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热线 > 第77章:冠山戴粒

第77章:冠山戴粒

圣安娜热线 | 作者:不喝酒| 更新时间:2019-09-02

“崔二老爷醒了!”秦倾忽然开口,打破了二人的僵持。

谢芳华想着还没烧糊涂,声音清淡地道,“我手下从来不救无用之人,我救人也不会不图回报。谢就不必了。记着就好。”

    上一世,她金娇玉贵,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被养得极其的娇气。

用过饭菜,谢芳华对侍画、侍墨等人道,“再要一间房间,都一起歇着。午后赶路,今日一定要到临安城。”

“公子?”一名亲近随从看着他。

秦铮好笑,“忠勇侯府重若你的性命,就算你知道我等你,也不会回来。我在你心里还排不上号。”

落在谢芳华的身上,极力地压制住情绪,他的妹妹本该这样的穿戴居住在忠勇侯府的海棠苑,可是如今却在英亲王府的落梅居给人做婢女,虽然她看着安好,不曾受气,但他心中依然难受自责,她受了八年的苦回京,他和爷爷久居京城,却不能帮助她脱困回家。

“郑孝纯是荥阳郑氏培养的接班人,自然自小就灌输他们的意思,养歪也不奇怪。”谢芳华心底轻松了些,“彻底处理完荥阳郑氏的事情,他应该会主动与我们联络的。”

只要那个女人和儿子不进这个府,不认祖,那么,就不是这个家的人,将来也休想继承家业

李柳氏面色大变,本来就恐慌发白的脸色顿时更是全无血色。

她回京途中,便听说皇上和太后要从京城各府公子中择一男子,给将军府小姐赐婚。

“皇上,您是要……”忠勇侯看着皇帝,试探地问。

谢芳华点点头。

“可就是应验了!”谢芳华平静地陈述,“从那之后我就病倒了。”

皇帝看向左右相等人,“你们可还记得?”

谢芳华想起上一世,不再说话。

“可还有别人在”谢芳华见是走向灵雀台的方向,点点头询问。

谢芳华点点头,缓步进了灵雀台。

言轻凑近他,简略地说了经过。

“四皇子!”谢芳华淡淡开口。

孙卓立即走向马车,看向车夫被刺入胸口的匕首,面色一变,颤抖着挑开车帘,看到里面被匕首插兄已经断了气的孙太医,大叫一声“祖父”,刚要上前去抱他,想起谢芳华的话来,又顿住手,“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起来。

谢芳华看着孙卓滚在地上哭的痛苦揪心,想着孙太医就这么死了。她回京后,被秦铮设计困入英亲王府,跟这位太医打的交道最多。他已经一把年纪,据说想要告老还乡,只是宫里皇上病着,一直不放人。没想到他就这样死了。

那二人一愣。

谢芳华撇开视线,望向天空。

谢芳华直接进了自己的中屋。

燕亭习惯了她的态度,也不计较,继续道,“反正你也不会说话,不能跟我说想知道,其实心里一定想知道的吧?我就好心告诉你吧!他们三个分别是翰林王大学士的次子王芜,监察郑御史的长子郑译,太妃跟前抚养的八皇子秦倾。”

燕亭已经收拾妥当,他比秦铮稍微矮一些,秦铮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略显长,他不满地看着端着菜进来的秦铮道,“身量长这么快做什么?我记得我小时候比你高来着。”

“呀,那是小白狐!”秦倾忽然转过身,惊喜地喊了一声。

“这……这怎么可能?她刚过门多久……”刘侧妃不敢置信。

刘侧妃哭了一会儿,见谢芳华去写药方,才想起什么,又赶紧问,“小王妃,她这……以后还能不能再怀孩子?”

