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寒烟翠:第23章:油然而生

江上寒烟翠 作者: 王黄豆豆

此刻她的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而且望向凤阑锐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让人惊颤的狠绝,竟然让凤阑锐都微惊了一下。

“王妃。”那个侍卫惊住,连连的喊道,显然有些不知道要喊什么,所以刚开始的时间顿了一下,但是却随即喊出了王妃,虽然王爷还没有跟她成亲,但是王爷对她的特别,大家都是清楚的,她早晚会是他们的王妃。

“那肚子里可是怀的绝王的孩子,你们敢碰我试试。”那个女人再次用肚子里的孩子做着威胁。

“然后。”叶寒微微的抬眸,望了他一眼,似乎微微的回过神般,再次说道,“然后,到了五六个月的时候,那假的胎气,便会散去,外表看来,似乎是小产的症状,但是,那却是毒发的表现,后果,不堪设想。”

“老爷,这是怎么了?”丞相夫人看到他一回来就让收拾行礼,不由的急声问道。

“呵呵。”凤阑绝微愣了一下,随即轻笑出声,突然微微靠近她的耳边,略带暧昧地说道,“叶寒说,他给你服下解药已经有五天了,你身上的毒已经解了,所以,我们可以。”

只是,他们都很怀疑王妃翻动的那么快,真的能够记住吗?

“在坐的全都是凤月国的重臣,都是凤月国最优秀的人,连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她一个女人,凭什么做的到?”蓝岚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众人,故意提高了声音说道。

“皇上,桐城又传来急书。”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侍卫,急急的进来禀报。

众人原本也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听到他的话,仍就不敢相信,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一百多万两,从百姓那儿既然能够筹集到一百多万两,这,这怎么可能?

她刚刚感觉到了那人的靠近,并非是她听到了他脚步声,也并非是她辩出了他的气息,而是她的第六感觉感觉到了他的靠近,如今,他应该是离开了……

她一直都是极为的冷静的,这也是她值的骄傲的一面,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把她气成这样,因为,那些让她生气的人,她会直接的杀了。

“绝王不会是想让她来证明吧?”皇上的一双眸子微微的圆睁,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这绝王不会是故意耍他们吧?

看到众人的眸子此刻都望向凤阑绝。

她竟然来了这么一长串的‘理所当然’的说辞,让夜如梦无言以对不说,还要忍受她话语的摧残。

特别是在看到凤阑绝那一脸的迷恋时,心中更是妒忌的快要发狂,隐在衣衫下的手狠狠的收紧,收紧,那长长的指甲嵌入到了肌肤中,她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恰恰望向她的叶寒,微愣了一下,随即撇了一下唇。

上官云端微微转向她,轻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难不成,她对夜无痕的爱已经到了这种疯狂的地步,为了夜无痕开心,可以为他留下他心中的女人?

他不想医的人,你怎么求,他都不会理会,但是他想医的人,就算不让他医都不行。

凤阑锐也不由的愣住,眉头微蹙,神情间隐过几分担心,“去让人暗中查一下,有什么异样及时的回报。”

而且,这阁厢院并不是特别大,为何,他们转了这么久呢?而且,这一路转下来,他们也没有感觉有什么特别的异常的地方,似乎只是在中间的时候,穿过了一个过道。

皇宫。

她别的本事不敢自夸,但是,这整人的本事,却是早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他也知道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唯一能求的就是,凤阑绝能够让柳如絮少受点折磨。

“答应他吧。”只是恰恰在此时,夜无痕突然走了进来,低声说道。

为了她,他肯定会背上骂名。

“好了,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皇兄,你知道怎么做的。”蓝岚再次微微靠近蓝魅辰,低声了说道。话一说完,便自己先向前走去,这个时候,她留在这儿可不合适。

凤忆希原本缓慢的脚步,在听到蓝岚的话时,便停住了,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前面不远的蓝魅辰,疑惑中,却有着一丝下意识的防备。

“凤忆希,你到底要本王怎么做?本王歉也已经道了,为了弥补两年前的错,如今更是再次正式的来提亲了,你还要本王怎么做,你才满意?”阑魅辰此刻似乎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不由的低声吼道,眸子中的怒火也微微的升腾。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她,怎么会相信了他呢。

