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上易先生 第77章:买空卖空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667

    连载(字)

84667位书友共同开启《爱上易先生》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买空卖空

爱上易先生 雨墨初晴 84667 2019-09-02

蓝宁辰刚刚自然也听到了李逸风的话,所以,不用冷婉儿再提醒,他已经听的十分的清楚了,不过,此刻冷婉儿的话就更是火上加油。

不管月无双知道了多少她跟夜无绝之间的事情,她都不能那么去做,而且,既然月无双现在请她,便说明,月无双至少没有证据证明她跟夜无绝之间的关系。

以前,没有人问过,她可以不说,但是,现在北尊大帝亲自问了,她还能不承认吗?

“皇后,她连那么残忍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说谎又算什么,这可是血的证据。”花断尘听到皇后那不满的声音,倒也不着急,慢慢的打开了那衣角。

“小机灵鬼、”夜无绝轻轻的拂过她的头发,轻柔的声音中满是宠爱,这样的女人,真的是让人无法不疼爱。

“爹爹,其实,宝儿可以继续睡觉的。”小宝儿的眸子微转了一下,天真的话语,却偏偏带着几分让人想笑的无语,也不知道这小小的脑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听故事,那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且,也绝对不会有人给他讲的。

他说的极为的轻松,似乎那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没有人知道,当时的凶险,那只狼,可是饿了几天了,而他当时只有五岁,而且,小的时候,他的个子并不高,那时候,他也还没有开始学武功。

“好呀,好呀,娘亲讲的故事最好听了。”宝儿毕竟是个孩子,自然不会想到那么多,一听说有故事听,便立刻开心起来。

真的不想让她太辛苦,但是现在,他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帮她,所以,只能劝她不要太过认真,不要让自己太辛苦。

算了,等这个人把她带到目的,她自然就知道是谁了。

“现在,你们回了宫,朕自然不能再将她留在皇宫中,因为,朕知道,她既然心存不轨,那么肯定会伤害到你们,所以,这借这次的事情,把她送出皇宫吧。”

“恩?”北尊大帝的眉角微扬,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原来是你早有安排了,朕还以为,她自己明白过来了呢。”

“宝儿、、、”孟千寻的眸子突然的睁大了一圆,想到了这个时候应该正在睡觉的宝儿,她突然感觉到心跳的特别的快,有着一种惊心的感觉。

仍就没有提起关于提亲的事情。

李老夫人是何等精明之人,而且,她一直都在望着孟冰,细细的观察着孟冰脸上的所有的神情,所以,她那异样的变化,她自然发现了。

“冰儿,我知道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李老夫人再次意味深长地说道,她这次来的最大的目的,就是要探探孟冰的意思。

孟千寻也没有再说什么,没有再理会他,而是简单的说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

要不然,也不会发生了这招亲的事情,要不然,他应该说已经带着她回到凤阑国了。

他在说到,他的成全时,刻意的加重了一下语气,那意思也就再明显不过了,他所说的成全,就是蓝宁辰休了孟冰的事情。

李逸风的眉头微蹙了一下,下意识的向着那个方向望去,不过,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当然,也包括李逸风,那天,李逸风深夜来防,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让她不要答应成亲,但是第二天,她却还是答应了。

“你们谁要去,你们自己去。”只是,李逸风的眸子却是突然的转向她,怒声吼道,只是那声音中,却有着太多的沉重。

他很清楚此刻李逸风心中的痛。

他想,既然已经答应了父母,既然已经向孟冰提亲,孟冰又答应了,那么他就应该负起责任。

秦敏儿自己也更是不敢多说,心中害怕,不过,她担心被李老爷子发现异样,所以,也不敢乱动,更不敢露出任何的异样。

“他真的是清令馆的人?”孟千寻的眉头微蹙,慢慢的转向一边的夜无绝,轻声问道,像这样的男人,会在清令馆吗?清令馆那可是专门为那些达官贵人的那种特别的僻好准备的长相妖娆的男子。

“是呀,真是太不要脸的,一会说爱这个,一会说爱那个的,我看,他就没有一句真话,像他这样的,就知道骗人。”下面便有宫女忍不住的附和道。

“你,送我的,花?”孟千寻愣住,双眸顿时睁大了一圈,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他,这个男人,竟然会送她花?

