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寒烟翠:第128章:得意忘言

江上寒烟翠 作者: 王黄豆豆

“肉来了。就将就一下,我尝过,虽然没毒,但是味道比较淡。”李建山不但将肉烤完了,还取了点水来。

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唐毅感到周围的元气变得猛然强烈起来,本来十分安静的场面,忽然变得骚动起来。

李建山想去帮忙,可是唐毅和那怪物之间*****发生在须臾之间。李建山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只听到一声扑通巨响,唐毅随着那怪物一起沉没进湖水之中。

“走!”

在众人的注视下,那白袍人掀开半耷拉着的帽子,露出了底下的真容——

“这是什么能力?”金发‘五老星’见自己突然变幻位置,心中也是一惊,但还没有完全慌乱,毕竟恶魔果实种类繁多。

书呆子每每都受不了夏洛如此,总觉得他是有意在他面前秀身材……想着,神色一暗,仿佛也明白了龙忆雪为什么那么喜欢夏洛。

*

冷冽,也许我们不能有一个家,但是,我也不想离开你……不是你能给我天堂或者地狱,只是想要在你身边,感受如今天一样的快乐……也许,那一天会突然结束,但是,不想离开,哪怕……以后我们因为某种原因而彼此相厌,也不想离开。

“你能有什么不方便?!”龙尧宸冷着脸起身去结账,又打包了一块慕斯蛋糕,适时,小麦也走了过来,两个人一起出了甜品店上了车。

小麦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龙尧宸推门进去,好像猜到她没有睡觉一样,对小麦在封闭式的露台上的小沙发上坐着看书一点儿也不奇怪。

“好的。”侍应生应声离开。

一阵风出来,带着寒冷的气息,龙尧宸微微蹙眉的看着夏以沫,大步走了上前,到了她跟前,她都没有反应。

“我……”夏以沫被龙尧宸看的心里压力异常的大,连着吞咽了好几次,她手死死扭到一起,“我,我……你能不能陪我去……去散散心?”

“不好说,主要是看当事人的心情以及生活环境!”医生专业的说道。

只是可惜,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夏以沫!

“宸少的脑部受到严重的撞击,有脑震荡,再加上失血过多,胸肋骨也断了……”拿着病历的护士沉沉一叹的耸拉了肩膀,“有时候想想,少夫人还真是宸少的灾星!”

“我不会给你的!”夏以沫嘶吼着,她的脸上全然是惊恐,“龙尧宸,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抢,你已经拿走了我的眼睛,你已经害死了我妈妈,你已经让我一无所有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争夺乐乐?”

“你认为呢!”苏浩没好气的回了句。

夏以沫缓缓抬头,在转过头看向龙尧宸,没有了方才的对峙,只是本能的有着一抹哀戚,她不想变成哑巴,之前劝慰自己说无所谓……其实,她不是不在乎的。

“宸,”电话里,传来颜若晞柔柔的甜美的声音,“你在哪里?”

昨晚,她一直等着,等着他回来,可是,他没有回来,甚至,夏以沫也没有回来,他们两个人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手里的东西,忍了忍,接过去浴室换了……这些,都是四年前的衣服,那个时候,明明是冬季,但是,龙尧宸却给衣柜里塞了四季的衣服,她想不通有钱人的思维,现在却庆幸自己不用穿浴袍,也不用诡异的穿冬天的衣服。

夏以沫的心绞到了一起,“苏妈,能不能……让,让阿风接电话?”

“不行!”龙尧宸果断拒绝。

龙尧宸粗粝的指腹轻抚着夏以沫额前凌乱的发丝,他俯身在她的额前轻轻落下一吻,沉痛的说道:“沫沫,说句话……沫沫,求你……”

醉人的话伴着海风透着低沉的磁性,传送到电话那端,让人心悸。

海月翻翻眼睛,“我不就看你在忙?反正我这会儿没事……行了行了,我不送了,你自己送吧!”

