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热线 > 第31章:悔其少作

第31章:悔其少作

圣安娜热线 | 作者:不喝酒| 更新时间:2019-09-02

“只有不属于此界的力量,方可对抗掌控者,吾当年就不曾说错,盘古,你的计划失败了,但还好当年接引了他这一道残碎真灵过来,否则这一次吾等多半要彻底消散了。”

那些夫人们看到突然出现的侍卫,不由的纷纷的惊住,一个个都是一脸的害怕。丞相夫人的脸色更是瞬间的惨白,她的眸子望向凤阑锐时,似乎更多了几分害怕与慌乱。

他知道,皇上做事,一向都是优柔寡断,所以,他一定要先说服皇上。

如今,她被二夫人这一捏,才慢慢的醒了过来,一醒过来,便感觉到那撕裂的疼痛,刚要痛呼出声。

是‘客’都要招呼,只是招呼的方式不同。

只是,那个女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时,双眸却是微微的一闪,脸上微微闪过些许的慌乱,似乎连那身子都略略的僵了一下。

而那几个太监走进大厅,看到众都醉在桌子上,微愣了一下,然后连连拿来了醒酒的东西,一一的将众人弄醒。

心中虽然有着太多的疑惑,但是却也不敢多问,只能跟随着那太监向着大殿走去。

“皇兄,你终于回来了,我告诉你呀,皇嫂怀孕了,你就要当父亲了。”凤忆希一出了房门,与快速走过来的凤阑绝碰了个正面,便急急的说道。

而且,说不定到时候会让皇兄与皇嫂之间产生误会了。

“对了,刚刚公主不是说要为凤月国的百姓捐款一百万两吗?本王妃代表凤月中的百姓感谢公主,只是,不知道,公主所说的一百万两是指黄金呢,还是白银呢?”上官云端的笑愈加的漫开,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蓝岚,声音中更是满满的笑。

“恩?”上官云端微微挑眉,略带疑惑的望向他,这才发现,他的身上的衣衫是穿好了,虽然只有亵衣,但是却也还算整洁。很显然,是已经起来过了。

上官云端的脸上不由的泛起一丝红晕,她虽然来自现代,但是对于这方面,却并不是那么的开放。

她此刻不想再听下去了,就算,这个女人,真的跟凤阑绝有什么关系的话,她也不想知道。

“云端,我们回去。”凤阑绝的耐心似乎也被磨光了,没有再理会那个女子,而是揽着上官云端,想要回王府。

“恩,丞相大人说的对,以前见过她们比试琴呀,歌呀,舞呀的,但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比法呢。”其它的大臣也纷纷的附和着。

她这番话,的确却让夜如梦几乎捉狂,本来夜如梦害人不成反害己就已经够恼火了。

而随后凤阑绝便带着叶寒来了。

“皇嫂,我告诉你呀,我老早就想要来看皇嫂了,但是皇兄就是不让我来。”

丞相看到柳如絮的尸体时,原本奄奄一息的他,突然的站了起来,急急的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柳如絮的尸体,看到柳如絮身上的伤后,他慢慢的闭起了眸子,泪珠却是慢慢的滚落了下来。

他没有回头,却知道是她,唇角微动,轻声喊道,“云儿。”低沉的声音中,仍就带着一丝心痛。

叶寒找到秦思柔时,秦思柔正在收拾行礼。

不由的微微压低声音说道,“皇兄,你的心上人来了,你还不快点过去。”

“凤忆希?”蓝魅辰看到她那下意识后退的动作,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怒火,不由的怒意喊道。

残忍吗?只怕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情了。

“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突然死了。”苏月情一脸惊愕,略带轻颤的喊道。

“难不成,你以为这毒是朕给你们下的?”皇上此刻已经恨不得要杀人了,夜无志更加的激怒了他,他对着夜无志恶狠狠的吼道,一个不成气的东西。

“皇上,臣妾是无辜的,若臣妾真的要给李贵妃与王爷下毒,也不可能会有雪凝呀,臣妾再怎么着也不会那么笨,只是是有人存心想要陷害臣妾。”皇后也一脸委屈的望向皇上,低声的哭诉着。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好在,这个时候,上官傲天也已经带着上官凌雨等人出了将军府。

而上官云端那个贱人就在那个洞里等死吧。

他以为他能够做到,但是,今天上午整整一个上午,他都心神不定,他的心中有着一股冲动,一股想要将她抢过来的冲动。

怒吼间也快速的拦在了上官云端的面前。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沉,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今天算她们运气好,她不想跟她们计较,不过这笔帐,她会好好的记的,有机会,她会一一讨回来。

她从来没有对他这么笑,那怕是以前她那样的执着的追着他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笑过。

秦思柔走出房间,恰恰看到夜无痕怔怔的站在外面,心中多了几分不舍与心疼。

凤阑锐的身子微微的僵滞,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危险的冷意,脸色也更加的阴沉了几分。

后来,太医说凤阑锐的腿废了时,他的心中更加的难受,所以,他想要好好的弥补。

就算上官云端中毒的事情扯出他的几个人,但是,凤阑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怀疑到他的身上?