&nbs

秦浩见英亲王妃不盯着他怒骂去给左相府报信,似乎松了一口气。

英亲王妃回头对刘侧妃道,“既然血止住了,华丫头开了药方,春兰去煎药了,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大少奶奶吧”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英亲王妃愣了一下,“有,怎么能没有?京中各大府邸,谁家都有别人家的眼线。”

秦倾点点头,张口含下谢芳华递来的药丸。

“我去叫大夫!”宋方的声音传来。

“主子,用不用去查一下今日借由杀手门刺杀您和铮二公子的人?”轻歌想着那块令牌既然是谢氏隐卫的令牌,那么就不只单单是杀秦铮这么简单了。身为忠勇侯府的小姐,谢氏这个姓氏,一直是谢芳华要做的事情。

轻歌很快就命人收拾完了刚刚的打斗之地,然后立即去追秦铮和谢芳华。

秦倾不言语。

“不行,王嫂给你的人,还是要你留着。”大长公主一怔,立即决绝。

“我也吃不下了,咱们启程吧。”大长公主道。

“何人要上山?这条是通往丽云庵的路,从现在起,封锁了,任何人不准上山!”前方一个兵头的人喊。

谢芳华点点头。

作者有话:男主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总会有那么一个男人他是男主,注定谁也夺不走他的身份,无论是他已经出现,还是未出现。无论他或好还是或坏,都会陪我们一起2015风花雪月。么哒!

这时,英亲王妃站起身,走上前,又气又笑地道,“别说打五十大板,就是打一百大板,该瞒的也瞒了。这么大的事儿,若不是秦铮那混小子和芳华那混丫头嘱咐过,估计他们也不会瞒着。”

小泉子嘴角抽了抽,“李大人好聪明。”

连血腥味都受不住,更何况其它?

她怀孕了?

英亲王妃扒拉开小泉子,冲进去后,几步走到秦钰桌前,对伏在玉案上的秦钰气喘吁吁地问,“华丫头怀孕,你是不是也瞒着我了?”

昨天还是好好的活生生的活蹦乱跳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就死了?还是死在军营自己所住的床上,仵作同样验不出尸首来?

秦钰脸色难看,“你能查出他是何时开窗子,何时死的?”

永康侯吓得脸一白,面色大变。

“你吃得好了就好了!”谢云澜微微一笑,如碎了暖阳。

马车上静静,不多时,谢芳华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是凭借她在无名山多年的练就的本事,自然是没睡得极熟。她能调整呼吸,任谁也看不出她其实心里是略微清醒的。

“不好!”谢云澜依然拒绝,“这院子里没什么人,外跨院有护卫,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安心住着。我的院子是男人家的院子,怎么能适合你女儿家住?”

谢云澜看着她动作如此快速,跟个孩子一般,沾到床的样子分外满足。他不由得露出微笑,声音也暖了些,“那你睡吧!有事情只管叫人喊我。”

谢芳华不置可否,“无名山八年的活死人地狱我都爬回来了,活僵尸都见过,还怕真正的活人?”话落,她摆摆手,“你二人且跟着我安心地住着,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出这个院子,以免出了事情我反而是护不住你们。”

谢芳华转头看向明夫人,“六婶母,为了使得谢氏六房安全无虞,一万御林军先在府外护着你们。待将京城脏污肃清了,再扯掉御林军吧,你们委屈了,用不了几日。”

可是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都重不过她的命。

“这么说他背后有指使之人了”明夫人立即问。

“你以为不打草,蛇就不惊”秦铮挑眉。

郑诚看了一眼郑轶,又看那了一眼右相,斟酌地回道,“犬子十分固执,为了代替次子赔罪,如今还依旧长跪不起,在求李小姐谅解。”

秦铮不再言语。

春兰向外瞅了一眼,脸色发白,压低声音,“您和奴婢说完那盆金玉兰,是吩咐翠荷抱出去的。”

一人道,“回王妃,属下们一直守在院外,没见到什么人。”

顺着那一百三十二名北齐暗卫死士的线索,如一百三十二根绳,一步步一点点地深入摸起。

就拿昨日,出了那么大的事儿,皇上临危不乱,快手法,高速效,安排人手追击的同时,全力彻查整顿,顺着丝网,去摸背后之人的身份来说。未来南秦有这样的皇帝,有这样年轻有才且有干劲的官员,何愁南秦能不度过危难国富兵强有能力和气魄以及兵力去攻打北齐