海月抿唇抬步离开,临关上门的时候,看着被龙尧宸的背影掩去的夏以沫,眸光里噙着愤愤的光芒。

“对了,”龙天霖好似想到什么,“若晞的视网膜有找到配对成功的吗?”

“随心情。”龙天霖好似不愿意谈论这个问题。

“哼!”龙天霖轻哼了声,嘟囔的小声说道:“我全凭了性子,那哥你呢?还不是因为小泡沫而破例破例再破例,哼。”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有着一丝慵懒,却也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霸道。

夏以沫猛然睁开了眼睛,一双漆黑的眸子眨也不眨的扫视过周围的环境后,“腾”的一下,人就坐了起来,没有方才的迷乱,此刻的脑子里清晰的不能再清晰。

龙尧宸在夏以沫面前不到一步的地方站住,一双深谙的墨瞳淡漠的看着她,缓缓轻咦道:“很奇怪你怎么又在这里了,嗯?”

龙尧宸看着她的样子,心里欢喜的不得了,但是,脸上却淡漠如斯,冷冷说道:“还有,你这次在这里的身份只是这别墅里的……女佣!”

“哥又怎么知道?”龙天霖挑眉,言语里有着几分挑衅。

顾浩然冷冷的勾了下嘴角,“信不信由你!”

通过夏以沫给的手势,他看出那是冥洛和五朵金花独有的手势方式,不用在去猜什么,冥洛为了乔诗语,迫不及待的想要还他这份人情,自然,这两年沫沫的去向也就不难去想。

校长顿时心里一惊,知晓了凌微笑的意思,也没有敢在继续问,只是闲话了几句后,恭敬的送了凌微笑出了办公室。

“蹬蹬蹬……”

就在外面平静却焦急紧张的等待时,急诊室内,几个科的医生替乐乐会诊着,随着忙碌的检查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眼已经到了深夜……

“我反对!”不大的声音,却让人听得真切。

龙尧宸的脸上隐隐间布着阴霾,他站在床边看着夏以沫一副可怜的模样,心里有些烦躁起来,只见他薄唇轻启的说道:“反正睡不着,起来!”

龙尧宸有些恼羞成怒的沉冷说道:“要堆就堆,已经很晚了,你也刚刚发烧好了些,不能在外面太久!”

龙尧宸看着夏以沫眼底的期待,眸光轻落在还拥着夏以沫的龙天霖的手上,沉冷的说道:“幼稚!”话落,他不再呆着的就转身进了别墅。

“你是说小泡沫的身世吗?”凌微笑问道。

夏以沫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介绍自己,当听到里面说要挂的时候,急忙说道:“我……我是你早上带着去买衣服的……”

“嗯!”夏以沫心里纠结的应了声,她觉得她贸然的打这个电话有些不妥,而且,他们不过见过一次,还不是很愉快。

“等我真的能帮到你了,在谢吧!”龙天霖说完,然后挂断了电话。

“不是……”夏以沫说着,目光四处转悠着,虽然是深夜,但是,由于这里地处娱乐繁华地段,里面还是坐了很多人,她来回转了一圈儿后,目光落到了那个临窗的角落,不由得,眼睛里滑过喜悦,“我有朋友到了!”

龙尧宸看着沙发上的包和手机一眼,脸上有着明显的怒意,这个女人,果然不让人省心!

“或者,”龙尧宸抬眸,接着说道,“旧派党系的人利用夏志航对过去的怨恨而挑起事端,逼迫颜展翔对我有所动作的同时,顺便探探我的实力,最好我们斗的两败俱伤!”

夜幕低沉,当万物都陷入了死寂的时候,代表着黎明会渐渐到来,不管你的人生开心或者不开心,时间之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是吗?”苏沐风的声音空洞极了,他微微垂眸,“对她好,就好……”

龙尧宸驱车离开医院,夏以沫一直垂着头默默的坐在副驾驶,龙尧宸没有说话,经过那会儿等待的焦躁,其实,看到夏以沫出来,能在他身边,他此刻已经很满足了。

余光倪了眼一旁的夏以沫,她脸上的泪迹还没干,眼眶也红的厉害,他微微蹙眉,想着要让sam先给她检查一下眼睛才好。

夏以沫气愤的瞪着龙尧宸,就算乐乐不知道事情情况,她认为,也不可以对孩子撒谎……但是,当车驶入龙帝国私人医院的时候,她的眼睛瞪得越发大。

龙天霖翻翻眼睛,“哥,你们一家三口温馨,是打算拉我过去在我伤口上撒盐?”

