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寒烟翠:第148章:油盐酱醋

江上寒烟翠 作者: 王黄豆豆

宗主笑着点头。

臧锋目光如一头恶鹰,盯着滕青山,陡然,他脚下猛地一震,青石地面龟裂开几道裂缝,而臧锋本人便化作一道流光窜向滕青山,近八丈距离,眨眼功夫便被越过,只听得‘嗤嗤’的声音。

“是滕青山!”

“青山,见过武长老。”滕青山一躬身。

滕青山不是轻言放弃的人,然而……一连六天!

“哥,你得换一下衣服。今天可是宗主正式收哥你为弟子的大日子!到时候会在大殿之上,邀请诸多长老、护法等人一起到场呢。”青雨连说道。

臧锋对自己信心十足。

而另外一人,就是风华绝代的诗剑仙‘李太白’,此人在三千多年前,仗着一柄长剑曾纵横天下,无一敌手。然而,他并没有开宗立派。他的绝学《青莲剑歌》,在历史上也引起过几场浩劫。

“小雨,看。”滕青山从其中取出了一件柔软的金『色』背心。

“这一根根尖刺,还真够重的。”滕青山握着这黑『色』尖刺,原本在赤鳞兽背上,滕青山觉得很小,此刻拿到近处一看,“竟然有半米长,底部有拳头粗。这一根,竟然有百斤重!”滕青山开始拔出一根根尖刺。

冀鸿断臂后,滕青山就知道,冀鸿肯定要退位。可是四大统领位置,一律都是宗内核心弟子出身的人担任的。因为那位置太重要。滕青山实力是强,可要坐上那位置,更看重忠心。

平淡声音响起!

“好吧,我就带所有黑甲军军士先回去!三十名归元宗核心弟子高手,留给你们俩!那三十人,轻功上要比黑甲军军士好的多。让他们帮助你们……记住,不要轻易涉险,一切要谨慎,小心!”

只要他不死,以他先天强者能力,别人还能从他怀里偷东西?所以,他怀里是最安全的藏钱财地方。

“咦?那这司马庆的脸上……”滕青山仔细地在司马庆下巴、鬓角等位置一『摸』索,便发现了,一用力,便将一张人皮面具揭开。

银发老者脸『色』微变,脚下一点,往后飞退。同时手中战刀飘逸地一闪,带着一缕寒光。

右手一爪被阻挡,司马庆脸『色』一沉,他空闲的左手猛地拍击向滕青山胸膛。

“逃!”司马庆暗道。

“蓬!”

这一偏,可就要命了!

只剩下那战靴缓缓下沉,还有那暗金『色』的内甲,在岩浆流中缓缓下沉。

“呼!”

冀鸿思忖一下,关绿实力不错,黑甲军擅长合击,三十名精英联手的确能威胁那王陨,便点头道:“嗯,也好!不过关绿,你必须得小心,三十名黑甲军精英,千万别让他们分散。”

在场的武者有几个过去亲眼看过岩浆?

谁也不傻!谁也不会为别人拼掉自己宝贵的小命。

而吴越也借那一踩之力,又飞了数丈,直接落向岩浆湖中央那一块黑『色』大石头。

当滕青山他们抵达时。

……

鲜血飞溅,幸亏逍遥宫的‘黑白’两位长老一口气狂杀,才终于震住大量疯狂的武者。最终,逍遥宫人马也只是挤到离岩浆湖十丈处,再往前,没人肯让了。因为现在在最前面的,几乎都是高手!

里层的武者都站了起来,几乎一瞬间,数道身影便飞向了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岩石上。

“杀死他们!”

