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寒烟翠:第88章:一望无边

江上寒烟翠 作者: 王黄豆豆

黄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脸不甘心反问道:“不能用强那就只能用银子赎,就算他们用原价把土地卖给我们,那也是几千万两白银。”

杨夫子又走到了尹潇潇身后。

闺阁少女相交,送的生辰礼不必太贵重。谢明曦今日送的是一套玉质的梳子。林微微送的则是一套文房四宝。

让谢明曦禁足也就罢了!为什么她也要随之禁足?

“好霸道好帅气!我实在太爱顾山长了!”

她不会再嫁人,不会再进宫。这一生,她要像顾山长这样,不依附任何男子。活得恣意,活得洒脱,活得自我。这是盛鸿第一次伸手拥抱谢明曦。

建文帝猝然离世,众人皆悲恸不已。她这个女儿,自然也为父亲的逝世而痛苦难当。只是,如今守灵已有月余,再多的悲痛泪水,也有流尽之时。

她一直疼惜侄儿顾清。可侄儿再亲,到底隔了一层。

盛鸿立刻接了话茬:“母后教训的有理。以后,儿臣遇事三思而后行,绝不敢再任性妄为。免得连累了皇后的声名,更不敢令母后操心忧虑。”

白白看了一场大戏的贵妇们,目光立刻在这十余个青年俊彦的脸上扫了一遍。

到了殿外,不约而同地呼出一口气。

竟转身就走了。

淮南王世子往日从未将谢家放在眼底,今日被拦在门外,怒火蹭蹭往上涌。原本是来赔礼的,语气也硬了起来:“我要见一见妹夫。”

之后数日,李湘如神色如常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流言风声果然渐渐平息。

李湘如暗暗撇嘴冷哼,面上却露出热络的笑容,笑着上前:“三皇嫂,七弟妹,我可算把你们两个盼来了。”

方若梦无奈苦笑:“我又没招她惹她,她这又是怎么了。”

不等萧语晗应下,尹潇潇便已一个箭步冲到了一个美人灯前。

这张脸怎么这么眼熟!

六公主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敏锐得令人心惊。绝非普通等闲之辈。她到底是何身份来历?

谢明曦收了这份礼物,心情也觉愉悦。

宁王:“……”

顺利打发走了喜滋滋兴冲冲的七皇子殿下。

俞太后不得不抓紧芷兰玉乔的手,借着她们两人之力稳住身形。

俞太后:“……”

……

李湘如回过神来,略一点头:“让她进来。”

盛锦月自觉满腹委屈,挨了一记巴掌,更是委屈,立刻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你们都怪我!我在书院受委屈被欺负,你们怎么也不问一问?都嫌我丢人,那我以后就不去书院了!反正我读书读不好,也没人疼我!”

“谢钧!”永宁郡主目光阴狠,带着一丝疯狂:“我绝不会放过你!”

颜蓁蓁:“……”

他是闽王心腹。

那男子沉声答道:“末将姓苏,是蜀王殿下麾下的亲兵。”

救皇上啊……

……

谢明曦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如此就好。我还担心以后每次月末考核都拿甲等第一,会令大哥和二姐难堪呢!”

最令人惊讶的,是永宁郡主一直未曾出言。

永宁郡主神色一僵,迅疾恢复如常,淡淡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自信是好事,自信过头,就是狂妄了。”

从她嫁给建文帝的第一日开始,婆媳两人便互相憎厌,互看不顺眼。她身为儿媳,天生便居于劣势。声称爱她的丈夫,同样是个孝顺的儿子,多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她也因此生生受了数年磨搓。

看着一脸杀气的嫂子,永宁郡主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总不能说“其实我根本不在意他爱睡几个睡几个”吧!

莫非是恼恨过度,反应不过来了?

谢明曦心中有怨气,也是难免。

这才能彻底地压下四皇子的嚣张气焰!

提起此事,丽妃心中冷哼一声,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意:“妹妹说笑了。”

谢明曦又补了两句:“顾山长和一众夫子今日点名表扬了我。说莲池书院开设十余年来,能考满分的学生绝无仅有,只我一个!”

无人知晓,起因是远在蜀地的顾山长。

谢府上下人人向着谢明曦,他一刻都不愿在谢府多待了。

不待盛鸿吩咐,湘蕙和魏公公已各自拎了四层的食盒上前。小巧的梨花木圆桌上,很快摆满了精致的菜肴。

李湘如皮笑肉不笑地嗯了一声。

盛鸿目中满是疑惑:“明曦,今日在朝上,李阁老上奏折弹劾,岳尚书认了尸位素餐无所作为之过,人证物证俱全,齐郎中高价泄密考题,已经触怒父皇,是死罪!”

