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热线 > 第9章:肝胆涂地

第9章:肝胆涂地

圣安娜热线 | 作者:不喝酒| 更新时间:2019-09-02

宫弦的脸色闪过一丝残酷无情的微笑,他的眼神中闪现出我猜不透的眼神。

这一下吓得我手脚发软。差点儿站立不稳。幸好张兰兰在旁边扶了我一下。才没有让我直接从楼梯上摔下去。

我没想到的是,我刚走出房间的门,就看到继母手中抱着电话机。她看到我走出去,表情从一瞬间的阴沉变得谄媚。

起初丹凤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我的嘴一动一动的挺好玩的。于是她就一直看着我的嘴。

张兰兰想了想后说:“我看还是留下来吧,佛说有失才有得。竟然刚才我们已经定好了要送出去了,就不要再取回来了。就把它们留下来,也当作是我们与这里的游离魂结缘了。”

张兰兰的解释让我心中又不安,听她的意思,楼下那个怪物还是有可能会冲破,她的符纸的威力而跟上楼来。

我收回了戒指的结界,感觉应该是没有危险了。毕竟这个戒指多开几分钟,我就要多受到几分钟的伤害,这次就当是为了救我跟张兰兰,所以也就姑且便宜了宫弦。

这样的动作,还有这么大的声音。我不再尝试放弃脚下的力量了,因为那么做也是白搭。

我跟宫弦两个人的距离并没有隔多少,所以我几乎不用费什么心思都能感觉到宫弦的一举一动。我的手机音量特别的大,所以宫弦应该是已经听到刚刚的电话内容了。

我停止了哭泣,极度的欲哭无泪。心中纳闷极了,这个宫弦,他到底想干什么啊!先是将我脱光然后在我的身上印上了他的印记。却并没有要我。然后还消失不见了。

不会是还在睡吧。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并不是一个贪睡的人,尤其是在外面,他更不会这样。

可能是我的紧张情绪感染到了大妈,她连忙说:“有,有,有。”然后她就匆匆的往她家跑去。

看着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我的心也越来越沉。

我点点头,现在的人都会有一种这样固有的思想,就是觉得我出现了问题的第一时间你没有主动的来找我,我也不想去找你理论,那么我给你的名誉造成损害,你就一定会主动的来联系我。

沈琳就这么站在我的面前,淋着雨的样子跟我不相上下,可能还比我要严重的多。她手中的手机已经黑屏了,不知道是因为进水的缘故还是本就是用不了了。

他说完之后,小心的望了宫弦一眼,他的神色苍白如雪,那浓黑的睫毛还重重的颤抖了几下。然后他就抿紧了嘴,不敢再多说一句,似乎是等待着宫弦的裁决的样子。

“走吧,我们去山谷里看看。”宫弦说着,牵起了我的手,带着我就往白杨树方向走过去。

就在我们这边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之后,那边王鑫的老婆也醒过来了,她跟我们说,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而王鑫也把那个故事讲给她听了。

其实这就是我最难的地方了,怨气鬼的力量很小,一般很难被人察觉,更何况是像小慧这样的怨气鬼,根本就不用说什么力量了,如果说她那个时候就可以在王鑫老婆面前现身的话,那么也就不会有后边的事情了。

想不到剧情反转。我的话,却引发了大陈一本正经的询问。

宫弦此时的处境并不妙,他放手,我跟张兰兰会死,他可以得以脱身。可是他若是不放手,他身上可以用作武器之用的冰块已经所剩下无几,待那些冰片耗尽之后,他就没有了跟对方对抗的武器,那时死的就不是我跟张兰兰两人了,恐怕连他都会受到牵连。

陆雅关掉了扩音,我也听不到宫一谦在说什么。可是陆雅一直盯着我的感觉,就让我觉得心里一阵发毛。

“你现在寄身的这个女子与你有仇吗?是她杀了你的吗?”

“如果得不到飞天蛮的原谅,那就让我跟我的太太一起去吧,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看着我太太死在我的眼前,我们一起去超生,这样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还能够在同一个时空里相见,到时我一定能够认得出她来,我还是娶她为妻。”

我感觉到很奇怪,“这也不能够直接说明这就是因为买了我们店铺里面的笔所导致的呀,你能再详细的跟我说说吗?”

