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寒烟翠:第24章:毒永恒

江上寒烟翠 作者: 王黄豆豆

………………

当散落在乌拉尔以东的蒙古各部,开始转而与大明会盟时,据说,罗斯人已经得到了消息。

现在墨镜已成了非富即贵的象征。

现在,他更加壮志凌云,已有了气吞山河的新志向。

挟持着弘治皇帝,在大漠之中的巨大声望,他需一个个的部落的进行走访,和每一个牧民,每一个部族的首领,甚至是老人和孩子去恳谈,去了解他们的心思。

他们心里……激动哪。

“是啊,陛下,老臣见那诸部的首领,个个战战兢兢,他们对陛下,是真正佩服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所谓恩威并重,陛下亲往大漠,乃是恩,诛杀不臣,既为威……还有那些首领带来的护卫,见陛下犹有神助,都吓得脚软了,在天坛之下,都跪了,陛下上了车驾,他们口里还在絮絮叨叨,念诵着万岁。”

此言一出,其他的首领开始跃跃欲试,似乎想要阻止什么。

方继藩在旁,看得目瞪口呆,他喜欢伯安讲道理的样子,很认真,很专注,道理明明白白。

朱厚照笑的更加诚挚。

做宦官有什么用,努力了一辈子,不还是人的出气筒,给人背黑锅的吗?

方继藩低头,有些羞愧。

王守仁想说什么,他戴着墨镜,墨镜之后的眼睛,方继藩看不见,可随后,他晒然,将这要脱口而出的话,吞咽进了肚子里。

祭坛的角落里,是一个礼官,此时开始取出了竹简,开始记录。

那么……就没问题了。

方继藩:“……”

朱厚照道:“这是当然,如若不然,怎么骗得了父皇?哎呀,本宫头也昏沉的厉害,现在,本宫总算是将这事,办成了一大半,接下来,就全部靠你了,反正父皇已是药翻了,这事,不干也得干,呀,本宫头昏的厉害,老方……你记住……这盟誓之礼,就交给你了,你若是没办好,中途出了什么岔子,或是被人识破,又或者……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困的厉害……”

清晨。

萧敬笑吟吟的道:“陛下……今日精神真好,龙行虎步,奴婢都认不出来了。”

“这涉及到了千千万万人的生计,用你们读书人的话,叫做关系社稷苍生。”朱厚照在旁添油加醋。

朱厚照几乎对弘治皇帝寸步不离,弘治皇帝将他叫唤到跟前来,道:“近来怎么这么老实?”

朱厚照觉得不耐烦:“我顺道再将回回语还有朝鲜语以及葡萄牙语,一并和你说了吧。”

尤其是弘治皇帝这样的人。

起初的时候,万万不愿意戴着这金链子,可现在听说,邓健居然要用缕空的金链子,来替换这实心的金链子,他反而觉得不妥当了:“若是如此,岂不是骗人?我王不仕,戴根链子,还需戴个空心的?”

可习以为常之后,方才无数商贾看自己那激动和羡慕的目光,居然……挺爽。

众商贾:“……”

“还有那脖子上的链子,金灿灿,眼睛要晃瞎了。”

邓健像看动物园的大猩猩一样的看王不仕,道:“那是我亲少爷呀,可不能让他将家败了,家若是败了,我对不起我亲老爷,还有方家的历代太公,更不必说对不起我爹和爷了,以后到了九泉之下,见了我爹,我爹问我有没有伺候好少爷,知道我若是让少爷吃了亏,上了当,非抽死我不可。”

邓健说的很认真很真诚。

王不仕也算是服气了,正要匆匆上车,这时,却听身后道:“老爷,老爷……”

方继藩懒得去看,只晓得自己有这儿子,也得抽他。

…………

弘治皇帝无奈,却只好点头。

萧敬颔首:“遵旨。”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

说出这里时,方继藩下意识的脸微微一红:“我觉得,陛下当然是原谅太子殿下。”