算了算了,还是明晚再好好休息吧!

谢明曦没去看李湘如快喷火的双眸,转而对萧语晗笑道:“我们一起去给母后请安。”

莲池书院今年多收了二十多名学生,琐事也多了不少。好在有谢明曦相助,顾山长才能忙得过来。

能让一向坚强的方若梦这般伤心难过,除了李默那个混账,也没别人了。

闽王立刻不乐意了:“你说这话是何意?成亲之后,我对你一直敬让十分,堪称百依百顺。嫁给我哪里不好了?”

借刀杀人,手不沾血。

他拆了信后,被信中内容大大震惊。翻来覆去的将信翻看了数次。

河间王和临江王迅速对视一眼,嘴角不约而同地勾起。

好戏,终于来了!莲池书院。

一张口,便是“小女愚钝有此成绩全仰仗夫子精心教导”,抑或是“小女天资平平能考中前三皆因勤奋”。

谢明曦忽地转头,淡淡说道:“我们来得迟,找个角落处坐下便是。今日有人发言,颜夫人不妨好好听上一听,学一学如何做个尽心尽责的母亲。”

呵!男人的情深意重,到底能维持多久?

俞太后心中难得掠过一丝悔意。

待到建安帝一行人被逆贼袭击俘虏之事,谢钧恨不得给佛祖上三柱高香。

昌平公主被气红了眼,不管不顾地说道:“母后要消气,只管拿我出气。不过,瑾儿的亲事,母后是休想再插手了。”

谢钧果断地选了女儿。

“你去了有何用?”淮南王冷冷道:“莫非还要去谢家闹上一场?还嫌不够闹腾,继续给我添乱!”

闺房里,只剩谢明曦和丁姨娘。

这一回进攻的时候挑在了黎明前人最困乏无力之时,令人始料不及。不过,自己这方早商量好对策。设在皇陵最醒目处的瞭望高楼里,早已安置着几个朝廷官员。杀一个扔出去,足以震慑住对方。根本不用动手,就能将朝廷的军队逼退。

时间紧急,不容犹豫。

这等无形的威胁和悬在头顶的长刀随时会落下的惊惧,才是最大的折磨。

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林微微方若梦等人比颜蓁蓁略强一些,也是满面红晕,只会咯咯笑了。

谢明曦早有准备,半个时辰前就打发人给董太太送了口信。此时,董太太已领着两个家丁在楼下等候。

谢明曦却轻声道:“公主殿下,我想看看你的右手。”

俞皇后故意提起赵长卿有孕之事,李贤妃竟浑然不知!看到蠢钝的侄女,李太后气不打一处来。

过了片刻,沉默安静的芷兰进来了。拿着帕子为俞太后擦拭汗珠。

这世间,唯有真心才能换来真心。

“公主殿下,”染墨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淮南王目中闪过怒气:“我叮嘱过多少回。让你戒骄戒躁,沉稳行事,别胡乱出手招惹谢家。你当面答应得爽快,一转脸就将我的话抛诸脑后!”

谢明曦和俞太后对视一眼,心中各自冷笑一声。

萧语晗轻笑着张口打圆场:“还有众夫人未曾觐见,来人,去请林夫人。”

俞太后心里又是一声冷哼,面上笑容如常:“母后喜欢谢氏陪伴,便由谢氏扶母后回寝宫。”

前世的丈夫!

最想见四皇子的人,就是她!

一眼便看到了四皇子。

轻飘飘的两个字顺着风钻进尹潇潇的耳中。

尹潇潇所有的羞窘,瞬间化作汹汹怒火。

第二组第三组也在一炷香的时间里跑完五圈。不出所料,第一轮众学生俱是十分。

松竹书院的学生们一起高声呼喊,为四皇子助威。

一路随行“守护”两人的年轻侍卫,是周全的堂弟周三郎。这等机密要紧之事,盛鸿自要交给心腹。

兄弟两个看完信后,又哭了一场。

“怀孕的妇人,也不过如此了。”闽王忍不住自嘲:“当年潇潇有孕的时候,一日总要吐上几回。我还时常笑她,平日生龙活虎,怀了身孕便娇弱起来。现在,我可是连潇潇当年都不及。”

众人:“……”

咚咚!

……陆迟和林微微在屋子里说话。

谢云曦低声吩咐几句。

糟了!

