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魅惑病娇小可爱

祁染泱-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022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4章:警心涤虑

祁染泱 70221

惊见,掌控者一指点出,时间魔神带着丝丝不甘,瞬间化作一道时间的原力被他一口吞掉了。

不过,王爷的话,便也算是默认了王妃的做法,当然,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不默认也不行了。

“我想知道,她的清楚。”夜无痕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所以,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直接的问道。

上官云端听到凤忆希的解释后,突然感觉心情一下子完全的轻松了,先前,虽然凤阑绝亲口对她说,他跟那个女人没有什么,但是,她的心中还是有着一些疑惑,毕竟凤阑绝没有说明,他跟那个女人的关系,如今凤忆希这一解释,她那颗心便完全的放下来了。

但是,对于他的师傅,他肯定要尊重,所以,对蓝岚便也会特别一些,就算他的心中并不爱蓝岚,却也不会做的太绝,她终于明白了他昨天晚上的顾及。

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他们的。

“呵呵……”那个女子突然的轻笑出声,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嘲讽,“你相信他?男人都是绝情的,他今天能这么的对我,将来有一天,就能这么的对你……”

上官云端说了那么多,可是到现在,到还没有说是比什么呢。

“皇上,这次就由臣亲自去桐城吧。”丞相大人突然站起来,自己请命,只是,他如何已经七十多岁,身体还不是很好,他这个样子,又怎么去的了桐城?

南宫雪并不在那儿,只有一个年轻男子等在那儿,这也是上官云端事先与南宫雪说好的。

众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都纷纷的愣住,谁都没有想她会这般直接的回绝了蓝城的公主,而且还是这般毫不流情面的冷硬的口气。

“蓝城公主的琴技是无人能及的,这是众所皆知的,公主你就不要再逼王妃了,若是王妃当众出了仇,绝王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呀,王妃这也是顾全大局。”被皇上请来的几个重臣的千金小姐中的一个突然开口说话。

蓝岚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变的阴沉,特别是看到上官云端那慢悠悠的动作,完全不把她回事的样子,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的怒火似乎已经到了极限,都快要控制不住了。

“绝王,不如让云儿来本宫的面前写吧,这边宽敞些。”

虽然上官云端走的很慢,便是从她的位子到皇后的身边,总共只有那么一点距离,她还是很快走到了皇后的身边。

走过去后,她仍就是微垂着眸子,直接的坐在了皇后为她安排的椅子上,没有丝毫的客气,甚至不曾对皇上,皇后行礼,更没有等皇上,皇后的命令。

“你以后随时都可以来。”上官云端一脸的轻笑,真心地说道,她是真的喜欢这丫头。

“公主,刚刚老身不知是公主驾临,冒犯了公主,还请公主恕罪。”老夫人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先来认罪,毕竟刚刚她说的那些话,若是公主想要计较,只怕。

上官云端微愣,唇角微微的轻扯了一下,这丫头说话还真是……不过,她也有些奇怪,夜无痕在这个时候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凤阑绝暗暗摇头,这丫头还真是狡猾,他竟然上了她的当。

“走了,走了,快点回去了,要不然被爹,娘发现了就惨了。”上官云端心下了然,心中暗笑,却故意装做着急的催促着。

“走后门,不要被人发现了。”上官云端故意压低的声音,但是却也相信,这样的音量,那个男人绝对听的到。

上官云端走进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门。

等到他解决了凤阑绝,这一切就不用再担心了,到时候就算太上皇醒过来,他也不用怕了,大了不,除去他,一个老家伙,还能有什么可怕的。

然后不再理会他,转身离开。

阁院虽然有些偏僻,但是环境却是很美,而且极为的幽静。院中栽满了菊花,只是现在还是夏日,菊花不曾开。

“恩,这样就最好了。”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极为赞同地说道。

不由的微微压低声音说道,“皇兄,你的心上人来了,你还不快点过去。”

刚刚只有那侍卫碰过那丫头。

这丫的,终于捉到她的漏洞了,心中还不知道正怎么得意呢,阴险的家伙。

而她相信经过刚刚她的推波助澜,一定够她们闹腾了。

“你?”皇后的身子微微的轻颤,望向夜无志时,恨的牙齿紧咬,这个男人,真是禽兽不如。

想到小姐马上就上轿,就要离开了,她实在是不放心,倒不如就按那个丫头说的去试一下,若是绝王真的爱着小姐,那她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哈哈哈,好,太好了。”她正在暗暗担心呢,叶寒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还连连喊好,弄的秦思柔一脸的迷惑。

上官云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慢慢的向前走去,对她们两个,她实在是不想浪费口水。

当然,这话她只是单纯的为了气老夫人,那绝王可凤月国的王爷,听说现在凤月国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是他在打理了,所以,将来肯定会是凤月国的皇上。

“不管怎么样,本王这次都不会放过那个女人,本王不会再留下任何的祸根。”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仍就一脸坚持地说道。

说话间,双眸微微的转向上官云端,看上官云端仍就没有醒,不由的望向叶寒,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不是说皇嫂很快就会醒了吗?为何皇嫂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

而那时候,他没有靠山,更没有任何的势力。

上官凌雨有些疯狂的大笑着,很显然,她还不知道,凤阑绝已经找到了上官云端,而且更不知道叶寒已经救了上官云端。

只要太上皇还没有醒过来,他就能够利用太上皇对付凤阑绝。

而凤阑锐的性格便愈加的孤僻。当年,凤阑锐已经有十五岁了,所以,太上皇便给了他一个王府,让他搬出了皇宫。

并没有说明,那个他是谁?

