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寒烟翠:第31章:受制于人

江上寒烟翠 作者: 王黄豆豆

这皇位,只有秦寂言的儿子能坐!

山里那座宫殿,他们之前人少拆不了,现在总能拆了吧?

秦寂言将赵王的檄文随手丢在桌上,冷冷的道:“你们莫不是以为,按赵王的要求办了,他就真是会退兵吧?”这群武将是要多天真,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记得他姓秦,他记得他的祖父是昭仁太子,是皇室正统血脉,他不会也不能毁了祖宗基业。

听到凤老将军在公开场合说出这话,风遥发现他仍旧激动的不能自已。

“寂言可次可是出尽了风头。明年肯定能稳坐,大秦女子最想嫁的男人榜首。”焦向笛一脸戏谑,贱贱的表情,让凤于谦有一种,给他一巴掌的冲动。

“你什么意思?”君亦安皱眉,总感觉这话不太愉快。

“好。言将军你快一点。”承欢等人杀到言倾身边,哪怕被赵王的兵马包围住,几个小子也没有一丝惧意。

“好人?不杀你就是好人?”这次换秦寂言想笑,看顾千城的眼神也柔和几分……

这是威胁,可无疑是有用的,君亦安瑟缩了一下,半天不敢动。

“咳咳……”顾千城轻咳了一声,唐万斤猛地抬头,跳了起来,欢喜的喊道:“千,千城……”

顾千城不在意老太爷想什么,自顾自的道:“虽没有好处,但也没有坏处。不过,要周旋得当,千雪侧妃的位置肯定跑不掉,说不定世子妃也当的。”

这样情况不是顾千城想看到的,大秦要是分裂,北齐与西胡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到时候天下必乱,可是……

景炎,他占了天时、地利,甚至还有人和……这世间没有谁离不开谁,少了谁都是一样过,绝不会出去离了谁就活不下去的事。

《夷国志》上记载过支灵川,可并不详细,显然是写书的人没有爬完支灵川左右两侧的雪山。

“嗯。林宇的父亲是捕快,他从小就跟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之下便喜欢上破案。”对于打算用的人,秦寂言还是很了解的。

秦寂言这话中然损了一点,可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顾贵妃能得宠这么多年,肯定有她与众不同的地方,让老皇帝喜欢……顾千城和景炎虽然没有说太多,可他们谈话的时间却不算短,只不过大部分时间,两人都是在沉默中度过……

完全是屠手博斗,顾千城就在暗卫目瞪口呆中,用二刻钟的时间,就面前七个大汉放倒。

于是,秦寂言就处在土匪的包围圈中,看上去他好像处在弱势,可包围秦寂言的土匪却没有一个敢上前,猪头六也不敢下令。

秦殿下把肉往顾千城面前一放,一句话都没有说,顾千城直接装不懂,甚至不给秦殿下说话的机会,起身朝暗卫所在走去。理由是,她要找暗卫帮忙,看看还能不能凑齐一点炸药包的材料。

德妃还真是看得起她,以为娶了她就能得到封家的支持?

当然是故意的了。

顾千城点了点头,又问:“是谁打捞上来的?”

“现在可以把人拿下。”秦寂言对那什么倪月,可是一点也不客气。

武毅也不想这样,可唐万斤这人要不盯紧,一个眨眼的功夫就会惹麻烦。而唐万斤惹了麻烦最后还是要他来处理。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他只能时刻盯着唐万斤,不停的告诉他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当然,睡前唐万斤不忘提醒武毅,“千城回来记得叫醒我,我有话要和千城说。”他要告诉千城,不是他没用,实在是那头狼太狡猾了,打的他快累死也打不死,最后只好丢给那叫什么凤于遥的。

“真的?”秦寂言眼前一亮。

此言一出,北齐人都不觉得有什么错,因为这是事实。

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局。

这么小的孩子,才刚刚长全,他应该在她肚子里再呆三个月的,可是她这个母亲无能,没法保护他。忍着心痛,忍着自责。顾千城轻轻地用手指将他嘴里的秽物取出来,然后在他的小屁屁上轻轻一拍。明明已经痛得全身都在颤抖,可顾千城拍孩子的动作,却是极轻柔,将力道控制的刚刚好。

黑衣人很快就出现了,一行十六人,黑衣蒙面,手持大刀,一看就知不是好人。

角色转变,心境与处事手法也会变换,比如太上皇。

顾千城反应过来,气坏了,“什么?唐万斤,你又去砸人家的城门了?我不是告诉你,要学会控制力道吗?”