谢明曦笑了一笑,目光掠过李太皇太后的脸孔,意味深长的说道:“皇祖母这般高兴,孙媳心里也高兴得很。”

然后,又淡淡道:“芙姐儿是你的心尖肉。你且放宽心,哀家再喜欢芙姐儿,也不会夺了你的命根子。”

兄弟说话,自然隐秘之极,不会传进别人耳中……赵太医一张口,众太医你看我我看你,都不吭声了。

俞皇后瞥了赵太医一眼:“你尽心尽力治好母后,便足矣。”

俞皇后也未在意。

“在服龙虎丹。”芷兰轻声答道:“以前只服两颗,现在每日已开始服四颗。”

芷兰知书达理聪慧细心,很快在宫女中脱颖而出,被俞皇后选中做了贴身女官。因容貌气质出众性情温婉,宫中内侍爱慕者颇多。

看着俞皇后眼中露出的落寞,顾山长心中微微一痛。

因自身天资出众,谢明曦于人于己的标准素来颇高。很少这样夸赞过哪一家的闺秀千金。

……从来下手也没留过情啊!

她永不会忘记昔日好友。只是,眼前的六公主,也确实值得结交。叶秋娘面色霍然变了。

叶秋娘打好包裹,小心地将一大盒参片包裹得严严实实,然后出了春锦阁。

在宫中沉浮了数十载的俞太后,岂能不明白?

俞太后竟醒了,一睁眼,看到的便是昌平公主含着泪水的眼。

“芷兰,现在我遭的罪,都是我应该受的。”

进了移情殿后,汾阳郡王立刻跪下,恭敬地叩首谢恩:“多谢皇上,令我为宗正。以后,我一定尽心当差,听皇上号令差遣。”

谋夺宗人府宗正之位,自不是易事。盛鸿登基之后,便开始暗中布局。或许以重利,或许以前程,暗中策动了不少皇室宗亲。

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

“殿下,已近子时了,”染墨手中端着托盘,柔声道:“殿下稍歇一歇用些宵夜吧!”

“陆大哥一直有离开京城外放做官的念头。只是,他之前一直犹豫不知该去何地。蜀王殿下有意就藩,陆大哥便想着一同去蜀地。既能开拓眼界,亦能增长见闻。或五年,或十年,待磨炼出来,再回京城进六部也不迟。”四皇子今日难得早早回府,主动和李湘如一起用了晚膳。虽然话语不多,不过,四皇子的好心情显而易见。

四皇子迈着轻快的步伐去了书房。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好在林微微母子平安,若真有个三长两短……陆迟不敢再想下去,一路策马疾驰,回了陆府。

如此说来,就藩至少是明年以后的事了。

所以,这才是前世五皇子夫妇恩爱和睦的真相吗?

众少女:“……”董翰林那点不足为人道的心思,莲池书院里的夫子们无人不知。又岂能瞒得过心思敏锐的俞皇后?

临死前,他留下了一封信给她。

莲池书院,对俞皇后来说,是一手创立的女子书院,象征着她的理想和抱负。

顾山长扯了扯嘴角,淡淡一笑:“我无需操心内宅琐事,不必陷入妻妾之斗,不用伺候夫婿公婆教养儿女。我什么烦心事都没有,每日与书为伴,教导学生,打理书院。闲来赏花烹茶,练字作画,或抚琴自娱,逍遥自在。”

嫡亲的兄妹,难道还不及同窗之情?

李夫人又是心疼又是气恼:“我只说这两句,你便觉委屈难受,哭哭啼啼地。你可知道,别人在背后都是怎么说你的?”

赵嬷嬷暗暗皱眉。

徐氏心里暗暗犯过嘀咕。就这么短短几句话,能挡得住嫉火中烧的永宁郡主吗?

夫妻两个难得心有灵犀,面无表情地对视一眼。心里同时想着,我现在过得逍遥自在,何苦和他(她)横眉冷对自找不痛快!

饶是六公主心志坚韧,也不由得暗暗苦笑一声。

“谢妹妹,你在想什么?”林微微的声音打断了谢明曦的思绪:“你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奇怪!”

谢云曦踉跄着后退几步,然后冲出了学舍。顾山长一觉醒来,犹自觉得头脑有些昏沉醉意,自嘲地笑道:“果然是上了年纪。区区一壶果酒,竟也令我醉了一回。”

谢钧喝了两碗醒酒汤,又特意沐浴更衣,此时酒气尽去目光清明,看不出半分喝过酒的模样。

椒房殿里,俞太后难得展颜,闲闲问了一句。

尤其是贤太妃静太妃,自鲁王闽王被处死后,两位太妃皆大病了一场。好在儿媳和孙子孙女都好端端地活着,不然,只怕连撑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谢明曦凑了过来,低语数句。

虽然谢明曦年少,可徐氏却无半点小觑之心,甚至有着莫名强烈的信心。

谢明曦,日后绝非池中物!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