“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了,来人,将凤阑锐与玲妃压下去,关入天牢。交于刑部依法处置……”太上皇听到玲妃的话,脸上却更多了几分冷意,他自然也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只怕这个女人才是罪魁祸首。

但是,她虽然不太了解夜无痕,却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般卑鄙的事情,他若是想要逼她,有的是办法,根本不必这么麻烦,更何况,若他只是为了逼她,刚刚她说漏嘴,他就不会那么一语带过。

上官云端慢慢的走到那丫头的尸体旁,蹲了下来,想要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不错,我不是小晚。”上官云端将脸上的面皮扯了下来,这个时候,她也不必掩饰了,毕竟想知道的他也都已经说出来了。

那个男人微怔,脸上的沉痛更加的深了几分,而且唇角似乎微微的扯出了一丝略带自嘲的苦涩的笑,没有想到,他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年,她竟然。

那画像上的人,李玉若说不认识,是怎么都说不过去,因为那画像上的人是李玉的结发妻子。谁会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不认识?!

“呵呵。”凤阑绝突然轻笑出声,只是,那笑声中,却听不出半点应该有的欣悦,反而更多了几分冷意,隐隐的带着几分比那来自地狱中的声音更为可怕的恐怖。

凤阑绝连声说好,唇角继续的上扬,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

而对她,此刻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如今整个大殿上吵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够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单单是这份冷静,沉稳,就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

“属下明白了。”后来的女子微愣了一下,随即轻声应着。

她的声音中,带着太多的高傲与自信,似乎这整个天下,就唯她独尊般。

“主子,那个女人,书秋已经全部查清楚了,她是上官傲天的女儿,就是夜阑国众所皆知的那个傻子,不过,现在好像不傻了,应该是被天下第一神医医好了,而且,传言以前的她丑陋不堪,但是现在似乎也变的好看了。”书秋恭敬的禀报着她查到的一切。

女人绝美的脸上愈加的漫开几分轻笑,唇角微启,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个女人先前就被夜无痕休过一次,这一次,我会让绝更快的休了她,一个女人,若是被休了两次,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男人要呢?”

若是救她一命,她就以身相许,那她对自己的感情也太不负责任了,当然,她听的到,他刚刚声音中的轻笑,知道,他只不过是开玩笑的。

李玉的笑的愈加的得意,再次大笑着说道,“哈哈哈,你放心,本公子会看清楚的。”

好在,男人们也都走了过来。

上官云端进了房间后,快速的走到床前,在南宫雪惊醒下意识的想要惊呼时,一把匕首冷冷的逼在了南宫雪的脖子上,成功的制住了她的声音。

看到两个丫头进了南宫雪的房间,他的眉角微微的轻扬……

二夫人快速的转头回望。

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柔情。

“云端,没事吧?”他走到她的身边,手已经习惯性的伸出,揽住了她,有些担心地问道,特别是在看到,他派在她身边的侍卫,竟然也不在她的身边时,脸色微微的沉了一下。

“没事。”上官云端轻笑,凤阑绝的表现,让她的心情瞬间的轻松,脸上的笑也更多了几分灿烂。

所以,她此刻只能极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时的冷静。

“是呀,就让王妃进去吧。”其它的侍卫微愣了一下,也纷纷的说道。

她们现在这身打扮,想要这么进宫,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们必须要伪装一下。

上官云端看到那两个宫女慢慢的向着她们这边走来,望向凤忆希对上使了一个眼色。

那丫头,倒是十分的机灵,上官云端见她点头,知道,她不会喊出声了,便松开了捂着她的嘴巴的手。

她们身为宫女,本来生死就是掌控在主子们的手中的,主子们要她们生,她们就能生,要她们死,她们就要死。

“什么人?”她们两人刚刚走出来,侍卫,便拦住了她们。

皇后愣住,眉头微微的蹙起,思索了片刻后,才低声说道,“也没有看到其它的人,就是平时的那些下人。”

“云儿,不如先等一下,等大殿那边有了消息再说吧。”皇后生怕上官云端坚持,不由的再次劝道。

然后便快速的转身,走了出去,出了皇后的寝宫,便直直地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一直派人去找寻那个女子,只是,找到十几年,却仍就一点消息都没有。

有段时间,甚至有人暗中传言说当今的皇上,只怕也不是太上皇的。

“皇爷爷。”凤阑绝没有理会皇上,而是快速走到床前,看到躺在床上,微微的闭着眸子的太上皇,忍不住轻喊出声,声音中带着几分轻颤,更有着明显的心疼,可见他对太上皇的感情之深。

太上皇此刻的眼神,似乎是以前见过云端一样,而且似乎有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王爷,那些白天一直暗中跟踪我们的人,已经离开了。”恰恰在此时,隐走了过来,立在凤阑绝的面前,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神情间,却是多了几分沉重。

那么,她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下的呢?