金燕在车内抿着嘴笑,“铮表哥,芳华妹妹,你们这是出来逛街?”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谢芳华讶然,瞅了秦铮一眼,若是往日,秦铮才不屑别人说什么呢,如今这是转性了?想起今日她乍然看到他刻意打扮过的样子时,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一时没搭话。

“二公子啊,这本来是小老儿想要留着镇店的,这一对簪子您想要,价钱上可不便宜啊。毕竟是巧手师傅半年做出来的,不说雕工和时间,只说这玉质,便不寻常,这一对可以暖玉。就算冬天寒冷,拔下簪子放在手中暖手据说也是可行。”那掌柜的道。

    春花、秋月觉得谢云澜的声音实在不太对,生怕谢芳华进去出了差错,立即跟上她。

    春花、秋月脚步一顿,对着即将跨进门槛的谢芳华喊了一声,“小姐……”

    “风梨,请芳华出去!”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没事儿!”谢芳华对二人摆摆手。

谢芳华看看日色,已经偏西,知道他早先说要去陪英亲王妃用晚膳,转身回了房。

“你午时没用饭,虽然公子不在咱们院子用饭,但我也多盛了一份,你多吃些。”听言将饭菜摆在外间的桌子上,对她招手,“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

谢芳华反应过来,身子往旁边挪了两步,躲开了他。

“扔了!”秦铮道。

听言悄悄走过来,悄声询问,“听音,公子刚刚怎么突然发脾气了?”

谢芳华对上她默然到冷冽的目光,微微一怔,抬眼看她。

李如碧看了谢芳华片刻,忽然问,“能治好吗恢复我原有样貌吗”

来到屋外,秦钰对谢芳华温声询问,“如何”

“朕从皇宫都来了,你为何来这么晚?”秦钰问太医。

秦钰抿唇,不再说话,对跪着的太医摆摆手。

过了许久,金燕低声道,“芳华妹妹,与其让我蒙在鼓里,不如你于我如实说说,让我看清楚到底有没有转圜的余地,也好做个定论。”

金燕点点头,“与你实话实说,我确实是为着这个打算,天下人人都知道,先皇驾崩,给钰表哥扔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御书房夜夜亮灯到深夜,他着实辛苦。我对他的喜欢爱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哪怕他不喜欢我。我嫁给谁,都一样,既然如此,何不选择送上门来却恰恰能用的荥阳郑氏呢”

秦钰闭上眼睛,“就算不为情,她也是我的表妹,我心何忍。”

“圣旨下达,就要立即准备进宫,最晚也就只能拖到今晚,拖不过明天早上。”谢林溪担忧地开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皇上收回圣旨”

出来怕是就难了

“芳华的易容术有精妙之处,若是她亲手易容,不会被发现reads;邪少,非诚勿扰。”言宸看着谢芳华,等她决定,“你若是同意,现在就要赶紧找一个人来易容成你。”

其余三人闻言,与她一起出了海棠苑,去了荣福堂。

“这主意一定是秦钰那小子出的,皇上怎么就答应了他”忠勇侯不解reads;上错竹马萌妻来袭。

------题外话------

谢芳华拉回思绪,定了定神,看着二人应了一声,将手中一直插在竹签子上的鱼递给她们,问道,“还没用晚膳吧?将这两条鱼拿去厨房炖了吧!”

“还有吗?”秦铮不置可否,又问。

秦铮身子沾到炕,舒服地“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今日上墙:西子湖畔情华蔓缦,探花:容景云锦给我的感觉是太遥远,只可远观。而铮二,比他们真实。

秦铮忽然睁开眼睛,像是有感应一般低头,只见怀中人儿枕在他的臂弯处,微低着头,靠在他胸前,长发如锦缎般披散开,娇颜晕红。他呼吸一窒,抱着她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

谢芳华等了半响,抬眼问他,“怎么了?真那么不好画?大婚时,侍画给我画的……”

侍画点点头。

谢芳华看着他,“你……不欢喜?”