“少爷……”一见到方继藩,邓健的眼泪,便一下子泛滥起来,几乎抱着了方继藩的大腿,开始拿方继藩的裤脚擦拭自己的涕泪。

“父皇……”朱厚照道:“这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啊。”

股票的涨跌,本就和铁路的修建和未来的运营息息相关。

且不说,弘治皇帝只此一子,这祖宗基业,迟早还是要交在他的手里。

王文玉兴奋无比的道:“正是如此,日月为明,这是我大明万世永昌,坚不可摧的征兆,放在从前的说法,这叫什么?”

他脑子里,千头万绪,竟是有些乱了。

十天不到的时间,净赚近四百万两纹银。

可哪里知道,这投机,绝不只是运气这样简单。

五辆马车,稳稳的停在方宅的门口。

方继藩坐着,慢吞吞的呷了口茶,眼眸瞅了瞅王不仕,调侃着说道:“你别光顾着说,你倒是拜下来呀。”

方继藩笑嘻嘻的道:“不急,很快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我思来想去,还需有一个人,来办才好,等我将那骨骼清奇的人才召回来,这事儿,也就妥当了。”

兰州新城里,这一座依托着矿业而发展起来的城市,拔地而起。

弘治皇帝道:“去西山钱庄,取一笔内帑银来,取五百万……”

最让方继藩无语的是,当初让陛下从国库里掏钱,陛下不肯掏,现在好了,让陛下买股票,陛下倒是买的一身的劲。

毕竟,大爷我可是分分钟多少两银子的人,人一下子开始膨胀了,不将小钱放在眼里了。

这不是找死吗?

“你对此,以为如何?”

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也绝不是说,先制定一个漂亮的法典,而后,所有人都遵守这个法典,于是,就海晏河清,天下太平了。

朱厚照等正事儿谈完了,便要抬脚起来,踹刘瑾:“狗东西,听说你在保定府,过的比本宫还快活,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刘瑾来不及咀嚼。

第三章送到,继续求保底月票。弘治皇帝对于方继藩很满意。

弘治皇帝深以为然的颔首点头:“那么,朕就照准了。”他敲了敲案牍:“朕迟早,要将佛朗机舰队,一网打尽,这造舰之事,万万不可贻误。”

萧敬打了个冷颤,拜下,艰难的道:“奴婢,该死!”

他郑重其事的对贵人道:“阁下,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

再者,这铁路一修,简直就是利国利民,对于新政的推广,有着更大巨大的好处。

一切都已安置妥当。

方继藩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朱秀荣却莞尔一笑:“夫君是驸马,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还请三思。不过……我岂会不知,男人在外,谁没有妻妾呢,倘若夫君当真……”

何况……这女医,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

弘治皇帝竟是沉默了。

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继续道:“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高攀的上我这徒孙?”

“梁兄……”刘焱要哭了,一双眼眸睁得老大,看着粱储。

至于对刘文华的赏赐,这赐金三十万……呃……虽然不够买一个厕所的,可是真正荣耀的,却是营造石坊啊。

“草民,并非是梁如莹的未婚夫。”刘文华觉得自己要疯了。

他脑子发懵,心里真是后悔不迭,只是……他不甘心,他怎么甘心呢,自己可是天之骄子啊,他求救似得,看向自己的叔父,不禁惨然道:“叔父……”

这是朱厚照大展身手到时候。

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这么多规矩。

不久之后,内阁大学士以及各部的部堂,纷纷到了奉天殿里。

他咳嗽一声:“方卿家能活着,这是大喜的事,朕……实在是高兴的很。”

因而,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

“噢。”朱厚照一下子恍然大悟,他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这样说来,这钦天监从前说的鬼话,其实……都是骗人的,捡着好听的,给父皇说的?”

没啥印象,不认得。

可现在……

今日乃是廷议的日子。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