脸色给二少奶奶看。”

幸亏幸亏,他们所有人还不至于难堪了去。

夏芷柔咬着下唇,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沉着声道:“妈,我没事了,你先出去吧!我想早一点睡。”

夏芷柔被一吓,慌忙向后退开了数步,“那东西怎么能吃啊!谁疯了才会要去吃那种东西!”

“没这个必要!陆离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是个什么脾气的人你应该清楚!既然做了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准备,‘陆氏’明年全年的订单你想都不要想了!‘宏科’宁愿违约也绝对不会给你们‘陆氏’多挣一毛钱!”

那民警看了这母子俩一眼后才道:“刚才郭局长才来过电话,本来是想特殊照顾的。可是最近上头查管的也严,而且这事儿已经被一些有心的媒体给知道了,只怕是兜不住,很快外面的新闻又要炒一炒了。”

他说:“从你来帮我开车的第一天我就同你说过,我这人有我这人的忌讳。你可以对我不坦白,但你不可以仗着我的容忍欺骗或是背叛。”

……

洛佳弯唇一笑:“婉婉,你怎么就知道你哥当初不收购苏晓他们家公司,是因为这个?他跟你说的?”

裴淼心见后面已无座位可坐,只好将手里的东西往后备箱里一放,这才坐进了副驾驶座去。

裴淼心不解,还是狐疑着伸手接过,打开盒子一看,里面装着一只铂金的细长链子,链子下面坠着一只奇形怪状的铂金链坠。

刚刚在洗手间里,听到王燕青说那些话时,她着实不小地震撼了一下。

有时候商不与官斗,倘若聂家真的用聂皖瑜的婚事作为交换条件,来要挟“宏科”,要挟他们的家人,她知道,就算大哥再生爸妈的气,他也一定会首先保住家人的利益。

轻吼一声用力甩开他的掣肘,她红着眼睛冲他怒吼:“你就是成心的!这所有一切其实早就是你计划好的!在你眼里我们所有人都是傻瓜,只有你!只有你自以为像神一样操纵着我们所有的人,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愚弄和伤害,让我们像白痴一样落进你的圈套任你宰割,你无耻!”

他开车送了她到楼下,她打开车门想要下去,却听他一声“等等”,竟然直接把车顺着旁边的地下停车场一绕,就着斜坡滑了下去。

他转头看她,冷笑,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拉开车门就往外走。

她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唤他一声:“耀阳……”

餐厅经理特意带着两个服务员上前来与她打了招呼,说:“曲太太,曲总先前定的那间vip包间已经腾出来了,您看,是现在过去还是在这里稍等一会儿,等曲总过来?”

菜才点到一半,整间餐厅都开始骚动,从大门口一直蔓延到里面来。

“哦!哦!”的叫好声和鼓掌声在四周围响起,裴淼心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卡通熊将横幅和戒指递上。

裴淼心微笑冲他摇了摇头,等到走进大屋,才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曲母早同小家伙笑闹成了一团。

曲母勾唇冷笑,等到陈妈牵着芽芽到厨房找东西吃后才请呷了口茶道:“这里没有别人,你不用在这里同我装。”

“其实哪里又只是你的原因,能别把我撇的一干二净吗?”他笑望了过来,害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吴曦媛撇唇一笑,“行了,从前上初中的时候就你跟苏晓两人最好,要不是你这次结婚,突然想起我来,我还当真以为你早就忘了我这位老同学了。”

“爷爷……”曲婉婉轻唤一声凑到他跟前去,却听爷爷怒目道:“要吵回家吵去,别搁这儿丢人现眼的。”

“耀阳,你可能都不知道,我会杀鸡哦!而且我知道怎样在鸡最新鲜的时候把它做成现在这个样子,下刀的时候得快,在鸡还鲜活的时候,喉咙上割一刀,先放血再拔毛,处理干净以后马上用特制的酱料腌好,这样鸡才能保持住它最新鲜的味道……”

“唉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刚才受罪的是人雷少跟朗少,他们都没叫唤了,你们搁这叫什么啊!”

他想自己一定是喝了太多酒了,所以才会有这种不清醒的感觉,不清醒得差点将自己逼疯了。

看到游手好闲多年又不学无术的弟弟出现在病房里,曲耀阳多少还是有些欣慰,伸手招了手让他过来,“婉婉知道了吗?”

