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寒烟翠:第127章:少言寡语

江上寒烟翠 作者: 王黄豆豆

“啪……”倪月惊得摔掉了手中的杯子,“山中宫殿暴光了!快……传消息回去,调人马过来。”

北齐就是一匹喂不饱的饿狼,血的历史告诉他们,无论他们奉上多少金银珠宝、粮草美人,北齐都不会满足。

“确实,本王也是不信的,要不是找到太子的信物,与残留的皮肉,本王还当太子是躲了起来。”太子死讯传来时,赵王即高兴又不安,为了确定还悄悄去看了一眼。

十七年前,秦寂言父亲的死,他祖父、父母、亲人的死,全是秦家人自己造的孽,说起来真正是可笑,又可悲。

这四个老怪物越活越天真了,居然真在秦寂言面前摆长辈的架子,真以为秦寂言不开口,就是直把他们当长辈了吗?

一想到挖心的痛,唐万斤的眼泪又不断的往外掉。

顾夫人和二夫人直接病倒,顾二爷则是一副死相,而她那父亲,因为爵位被削,开始醉生梦死,在屋里耍着国公爷的脾气。

顾千城心中的小人,此时正狂笑捶桌。

不疼,顾千城也就随秦寂言了……

“破就好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顾千城拍了拍心口,悬在头顶上的那把刀,总算是消失了。

林琳一看就知道顾千梦的心思,有意在她耳边说道:“孙家是是讲究礼仪规矩,我记得前几年有一位姑娘,面上有疾不好说亲,常年呆在闺房不怎么出门,可就是唯一的一次出门上,掉进了水里,结果被孔家弟子所救,那孔家子弟第二天就请人上门说亲,愿娶为正妻。”

顾夫人嫁出去的妹妹,夫人嚷着要休妻,郑家几个孙女原本订了婚,可因为顾郑氏的事全被退了婚。

唐万斤抱着龙宝往外走,出去时正好与进来的倪月擦身而过,唐万斤对倪月无好感也无坏感,在他眼中倪月就是陌生人不需要关注。

可是,她这个时候真得很委屈,她需要秦寂言安慰,需要秦寂言哄她。

“你想去京城,你想见秦寂言和你儿子,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带兵——打到皇城!”他倒要看看,起兵叛乱的人是顾千城,秦寂言要怎么做?

“没事,有多少算多少,更何况我们现在也不用劫狱,只要够防身用就成。”顾千城只想准备十来个,以免路上遇到危险。

“承欢,怎么了?”三个同营帐的人,还在等顾承欢分吃的人,结果一看顾千城没了笑脸,一个个关心地上前。

“放过季家?不可能!大秦,西胡与北齐,都不会再有季家。”通敌卖国,勾结长生门,季家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没有皇帝的宣诏,顾千城也不会犯傻的进宫。后宫现在正乱着呢,她是傻了才会主动跳进那潭浑水里。

秦寂言会下棋,可棋艺一般,每次和老皇帝下棋,秦寂言都会输得片甲不留、惨不忍睹,到最后脸都黑了……

“顾姑娘请稍等。”官差转身出去,不多时就有人送来热茶和点心,至于卷宗则需要再等一等。

“不好。”秦寂言的脸色倏的一变,知道这个时候伸手去接来不及,不顾地面的高温,直接躺在地上,往内一个翻滚,只听见“啪”的一声,火焰果落下,正好落在他的腹部,滚了两圈,眼见就要滚落到地,秦寂言伸手一捞,堪堪接住。

“跑,跑,快跑呀。”君亦安带来的人,立刻变成一盘散沙,跑得飞快。

这几天,作为被刺客主要攻击对象的秦寂言,真得累坏了!摘星没有说错,她确实是未婚就失了清白,可是那又如何?

不对,荣王世子回来就是罪人,最好的下场就是和云楚、五皇子一样,被圈禁起来。到时候就是想要折腾,怕也是没有能耐了。

三天期限一至,言倾和御林军统领同时进宫领罚。要不是这两人上任不到半年,皇上肯定要撤了他们的职。

马车里程蕊脸白如纸,隐隐还有几分惶恐和安,可这些程夫人并没有看到,她紧紧的抱着程蕊,一脸担忧:“言将军,能不能麻烦你先给我们请个大夫,我女儿她痛得厉害,全身冰冷,怕是要不好了。”

这些人他们不认识。

“庄主?”她认识的人中,被称为庄主的就只有一个。

“无妨,一局棋罢了。”他还真会把这盘棋,当成胜负的关键的吗?