“绝王放心,上官云端没事,刚刚说累了,回去睡觉了。”皇上听他如此说,那敢缓慢了,急急的回道,心中却是暗暗庆幸刚刚没为难上官云端,要不然,还不知道这位爷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这一刻,她担心的不是她不能出去的后果,而是担心着,他不能识破上官凌雨的阴谋的后果。

“李妈,都已经检查过了,没有漏掉什么。”众人检查过房间后,并没有发现遗漏的东西。

上官傲天看到那根链子,身子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瞬间的呆住,直直地盯着那根链子,似乎一瞬间变成了雕像。

“王爷,今天是来迎亲的,您不能下马的。”随从的人连连的喊道,只是却已经迟了,因为,凤阑绝已经下了马,快速的向着大门走去。

他若是去做了,她还是坚持跟着凤阑绝走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叶寒的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说真的,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的抢过呢,这个女人胆子不小,不过看在她现在心情不好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而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呵,看来二皇子还想耍花样,既然这样,那她就……她毫不容易获得的自由,才不想那么快就断送了呢。

上官云端没有理会她们,不是怕了她们,也不是无言以为,只是不想跟她们浪费口水。

“你有迷药吗?”众人都把目光转向她。

“恩,这个主意不错。”其它的女人听到她的话,纷纷的附和,这样又可以阻止她出席,又不会遭成太严重的后果,更何况她们可以制造意外,到时候,自然没有人怪她们。

叶寒微愣,他原本只是想要捉弄一下凤阑绝的,却没有想到,这夜无痕比凤阑绝的反应更激,看来,夜无痕的心中真的是很在意上官云端,或者,比起凤阑绝来,他对上官云端的爱,并不会少。

“叶寒,这个时候,你竟然跟本王开这种玩笑,你信不信本王真接杀了你。”凤阑绝知道上官云端安全后,不由的将怒火全部转移到了叶寒的身上,这个男人,还真唯恐天下不乱。

“什么呀,我一直都是那么喊的,怎么就成了她的专用了,那我以后怎么喊。”叶寒急急的抗议,他可是一直都是喊绝的,听凤阑绝那意思,他以后岂不是喊不成了。

这一刻,他明白了,她答应嫁给凤阑绝绝对不是为了报复他,也绝对没有丝毫的勉强,因为,从她的眼神中,从她的轻笑中,从她那亲密的称呼中,都不难看出,她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凤阑绝。

这一刻,心很痛,真的很痛,是那种让他快要透不气来的痛,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心痛而死。

但是,他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所做的一切,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却让他错过了他的真爱。

秦思柔微愣,突然有些想笑,她这么去望向夜无痕,夜无痕保证一点反应都没有,因为,夜无痕的心中爱的人不是她,只有上官云端这么望着夜无痕时,夜无痕才会心疼。

“云端,以后,本王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凤阑绝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这一次,真的会把他吓死了。

“你?”凤阑锐惊滞,看来,凤阑绝已经知道他的腿伤是装的。双眸再次的一沉,狠声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纷纷的惊住,玲妃不是在十五年前就服毒自杀了吗?怎么还会为凤阑锐生了一个亲弟弟?

“传本太皇的命令,拿下他,若是反抗,杀。”太上皇再次冷声下着命令,想到他竟然控制了他,让他下旨传位给他。

她知道,爹爹对上官凌雨的死十分的伤心,也十分的愧疚的。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吗?”上官云端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慢慢的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回忆的恍惚,提出这个问题,其实是想要知道,他与二夫人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

只是,这次却似乎更多了几分伤痛。

“老夫人……”

“呵呵。”那个男人突然的轻笑出声,那声音中,带着太多的无奈与伤痛,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好一个不认识,我从十三岁便守在你的身边,如今已经快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来,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如今你竟然说不认识我。是,我都说了,所有的事情我都说了,但是我却不后悔,因为我知道,你这么留在府中,根本就不开心,而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以为你还能留下来吗?”

