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热线 > 第70章:言之有礼

第70章:言之有礼

圣安娜热线 | 作者:不喝酒| 更新时间:2019-09-02

孟冰对宝儿的爱也不比谁少,此刻这样的反应,就是一个母亲的反应也是一点都不为过的。

这可是关系到两人的名声的问题。

“宝儿、、、”孟千寻的眸子突然的睁大了一圆,想到了这个时候应该正在睡觉的宝儿,她突然感觉到心跳的特别的快,有着一种惊心的感觉。

孟千寻走到床前时,也没有心思再做任何的观察,而是快速的掀开了床幔。

“快点宣布结果,这到底是谁呀,谁才是驸马呀?”下面的人,已经等不及了,开始催促着。

他知道,若是他当众说出月无双用了这样的武功,月无双定然不会承认,只怕还会反过来诬陷他。

不过,好在,现在谁也没有选,事情,也不算是太遭。

但是,现在,还有一个月无双守着,若是,真的让月无双发现了什么,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此刻,孟冰拿李逸风来跟蓝宁辰比,的确是对蓝宁辰的一个打击。

靠着这家族的势力,还有什么脸在这儿炫耀呀?

“爹,娘,天已经不早了,你们也都忙了一天了,先去休息吧,逸风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吧。”一直没有开口的李赢突然说道,说话间,扶着李逸风的手,微微的用力,以防李逸风会摔倒在地上。

“什么,还在喝酒?这都什么时候了?赢儿怎么又带风儿去喝酒了?”李老爷子听到下人的话,顿时急了,声音也顿时提高了一倍,“不行,我要去看看。这再喝下去,只怕都喝到天亮了。”

“我就是用绑的,也要把他绑到新房去。”李老爷子脸色一横,沉声说道。

“可是,可是,我好痛苦。”李逸风那怕此刻喝了那么多的酒,但是心却仍就很痛,很痛。

但是,现在他却说,不能参加,这有什么不能参加的?

骗人,他可是极少做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还是骗自己的父亲,但是现在为了逸风,他却不得不这么做了。

他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

而且,就算性向真的有问题,真的喜欢男人,那他也大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没有必要在那个地方,毕竟,那些去清令馆的达官贵人们,可都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还经常会有一些残忍的手段。

“花公子,你快放过我,这儿这么多人,看到了不好。”那个男人一边的挣扎着,一边有些懊恼地说道,“虽然我是清令馆的人,但是,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还望花公子自重。”

“我不会让你走的,绝不。”花断尘的唇角微动,此刻说出的话更加的让众人错愕,绝不放他走,那样的话语在此刻真的是有着太多的暧昧。

现在,所有人都不会再怀疑那个妩媚男人的话了,因为,此刻花断尘的动作已经表明了一切了。

“切,他真够不要脸的,竟然还有脸让别人站住把话说清楚,还真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这一次,不等那个男人有所反应,那些宫女们便愤愤不平地说道。

书房中,夜无绝的脸上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他相信,从今天起,花断尘的一切只怕就都毁了,毕竟,今天皇宫发生的一切,都会很快的传开,而且,他自然还要让人更加的去宣传。

关于她以前的身份,北尊大帝并没有对任何的公布,毕竟这不但关系到她的事情,还关系到李灵儿。

而且,她也担心,北尊大帝会因为这件事情动怒,着急,病性加重。

而且,只怕肯定也会想法设法的让北尊大帝相信他的。

这样的回答,真的够绝,这样的气魄,也只有他有。

此刻的花断尘自然是事事小心,事事谨慎,看到夜无绝这般的举动,心中自然是更加的怀疑,脸色也明显的阴沉,隐隐的多了几分凝重。

夜无绝似乎微愣了一下,脚步微顿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的向前走去。

这小子,他根本就不着急,这么多年,他就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对那个女人特别的感兴趣,更不要说是想娶哪个女人了。

其实,李老夫人想的可是很多,李逸风如今也的确很大了,这件事也的确不能再这么拖着了,所以,这倒是一个机会,至少可以给李逸风一些压力。

这句话,意思可是深了去了,一直都是这地位,那就要李逸风自己好好的掂量着来了。

恰恰在这时,月无双微微转眸,望向他这边,对着他,微微一笑,那笑,极为的平淡,不带丝毫的异样,就只是打招呼一样的。

这一次的比试,应该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站在众人的面前展露身手了。

孟千寻的身子下意识的微颤,突然感觉到一种酥麻的感觉从她的耳根传开,那种感觉熟悉,却又陌生。

“、、、”不过,她也不想让他误会,便想着跟他解释清楚。

“宝儿很乖。”夜无绝直接的插开了那个话题,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宝儿的身上,提到宝儿时,那神情间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兴奋,宝儿的确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值的他骄傲的女儿。

那令牌在他的手上,可是代表着无限的荣誉,但是,如今被她收了,他便什么都不是了。

花断尘怔住,双眸下意识的去望向她的双手,却发现,她的双手上带着白色的手套。

“饿个几天,不会有事的?”李老爷子对于李老夫人的话,向来都是言听计丛的,也是生怕她太担心,不由的隔着房门,小声地说道。

而此刻的李逸风听到他的话,却是猛然的惊住,李老爷子此刻说的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并没有点名是谁。

但是,随即一想,逸风也不是这样的人呀,若是他喜欢,他才不会管那么多的。

现在若是让父亲去提亲,那不仅仅是让北尊大帝为难,更是给她添麻烦。

她为他们骄傲,也便任由着他们去闯。

他还要解释什么?

