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寒烟翠:第158章:破竹之势

江上寒烟翠 作者: 王黄豆豆

京师恶少,压迫读书人啦。

好了,夸完了,票呢?欧阳志三人是选了吉时来的,不只如此,还提了腊肉以及桂圆等物一同来。

每日一大清早,心情良好的方继藩便匆匆的起来,全心全意的扑在了大明的教育事业上。

“滚!”邓健护主心切,朝小女孩儿一吼。

“那个,那个……老张……”方景隆居然老脸通红,显得不太好意思起来,踟蹰道:“方才听你说,你家儿子得了银腰带,就娶了龙亭郡主?”

“啊……”方景隆呆住了。

方继藩算是听明白了,四个秀才是同乡,一起来京师里赶考,谁晓得一个人得病了,其他三个读书人为了给他治病,将所有的费用全部搭了进去,而今那得了病了的人又不见好,怕再没有钱看病,而这时,客栈也吃不消了,只好赶人。

可弘治皇帝一下子噎着了,忍不住拼命的咳嗽,吓得护卫们脸色骤变。

说来也奇怪,一个尾大不掉的问题,朝中君臣束手无策,偏偏被一个这样的家伙说透,弘治皇帝的心里感到震撼不已。

一个可怕的念头,自他的心里升腾而起。

方家少爷臭名远扬,竟有能清空街市、止小儿夜啼的功效。

方家已是鸡飞狗跳起来,乱做了一团。

他一转念头,不对,不对,卖地…本少爷熟读历史,这古人的思维,可和现代人不同。在古人眼里,卖地,可只有破落户和败家子才干的勾当,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校阅的子弟,足有五百多人,分为了六个考场,他一个个检阅过,待到了最后一个考场时,穿着蟒袍的他驻足,显得格外的神清气爽,便朝诸考生道:“尔等皆勋贵,蒙受祖宗恩荫,今日校阅,分三六九等,为的便是择选英才,出众者,便要和尔等父祖们一般,从上征伐,入侍帷幄,好生拿出你们的本事来,为你们的父祖争口气,得一条金腰带。”

嗯?

方景隆想说什么,抿了抿嘴,看着自己的儿子,又融化了,便忍不住慈爱地道:“继藩,你总是长不大。咱们方家,是受了祖上恩荫的,你自小不爱读书,也不习武,别人怎么看待,为父一点都不在乎,可有时候哪,为父见其他公侯伯的子弟们去参加校阅,有了差遣,为父心里或多或少也有一些羡慕,今年校阅之期已到了,为父回京的时候还在想,继藩若去碰碰运气,该有多好,可谁晓得,回来就见你卖了祖产,这时为父便再没有这盼头了,现在只望你的病大好,再不复发,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将来袭了爵,即便没有差遣,也没有关系。”

三人抿着唇,闷不做声。

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刚上值,户部左侍郎陈彤便莫名其妙的被喊了去。

接着,他在宫中见到了皇帝。

刘健等人看得应接不暇,也看得傻了眼。

十全大补露……

弘治皇帝却是精神奕奕,浑身透着自信。

弘治皇帝轻飘飘的丢下这句话,已是走了。

朱厚照便和方继藩二人兴致勃勃的赶往作坊。

他整个人强打精神,匆匆出了公房,公房外头,是一个拿着营收报表的账房,陈彤忙是抢过了报表,低头一看。

陈彤此时,骤然觉得这话,俨然是自己的催命符。

明明原本以为,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原先的预期,甚至可能弘治皇帝认为至少在每月净利三十,甚至五十万两纹银以上。

账房先生,虽是不担心失业,可说实话,在这个作坊里,从前的薪俸比别的地方要多的多,虽然这些日子,裁减了不少的薪俸,可他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

陈彤道:“臣一定向陛下多多学习。”

他出了这公房,便有随从下楼去给他预备车马。

而陈彤不一样,正在壮年,又精明能干,有他在,这作坊大小事务,可以令弘治皇帝高枕无忧。

有人向城中发出了警讯,楚人竟打算使用水攻,要在上游掘开洛河的河堤,水淹洛阳,不只如此,还听说楚人预备制造瘟疫。

张家的大公子张金生一见到父亲回来,忙是迎了出来,给张煌言行了个礼,道:“父亲,东西都收拾了,不过顺天府派了人来,说是让咱们张家,贡献几个壮力,协同守城,儿子不敢贸然答应,所以……”

架空文写的想死,剧情到了后期很不好安排,老虎好好琢磨琢磨剧情吧。第一次写架空,真的太累了。项正显然已经感受到了梁萧的变化。

或许在动手之前,他们还有所顾虑,他们还有些迟疑。

“留他一个全尸吧。”梁萧叹了口气:“弑君本是不详。”

“传旨下去,明日……朕要和陈军决战,区区五千陈军,不堪一击,传令!”