“你怎么知道真正的公主以前是住在梦家的?”孟千寻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冷冷的望向他,一字一字狠声问道。

孟千寻的心中也是微微的惊滞,对上北尊大帝那异样的轻笑,心中暗暗的疑惑。

孟千寻望向他的眸子再次的一闪,自然也就猜到了他的心思,毕竟,她对他还是了解的。

“皇上,皇上,你醒醒,你不要吓我呀。”李灵儿急的都快要哭出来,皇上病才刚好了些,如今竟然又急发了。

可见,他此刻心中有多的紧张,多么的担心。

所以,他必须留着她的性命。

毕竟,他的手身,可不是一个侍卫可以比的上的。

花断尘望向场中的比试时,双眸微眯,这一场的比试,都不是什么重量级的选手,武功都是平平的,所以,并没有丝毫的威胁性。

很明显,是受到月无双的影响了。

这话,明显的就是气话,反话。

“怎么?你打算就这么把我扔在这儿吗?”只是,段红的眸子猛然的一沉,突然的说道,那难听的公鸭嗓子中,因为她此刻隐隐的怒火而更加的难听。

花断尘仍就沉默不语,只是更加的加快了速度。

所以,严格的说起来,他的第一个主子应该是李老爷子。

那个男人脸色微沉了一下,然后才再次说道,“因为,公主喜欢的人不是二少爷,所以,二少爷决定成全公主,而且为了公主,做了很多的牺牲。”

她现在突然十分的赞成老头子的做法,若是老头子的分量不够的话,她也决定陪着老头子一起绝食了。

“怎么?现在不装了?”不过,李老爷子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反而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再次闷声说道。

李逸风怔住,双眸微闪,父亲说的这一点,倒是极有可能,若是他这一辈子都不能忘记她,那么,他可能真的会一辈子不娶。

但是,等了半天,却不见任何的反应,她不但没有走出来,而且,书房里,连一点的动静都没有,而且,她更是连一个字都没有。

可能她觉的他做的还不够。

人家在皇宫中跟公主表过呢,他突然的跑了过来,怎么看,这花也不像是送给他的呀。

这可能也正是引发了他的旧疾的一个原因。

李逸风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却是说的十分的坚定。

不过,既然不能取消,那么,就由她来完全的掌控这件事情,掌控所有的游戏规则,既做到公正,公平,公开,让所有人都信服,又可以达到她想要的结果重生之快意纵横。

“是百姓如饿狼,还是有些贪污的官员如饿狼?”孟千寻的双眸猛然的眯起,冷冷的望向大将军,冰冷中带着一种让人惊颤的穿透力,似乎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毕竟,她刚刚这话可是说的太过意味深长的,只有贪官,或者跟贪官一起同流合污的,才会为贪官开脱,他们若是这个时候反驳她的话,那就很突然被定为为贪官为开脱了。

以前的他,根本就不懂的什么叫做浪费,什么叫做甜蜜,她跟他那么久,好像他什么东西都没有送过她。

他本来就是那般冷情之人,而且,她也并不是那种贪慕虚荣之人,所以,也从来没有在意过,她一直以为,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好。

“公主,那些花要、、、”那个刚刚取来字条的侍卫,却并不知道那么多,只是觉的,有人送公主花,公主肯定高兴,女孩子吗,肯定是喜欢这些的,更何况,那人又一下送了那么的,而且还在每束花上加了字条。

刚刚公主听到有人送花的时候,可是有些高兴的,而且若是公主不喜欢,应该就不会让他去取那上面的字条来了。

她刚刚要说的明明是,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免的堵住的宫门,影响了交通的。

带着几分担心,带着几分紧张,他快速的进了宫,也顾及不得太多,直接的进了书房,却没有想到竟然听到侍卫说出那样的话来。

因为这个男人的醋意实在是太大了,要是不解释清楚,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才刚刚解释清楚,只怕又要添新麻烦了。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这般的倔强,总是喜欢一个人逞强。”他望着她的眸子微微的一闪,似乎隐隐的闪过一丝异样,话语愈加的低觉了几分,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而此刻的语气中,似乎多了几分加忆的伤痛,又似乎更带着几分依恋。

孟千寻微怔,心中冷笑,他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什么叫做比她自己更了解她?