双眸扫过凤阑绝时,微闪了一下,今天不管是谁,都无法阻止他带走这个女人,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皇上的脸色瞬间的阴沉,一点一点慢慢的变黑,这凤阑绝也太不给他面子了,竟然真的要让他也在这大殿之上学狗叫,真是岂有此理。

上官云端也是暗暗惊滞,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这是那天爹爹送给我的,我一直想着在这洞房之夜给你戴上,当时爹爹曾经说过,只有真心爱着你的人,才能够为你戴上这根链子,我想,这根链子应该能够足以表明我的真心。”他的眸子仍就直直的望着她,脸上的轻笑也慢慢的绽开,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幸福。

随即转向尚书大人与夜无痕,轻声道。“王爷尚书大人,王爷,您们说是吧?”既然夜无痕自己来了,那她自然要好好的利用一下。

叶寒再吩咐了一些其它的事情后,便离开了皇宫,上官云端也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他。

二夫人愤恨的目光落在了上官云端的身上。

刚刚的抗议声,也都消隐了下去。

百姓原本都被她刚刚的气势震住,都有些害怕,只是听到此刻她这略带商量,而且又亲和的语气中,心中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而且也都是本能的从心底里,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但是细细一想,便也明白了凤阑绝的心思,有些时候,狠话,仇话说的前头,给她一个提醒,一个警告,也是好的,总比在她做出过分的事情再处置的好。

“恩,那真是可惜了。”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他一直都知道她的能力,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号召力,只是几句话,就让百姓们纷纷自愿的来捐款,她的身上到底还蕴藏了多少的秘密?

“皇兄,现在皇嫂可是比起更受百姓的爱戴呢。”凤忆希望了凤阑绝一眼,半真半假的笑道,说话间,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亲切的挽住上官云端的手腕,一脸自豪地说道,“皇嫂可是我们所有女人的骄傲。”

“本王妃的轿子,你也敢拦。”上官云端的脸色微沉,慢慢的掀开轿帘,冷冷的望向那个侍卫。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们两个。

上官云端也没有多问,只是任由着他带着她向前走去。

好在,后来又出了一个凤阑绝,听说,凤阑绝从懂事起,太上皇就将他带在身边,教了他所有该学的东西,虽然他贵为皇子,却是从小吃很多的苦。所以,凤阑绝在十几岁时,便已经威慑天下。

而且,太上皇一直都是最维护他的,也因为太上皇的健在,才让凤月国朝中一直安然无事。

另一个女人也急急的附和着。

她心以前之所以易容,就是担心有些男人看到她的容貌,仅仅喜欢她的容貌,逼迫于她,但是现在,她已经答应嫁给凤阑绝了,也知道凤阑绝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了。

其实,他的心中很希望凤阑绝能够真的退出,什么事都不要管,但是,此刻是凤阑绝自己要求的,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的担心。

只是,回到王府时,一个侍卫却快速的向前,低声说道,“王爷,丞相大人让人来请王爷,已经来过很几次了。”

凤阑绝的眉角微挑,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本王今天玩的有些累了,想休息了,明天再说吧。”

而叶寒正在研究着什么,他的面前摆着几个瓶子,瓶子里,装着几种不同颜色的药水。

“是豹头,属下让他去跟踪绝王的,难道有情况。”凤阑锐不曾开口,书房中的那个侍卫,突然惊声说道。“对了,我刚刚好像听到,谁要把你赶出去?!敢赶我的人,希望这后果,他能承受的起。”明明是赤果果的威胁,他却仍就是一脸的轻笑,一脸温柔的望着她,而那声音亦如刚刚的那般轻柔。

而且,这略显平凡的脸丝毫都不影响他那神彩风扬的气质与气势逼人的魄力。

从那丫头中毒的部位来看,那针应该是从这密室中唯一的那个小窗口处射过来的,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转向那个小窗口,眸子中隐过几分沉思。

只是,从凤阑绝下令将她们关押,到宴会结束,再到她们来到这密室,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这个人的速度还真够快的,而且,宴会一结束,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很显然,是有人在宴会结束前,就准备了这一切。