没有意外,最后输的是秦寂言,可是……纵观整盘棋,封似锦却是感触极深。“圣上英明,大秦之福。”

蜘蛛女在前面引路,“圣女,这里我曾经到过,原本两座山都有阵法保护,没有人带着,外面的人进不来,我倒是知道原来的路,只是现在山塌了,也不知原来的路还能不能走。”

危难之时显真情,老夫人之前虽然吓到了,可还有意识,连陪在她身边几十年的下人,都不管她死活,只有这个宝贝孙儿,惦记她的生死,让老夫人怎么不感动。

这批人,想必是哪位皇叔暗中培养的人。

神女塔下那十几俱女尸还要查,而有顾千城的画像,六扇门的人很快就核对了死者的身份,交将一应证据交给京都府伊,让他尽快审理此案。

秦寂言忙忙碌碌,花了近半个月才将这宗案子收尾,而这个时候他也准备出发去北齐。当然,在此之前秦寂言不会忘记暗中加快步调,解决顾家的事。

不过,现在失败了,他也得给自己寻一条最好的退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周王就道:“皇上,我……罪人及家人想回原来的封地。”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饶是顾千城再不识货,也知道这不是普通匕首,不过主人不怎么爱惜,磨得上面全是划痕,而且刀刃也有些卷了。

脚链解开后,顾千城又咚咚的撬开手上的铁链,前后花了两刻钟。

“暗风剑?隐世的杀手?”秦寂言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由得挑眉。看了子车一眼,见子车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秦寂言眼眸微变,却没有多说,只让子车尽快把人捉住。

他母亲的事已经过去了,他再纠结于过往,也没有意思。

“不必再多说。”事情都已经做了,赵王不觉得有再多说必要,“时辰不早了,趁朝廷兵马撤退,我们赶去下一个城。”

这两天,她都是这样,一个人吃两人的饭菜。好在老管家为了控制子车,给子车的食物并不多,不然顾千城就算怀孕后胃口大增,也不可能像猪一样,把两人份的饭菜全吃下去。

“你比我更辛苦,好在熬过这两天就没事了。”顾千城头也不抬,快速进食。

顾千城吃饭的速度很快,可却不显粗鲁,像是踩好点一样,在老管家踏进舱底时,顾千城正好将子车的食物吃完。

“我就知道殿下你最好了。”顾千城抬头,“吧唧”一声,在秦寂言脸上亲了一口,没有意外,秦殿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她虽然没有在林子里,看到野兽的痕迹,可也知道,夜晚的树林有多可怕,她必须想好,去哪度过这一晚?

今晚的月亮还算圆,可这点月光却不够顾千城看路,顾千城削了一节树枝,然后在上面缠上布,做成简易的火把,举着这火把往回走……

爬上树,顾千城将自己绑在树上,好歹睡了一个安稳觉。

顾千城脸色发白的冲进废墟,慌忙地大喊,到处的寻找,可嗓子都喊哑了,却没有一个人应她……

她知道,放火杀人的不是风遥,可是……

“再帮你一次?”秦寂言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嘲讽的道:“凭什么?本王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你,你是本王的谁?本王有帮你的义务吗?”

“殿下,现在的局势容不得你不在乎。之前你迟迟未接触政务,那几位都容得下你,更不用提现在了。”凤于谦面露担忧,心中又很是自责:“都是我无能,要我能说服父亲就好了。”

殿下,这样真得好吗?

双眼红红,声音哽咽,可确实是平静了下来。可是这样的顾千城,更让秦寂言担心。

秦寂言刚开始还很平静,可随着顾千城说起林中的危险,秦寂言的脸色就阴沉了起来。

她不是不相信秦殿下,而是不相信男人的本性,这种事可不是秦殿下想要控制,就能控制的。

“跟朕谈条件?你好大的胆子!”秦寂言的眼神如同刀子,看倪月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

锦衣卫首领想了想,重重点头:“如果顾姑娘知晓这是科考试题,就不会将手稿随意丢在桌上,事后也不会冒险揭露此事。”

锦衣卫首领不知老皇帝这是何意,但此举对顾千城和秦寂言有利,锦衣卫首领想也不想就应下。

和五皇子一共事,景炎就明白这人靠不住。而这个时候,他也终于明白秦王为什么会让他留在京中帮五皇子了。

顾千城将秦寂言的意思表达出来,景炎听罢眉头微皱,“我也收到了消息,最近海上有几条船莫名消失,还有人说在海上看到了鬼船。这种事十几年前也出现过一次,闹了一两年才结束。”

“郡王妃请说……”顾千城扶着平西郡王妃坐下。

“小人会原话转告。”灰衣人作了个揖,弓身退下,可还没有转身,就听到秦寂言道:“有一件事忘了提,朕父皇的骸骨好似在长生门。替朕转告圣后,朕次再来取回。”

活火山是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火浆在火山口不断的翻滚,致使周边的温度都极高,山脚下的沙子都是红色的。