听到她的称呼,他的身子微僵,双眸再次的一闪,似乎有着那么一刻的错愕,不过,却随即再次说道,“好,公主。”

所以,孟千寻嘴角微抿,并没回答。

“对不起,我实在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孟千寻的眉头紧蹙,她怎么突然觉的,这个男人穿越到这古代后,脑子似乎锈住了。

所以,她根本就不善于说谎,那怕她是一名出色的特工。

“你确定真的跟我无关吗?”他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似乎隐约着有着几分略带危险的怒意,似质问,又似乎是在逼迫。

刘公公再次的愣住,望向孟千寻时,神情间微微的隐过几分异样,唇角微动了一下,但是这一次却并没有再说话,通过昨天的事情,他便知道,公主不是那种毫不见主任人摆布的主,相反的却是那种果断,睿智,雷厉风行的。

“今天本公主便发出公告,明天上午,所有来参加招亲大选的,都聚集到城外,第一论的比试是速度的比较,在城外画出一万米的距离,每一个选手,都从同一起点开始起跑,最先到达终占的胜出,最先到达的前三分之一的人选留下,其它的全部淘汰,不管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人人平等,平大人明天就亲自去监察。”

大将军此刻更是步步紧逼,声音明显的提高了几分,说话间,狠狠的瞪了丞相大人一眼发,然后再次转向了孟千寻,沉声道,“花公子仗着皇上当初的旨意,胡作非为,还请公主明查。”

“怎么?本将军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协助大臣就这么着急?难道本将军的话,就这么一文不值,可以直接的被忽略吗?”不跳字。大将军此刻的脸色阴沉的可以滴下雨来,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太多的危险的气息。

“你就是北尊大帝的女儿,是北尊王朝的公主?”不过,他的错愕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是聪明人,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所以,他当初的决定是正确。

“恩。”李逸风微微点头,脸上也多了几分严肃,快速的走到了床前,为北尊大帝开始检查起来。

所以,她提出让李逸风进宫为北尊大帝检查,一是担心北尊大帝的身体,另一个也是想要确定一下自己心中的想法。

进了房间后,雪太医便连连的开了药,让太监去抓药,孟千寻向前招呼着,心中更是忍不住的担心。

“不行,我要进去看看皇兄。”虽然那侍卫说不能让人打扰,但是让她等在外面,那还不把她急死了,所以,孟冰不顾侍卫的阻止,直接的进了宫院。

“回公主,皇上这病早已经有了,只不过是以前没有发过,今天可能是因为一时着急,就突然的发作了。”一边的雪太医一脸沉重的说道,此刻他还在研究着皇上的病情。

而她竟然跟李逸风的关系如此好,那么想要联系到李逸风已经很简单。

孟冰自言自语般的说着,神情间带着几分明显的担心。

孟千寻微怔,旧疾?太医说的这个理由听起来倒是合情合理,毕竟这么多年,北尊大帝也是一直都在寻找着娘亲,也是吃了很多的苦,身体上的苦倒是次要的,关键还是心理上的折磨。

只是,这未免也太巧了点,他的病早不犯,晚不犯,为何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犯了呢?

会吗?