叶寒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激动,毕竟知道了那毒药出自哪儿,要找到办法就简单的多了。

对上夜无痕射过来的那似乎想要将她直接的穿透的目的,她便猜出,夜无痕可能已经认出,她就是夜狐了,毕竟,上次的时候,夜无痕就见过男装打扮的她。

而凤阑绝的眸子也微微的眯起,更多了几分狠绝,不管那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她。

就算速度再快,这似乎也不太可能吧?

上官云端在凤阑绝说出那话时,一双眸子便细细的观察着那几个侍卫的反应,所以,当她看到那其中一个侍卫的反应时,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不过,也不能因为他这细微的异样的反应,就断定了他是奸细。

“恩。”凤阑绝微微的点头应着,很显然,对他的做法,很是满意,然后望向地上那丫头,对素容说道,“你看一下这丫头,然后找一个跟她的身材差不多的,易容成她的样子。”

她现在的样子就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再让这丫头化个妆,只怕……

只是,眸子深处似乎微微闪过一丝异样,今天参加选亲的人的确很多,但是主子要的却只有她。

所以,她此刻可以完全的肯定,她绝对不是宫女,绝对不是。只怕是易了容的。

因为,她深知,这个女人背后的那人,不是她能惹的起的,而且,她也只有去了大殿,才有可能知道那人是谁,是何目的。

而是因为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这老夫人说话实在是太过可恶,这整件事情明明都是上官凌雨惹出来的,老夫人竟然也能够把这所有的责任都推在她的身上,而且竟然连她的娘亲都骂了。

“终于把那个上官凌雨解决了。”等到老夫人等人离开后,凤忆希望了一眼沉默的众人,首先开口说道,是想打破这沉默,调解一下沉闷的气氛……

一行人回到将军府时,整个将军府一片静寂,似乎没有人般,上官云端明白,肯定是爹爹现在心情不好,没有人敢打扰了他。

“是呀,皇兄,你还是快点回去吧,若是现在皇嫂走不开,你就自己回去,等处理完了事情,将一切安排好了后,再回来接皇嫂。”凤忆希也是一脸的着急。

没过了片刻,南宫雪与南宫燕便缓步走了。

“来人,将她的舌头给本王割了。”只是,恰恰在此时,夜无痕却突然冷声命令道。他不会再让这个女人这么骂云儿。不过,他也不会让这个狠毒的女人这么轻易的死了。

众人听到她的惊呼声,也都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上官傲天时,都微微的愣住,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

众人惊愕,这个女人,她凭什么认为,绝王要选的人是她呀?

只是,二夫人的一张脸,却是瞬间的惨白,上官凌雨会不会武功,她是最清楚的。

上官傲天也是微微的有些惊讶,但是望向二夫人的情神时,便瞬间明白了一切,看来,是这个女人偷偷的让雨儿学的武功。

她就偏不去,反正夜无痕已经怀疑她了,就让他怀疑去吧,她就是打定注意,装到底,赖到底,看他能怎么着?

凤阑绝望向她的眸子中也隐过几分紧张,毕竟,他也不知道,她到底记了多少?虽然她刚刚翻动的很多,但是他也不太相信,她能够全部记住,就算换了是他,那么短的时间里,也绝对记不得那么多。

蓝岚的身子猛然的绷紧,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或者还有着那么一些害怕,她此刻只能在心中暗暗期待着,上官云端不要超过她,千万不要超过她。

就算是她,她也铁定记不起来了。

“主子,我去通知流萧过来。”依琴微微的靠近上官云端的身边,低声说道,既然主子要嫁了,她与流萧肯定也要跟着去凤月国。

依琴也快速的走了出去。

“是你?”上官云端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惊住,上官凌雨,竟然是上官凌雨,上官凌雨现在不是应该在青缘寺吗?

“太上皇病重,所以皇上与皇后都守在泰和殿。”那个太监小声的解释着。

一直派人去找寻那个女子,只是,找到十几年,却仍就一点消息都没有。

更没有一个国君该有的魄力,平时做事就优柔寡断,喜欢听别的奉承,有这样的皇上,朝中便很容易奸臣当道。

众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是纷纷的愣住,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平时,太上皇除了对凤阑绝,对其它的人,可都是看都懒的看一眼的,更不要说是去拉他们的手了,所以,平时大家都很怕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