“妈咪的眼睛真的没有问题吗?”乐乐看着龙尧宸为自己弄着餐点,稚嫩的问道。

突然,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夏以沫转头看向龙尧宸,摇摇头,“没有!”

乐乐第一天上学,加上如今随着说话越来越顺溜,他变得不似以前那么安静,当然,夏以沫认为,这完全是因为在龙尧宸的面前……

夏以沫抿唇点了点头。

“我先走了,拜!”夏以沫将钱装到兜里,去了更衣室和下一班的人交接了后,换了衣服出了赌场。

电话里先是沉默了下,随即应了声。

“你骗我!”夏以沫看着苏沐风,“你看着我,看着我说你不爱小提琴了,你看着我啊……”

“滴滴……”

小麦一听,笑了起来。兰姨和海叔是比较传统的人,也因为此,特别的善良,谁要是对她们好,就恨不得掏心掏肺的。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仿佛说的就是一件儿极小的事情,可是,却引起了千层浪。记者们就和疯了一样的涌动着,他们不停的摁着快门的同时问出想要知道的答案。

龙天霖走了上前,和夏以沫平行站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沫沫,你是决定要放弃哥了吗?”

“夏小姐,这个是订婚仪式上需要的礼单,请您过目!”龙岛司尚阁大臣褚旼拿着订婚的时候将要用到的物品单呈上。

“好的。”褚旼应声,含笑的鞠躬后退出了皇家别苑。

苏沐风双手抄在裤兜里向前走,夏以沫很安静的跟着,错开了半个身体……

“帮人需要理由吗?”

阳光洒在落地窗前男人的身上,给他的四周镀了一层金光,然后倾泻到地上……让人有种遗世孤独的感觉。

龙尧宸垂眸划开手机屏幕,发现上面竟然有二十多通未接来电,除了秦枫的一个,剩下的都来自一个没有记录名字的号码,但是,龙尧宸却一眼就认出,这个是夏以沫的。

龙尧宸站在门口,冷漠的说道:“起来洗漱!”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龙尧宸径自出了别墅,夏以沫就这样跟着他后面……外面,接近中午的阳光温暖的照耀在两个人身上,随着脚步,身影在阳光下轻轻挪动,轻风吹过,不但不觉得冷,反而有丝舒逸的感觉。

呵呵!

就在龙尧宸暗暗得意的时候,夏以沫深深吸了口气,紧紧的咬了牙,不给自己任何后悔的时间的狠心将雪人的照片,甚至和龙天霖在雪人前的照片一起删掉了,然后,就在龙尧宸惊诧下,拿着手机,扬起手,用了全身最大的力气,将手机狠狠的砸到了墙上……

夏以沫乘着龙尧宸起身的片刻,双手就推向了他肩膀,一把将他推开,而直到此刻,她方才感觉到自己的手上粘稠的不像话……夏以沫本能的看向自己的掌心,满满的血迹完全不像是自己手指头上溢出的,她抬头看向龙尧宸,他的脸色淡漠的没有任何情绪,只是一双墨瞳噙着愤怒的看着她。

“哇——”夏以沫的惊叹声传来,“好漂亮!”宝蓝色的礼服,百褶的设计带着蕾丝,肩膀和腰带处都镶嵌了透明色的碎水晶,明明单独拉出来都是有些繁琐的东西,却在莫忻然大胆的设计下,变的互相辉映,华丽中透出高贵。