声音极轻,可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蜘蛛女叶霜立刻后退,不敢有片刻的迟疑。

秦寂言这一次失踪的,实在是太久了。周王和五皇子,并不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就死心,相反他们两人反倒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而联手,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要秦寂言的命。

“我们走了。”用衣服,将顾千城绑在自己身后,秦寂言没有任何犹豫,跃上悬崖壁,一步一步往上爬……

更加坚定要把这些人一网打尽,赶尽杀绝。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说他没出息,对他们来说皇上那可就是神明一样,他们也想跪。

皇后娘家要真和顾家联姻,皇后为了家族利益也要站到顾贵妃那边,到时候他在后宫不仅没有一个说话的人,甚至还会多一个熟悉他的敌人。

被摆了一道,顾千城气极,不抱希望的对太上皇道:“太上皇,民女略懂医术,可否让民女一试?”

而且,程家直面危机,承担所有责任,完全不推诿、不遮掩的态度,让许多百姓赞赏。认为程家虽出了一个杀人凶手可却敢于承担错误,不像有的权贵那般,出了事就以权压人,逼得百姓有冤无处诉。

一路快马加鞭,不断换马,终于在跑死三匹马后,赶到江南。可此时,离顾千城被绑,已经是十一天了。

他知道,他没有保护好顾千城;他知道,他让皇上失望了;可这并不是他消极的理由,不管皇上怎么处置他,现在他都是皇上的影子,他必须保护皇上的安全。

随着一声声口哨声响起,整个军营都随着震动,很快就有大队人马出来拦截秦寂言,并且还有弓箭手。

天牢里只关了三个犯人,除了周王和荣王世子外,就只有倪月。秦寂言这次过来,是来见周王与荣王世子的。

又或者不是因为失去耐心,而是赵王造的是太上皇的反,而他们造的是他这个新帝的反,所以罪名更重?

没有封家那几位,他这个皇帝会很累。

“继续扩大查找范围,京城上下无论是谁,都要灌一碗药,包括宫里的人。”这话是秦寂言对锦衣卫说的。

其他人见状,有样学样,一个个呸了赵王一句,这才离去。

顾千城忙丢开水,抱起铜盆吐了出来,“呕……”

这就是孕妇,前一秒还想吃东西,下一秒却闻不得这味。这段时间,老管家和子车可没少被顾千城折磨,两人也习惯了。

见秦殿下脸色稍好,顾千城又开始诉说,自己一路的艰辛,与秦殿下的重要性。“殿下,你就别生我气了,我一出来就后悔了。没有你在身边,我什么事都要自己安排,刚开始什么都不懂,手忙脚乱的,有好几天都饿肚子,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你不知道我当时多希望你在我身边,做梦都想你陪在我身边。”

真是太可怜了。

“不知道。据说赢皇很喜欢九这个数字,我们猜测有九道石门。”如果是九道十门的话,后面的计算量会更大。

要知道,现在可以没有计算机什么,长生门这些人完全是凭手算,这简直是要人命。

妈蛋,别说计算了,人家算出来了,她也看不懂。

顾千城却是无事人一样,静静的站在石门前,等石门打开。

结果,不知是顾千城太用力,还是风遥坐的位置太好,顾千城明明没用多大的力气,风遥却因为这一脚而滚了下去,因为他身侧是一个斜坡……

至于孤零零,躺在山拗处的风遥?

没杀他就该庆幸了,她又不是他娘,还要照顾他一辈子不成。

顾千城一点愧疚感也没有,凭借良好的记忆,顾千城虽然多花了一点时间,却安全抵达目的地。

树下死了四个人,血腥味很重,却没有野兽过来的痕迹。顾千城再次肯定,这个林子外围,应该经常有猎人过来,所以这附近都没有什么凶猛的动物,这一晚她会很安全,当然……

一共五俱尸体

那匹马跌倒在地,受了惊吓,正狂燥不安,四肢乱踢,见有人靠近不停地喷着热气,那马眼瞪得和铜铃一样大,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没必要为了一个座位,让秦王不高兴,至于秦王刚刚是不是因为女官,而出言激怒太后,稍后只消试探一二就行了。

秦寂言的动作温柔而小心,就好像顾千城是易碎的瓷娃娃一样,生怕力道重了,她就会碎……

啪嗒……啪嗒……

人已死,他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我理解,也请殿下你理解一下我的处境。”顾千城想了想,又后退三步。

现在的她,要的不仅仅是活下去,她还要手握大权,将其他人踩在脚底!

