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热线 > 第63章:旧雨今雨

第63章:旧雨今雨

圣安娜热线 | 作者:不喝酒| 更新时间:2019-09-02

“先生们!”国王殿下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个东方来客了,他面带红晕,激动不已,他的手搭在了那华美的细剑剑柄上,作英武状:“天主给予我们的使命,就是征服这个腐朽、落后的东方帝国,摧毁他们在人间的一切,将他们赶回地狱中去!”

可王不仕不一样,王不仕乃是大股东之一,这是关系到了他的切身利益的事。何况,他本身就是翰林学士,理论水平是有的,这个构想,也只能是他提出来。

如何保障股东的权益,又如何规范股东的监督权,再有,便是如何进行经营……

呃……呃……呃……

咯咯……咯咯……

这些跪地在首领酋长们却觉得自己的脚有点软,站不起,也不想站起来,这样跪着,有安全感……

方继藩迟疑了。

王守仁侧目看了恩师一眼,他朝方继藩道:“恩师,你站开一点。”

萧公公一脸不信的样子。

方继藩:“……”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脸上血淋淋的,怎么能出去见人。

七十多名首领,以及他们的侍卫,足足上千人,在此恭候。

可现在,越来越多的牧人,开始想要体验全新的生活,尤其是某些跟着汉人,发了财的牧人,他们衣锦还乡,回到了自己的部族,带回了无数的宝货,给所有人发丝绸的衣衫,将茶叶和盐巴,都分给自己的族人,让部族上下,为之感激,而反观这些贵族,人们越来越察觉,原来脱离开了他们,也可以生存,而且……还可以生活的更好。

这几日朱厚照的表情不错,让他省了不少的心。

突然,弘治皇帝下意识的抚额,觉得脑袋有些眩晕,他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了。

看看太子殿下做的事吧,这是人做的事吗?

萧敬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自宋灭亡之后,中原人和蒙元人的厮杀,已经太久太久了,彼此之间,多是相互戒备,那血海深仇,还近在眼前呢,想要让他们死心塌地,大明,自当也要有所表示,这也是朕亲往大同,与诸部首领会盟的原因,朕是要让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肯真心归顺,朕依旧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朕可以是他们的死敌,也照例,可以是他们的君父。朕将草原诸部的子民,也当做朕的子民,自此之后,大漠之内,再无纷争。”

“不少了。”方继藩很欣慰:“就这两日了,你说话的声音,需再压低一些,还有,要保持你这死鱼脸……,不,保持你这不苟言笑的气度,为师将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若是出了危险,你可要小心,你放心,为师会在百丈之外,保护你。”

当然,方继藩对弘治皇帝,是可以理解的。

朱厚照便大叫道:“你看,他自己说的,来,来,来…来人……取标尺来。”

因为此去,禁卫如云,单单锦衣卫和金吾卫,还有随行的骁骑营,就足有数万人,再加上大同的边军,足以威慑诸部。

方继藩道:“陛下,前去大同之后的礼节,都是礼部负责吧?儿臣希望礼部,将大礼的全过程,写一份章程,送到儿臣这里。”

方继藩道:“陛下圣明。”

在这里,人们眼睛放光,看着王不仕,喉结滚动,身躯似乎都麻痹了。

弘治皇帝憋红了脸。

直接丢到库房里去吃灰,好像……有些可惜。

王不仕没有说话,只朝他们点点头,又重新戴上墨镜。

弘治皇帝,更不至于如此为这个而治罪,这……就真的没王法了。弘治皇帝感慨。

既然决心给方继藩送一份礼,而这礼,就是邓健,那么还有啥说的,甩开腮帮子,吃吧。

王不仕顿时不吭声了。

统统戴上之后,王不仕走起路来,只觉得浑身哐当当的响,还有……

方继藩道:“别照了,殿下,妇人才爱照镜子。”

弘治皇帝想起了什么:“还有,将这些数目,往后都要抄送内阁一份,也让几位卿家,多看看。”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的脸色。

方继藩一脚将他踹开:“狗东西,再哭就阉了你。”

方继藩道:“本少爷我心怀天下,为此,甚是担忧,所以我左思右想,不成如此下去,社会的风气,需要有人来引导,得让人敢于花银子,也舍得花银子,就说当下,京里有个叫王不仕的家伙,他就很有银子,他有银子倒罢了,竟还穿着几件旧袍子出入,这叫个什么事啊,你老家伙,他做的是有钱人做的事吗?连他都是如此,那么其他人,就更不必提了。”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王文玉兴奋无比的道:“正是如此,日月为明,这是我大明万世永昌,坚不可摧的征兆,放在从前的说法,这叫什么?”