“弯刀……”古世友笑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嗯,我的护卫那,刚好有一本人级秘籍《狂风刀》,这本秘籍内有配套的内劲心法。”

那名精瘦汉子惊惧看着滕青山:“对,这人就是归元宗滕青山滕都统,那天,他跟司马峰比试的。难怪,我从十六七丈高跌下,他都能轻易接住。我那么近距离偷袭,他都能轻易挡住。”

“我们进洞『穴』。”滕青山说道。

可没法子。

“岩浆!”滕青山很清楚这是什么,“岩浆层应该是在地底极深处,没想到这地底大概两三百米,就出现岩浆流。看来……这里曾经火山爆发过,是真的。”第六十二章 独占

“怎么,嫌少,要不明天你晚上的酒,也给我。”

“发现那小子了吗?”滕青山说道。

“青山的轻功,真不错。”冀鸿赞道。

“不是归元宗的冀鸿统领,那个,是滕青山……还有那女的……”乌岱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立即缩头,透过杂草悄悄朝下看去。只见,滕青山、冀鸿以及那女子先后迅速地窜进另外一面崖壁的洞『穴』中去。

这古世友,是扬州第一宗派‘青湖岛’的少岛主,如今二十八岁,名列《潜龙榜》第一,《地榜》第四十八!可以说整个九州年轻一代的第一流人物。整个九州大地上,崇拜他的年轻人,以他为目标的年轻人很多。

“哪冒出来的高手!”古世友心底纳闷的很,他名列《潜龙榜》第一,又是《地榜》第四十八,挑战他的人当然很多。他也乐得接战,不过,他凡是出手,必定令对手重伤、残废,乃至死亡。

可是他的脸『色』忽然变了,他怔怔看着远处一群人,那为首的手持着一杆长枪的黑衣男子正盯着他。第五十七章 阴和阳

“哈哈,滕青山,我们闲话也不必多说!手下见真章!”司马峰从背后拔出了那柄黑『色』重剑。

滕青山轮回枪的枪头,猛地反弹起来。

……

“嗯?”那三名武者脸『色』一沉,其中一个喝道:“别给脸不要脸,咱们兄弟吃你一个野兔,是给你脸,想动手,咱们兄弟不介意送你见阎王。”

许多年轻人都羡慕看着这个燕铁,经过此次一战,燕铁的名字会很快传遍天下。如果这时,谁能击败燕铁,那将压燕铁一头。不过刚才见识过燕铁和冯无血可怕的实力,他们都不敢挑战。

“都过来!”冀鸿在不远处喝道。

“他娘的,太热了!”滕青虎忍不住咒骂一声。

二十人朝那一站,一个冷厉眼神,那气势都比普通马贼数百人气势还可怕。这也令滕青山少了很多麻烦。

楚郡,槐城的一家酒楼里。

他的左臂是断的!

“黑火灵果!我势在必得!”独臂男子目光冷厉。

总之,形形『色』『色』的人物,都赶往火焰山。

滕青山听了暗自点头。

冀鸿一看,脸上便『露』出喜『色』。

“是。”在场众人领命。

“统领大人,我和关统领还是暂时不比的好,这刀剑无眼,如果伤了,就不好了。而且马上我们就要去争夺黑火灵果!还是养精蓄锐的好。”滕青山说道,这关绿没到三十岁,可是《雏凤榜》上并没关绿的名字。

“嗯?”滕青山一扫远处的云来客栈,耳朵不由一动。

随着滕青山一声令下,马蹄高高扬起,二十名骑兵都整齐划一停下。

“老兄,我独行闯『荡』天下,听闻你们大金庄有黑『色』怪物,所以,便赶过来,想一探究竟。”滕青山朗声笑道,在滕青山看来,如今惶恐的大金庄,对于武者的到来,应该是非常欢迎的。

……

“嗯。”灰袍男子点头。

这老者和在场的武者高手说话,也含着一丝敬畏。

“吼!”那妖兽仰头,张开血盆大口,就要一口咬来。

金家庄练武场,点燃了一支支火把,武者们都聚集在这。

如果人吃了呢?第四十六章 十八万斤巨力的可怕!