红绸蔓延进喜堂,众人的喧闹声也跟着迎亲回来的秦铮一路追随到喜堂。

谢芳华顿时放开了手。

秦铮和谢芳华直起身子,彼此对视。

秦铮在一片赞扬和道贺声中勾了勾嘴角,拦腰抱起谢芳华,声音清冽,“既然众位都觉得好,那今日就多喝几杯。”话落,他抱着谢芳华大踏步离开了喜堂。

他当众揭开盖头,就是免于秦钰事后作难,遮蔽了今日两桩换新娘之事,他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秦铮娶回来拜堂的人真真实实地是她谢芳华。

四目相对,两双眸子倒影出彼此的容颜。

大婚进行时……

这一声清淡,声音不高,却穿透了过去。

月落忽然离开去了庙宇后,不多时出来,手里也拿了一把伞,遮在了秦钰的头顶上。

谢芳华忽然笑了,“我当是谁,原来是四皇子!”

素净青衫男子没料到谢芳华有如此手法,他自恃武功,却也被她这一招凌厉的暗器手法给镇住了。

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谢芳华抬步离开。

房门是虚掩着的,轻易便能打开。屋内自然是没有人。

谢芳华猛地抬起头,“前世是你让紫云道长逆天改命”

谢芳华伸手学着他刚刚戮她的模样,戮他心口,“你说啊,如今你对我只要说个不字,我就信你。”

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永康侯闻言僵硬的面色再次沉聚上怒意,额头青筋跳了跳,死死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笑了笑,“我一个柔弱的女子,常年养在深闺,到不明白侯爷这句话了。怎么个叫做帮助燕亭离开?是说没在他离开的第一时间给你们永康侯府通风报信吗?你们府与我们府是什么关系?我们为何要给你通风报信?”

谢芳华放下书卷,默了片刻,淡淡道,“既然哥哥早先都已经安排好了,就按照他早先的安排准备吧!”

谢芳华没了看书的心情,将书卷放回书橱里,站在窗前看着院外。

谢芳华蹙了蹙眉,低喝道,“声音小一些,大吵大嚷的,规矩都哪里去了?”

二人来到大门口,也正巧英亲王府的马车来到。

英亲王深深地叹了口气,歉然地看了谢墨含一眼,伸手拍了拍谢墨含的肩膀,有些恼意,又有些羡慕地道,“铮儿这孩子真是让他娘给惯坏了,他若是有墨含你一半我就省心了!”

“是!”吴权立即走出了大殿,去外面皇帝的近身亲卫里吩咐人了。

皇帝对忠勇侯府忌惮,对谢氏忌惮,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想要除去忠勇侯府的心,这京中多少人都心里明镜一般。秦铮身为英亲王府嫡子,且脑子好使得狠,怎么能不知?

“在后山山崖的索道上。”青岩道。

“原来如此!法佛寺只有无忘大师一人是这样的青山纹理的花纹吗?”林太妃问那二人。

永康侯夫人闻言又气又笑。

侍画应声,前去请了。

谢芳华出了内室,走到画堂坐下,对侍画吩咐,“请侯夫人和燕小郡主进来吧。”

言宸露出笑意,站起身,从后门走了。

谢芳华慢慢地点

谢芳华点头,“不出所料的话,从皇上驾崩算起,一月后,定然会登基。”

“放肆!”秦钰猛地一拍玉辇,玉辇发出“砰”地一声响声,被砍掉了一角,他拿起那一角,摔在柳太妃和沈太妃的面前。

英亲王看着二人,摇摇头,“皇上已经命永康侯在皇陵处理此事……”

“关于三皇子和五皇子是有一桩事情让朕恼怒,更甚至,恼怒的不止是朕,还有先皇和皇陵的秦氏列祖列宗。”秦钰面色冷了下来,温声喊,“大伯父、左相、右相,以及众位爱卿,你们谁上前来给两位太妃解释解释,到底朕为何要惩处三哥和五弟?”

玉兆天闷哼一声,手中的剑在刺破青岩心口的皮肤时,堪堪地顿在了那里。

他脸色在浓浓的血雾色下十分苍白,托住玉兆天后,先看了一眼他的心口,之后,抬起头,对秦铮道谢,“多谢手下留情。”

谢芳华听着阵中的喊杀声,点了点头。

“有一个隐卫宗师,刚刚进阵时,被我杀了。”言宸道,“如今父亲出事,余下的人,都会听命于我,不敢再动,若有人动手,我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