可剑没有刺下,那剑上的血迹虽已被雨水冲刷了,可那血腥还在。

陈凯之笑了:“朕需要你拱手称臣吗?你……不配!”

“……”梁萧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他震惊的看着陈凯之。放自己走?

陈军……杀回来了……

这数千骑兵,汇聚成了洪峰,而现在,却是迎着磅礴的大雨,顶着乌压压的乌云,排山倒海一般,向东狂奔。

瘟疫……

将这些牲口淹死,而后让其顺着水一起淹入洛阳城中,牲口的尸首泡在水中,是最容易引起瘟疫的。杨义深深看了项正一眼。

“哼!”项正冷笑,在杨义面前,他倒没有发怒,可现在杨义走了,在自己心腹爱将面前,项正面上却是杀气腾腾:“暗中将这些口无遮拦之人,记下来,现在,暂不要打草惊蛇,等朕进了洛阳之后,再做处置吧。呵……胡人远在天边,且……陈凯之讨胡,难道当真是为了所谓的大义,不过是想要收买天下人的人心而已,现在……他自己找死,被胡人围了,全军覆没,反而是咱们楚军之中,竟还有人认为他乃是为了所谓的大义,甚至还有人将朕和此人相比,朕才不会效仿陈凯之,做出那些蠢事,你看,这陈凯之为了所谓的大义,不照样死无葬身之地了吗?而朕却活着,朕不但活着,还将得到他的疆土,他的宗庙社稷,甚至……他的嫔妃。下头的将士们不晓事,你是晓事的吧。”

他倒吸了一口气,数百年来,陈军不曾做到的事,现在,大汉皇帝陈凯之,不过派遣了一个使者,就想做到,这换做是从前,是根本无法想象。

“臣朱寿,愿听大汉皇帝调遣。”

他原以为,这陈凯之一定会按自己原先所预料的那样,依旧还需借助赫连大汗,只要这陈凯之还存着这个心,他便还有生还的可能。

他抱着自己的肱骨,泊泊鲜血流出。

他依旧还能听到叫骂,听到无数的哀嚎,这无数的声音交织一起,突然,有一双靴子蹒跚的踩过了他的手,他身子仿佛打了个激灵,于是,双目猛然的张开,眼前……几乎已经没有站着的人,只有带火的旌旗,已烧掉了半边,斜插在泥地上,那无数的尸首连绵,自己的身下,俱都是鲜红的积水,一个胡兵在地上挣扎着,哀嚎着,顺着另一个方向爬过。

陈无极听到了脚步声,这是疲惫不堪的脚步,他努力想要挣扎,他不知道来的人是胡人还是汉人,可那在地上爬着的胡人却似乎看到了什么,于是疯了似的喊叫,他叽叽哇哇的,也不知说着什么,尽是胡语。

他不知是向谁示警,紧接着,他快步到了陈无极面前,蹲下,似乎想要努力分辨陈无极,在确定了陈无极乃是汉军之后,他皱眉,努力搜寻陈无极的伤口,紧接着,很是熟稔的逃出了一卷白纱布,堵住了伤口的位置。

赫连大汗已带着禁卫们杀入了阵地,看着这一幕场景,他的心底,竟是冒出了森然的寒意,他哪里会想到,自己将数十万人带到了这里,将他们带入了这地狱之中。

天上的乌云在翻滚之后,终于一道霹雳落下,那天穹处,电光如银蛇一般一闪,随即雷声滚滚,瓢泼的大雨,便淅沥沥的落下来。

待到了雨后。

而身边的汉军,已是越来越少了,第一大队的后备队,早已折损过半。

轰隆一声,黑烟浓浓翻滚,卷向天穹,无数人被撕成了碎片,而那汉军士兵,也已尸骨无存。

胡人们扑哧扑哧的呼吸。

陈无极已经意识到这个缺口将是胜败的关键,绝不可掉以轻心,忙是带着自己的亲兵,也一味投入了进去。

他们开始熟练的如平时操练一般,装弹,端枪,随即射击。

至少……

旨意很快就送到了陈无极这里,一个传令的武官过来,道:“陈队官何在?”

赫连大汗冷笑:“那就不必他们了,等歼灭了这支汉军,便趁机将西凉人也一并歼灭,本大汗不需要儿子,本汗即便有儿子,那也该是草原上的勇士,何须那样的窝囊废!”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