“嗯嗯。”顾承意连连点头:“我和承欢都相信姐姐,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姐姐没有害人之心,可并不表示其他人也和姐姐一样。姐姐,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你别说走就走好不好?至少带上我和承欢,我和承欢是男孩子,我们可以保护你。”

“不是,莫名的觉得闷,你别管我了,快吃。”顾千城哪里敢告诉景炎,她是想到秦寂言了。

都是面前这个贱人害的,顾千城毁了她女儿的未来,就别怪她下狠手。

顾夫人走近,面脸笑容地的看着,一脸轻蔑的道:“千城这是怎么了?不就死个下人嘛,让把她抬下去埋了就是。”

顾千城说,便后退两步站好,顾夫人面露愠色,手上的帕子再次扭成团:“千城,你这是威胁我?”

要不是心中有对策,她哪里会这么乖的回来认命,她顾千城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认命的主,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拒绝家中的安排,执意念医学院。

“小姐,这是……”孙妈妈指着床板下的木盒,一脸诧异。

能让她留在顾府,可不就是救命中的稻草!领兵在外,战事还未结束,就被皇上诏回,这绝不是什么好事。程将军一向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可这个时候却什么也不敢说,只是一脸呆滞地看着平西郡王。

“这个问题,本宫也想知道。”秦寂言没有程将军的话,他要能回答的话,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想来,他们当时在皇帝病倒时也是急疯了,皇帝的病太医束手无策,可不代表药王谷也没有办法。

封老爷子挑眉:“你就不解释两句?”

少年心性,心高气傲,哪容得旁人否定。他记得,他们封家除了似锦,每一个被他骂的人孩子,虽然嘴上不会辩解,可脸上多少会表现一点。

她不敢保证,坛中人会不会害他们。

是的,灿烂,能让阳光失色的灿烂。

“殿下,有发现……”此时,站在殿门口挖土的暗卫,突然大叫起来,破坏了秦寂言和顾千城之间的美好气氛。

“君姑娘,你不会以为,唐万斤犯了这么大的事,就那几粒药丸能解决吧?”顾千城一脸吃惊地看着君亦安,大有君亦安敢点头,她就是傻瓜的意思。

老皇帝也不想做得罪人的事,在君亦安哭求下,免强同意减少一百万两银。

官员任务,一年一考核,三年一调动。三年后他封似锦一定会从西北回来,三年后离封家与顾家的五年之约也只剩下一年。

怕顾千城不当真,封似锦又再次重复一遍:“千城,你答应我,一定要等我三年后回来。”

从私诏上的内容,可以看出老皇帝在京中必是焦急万分,语气不自觉地缓和了不少。

右臂的窟窿,胸膛是血淋淋的伤口,无不在告诉秦寂言,他伤得有多重。

她知道,这世间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顾承欢双手悄悄握成拳,哽咽的道:“姐姐,我不服,我没有对同僚下杀手,我明明是对着箭靶射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那枝箭就射歪了。”

刚开始暗卫还十分谨慎,生怕是什么埋伏,可当他们把水里的人拉近,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暗卫惊呆了,“主子,是,是子车大人,还有老……不是,是长生门的彭长老。”

君亦安极不想接,可却不敢拒绝,只得硬着头皮接过,展开。

“辛苦了华大夫。”老太爷上前,朝华大夫作了个揖,华大夫连称当不起。顾二爷不甘示弱,也郑重的向华大夫道谢。

秦寂言不想深究,他把一切归为,顾千城要是嫁了人,用起来就不方便了。

半个月,正值北齐对景炎发起猛烈攻击之际,长生门的人悄然出现,趁战乱将倪月带走了!

秦寂言带了两个侍卫登船,其他人全部留在船上。

他不能离开京城,秦寂言又能离开战场吗?

有些人,错过一次便是一辈子!

那座山,给人的感觉很怪……景炎给的火焰果,顾千城敢不敢用?

要解龙宝的寒毒,用的并不是火焰果,而是火焰果的核中汁。火焰果的果核里面,有数滴清汁,而这清汁就是解寒毒的关键。至于果肉、果皮?

“当然可以。这里的东西顾姑娘你都可以随意取用。不过有一点,那就是不能带出去。”虽说大秦银庄的银票,已经换了一个版本,可这些银票要是流露出去,那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案发现场被保护得很好,死者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一样,屋内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只有椅子被撞乱,那是小二进去时带倒的……

老仵作细细检验完尸首后,最后得出结果:“死者死于脑内出血。”

秦寂言想要保存实力,等待援兵来,而西胡人则要速战速决,尽快解决秦寂言手中的兵马,免得让他等到援兵,实力大涨。

风遥虽是主帅,可手中的心腹军队太少,而且一开始就坑西胡人,效果不明显,风遥现在要做的不是坑西胡人,而是一步步在军中建立威望,让西胡上下看到他的实力,相信他对西胡的忠诚,然后……

看着一群兴奋的,自以为胜利在握的副将,风遥只是笑……

“当初雕刻神女像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是太早的事,现在不好查罢了。”顾千城说完便盯着小神女像的眼睛看。

再说了,她上去能干吗?