但是我们毕竟过来是找金龙帮我们做事情的,又不是金龙的仇家还找上门来了,要是金龙真的在张兰兰的手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跟张兰兰倒也徒增不少的麻烦。于是我狠狠的瞪了金龙一眼,然后小声的对张兰兰说:“算了,他就这幅德行,你就是真的杀了他也一点用都没有。”

我脑海中幻化出自己戴上了这款手镯后,腕上白玉手镯衬出的如雪肌肤,再配上一谦送我的那件淡紫色长裙,峨眉淡扫,略施胭脂,再将长发披散开来。

对方一开始接起电话时是不耐烦的语气的。但当我说明我是淘宝的客服时,对方竟然就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那叫热情啊,以至于使我一下子忘了我是客服,她是买家了。

张兰兰无奈的陪着我又折回去,当我们回到了房间以后,发现朱咏飞竟然已经不在了。张兰兰气的不行,一直嚷嚷道:“刚才我扔到了朱咏飞身上的那几张符纸,还没来得及画好,因此虽然说是因住了他,但是却困不了多长时间。而刚才我又由于担心你,所以跟你跑了出去,并没有对朱咏飞做进一步的处理。”

坐上了张兰兰的车,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她飙车的车技。

医生的眼睛眯出了鱼尾纹,对我说:“别担心,我们这个医院开了这么久,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到过。你一会儿,我让护士带你再去检查一遍,找到胎心,我们就可以把它给做掉了。”

这个时候我才清楚,我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远没有一般的孩子那么容易处理掉。

我在心间不由得啧啧赞叹,如果要是算上地下室,宫家整栋楼其实是有七层的。听说也是由著名的风水师为了将家里的风水给改的极阴,所以取了数字里面不太吉利的七。

现在的人头总不能就像张飞说的那样,这么猖狂吧。如果要是这样,我感觉我无时不刻都在受到威胁。

“啊,这就完了。”听到此处,我还有心情想像着张飞一个大男人被吓晕了过去的模样,“噗呲”的笑了出声,也缓和了些刚才我那害怕的心悖。

此时我真是很庆幸我听了张兰兰的话,等着她过来后一起面对,否则完是凭我一个人,我估计我还没有听完就先撒了。

“有什么问题吗?姑娘。”也许是刚才我的尖叫吓到他了。所以那个三轮车司机一脸探究地看着我。

“这可怎么办。”大明说着轻轻的把我放在了地上,站起来离我远了一点。

“出城后,我感觉没多久,他们就停了下来,可能也就大概两个小时那样吧。”我抬头望天,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我也看着张兰兰,耸耸肩道:“我都可以,主要看你们。我挺纠结的,在这些上面。”

心中默念了一百声的宫弦,都没有答应的声音。不仅如此,疼痛竟然也没有如期而至。我眼睁睁的看着朱克将我拉到一边,他的手碰到的藤蔓都化成了粉末。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他们都备了一些必备的药物的。正好张兰兰想要的药材他们仓库里也都有,他这就去帮我们取来。

在我觉得我已经控制不住我的身体时,我连忙朝着张兰兰大声的喊道:“兰兰,我控制不住我的身体,它想要去打开窗户。”

当那张符咒贴到了我的身体时,我一个激灵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我见过了那么多的买家,却还真没见到过有这样的情况。正当我还在上下打量着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口了,“你们,是来干嘛的?”

张兰兰倒也没有再多的犹豫,直接就开口说道:“不瞒你说,我是跟着一只小鬼过来的。不知道你家中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比如说反正就是一些你之前没有了解过的事情?”

我们面面相觑,本来想岔开话题,不要吓着大明的的,可是这小女孩的话能不把他吓晕才怪。

“小妹妹,我们玩什么呀?”大明看了看周围,这里除了大树之外也没有什么可玩的了,难怪她会觉得寂寞呢。

我此时正惬意的坐在了即将飞往泰国的航班上。

我早就想去泰国看看那惊艳的人妖了,所以我就索性将行程定在了泰国。

我也觉得我的举动确实是太不正常了,也许真的是因为这个吓到他了。

锋利的刀就是好,可以在最大的程度上减少人的痛苦程度。但是缺点就缺点在,这个刀口实在是太锋利了,我就是轻轻的划过去,都能有潺潺的鲜血不停的流动出来。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需要的三滴,