“属下曾见过顾姑娘的字,许是没有差。”顾千城那一手簪花小楷,尽得卫夫人真传,一般人见过一次就不忘。

他算是看明白了,虽然皇上最近越来越疏远秦王殿下,可心里还是想要秦王殿下继位,不然不会想着将机会留给新帝,让新帝施恩于年轻举子。

“没有,我自己想不开。”见景炎过来了,顾千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

“所以平西郡王妃才不想他离开。西北那地民风彪悍,又靠近西胡,时不时就有战斗,而且这两年西胡也是蠢蠢欲动,指不定就会打起来。文官还好,至少在城内,可言倾就不同,他去西北绝对是一件危险的事。”景炎说这话时,一直看着顾千城,见她脸色微变,便知顾千城肯定是知道了言倾的心意。

只要他对五皇子露一点口风,五皇子肯定会同意。不过……

“我……劝说,言将军会听吗?”顾千城艰难的开口。

连封似锦都知了,他居然都不知,想想都是心塞。

殿内,除了圣后的凤座外,再无其他桌椅,圣后所说的椅子,自然是指凤座。

圣后,早就妥协了,只是不甘心罢了。

底牌?

除去叫嚷的最大声的太监外,其他几位文臣、武将也都在用生命保护秦寂言,只不过他们不像太监那样叫出来罢了。

老太爷根本不知顾千城回来的事。

这一件件,一桩桩,顾老太爷要是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他这些年就白混了。

正好,这个时候去探查原委的下人来了,窦氏知晓原因后,长长地松了口气。让身边得利的人先去给顾千城道歉,自己则去给老太爷解释。

“小东西,你这是发现了什么?这么激动?”顾千城拿小雪貂没有办法,再加上她知道小雪貂不会乱来,便决定进去看一看。

算了,左右只是一个小玩具,又不是好吃的。

就算秦寂言武功高强,可皇宫侍卫这么多人,还能让秦寂言一个人讨得好?

此刻,顾千城终于明白,北齐太后和摄政王听到秦寂言那般无耻的话,心里有多郁闷!

天助自助者,既然没有人来帮他们,他们只能靠自己了。

“顾家第三代都不简单。”顾千城倒是不怎么在意,双手捧着冰镇的山楂汁,盘坐在矮榻上。

秦寂言没有接,低头就着杯子喝了一口,然后……

哗啦一声,顾千城从水里站了起来,甩了甩湿发,顾千城拿过一旁的毛巾,将湿发包起来,随意的擦去身上的水珠。

“千城姐姐!”

凤老将军问了,可秦寂言并没有回答。

景炎皱眉,目光不自觉地往下移,可顾千城此时坐着用膳,他什么也看不到。

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吃得下饭,他快烦死了好不好。

“是的,母蛊就在令牌里,捏碎令牌就能拿到母蛊。”母蛊一直都在顾千城身上,要不是这样,武毅也不会处心积虑的接近顾千城。

而隶属太上皇那派的官员,见这些大臣将罪名推到家人身上,也开始出来与秦寂言争锋,并且牵扯出朝中不少官员。

顾千城淡淡开口:“你没得选择。”顾夫人不会放过赵婆子,赵婆子只能跟着她。

顾千城平时胆小懦弱,连大声说话都不敢,顾千城突然一呵,孙妈妈要是不吓到才有鬼。

顾千城示意孙妈妈上前,帮她把床板掀开,孙妈妈不知顾千城为何这么做,可看顾千城不急不躁的样子,只乖乖地照做。

“不是,是长生门的人。”长生门的人已经在京中活动,秦寂言也就没有隐瞒的意思。

封首辅说他们是要权不要命,可他们哪里真得会拿命去拼。封首辅了解皇上,他们也不是一无所知,他们虽是为了家族利益,与皇上争权,可却没有想过拿身家性命去争。

一开始,他就不喜欢这些人,也没有顾千城的耐心。

“刀枪不入?那用火吧,这玩意儿水嘟嘟的,咱们把它烤干。”顾千城的话落下,暗卫就立刻把它丢地上,那白卵落地的瞬间弹了一下,又在地上滚了几圈。

五百万两虽然让她肉痛,可能解决唐万斤这件事就行了。

虽说边境消息不灵通,可老皇帝病重的事,却是隐瞒不了的。这个时候急诏储君回朝,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命秦殿下回去,等着继位。