“这,这怎么可能?”那些汉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如果滕青山不施展《天涯行》身法,根本无法追上。

《地榜》高手孟田,在这绝对的力量面前,直接尸骨无存。

“青山,你真厉害啊。”滕青虎和滕青山并肩走着,兴奋说道,“咱们滕氏宗族,也出一个,能同时名列《地榜》《潜龙榜》的了,我爷爷他们知道了,恐怕做梦都会笑醒呢。”第四十五章 血人

且不谈这些人厮杀,滕青山和孟田也厮杀的兴起。

“大哥,你说他们谁会赢?”一群汉子都盯着叁石客栈,此刻叁石客栈中巨响不断,滕青山和孟田显然在里面厮杀。

“是。”那绿衣非常乖巧的退下。

幸好黑甲军军士体质都极好,也有内劲,才能撑住。

“依旧是那样,没人知道什么原因,就大活人,凭空找不到了。就昨天晚上,大金庄一下子没了三个人!”店小二叹息道,“三个人啊,就这么没了!这样下去,大金庄还得了?”

“朱兄,目的地是这?”滕青山有些惊讶,朱崇石却是神秘一笑。

“大哥!”那位大当家一看到朱崇石,眼睛一下子红了,“几年未见大哥,大哥都黑了!”在这位大当家身后的另外两位当家都躬身:“老爷!”

一片响应声,护卫们兴高采烈地谈起晚上吃什么,喝什么了。

而滕青山的体质,那可比大象强多了,别说就吸入一点点,就是吸入多些,也很难让其昏『迷』。如果滕青山再控制气血运转,根本不可能中毒。

“噗!”“噗!”“噗!”……

滕青山只感到,整个人都被这刀光给压制住了,如同陷入冰窟一般。

“下来!”滕青山一声暴喝,手中长枪猛地一砸旁边的墙壁。

朱崇石忘记了!

“咻!”“咻!”“咻!”……

箭矢『射』在身上,根本没事。

十岁时,众多野狼都伤不了滕青山一丝,如今,这些马贼还想杀滕青山?

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仿佛平地一声春雷,整个人速度猛地激增,竟然跃起。

滕青山一声暴喝,在天地间回『荡』,冷厉的目光扫向周围,那些马贼们完全被惊呆了。连黑甲军军士、车队的护卫们、朱崇石他们都震惊得看着这一幕。

“提高黑甲军的优越感!这样,也会产生更强归属感。”滕青山很明白这一点,瞥了一眼那马车,此刻那朱崇石已经呆在马车里,陪他的三个孩子了。想到孩子,滕青山不由心底一疼。

叁石客栈!

是徐阳郡北部官道上的一个客栈,在它的南边、北边六十里内,都找不到另外一个客栈。

对方的态度,短衫汉子心里没有一丝愤怒。因为这位孟老……那可是他的老爷‘朱家十三少爷’麾下第一高手。

虽然内劲上远远不如先天,可地榜高手,可都有压箱底的招数。

对于武者而言,一柄武器、铠甲、战马,价格都极为昂贵。

“都统大人,真是厉害啊!”

“嗯?”滕青山眼睛一亮。

……

“青山兄弟,恭喜啊!”

道贺的人有不少,或是真心,或是暗含讽刺。一个人一旦占据高位,有人崇拜钦佩,也会有人嫉妒暗恨,不遭人嫉恨是庸才,这话不假。滕青山当然不会在乎。不管如何……

“前面带路。”滕青山持着轮回枪,跟着这名黑甲军军士离开了校场。

“这就是他妹妹?”诸葛青感到一下子心情愉悦起来,连跑过去,亲昵地牵起滕青雨的手:“我听说青山大哥有一个妹妹,原来是叫青雨。我单名一个‘青’,你的名字跟我很像,咱们很有缘呢。”

“哥,从这里到楚郡,有近两千里路,路上危险很多,你得小心啊!”青雨在滕青山身旁,眼中满是不舍。

“海外岛屿上居住的人,生活穷苦。”朱崇石感叹道,“在海外各岛漂流数年,我是一辈子也不想再出海了。”

哗哗!