秦寂言年纪不小,他的堂兄弟像他这个年纪,还未娶妻的一个都没有,有几个比他小的,甚至都早早做了父亲。

皇上婚事,皇上的后代,也是朝臣们要关心的事,秦寂言的婚事不能再拖。

秦寂言一向不沉迷女色,这都二十多岁了,府上连个侍妾都没有。这,这到底是看中了哪家姑娘?

所以,为了成为帝王心腹,为了拉近自己与皇上的关系,他们就是拼了命不要,也要劝皇上立后纳妃,最好立自家的女儿为后!身为大秦的皇帝,秦寂言每一天都十分忙碌。朝廷的政务多且杂,六部每天都有事上报。今天这个郡有事,明天那个郡有事。总之,皇上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政务,有见不完的大臣,可是……

“秦寂言,你个混蛋,终于舍得出宫了。”顾千城这几天仍旧吐得严重,丝毫没有缓解的意思,要不是她自己把了脉,确定腹中的孩子没事,指不定她这个时候就不走了。

到不了江南,拿不到解药,会失去孩子。可要是她腹中的孩子,因为颠簸保不住,她跑去江南又有什么意义?

这个时候她们就是没有病,也要装出病得严重,不然她们这两个做媳妇的,还不得被老夫人骂死……

顾贵妃的宫殿一片混乱,等五皇子收到消息时已经来不及了,皇上已经下旨,宣顾千城进宫……

“是。”宫女听到顾千城的话惴惴不安,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飞快地跑了出去,悄悄地找到五皇子,把消息透露给五皇子知晓。

为什么,母妃就不能消停了一下!

被人暗算了!

她此刻怀孕不到三个月,肚子还是平的,根本不显怀,要不是孕吐得厉害,完全看不出她有身孕。

“你手上的血?”顾千城虽然说没有事,可子车还是不太放心。

没有办法,这里面实在太热了,多呆一刻都是煎熬,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求快点找到顾千城,要找不到顾千城找到火城也行。总之,无论如何都让他找到一样,不然他不会死心……苏合香丸什么的,秦寂言怎么可能知道,不过没有关系,他有万能的侍卫……

秦王府的绣娘,手工活会比千城差吗?

“小东西,别难过。”顾千城一瞬间就明白了,将小雪貂搂紧,小雪貂似明了顾千城在安慰它,乖巧的蹭了蹭。

小雪貂的力量实在太弱了,咬了半天差点把自己的乳牙崩断,才咬下一小块肉,可这些对小雪貂来说足够了。

明显,秦寂言之前露的那一手,让小雪貂明白他才是强人。

机关什么的,小雪貂表示完全不懂。

顾千城实在受不了,安慰道:“别心急,我们这就进去。”

封似锦看了一眼,确定局势完全一面倒,狂生没有胜算,安心的带人走了。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别看封似锦只是一介文弱书生,可他的声音却不小。

没有自报家门,可单“王府”二字,就足已说明身份。

“笑什么笑?”秦寂言将手中的书往桌上一拍,一脸不快的道。

被秦寂言这么一提醒,顾千城也想到了,惊讶的道:“那株草?”两色相互交缠在一起,虽然不是什么龙草凤花,但要是能结果,叫它龙凤果也算合理。

“能让秦王记顾家一个好,也是一件好事。”老太爷和顾国公不愧为是父子,在好处面前,他们自动把顾千城给忽略了。

顾千城点了点头,“说说看,你要怎么助我全力掌控武家?”这话,就表明她同意了武毅的提议。

“是吗?我看看……咦,还真红了。”秦寂言趁机又在顾千城脸上摸了两把,顾千城闪躲不开,直接扑到秦寂言的怀里,张嘴就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不用担心,我都安排好了。”不是不告诉顾千城,而是不想让顾千城为这事担心。

“封延宸可没有你娇气,你看看这娇气包的样子,和小雪貂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秦寂言捏着顾千城鼻子,顾千城说起话来便是瓮声瓮气,闹着拍开他的手,可秦寂言偏偏不让,两人又闹成一团……

“人不见了?一死一重伤的两人,居然能凭空消息不见,这个地方倒是有意思。”秦寂言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对这个地方越发的感兴趣,“我们收拾一下,过去看看。”

“喊打喊杀,他可真是出息了。”老皇帝气急,也不管自己的身体如何,直接让人抬龙撵来,他要亲自去看看。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