真是太恐怖了。

此刻,只见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一把匕首,逼在自己的脖子上,因为此刻,就只有肩膀以上的露在外面,所以,看起来,真的有些恐怖。

李逸风的眸子微微的一闪,望向孟千寻时,快速的隐过了几分担心,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或者,他也应该暗中的安排一下做最亮的那颗星。

这可能也正是引发了他的旧疾的一个原因。

这一辈子,他要的不多,只不过就是能够跟她在一起,只想一家人可以开心的在一起,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坚持。

“呵呵、、、”北尊大帝微微的轻笑出声,望向她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柔情,“还是灵儿最了解我?”

所以,她的尊贵是天生,就算那些人的心中还有些没有承认她,但是她的身份明摆在那儿,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一个优秀的首领,最重要的是什么?就如大将军自己,你觉的你今天能够成功的坐上这个位置,最重要的是什么?”孟千寻倒也并没有生气,脸上反而微微的淡开了一丝轻笑,不过,反问的话语中,却是带着些许的冷意。

他那意思比起丞相大人就更加的明显了,人家这么多老远的赶到北尊王朝,那可都是来参加招亲大选的,若是这个时候取消了招亲大选的事情,还不把他们都惹急了。

并不是她就那么的相信刑部尚书不会贪。

连当初皇上派去的钦差大人都贪了,更何况是她派去的,能够真正的做到大公无私的人,只怕没有几个。

刑部尚书愣住,一时间似乎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一脸错愕的望着孟千寻,不明白,她为何要点明了让他去。刚刚她的话可是说的很清楚,她是知道,那些粮食是被人贪污的了。

现在派他去,是在试探他,还是真的相信他?

毕竟,她刚刚这话可是说的太过意味深长的,只有贪官,或者跟贪官一起同流合污的,才会为贪官开脱,他们若是这个时候反驳她的话,那就很突然被定为为贪官为开脱了。

只不过,他刚好进来,把她的话打断了。

这件事情只有公主跟三皇子两个人解决才最合适,其它的人搀和进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的话,你都不相信?”孟千寻的眉角微挑,直直地望着他,故意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懊恼。

“我想,或者我应该把我们的事情全部的告诉你。”孟千寻愣了愣,微微的思索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说道,她突然想把这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夜无绝。

“不是这儿的人?”夜无绝愣了一下,略带疑惑的望向她,“你的意思是,不是北尊王朝的人,也不是皇浦王朝的人?”

孟千寻彻底的无语,差点被自己的口中水呛道,天呢,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呀?

所以,这一次,她看到他时,是极为的冷静的,也是极为的平静的。

“灵儿,这么多年,我是了解你,可以说,我甚至比你自己更了解你。”片刻之后,他的眸子微闪,不但没有失望,反而更多了几分柔情,仍就直直地望着她,一脸的认真,一脸的严肃。

孟千寻微怔,心中冷笑,他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什么叫做比她自己更了解她?

“为何要招亲?”只是,他的话语微顿了一下,不等孟千寻开口,便再次问道,那声音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异样的紧张绝品邪少最新章节。

他的性格向来冷淡,还从来没有主动的说过这么多话。

而他的声音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愉悦。

所以,孟千寻此刻真的是不想跟他再说什么。

“恩。”孟千寻回神,快速的收起了夜无绝的书信,便有宫女快速的来给她换了衣服,北尊大帝竟然让人特别给她做了衣服。

若是真的要论起来,她们此刻的罪可远远超过那个太监了。

“公主,皇上规定,下人不可以在主子面前,乱说话,她们两个犯了错,公主应该惩罚她们,否则以后、、、”刘公公也是不由的愣住,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着急,毕竟这可是宫中的规矩,不能随意的破坏的。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刚刚说话的那两位大臣,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公主刚刚说过,这次的比试,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权利,明天,若是有不服从比试,或者是故意捣乱着,一律取消资格,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若是不满意,大可不必来参加。”

“臣有事要奏。”一直沉默的大将军突然站了出来,沉声说道,他虽然是站了起来,但是神态着,却仍就是带着几分狂妄,仍就是一副不把孟千寻放在眼里的样子。

李逸风听到孟冰的话,脸色微沉,虽然他心中也明白,孟冰说的很对,所以既然自己已经决定了放心,就不应该再去奢望什么,更何况这种时候,他更不能去给她添乱了。

“这位漂亮叔叔是想要跟抢娘亲吗?”小宝儿听到李逸风的话,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仍就清脆的声音中,却似乎带着几分异样。

为何,偏偏在她提起招亲的事情时,他就病倒了呢。

所以,此刻,她的心中最为紧张,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着李逸风,等待着他检查的结果。

李逸风的神情再次的一沉,然后慢慢的松开了手,微微的转眸,望向孟冰,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皇上现在需要静养,而且必须是绝对的静养。”

虽然李逸风说的十分的简单,但是大体的意思,倒也是跟雪太医刚刚说的差不多,同样也不是不能太过着急,太能操老。

果然,娘亲听到她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仍就只是守在床前,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此刻躺在床上,仍就昏沉的北尊大帝。

她不相信上天会这么的残忍。

孟千寻还是有些无法完全相信。

“这?皇上?”一边传旨的太监此刻却也没有动,一脸犹豫的望着北尊大帝,还有些小心的望向那些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