“凤阑锐,你生性多疑,永远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一直帮着你的人。”凤阑绝的唇角再次微微的扯出一丝冷讽。

但是凤阑锐的身子却是猛然的僵滞,那原本狠绝的眸子中,似乎也快速的隐过了一丝慌乱。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纷纷的惊住,玲妃不是在十五年前就服毒自杀了吗?怎么还会为凤阑锐生了一个亲弟弟?

到了这个时候,她仍就没有死心。

只是,她原来的记忆中,娘亲是很美,很美的,只怕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但是这个男人却是不为所动。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吗?”上官云端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慢慢的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回忆的恍惚,提出这个问题,其实是想要知道,他与二夫人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

上官云端微微的愣住,如此说来,她们早就认识了,而这个男人更是早就动二夫人动了情了,只可惜,这二夫人心中显然一直没有他。

上官云端自然明白上官傲天的心思,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她也赞成爹爹的意思,不为别的,只为那个被情所困的男人。

上官云端可是他们眼中的傻子,就连一个傻子都答的出来,但是他却没有答出,岂不是比傻子更笨。

丞相本来就离的凤阑绝很近,中间只隔着上官云端,此刻似乎也感觉到了凤阑绝身上的那股惊人的气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唇角微动,再次说道,“若是绝王真的没有暗中帮她,也应该证明给大家看,让大家信服吧。”

众人乍一听到他的话,纷纷的愣住,有些回不过神来,一时间有些不明白,他所说的证明是何意思。

不错,像主子这样的女人,的确不是一般的女人能比的。

凤阑绝自然明白她的心思,看到她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无奈,突然紧紧的揽住她,微微靠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云端,还在想她的话吗?”

走在前面的夜无痕看到面前的情形,脸色也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亦是微微的眯起,冷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秦思柔没有名份,所以府中的人都喊她秦姑娘。

“皇上说过,天下犯法,与民同罪。”丞相看到皇上的犹豫,再次急声说道。

上官云端暗暗冷笑,这丞相也未免太着急,想要落井下石,那也要看看,这石头,落不落的下去。

她此刻的示弱会让她们掉以轻心,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那么,此刻的她,在她的眼中,就成了一只,笨笨傻傻的毫无危害的小白兔。

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正应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句古话,此刻两个人可是丝毫都不留情,都狠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

此刻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望向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狠绝。

那个女人微怔,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这么问,但是却随即一脸愤怒地说道,“我当然还没有成过亲,不像你,被人休……”

毕竟女人的情绪是最容易调动的,所以,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女人,只怕那个也是利用了这一点,而此刻,她也完全的可以利用这一点。

“这?”那个侍卫是个聪明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不由的惊住,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犹豫。

“奴婢参见王妃,参见公主。”那宫女恢复了自由后,连连的行礼。

“傻丫头,你以为母后是三岁小孩呢,都给本宫打消了这个主意,那些事情,都是男人的事情,你要相信绝儿,他会处理好一切的。”皇后却是微微的扫了她一眼,仍就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难道是母后出了什么事?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很快便到了泰和殿,此刻,泰和殿中,不仅仅是皇上,皇后,几位王爷,公主也都在,如今皇室中的人,只怕都全了。

众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是纷纷的愣住,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平时,太上皇除了对凤阑绝,对其它的人,可都是看都懒的看一眼的,更不要说是去拉他们的手了,所以,平时大家都很怕他。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任何人,便揽着上官云端向着王府走去,众人纷纷的愣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呀,玩的有些累了,连丞相大人都不见?

只是凤阑锐一个大男人,若是给她下那种毒,会不会太过变态了些?她一直觉的,能够给她下那种的毒,会是一个女人,而且应该会是一个对凤阑绝有感情的女人。

这人还真是行动派的,说风就是雨的。

到时候没有证据,自然就不能定案,到时候,他便可以见机行事。

既然是被告人,自然要传上公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