雨一下,这土路变得泥泞起来,车队前进速度当然更慢。而且被这暴雨砸在身上,也不舒服。

“哦?”诸葛云惊讶地转头看向滕青山。

……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而且,这位财神,对赚银子没兴趣了,他准备全身心研究武道。所以,他得选一个继承人。”冀鸿说道,“他的十六个儿子,每一个都很聪明。那朱童定下了规矩,给他们儿子一笔银子,十年时间,谁十年后,赚的最多,谁就是家主!”

诸葛元洪的智慧,九州大地上谁不知道?

“嗯,看了。”冀鸿点头。

“我再提醒你一句,我曾给滕青山一本《烈火枪诀》。”诸葛元洪说道。

“青山兄弟,前往楚郡?”

大当家睥睨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杀他们法子多,可你记住,一旦要灭黑甲军的人,必须全部杀光。不能有一个漏网之鱼,一旦漏掉一个,知道咱们容貌,查知咱们身份,等黑甲军大军来报复,就糟了!”

“哈哈,这些天,住在野外,都难得洗一个澡。这大夏天的,一身臭汗啊。今天得好好洗个澡。”那朱崇石笑道。

……

清晨,在另外一营人马都统和华丰城城主目送下,滕青山带领麾下五百名黑甲军,骑着战马,浩浩『荡』『荡』离开了铁连山,向江宁郡进发!

而回去的时候,滕青山是都统,滕青虎是百夫长,人生之际遇,就是这么奇妙。

杜洪点头,随即朗声道:“出发!”

五百名黑甲军军士浩浩『荡』『荡』,整齐划一,行进在宜城的主街道上。那浓郁的煞气吓得周围的平民、小贩们不敢出声。整个街道上唯有那“哒!”“哒!”“哒!”的马蹄声。而宜城城主率领一群兵卫,远远看到,立即迎接上去。

“下马!”杜洪喝道,一片重甲铁片撞击声,五百军士尽皆下马。

“爹,娘,你们呢?”滕青山看向父母。

终于,滕青虎成为新任的百夫长!

白崎听着冀鸿安慰、叹息的话,一时间悲从心来。

白崎强忍住不哭,只是心中悲苦。

一时间涌出诸多念头。

“师祖,你说我……”白崎刚张口,冀鸿便喝斥道:“你想以残废之身,有大成就,就当自强不息。其他的,你自己慢慢想吧,没人能帮你!”说完,冀鸿便大步朝屋外走去,只剩下白崎怔怔坐在床上。

“滕青山!”冀鸿喝道。

“放心,统领大人,十天内属下必定找到紫金被偷盗出去的原因。”滕青山说的铿锵有力。

那两个兵卫心中无奈,可只能接受命令,扶着这白崎。

整个裤子一撕到底。

“给我。”白崎立即从那兵卫手里接过这匕首,直接在大腿上划开一道伤口,顿时乌黑的血『液』朝外流。

白崎眼睛一亮,立即厉声喝道:“去,快去,去将那胡童给我抓来!就是他,他是内贼!!!”

滕青山四人担心胡童,不顾黑甲军军士命令,所以四人亲自到胡童的住处。

可是,没有一个苦工知道。

整个大腿和左臂被砍下,即使白崎事先已经封住要『穴』,可鲜血可是不断的流。

胆敢被收买,一旦被发现,那是死罪!

“白崎都统他沦落到这一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矮子刘和有些急躁,“这驻守矿区,竟然让都统弄残废了。这上面怪罪下来!”

第四招——烽火燎原!这一招是群攻的招式,极为的消耗力气,但是威力也很惊人。

如今只剩下这第五招,这第五招的意境,有点类似于黯然之境,可又略微不同。

今生又耗费十几年,才创出这三招。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