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寒烟翠:第98章:尾生抱柱

江上寒烟翠 作者: 王黄豆豆

说着,他便转头,奔着要去寻死。

今日他喜的乃是皇帝得天庇护,惊的,却是方继藩这狗东西,竟来出此馊主意。

谢迁等人松了口气,他们倒是真怕陛下听了方继藩的鼓动。

否则,历史上的王守仁,又何至于,有如此才华,却非但没有获得皇帝的赏识,反而处处被人压制呢,以他这爆表的文武之才,混入内阁,还不是信手捏来的事。

这方继藩,定是说话有些夸张。

伪装皇帝,乃是死罪。

而那礼官,手哆嗦着,整在竹片上速记下‘察阿安塔塔部酋长’突兀献……这个献字写到了一半,他手一抖,啊呀一声,脸色惨然,小臂哆嗦着,居然还是颤颤的写下:“部酋图穷现匕,欲反焉……”

无数的禁卫,一个个猫着腰,探着身子,张大了眼睛,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这目光之中,都带着费解。

他目中掠过了一丝凶光,而后冷冷道:“此次,是大好的机会,盟誓时,是我们距离大明皇帝最近的时刻,只要在这时,我们动手,拿下大明皇帝……那么,大漠,又将回到我们的手里!”

大漠……还害怕厮杀吗?杀十年,杀三十年,杀一百年,哪怕是屡战屡败,流尽了牧人和汉人们的血,对突兀等人,也未必是坏事。

众首领凝重的看着突兀。

皇帝不发一言,他戴着墨镜,头戴通天冠,身穿冕服,一步步,朝着天坛方向而去。

朱厚照笑呵呵的道:“父皇,儿臣的参汤,滋味可好极了。”

方继藩转身就想跑。

“吃吃吃,就知道吃,都到什么时候了。”方继藩怒气冲冲,侧目看了一眼一旁忙碌的萧敬,低声道:“我们三个人,萧敬一个人,我们是一伙的,事后,把干系都撇到萧敬这狗东西身上。”

朱厚照恳切的道:“父皇说的是极,儿臣以后,尽力少胡闹一些。”

邓健便躬身:“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王不仕面上的肌肉抽了抽……

王不仕:“……”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点懵。

弘治皇帝对此有印象:“这几月,都有成长,有时一月,竟可成长一成。”

“那不提。”邓健眨了眨眼,笑嘻嘻地道:“可为啥我家少爷,没有打死你家的两个姑爷呢?是啊,为什么呀?”

扑……

王不仕感觉脸额有点僵,颤抖着道:“这……这……”

这时候,他心里难免有无数的疑问,于是他看向邓健,扯出了点笑容道:“邓健哪,你当初在方家的时候,也是这般伺候你家少爷的?”

王不仕忍不住开始干呕,也不知是想喷出一口老血,还是想将方才的饭菜吐出来。

弘治皇帝方才,在刹那之间,竟曾想到,自己是不是该下一道安商的诏书,又或者是……责令内阁,弄出一点什么措施。

从前至少还有节操,尚且知道,推荐自己的门生弟子。

太祖高皇帝正因为如此,对于囤货居奇,投机倒把可谓是深恶痛疾,因而,在借鉴了蒙元灭亡的前车之鉴上,颇有几分用力过猛。”

方继藩道:“你对他们怎么看?”

原有的世家大族,还有无数的勋贵之家,他们积攒了数代人的财富,转变成了宅邸,可是通过营造宅邸,又让不少办作坊,还有进行生产的商贾,从而暴富。

方继藩忍不住要佩服弘治皇帝了。

想要真正的做到,无孔不入,这就意味着,战略保障局,不但要招纳汉人,还要招募和笼络各国之人,以西洋作为立足点,确实是一手妙棋,而打着商行的旗号作为掩护,进行活动,也可谓是深谋远虑。

下西洋回来的人,写过无数的海外的见闻,这些见闻,早已流传天下,他们知道,黄金洲的土人们,很是彪悍,悍不畏死,一旦滋生冲突,土人的部落,男女俱都上阵,前仆后继。

其中一个,通体是黑色,另一个,通体晶莹。

而某些零星买了的散户,自觉得自己已经挣了不少了,因而开始将股票放出。

今天收了他的大礼。

方继藩笑嘻嘻的道:“不急,很快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我思来想去,还需有一个人,来办才好,等我将那骨骼清奇的人才召回来,这事儿,也就妥当了。”

可在此时,他们却激动起来,纷纷拜倒在地。

也就是说……

这一条陆路,算是彻底的走通了。

你王不仕,轻而易举,就能拿出三百万两银子?朕的内帑里,有多少银子来着?