“这?皇上?”一边传旨的太监此刻却也没有动,一脸犹豫的望着北尊大帝,还有些小心的望向那些臣。

“你也别大惊小怪的,朕没事,咳,咳,只不过就是咳两声,最多就是染了风寒。”北尊大帝却是有些懊恼的望了他一眼,示意他住口。

“皇上,你可不能大意呀,这绝对不是风寒、、、。”雪太医不顾皇上的不满,再次的急声劝道。

这一刻,孟千寻的心中是感动的,这一刻孟千寻决定,不管他做过什么,她都不会怪他,不会生气。

因为,她知道,他却是一切都是为了她好的,他不可能会害她。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冷情的人,但是,现在去明白,那是因为以前,她没有找到家,没有家的感觉,如今找了到自己的亲人,她便发现,自己总是时不时的被感染。

看在孟千寻的眼中,更加的感觉到心痛。

夜无绝的身子却是猛然的僵滞,突然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一时间,似乎无法思考了,又有着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让他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

皇上咳成这样,那还了得呀。

太医的手搭在皇上的手腕处,脸色却是越来越凝重,众人的心便也跟着不断的提起。

这一刻,孟千寻真的是有些拿不准了,要说是装的,那他装的也实在是太像了。

“是呀,这几天,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情,这不,我们这儿的那些男人们早在两天前就都去了北尊王朝了,你看看现在整个街上,都看不到年纪的男子了。”另一位看上去应该已经有五十几岁的老人慢慢地说道,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那么几分可惜,“若是我年轻过几十岁,我现在肯定也去了。”

只是,走到马车前时,却只看到他们的马车,并没有看到皇兄的马车。

而此刻北尊大帝已经先一步赶去北尊王朝。

夜无绝听到她的话时,却是彻底的惊住,向来雷打不动的脸上此刻更是无法掩饰的错愕。

现在宫中又没有什么宴会什么的?

其实小丫头真的很想快点带着爹爹去见娘亲,现在先不告诉爹爹,到时候就可以给爹爹一个惊喜。

或者,是因为他的心中太喜欢这丫头了,所以,才会莫名的产生了那样的想法。

所以,她的任何要求,他都不想拒绝。也无法拒绝。

夜无绝暗暗的摇头,这小丫头还真是人小鬼大,虽然看上去只有二岁左右的样子,但是这智商却远远的超过了七八岁的孩子。

夜无绝再次暗暗一笑,暗笑自己又想多了。

“尊主,听说是北尊王朝的皇上下的昭书,要为北尊王朝的公主选驸马。”他身边的护卫见主子停住,微微的向前,小心地说道。

他那声音也是极为的好听,如春风吹过,同样的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四皇兄,听你这意思,是想要去了。”而五皇子也半真半假的试探着,“不过,四皇兄的王府中可是有女人了,而且,四皇兄也有王妃了,死皇兄若是去了,当时候被北尊大帝查到了,那后果,只怕不是好玩的。”

所以,他要从初也那儿得到最真实的答案。

“你还说,这马上就要到城镇了,到时候肯定是瞒不住了,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过千寻这一关,还有宝儿那丫头,她的心中可是极为的维护她的爹爹的。”李灵儿微微的扫了他一眼,神情间隐过几分不满,特别是看到他还一脸的轻笑时,眉角微挑。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围的水泄不通,夜无绝又受了伤,单靠他们两个,是不可能冲出去的。

连连爬了起来,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惠妃越哭越伤心,声音中带着太多的自责,更多了几分可怜。

他觉的梦千寻似乎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深更半夜的潜入贵妃的房间,威胁贵妃?

那个女人,还真够狡猾的,人虽然死了,但是却算计好了一切,可恶,真是可恶。

可见此刻的皇浦拓是太过愤怒,太过冲动了。

她也知道,这个女人此刻邀请她,也绝对没按好心,说不定又想用什么法子来害她呢。

“她喜欢本王?她喜欢本王?”皇浦拓那僵滞的身子微微的颤了颤,一双眸子也不由的圆睁,喃喃自语地说道,“她真的喜欢本王?”

她觉的今天的皇浦拓真的是怪怪的。

“五皇子,我实在是不明白你的意思。”孟千寻的眉头微蹙,声音中也多了几分不解,而心中也隐隐感觉到这件事情,可能另有原因。

他那声音也是极为的好听,如春风吹过,同样的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夜无绝原本正欲离开的脚步,却因为听到五皇子的句北尊大帝时,微微的顿住。

到底是什么事情?

所以,对于那昭书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