“怎么没有看到宸少?”莫忻然这才恍然惊觉的问道。

夜晚,龙岛的墨空繁星铺就了一道夜的亮丽风景线。

安顿好了夏以沫后,苏沐风闪身穿入人群,他在黯淡的灯光下找寻着穿紫色礼服裙的小麦,时不时的还会回头看一眼夏以沫所在的地方。

“我去!”夏以沫急忙拉住了苏沐风,见他疑惑的看着自己,急忙说道,“那个……还是我自己去吧,你,你在这里等我!”不等苏沐风说什么,夏以沫就急忙越过他匆匆离开。

冷湛看着桌面上被琉璃灯折射出五彩光晕的杯子,暗暗嗤嘲的笑了笑,继续吃起了东西。

“啊!”

是伤口疼,还是心疼?!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一路上,车内依旧一片安静,莫忻然坐在座椅上腰部有些难受,可是,却只是暗暗咬牙忍着……

“小姐!”这时,佣人走了进来恭敬道,“殿下来了……”

“哥……”宋冉冉壮着胆子,可是,话才到嘴边儿,就被冷冽无情冰冷的视线给逼了回去,然后和佣人一起出了屋子。

“伤口不深,有最好的医疗设施,最好的医生,最顶尖的医疗服务……能恢复的不好吗?”夏以沫说着,人在沙发上坐下。

夏以沫看着这个标题,嘴角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然后,当看到行程安排的时候,她整个表情都变得十分的诡异。

“我知道……但我不介意。”龙天霖嘴角噙着一抹苦涩,“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的心里会有我的位置的。”

“是!”

一双可怜、疑惑和隐忍的眸光在他愤怒的那刻落在他背后,他明明看不见却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永远不会忘记乐乐当时的表情,那刻,他并不知道乐乐是仅仅从新闻上看到自己的身世还是龙尧宸已经告诉了他……

龙尧宸知道她一直看着他,他脚步看似走的如常一般快慢,却故意跨小了步子,等着她看口……他微微侧身侧眸,平淡的问:“怎么?”

话落,龙尧宸薄唇的一侧轻轻扬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那样的弧度透着薄薄的危险气息和张狂的邪佞缓缓溢出,随之,他墨瞳渐渐的变的幽深起来,就好似一潭死水要将人沉浸在里面,永远吸入黑暗!

轻轻抚摸了下已经空空如也的肚子,夏以沫轻抿了下唇,思忖着等下是不是真的会被毒死……而就此时,兜里的手机的屏幕又闪了下,一则简讯飞入了手机。

夏以沫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一只手还捂着腰,在苏沐风递过的手上搭了一把站了起来,嘴里嘟囔的喃道:“有事没事的站在人身后的,想吓死人啊?”

看到她这样,苏沐风突然笑了,也没有了方才那点点的窘迫了,撇嘴扬眉的说道:“是你自己看wing的海报出神,还赖我?”

想着,夏以沫暗自翻了翻眼睛的抬起脚步的同时朝前看去,只是,刚刚视线落到前方,她所有的动作就都静止了……

他和spark打招呼,本就想近距离的看看以沫,今天的她是那样的贵气,他看着这一个月以来,她以不同状态出现在他的面前,她已经不是那个只会躲在他的身后叫他“阿浩哥”的那个小丫头了,她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有了自己的坚持,也有了……自己的悲伤。

“哦!”凌微笑回答的有些悻悻然。

黑夜里,整栋大楼只有顶楼州长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话落,夏以沫极力的挣脱了龙尧宸的钳制,开了门就欲下车,可是,人还没来得及就被龙尧宸一把拉回,紧接着,人已经被龙尧宸抵在了车座上,而龙尧宸则侧身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几次想要起来都最后被推回。

夏以沫死死的咬着牙,一双因为睡眠不足而布了红血丝的眼睛里全然是愤恨,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再不能平凡的女人,她只是想要一个稳定而安逸的生活,这个男人……就算是那样迷乱着她的心,可是,她不想和这个男人有牵扯,她承认,她再也没有了当初雪夜里告白的勇气!

“你会煲汤?”她怎么不知道?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