“大叔你……”

苏晓听了则更是想笑,“你觉得我这样就会够了?你觉得我还会继续让你打着我小姐妹儿的名号到处去招摇撞骗?你哭什么你掉什么眼泪?这里被你欺负得屁都快没有的人还没找你伸冤,你凭什么在这装委屈扮可怜啊?”

他心里装着的人原就不是自己,却是任了自己的努力,他终究只会觉得负担和不耐烦。

她是知道曲耀阳这几天出差到外地去了,可是之前发生在丽江的种种,他跟裴淼心眼神之间的那点不对,还是让她敏感地意识到他们之间发生了些什么。

裴淼心那会正好牵着女儿从住院大厅里出来,左右张望的当口正好看见一辆深黑色的法拉利跑车在空地上停稳。

车门打开了,提着保温壶的桂姐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老远就看见那对漂亮的母女从大厅走出来,于是赶忙提着保温壶过去。

她坐在椅子上喝汤,小家伙则赖在曲耀阳的怀里手舞足蹈地跟他说着她这几天遇到的事情。

裴淼心同桂姐点头道别,等到转过头来想要接过芽芽的时候,小家伙却一声“我不!”紧紧抱住曲耀阳的脖颈不撒手了。

“巴巴,还有麻麻做的芒果奶昔,好好吃哦,可是麻麻有时候还要做绿色的布丁,你可不可以都不要让她做绿色的东西,芽芽不喜欢绿色的东西。”

“曲耀阳?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他似乎听不懂她说出来的话,又似乎根本就没认真在听。

他似乎,也瘦了。

他说:“你同臣羽一起,我不怪你,你们一个是我的亲弟弟,一个是我在这世上最爱的女人,若然可以,我只是想向你讨一句原谅的话。你可以当我陌生人一样,但我不希望未来的岁月里面,你对我还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这世上似乎再没有什么,被自己的小女人以及被亲弟弟背叛来得更让人寒心彻骨。那被唤作燕青的年轻女子嫣然一笑,伸手向裴淼心的时候不露痕迹地道:“曲太太,你好,上回你同二少结婚,在本城大宴宾客的时候,我正好陪家夫去了趟南非。这次回来一直听母亲说起你,说你人美心善还是独当一面的女强人,今天有幸在这里见上一面实是我的荣幸。”

她微微侧头望向曲母,后者温柔浅笑瞳仁却似极深。她虽然模样温和又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但她那模样——裴淼心一直都知道曲母并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这下但看她的模样,也大概猜到她是知道了些什么。

“曲太太。”王燕青冲她点头微笑,“之前咱们其实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可能后来你贵人事忙,咱们也一直没有机会再聚,所以‘青苗会’后续举办了那样多的活动,却没有一次有机会邀请你来参加。”

“臣羽……”

声音悠悠,腰摆不断。屋子里年轻男人压抑不住的轻吼和女人略带着疯狂的轻吟交相辉映,久久无法停息。

曲耀阳发现他受不了这漫长的等待,于是试探着用密码快速开了大门。

一方面求得他们二老的原谅与同意,另外一方面,他也想尽快取得她家人的支持,这样两个人要在一起的事情才会变得顺理成章一些。

他闭了闭眼睛,说:“你在哪里?”

那女孩子的声音欢快而且明亮,“我现在就过来,你在哪里?”“赔礼道歉?我又没有做错事情,她凭什么要告我?还有那什么产品质量问题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我的设计绝对不存在任何问题……”

“淼心!”洛佳打断,“跟陈副总出来以前,我有认真研究过你的设计。是,从设计图上来看它的模样已经趋近完美,可是工厂加工出来的样板和我在‘祥福生’里拿到的货品确实是在设计方面有些细小的出入。而也正是因为这些出入,我们经过多方考察与验证,它是真的存在会划伤人脖子的可能。”

“还要我写书面道歉函?”裴淼心刚轻唤出声,办公室内的其他员工已经或多或少侧目望了过来。

“耀阳,是我,我跟伯母在附近逛街,正好就在你公司附近,要不中午咱们一起吃午餐?”

夏芷柔吻得久了,却没有得到回应。

她在欲望里起起浮浮,两只纤细的小手死死抓住身下的床单,抓得床单全都褶皱起来。

就像现在,她只知道他在她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