看着曾大庆这副模样,我真是心中有万般的脾气我也撒不出来。因为曾大庆说句不好听的,就感觉我在对牛弹琴。我没好气的看着他,对他说:“行吧行吧,上楼去。”

这一发现令我很是惊奇,到底是项链屏蔽了我的听力,是宫弦不想让我再跟宫一谦往来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自此我不再怀疑自己手机上的时间。现在确实已经是新的一天。经我对张兰兰的了解,玩乐陆雅到这里应该是解了气了吧,可是我还是太过于的低估了张兰兰。

宫弦身上的寒意顿起,这是盛怒之前的预兆。想来这个钟明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我看着惊得眼珠都快掉下来了。若是刚才宫弦反应慢上那么一点点,那么我们几人是不是现在已经化成地上的那一片污水了。

看到钟明不躲反而迎上前来,我为宫弦捏了一把汗。生怕他会有什么险招而让宫弦受到伤害。

而令我看得胆战心惊的却是,从那个女模特的身上还涌出了血。一切就像是真实版的杀人现场。

“不对吧?你的电话是不是尾数是9688的那个电话。我天天都有给你打电话,怎么会说没有人跟你联系呢?”

“这串佛珠啊,你看它现在的颜色夺目的鲜艳。可是你不知道啊。刚到手的时候它的颜色就跟地上土的颜色一样,要多丑有多丑。”

华先生看着夫人的面容,竟然带着一种深深的眷恋,看向夫人的眼神都是迷离。我想过去找华先生问一问夫人的情况,可是还没站起身,酒杯张兰兰给拉住了手臂。她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对着我摇了摇头。

“更加的妩媚动人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张兰兰看向天花板,自言自语的说道。虽然是自言自语,可是声音却大的能让在场的人都能听见。

“你跟踪我?”我执着的问他,并不打算原谅他。

刚才一直看戏般的看着我跟宫一谦交涉的张兰兰,也忍不住的站起身来指责宫一谦。

我隔几分钟就发一次,希望她能够在方便的时候回我的短信。

“唉,还是没有,也不知道她们两人现在是属于什么样的状态,只是现在离他们失踪也不还不到24小时,报警也不会出警。”大明已是一脸的焦急之色,慢慢地说,“林梦,我先帮你开一间房,你先住下来,我与小功再回去找找他们。”

最终大明跟小攻还是采纳了我的意见。他们决定今天晚上先住下来,明日再说。

王先生指了指一间房门说,“在她卧室里。”

我自然是坐在了主位上,先开始动筷子。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正准备把嘴里的萝卜咽下去,陆雅突然跑到了我跟前,放了一个小罐子。

丹凤说这句话的时候死死的盯着我,我被她这一盯给弄得惶恐的不行。我到底要不要问出来,如果要是三种都占了那么怎么办?

我的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当我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张兰兰的大头贴,以及张兰兰这三个大字,就足以让我心安。

女鬼见到丹凤挨近来,从我的身边转移到了丹凤的身上。几乎是整只鬼都挂在了丹凤的身上,然后笑眯眯的用细长的手指头去抚了抚它那张快要掉落下来的面皮。

“张兰兰不带这样的,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还担心你在屋里劳累过度晕倒过去了呢,你倒好这睡了大半天。白白害我担心了一整天。”

我听了都为张兰兰的话喝彩了。我信那个的士师傅,他的心肠会硬如石头,不跟我们说些什么。

这让我再回的怀疑了刚才那条短信的真实信,心里觉得此处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控制着这里的一切,操控着一切。若真是如此,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而且按照惯例,每一处的恶鬼也就跟那山中的老虎是一样的,一山不容二虎,而有些能耐的恶鬼也是自占一处山头,除非是对方臣服于他,否则他也是不会容许另外的一人恶鬼与他共一处山头的。

这种冷意就在离我仅有几米远的距离时停了下来。我有神色如常,在脸上并没有表示出我已经得知有恶灵靠近我的样子,我的手镯的这种能力,我还不想让别人得知手镯的这个功能,免得被人惦记上了去。

他的声音特别大,泡沫星子都吐出来了,吓得我心噗噗乱跳。不过我表面上还是装的很淡定,“那好,我们现在没任何关系了,你可以走吗?”

吴兵讽刺的说,“你敢在外面乱搞还怕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