等到那些侍卫全部离开后,凤阑绝再次带着上官云端进了密室,双眸望向躺在地上的丫头的时,微微冷笑,哼,那人倒还真有两下子,竟然在他的面前,把证人给杀了,好,很好,他倒要看看,那人到底是多大的本事。

那丫头听到上官云端那轻柔的话语,神情微微的缓和了一些,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了,只是,身子还是完全的僵滞着,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上官云端,惊颤颤的问道,“王,王妃,奴婢,奴婢。”

上官云端对着她微微一笑,便也不再去刻意的劝她,而是有些随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上官云端安排好一切,才跟凤阑绝离开了那个密室,回到了房间。

她的易容术可以说已经到了出神入画的地步,就算再丑的人,经过她的手,也会变美的。

“你,你这个狠心的女人,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杀。”老夫人这才回去神来,走向前时,上官凌雨已经断了气了,所以只能愤愤的望同二夫人,狠声说道。

若是她的女儿能够当上凤阑绝的王妃,那他们家的地位就更上一层楼,以后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凤阑绝对上南宫雪的眸子……

她那声音也瞬间的变的弱弱的,带着几分胆怯。

她不忍心看着雨儿变成了一个废人。

“本王的决定,从来就没有人能够改变。”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一眯,再次狠声说道,今天就由他在做这个恶人,她们要恨,就让她们来恨他,将来,她们要报复要来找他,而不是去找云儿与凤阑绝。

“还不给本王动手。”这次不等众人开口,夜无痕便狠声下了命令,不给任何人留半点的余地。

迎亲的队伍来到王府时,个个都傻了眼,只见这王府,大门紧闭,王府外,不要说是人,就是连只鸟都没有。

“你这个傻子,快点走。”那丫头竟然突然的向前,去抓上官云端,那态度实在是太过嚣张。

房间内的上官云端暗暗好笑,呵呵,夜无痕还真的来了!好……

凤阑绝望向她的眸子中也隐过几分紧张,毕竟,他也不知道,她到底记了多少?虽然她刚刚翻动的很多,但是他也不太相信,她能够全部记住,就算换了是他,那么短的时间里,也绝对记不得那么多。

没有人规定,只不过是这么多年的封建思想,让她自己慢慢的养成了这种心理,便也愈加的让那些男人更加的过分。

她此话一出,众人更是彻底的惊住,在这个古代,向来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的好了,就自己的幸运,嫁的不好了,那就是自己倒霉,也只能认命,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反抗自己的婚姻,更不要说什么不字了。

那个男子一边说着,还一边暗暗的摇头,很明显,他应该已经成亲了,只怕他的妻子就是那样的女人,让他很无语。

上官云端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便上了轿子。

这应该算是首战告捷吧,对那些想要对付她的人,是一个很好的警告,她,上官云端向来就不是好欺负的。

“主子,她进城了。”门外的女子微微的垂着眸子,沉声说道,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害怕。身子也明显的僵滞。

一曲终了,房间内,便没有了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任何的动静,房门并没有打开,更没有人出来,整个阁院完全的寂静下来。

“怎么?本王的王妃还不能进宫给父皇与母后请个安吗?”凤阑绝的唇角扯出几分冷意,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声音中,更是带着明显的冷意,或者还有着几分狠绝。

“是,你刚刚表现的十分出色,讲的也十分的精彩。”,凤阑绝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笑意更浓,而随着那满满的轻笑,就连那眉角都微微的上扬,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至于本王的子民吗?臣服与本王的王妃,就等于臣服本王。”

“呃,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原来你脸皮竟然这么厚呀?”上官云端愕然,这个男人,也太自做我情了吧,什么叫做臣服于她,就等于臣服与他呀?