新政的规划,本就是方继藩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皇帝的支持之下,筹建而出的。

杨彪面上,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可他依旧还能飞,而且飞的很高。

刘瑾打哆嗦,任人摆布,努力做出一副冷静的样子:“呀,这是做什么呀,这是要做什么?”

杨彪给他嘴里再塞一根肉干。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太贵了,弘治皇帝觉得吃不消。

……

方继藩和朱厚照进了大堂。

刘瑾本是坐着,在磕着瓜子,一见殿下和干爷进来,立即豁然而起,他身子越发胖了,吞咽下瓜子肉,才艰难的道:“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干爷。”

站在朱厚照一旁的谷大用,这一刻想死。他幽怨的看着肥头大耳的刘瑾,却还得露出欢迎之状。

骂他的时候,他反应就迟钝多一点,给他出主意的时候,他反应就快了少许。

刘管事无奈的点点头,忙不迭的告辞而去。

两个儿子乖乖的道:“是。”

梁储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一般,摆了摆袖子,只剩下了苦笑。

…………

“所以,你带了你的人,回来了?来到了京师……复命?”

朱秀荣却莞尔一笑:“夫君是驸马,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还请三思。不过……我岂会不知,男人在外,谁没有妻妾呢,倘若夫君当真……”

何况……这女医,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

“迎娶梁女医,你们刘家,配吗?”

方继藩继续道:“小梁啊,论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谢就不必了,我方继藩,不会将你当外人看待的。”

他没吭声。

可是……这人格独立的第一步,必定是经济上的独立,万事开头难,开了这第一步的头,我方继藩的精神,似乎又升华了。古时历来有母凭子贵、妻凭夫贵的说法。

知恩图报,乃是理所当然。

这人的际遇啊。

刘文华顿时身如筛糠,竟是恐惧起来。

刘文华红着眼睛:“就是前几日……她在宫中,只怕……还不知情。”

所谓不守妇道,自然是因为这梁如莹抛头露面,前去学医。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

苏月等人,见了师公,个个都是战战兢兢,平时师公骂几句,他们便不敢靠近了。

梁如莹随身带着一本小簿子,随时将方继藩的话,记下来。

这不是实在没有憋不住吗?

弘治皇帝不禁吹胡子瞪眼,你沈文是翰林大学士啊,引经据典,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古时的先例来诠释?便不禁道:“那么张卿家,卿乃礼部尚书,卿来说说看。”

朱厚照:“……”

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才呼出了一口气:“难怪……难怪……难怪每一次天象,都是吉兆。可是为何,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这群骗子。”

方继藩翘起大拇指:“陛下聪明伶俐,一点就透,臣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是国家之幸,是苍生之幸运啊。”

狠狠的吸气……

这粗重的呼吸之后,梁如莹和小环,俱都停止了动作,一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

这还不是神医,那么……其他人算什么?

想到这些,她心里不由觉得难过。

殿中,宦官们纷纷的拜倒在地。

殿中只留下张皇后和朱秀荣。

真是匪夷所思啊。

而后,就是预备宫廷的医用器械,除此之外,还有采买药材。

可多数人,都是一脸愁容,甚至有人放声大哭。

车里的梁如莹,已是泣不成声,一旁的女同学,一面焦灼的看着车窗之外,寻觅自己家人的身影,一面安慰他。

有时托着下巴,不禁询问方继藩:“老方,为何现在的女子,都不爱伟男子了?”

方继藩一脸懵逼的看着王金元,而后抬腿便是给王金元一脚:“说女医院的是非,不就是侮辱我方继藩的人格。”

难道往后,还要负责她们一辈子?

好吧,既入我方继藩的门下,我方继藩……负责到底。

弘治皇帝此刻,看着厂卫送来的奏报,另一边,还搁着一本《球经》。

她们都是聪慧乖巧的人,反而比不少男子学的还快一些。

文臣们却也大多唏嘘,他们和新津郡王打的交道不多,可是新津郡王还是值得他们敬佩的。

朱厚照便歪着头,不知该怎么说好,憋红了脸,老半天才道:“老方,你饿不饿?”

等听到朱厚照一句你饿不饿……

弘治皇帝向列祖列宗行大礼,三拜,祝祷,焚香,看着那琳琅满目的神位,弘治皇帝的心里,竟有几分悲呛,他抬头,看着享殿里的袅袅青烟,竟不觉痴了。

“这是自然……听说……其子刘杰,生死未卜,可怜呐,怕就怕白发人,送黑发人。”

李东阳悲痛的流出泪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