这……无疑是一条大动脉啊。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王不仕冒着腰,上了其中一辆马车,这五辆马车真正厉害之处,还不只如此,五匹马,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体型,同样的毛发,五辆车,也几乎没有任何的分别……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我方继藩满门忠良,到了我这一辈,更是以天下为己任,忠心皇上,保境安民,你视金钱如浮云,我方继藩视金钱如粪土。”

今天收了他的大礼。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说实话,王不仕是有点害怕方继藩的。

突然……他泪流满面。

不……准确的来说,这里是北黄金洲。

也就是说……

其实……他一丁点都不担心,陛下对他的银子,有所猜忌。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方继藩和欧阳志的手段,摆明着,就是空手套白狼,大家怎么看不出?

这玩意,就算抢购一空了,又能值几个钱?

敢情这玩意,谁若是捏在手里,只要能建成,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

刘瑾显得有一些委屈。

“当然,它的真正职责,却是有别于东厂和锦衣卫。你们也知道,眼下我大明下西洋,既有佛朗机人虎视眈眈,又有诸国蠢蠢欲动,天下诸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了保障航路,清扫我大明扬威四海的障碍,理当在海外,建立分支,刺探军情,尤其是要严防,犹如上一次,佛朗机人袭击新津,或是袭击我登州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些人员,自然是决不能在我两京十三省内活动,不然,难免有所避讳。可在海外,却需有人,四处活动,陛下这些年来,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而下西洋,乃是国策,太子殿下,理应为陛下分忧,因而上奏,恳请建立这样的机构,为陛下分忧,有何不可。”

刘瑾身躯颤抖。

这消息,立即不胫而走,很快……弘治皇帝便将王不仕招来。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倒很看得起他。”

刘瑾打哆嗦,任人摆布,努力做出一副冷静的样子:“呀,这是做什么呀,这是要做什么?”

“拉……拉绳子……”他话没说完,牛肉干就塞进了他的嘴里。

刘瑾:“……”

他抽出了望远镜,望远镜下……是云层。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弘治皇帝眼睛一亮:“说来听听。”

弘治皇帝道:“朕会考虑的,只是眼下,当务之急,并非区区营造一事,我大明积弊重重,实在令朕心忧啊,朕在想……罢了,朕自和内阁议定商榷,你们退下吧。”

王不仕惊慌不安的看了房间里的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位公爵阁下。

一旁的理发师见状,立即道:“天主,阁下体内的魔鬼依然没有驱散,我们应该进一步的进行治疗。”

一个侍从,已经取出了一个小袋子,里头叮当的发出悦耳的声音。

总不能收了人家商税,就一脚将人踹开吧。

刘瑾忙是给朱厚照和方继藩斟茶递水。

“筹资?”欧阳志诧异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可谁知,梁储居然出奇的冷静。

又能说什么呢?

两个儿子乖乖的道:“是。”

“他带着数十人,继续东行……”

“是,是……”陈列面如死灰,退了下去。

至少,不该是陛下在廷议之中说出口。

听到罢黜……

他禁不住感激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方继藩心头一热。

有的人奋斗了一辈子,朝勉强能位列朝班,可有的人呢,不过是有个好的未婚妻,从此之后,便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他的叔父刘焱,先是面带微笑,而后,笑容逐渐的消失,再之后,他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身子也有些歪歪斜斜的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梁储就在此,他若是站出来揭破,那么自己就是欺君大罪。

可话到了喉头,他住口了。

弘治皇帝冷漠的道:“万死?朕也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

…………

弘治皇帝接着叹道:“刘卿家、李卿家、谢卿家,你们也这样认为吗?”

朱厚照只好气咻咻的和方继藩一道退出奉天殿。

“噢。”朱厚照一下子恍然大悟,他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这样说来,这钦天监从前说的鬼话,其实……都是骗人的,捡着好听的,给父皇说的?”

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弘治皇帝才恍然,心里一阵激动,暂时也顾不得这些女医们,上前:“皇祖母。”

“你来……”太皇太后浅笑着朝弘治皇帝招手。

张皇后识趣,知道他们有许多话要说。

这是高光时刻,自己可以吹嘘一辈子了。

刘文华乃是岭南才子,心心念念的,便是学好文武艺,卖予帝王家,若是因此而获得宫中的青睐,这是……何其长脸的事。

午门开了。

弘治皇帝想张口说什么。

只不过,就如梁如莹,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症,顿时就有了印象。

方继藩这狗东西……这下他完了,看看哪,看看这狗东西做的好事,好端端的女子,竟给教成了这个样子。朱秀荣一听,顿时秀眉蹙起,露出担忧之色。

朱秀荣抿抿嘴:“儿臣也只是道听途说,或许……以讹传讹……”

到了戏台之下,茶点和瓜果都预备好了,朱秀荣侧身坐在母后一旁。

“快,快,去仁寿宫,太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犯病了,快,赶紧的!”

是自己的父亲梁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