笑的这么开心?天呢,他在宫中可是已经近二十年了,还从来没有听到绝王笑的这么开心过呢。

依琴也快速的走了出去。

这笑,倒是与平时的月儿极像。

慢慢的接过了她手中的茶,然后端起,慢慢的向着唇角送去,只是到了唇角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不错,是我?上官云端,我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绝王。”上官凌雨也不否认,再次狠声低吼道。

“你?你竟然会武功?”上官云端再次的惊住,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上官凌鱼竟然懂武功,女孩子很少有习武的,更何况像上官凌雨这样的千金小姐。

“所以,那天你故意让我试嫁衣,就是为了让凤阑绝可以看到嫁衣的样子。”上官云端现在终于明白了她那天的意图,她与凤阑绝都以为,她会在那嫁衣上做手脚,后来,凤阑绝还特意的让叶寒检查了这件嫁衣,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才放心让她穿的。

皇上一脸的沉重,只是听到太医的话时,却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伤痛,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而旁边的几个皇室中人听到这个消息,也不见太多的伤痛,可见这皇室中亲情的淡薄。

“绝儿,你回来了?”皇上看到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低声说道,只是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异样的情绪。

“你属狗的呀?”等到他的唇离开她时,她还微微的有些气喘,略略抬眸望向他,略带不满地说道,这个男人怎么还咬起人来了。

“你看我这个样子,他怎么可能会对我怎么样呀?”上官云端抬眸,直直地望向他,这般近距离的与他对视,他总应该可以看清她的样子了吗?心中似乎突然的多了几分紧张,望向他的眸子眨都不眨一下,仔细的看着他的表情。

“你对着这样一张脸,难道就不会感觉到恶心吗?你就不怕半夜醒来,突然看到这样一张脸,会直接的被吓死。”上官云端双眸微闪,有些半真半假地说道。

当时,凤阑绝来京城提亲时,虽然是奉了皇上的命令,但是迎亲的队伍却并没有一起同来,因为,他也没有想到,会真的在这凤月国找到自己想要的女人。

她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仅仅因为她的那句上官,就因为知道了她的姓,但是却又不确定上官家的哪一个小姐才是,所以便设计了这么一出。

再怎么着,她们也不会输给一个傻子呀。

神色间也没有任何的异样,似乎与上官云端完全的不相识……

她突然记起,那天,他是抱过她的,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她的尺寸的。

竟然有传言说他的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她真的很怀疑那传言,一个身边从来没有女人的男人,能够一抱便清楚的知道她的尺寸吗?

而夜无痕此刻的意思,明显的是想让她回去,而且还给足了她面子,似乎根本就没有休书那回事。

带着他前所未有的紧张,带着他从来没有的害怕。

众人莫名其妙的望着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王爷问她话呢,她怎么数起手指来了。

上官云端的话语故意的停住,左手用力的扳着右手的一根手指头,似乎是想要强烈的表达着什么,但是一下子又表达不出来的样子。

不要说她此刻是故意的装出来欺骗他的,就算她真是因为那些原因嫁给他,他也会立刻答应她。

他不会是说真的吧?真的要今天成亲?

只是接下来,每次上官云端想要动筷去捻菜时,凤阑绝都会准确无误的将她想要捻的菜放在她的碗里。

“梦儿,稍安勿躁,母后会给你想办法的。”皇后微微的转向她,低声劝道,生怕她当众惹出什么事来。

她以为,肯定是绝儿拦住了上官云端,便没有再让人去找了。

她这也不算是说谎,她刚刚的确是见到凤阑绝了,只是不像皇后想的那样罢了。

“礼成,送入洞房。”

“父皇,若是我们跟大家都一样被灌醉了,或者,反而倒是帮了我们的忙了。”二皇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一脸阴险的说道。

只是二皇子倒是还挺能喝的,仍就还没有醉死。

难道王爷喝了那么多都没事呢?

凤阑绝的身子完全的惊住,脸上快速的漫过担心害怕,第一反应便是,难道她被人劫走了?

刚想要喊外面的侍卫去找她,却恰恰看到桌上有一张纸,他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走了过去,拿起桌上的留书,看到她那张扬的字体,他的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就算如此,也不能在洞房之夜,出去呀,她可知道,这是他们的洞房之夜,一刻值千金呢……她竟然,竟然,而且,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过她,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先告诉他,不能自己去冒险,而很显然,她一直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

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一沉,眸子深处的寒光猛然的射出,骂她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