不是因为怀孕,是因为累得。

“带下去拷问,问不出东西,明天推出去杀了。”秦殿下虽然为了城中的百姓后退十里,可他并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是。”面瘫言倾就是撒谎也撒得和说真话一样。

“坐下来正好。”秦殿下坐下后,也不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微扬着头示意顾千城上前。

“哦……承欢给我们准备的宵夜,要吃吗?”秦殿下非常无耻的将唐万斤给剔除了。

里面是双人份的肉汤,现在还是温热,一打开香气扑鼻而来,引得人饥肠辘辘。

“今晚肯定没有看黄历出门。”从水里钻出来,景炎狠狠抹了一把脸,恼怒的拍打着水面。

景炎一边奋力的往前游,一边想着他和秦寂言的情况,越想越觉得命运他娘的就是一个狗屎。

“如果希望他们二人都能理智一些,他们的仇人从来都不是彼此,如果他们能冷静下来好好谈一谈,就该明白现在的情况,他们二人联手才是最好的。”顾千城强迫自己躺在床上,只是她仍无法入睡,只能睁大眼睛看着床顶,眼中蓄满担忧……

打架?除了腿和心口外,他其他地方都没有伤,他爹娘到底是有多瞎,才会认为他是真得打架受的伤?

“看看水里还有没有其他人。”秦寂言看到子车一直拖着老管家,心里就明白顾千城肯定不在水里,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秦寂言冒不起这个险,所以让暗卫仔细查看。

江湖人,重义,重诺!

高兴自己眼光好,挑到了天下最出色的女人!“咔嚓。”

华大夫没有给顾承欢喘息的时间,趁他没有防备时,快速将右腿也接好了。

“小人不知。”大管怕顾千城生气,连忙补了一句:“大少爷是被四个军汉抬回来的,他们把大少爷放在门口就走了。”

顾千城站在院子外没有走,她要在这里守着承欢,等太医过来。可是,等了半天没有等到顾家请的太医,却把秦王府的太医等来了。

“我?我暂时没有嫁人的打算,我和老太爷把话说清楚了,老太爷退了一步,短时间内应该是安全了。”至于能安全多久,顾千城也不敢保证。

他的人,他自己会保护!在秦寂言丢下龙宝,带人前往长生门时,景炎也悄悄带人前往长生门。

从渡口走到长生殿,约莫需要一个时辰,长生门的人平日里都是骑马或者坐马车来回,凤于谦登岛时就是坐马车过去的,可是……

“来人,来人……有人大闹圣殿。”引路的人与侍卫过了几招,发现自己占不到多少便宜,大喊了一声。

毕竟是孤身一人,而且还睡在树上,顾千城睡得并不安稳,天不亮就醒了,而且全身酸痛到不行,胃一阵阵抽痛,显然是饿得不行。

“不要让他们知道就是了,凤于谦的大军五天后就能到,届时你和策儿随大军进城,揭露景炎的恶行,把一切罪过推到景炎身上。你是策儿的母亲,又有凤家军和顾承欢的大军相助,没人敢为难你。过几天,我再出现,到时候就说我被景炎囚禁于宫中密室,是你找到了我。”反正景炎已经在人前冒了头,他不介意往景炎身上多泼点脏水。

“无所谓,反正我要退位当太上皇的,名声于我无用。”只余几年寿命,秦寂言看得很开。

“我知道了,多谢。”顾千城拿着东西,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又让人帮她准备一叠干净的白纸、火折子和小刀。

一个个围着顾千城像是什么样子?

神女庙里,仅仅只有十几俱干尸,和这些数字不成比例。

“你真不需要上去吗?暗卫似乎忙不过,万一他们出事了怎么办?”顾千城担忧的道。

按说,这样的情况下,顾千城腹中的孩子早就掉了,可她腹中的孩子不仅没有折腾掉,反倒越养越好。

怀个孩子跟怀命似的,孩子这才几个月,她差不多就折腾掉了半条命。

老管家离开不到一刻钟,就回来了,“姑娘,船安排好了。今夜就可以出发。”

这个时候她们就是没有病,也要装出病得严重,不然她们这两个做媳妇的,还不得被老夫人骂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